第 122 章 暗潮洶湧

「神尊,幽若偷偷溜進雲宮被守衛拿下了,該如何處置?」

花千骨猜她是為了白子畫的事而來:「攆出去。」

「她賴著不肯走,非要見你,還跟守衛大大出手。畢竟是你的弟子,怕不小心傷著她。」

怎麼一個這樣,兩個也這樣。花千骨微微皺眉「弄暈了,扔回長留閃。」

「那白子畫......神尊有什麼打算?」竹染似笑非笑的眼睛望著她。

她不用打算,如今又什麼事是需要她計劃的麼,想做就做,不想做就算。不過關於白子畫,她是真的沒想好怎麼辦。

竹染一眼便明了她心裡的矛盾和掙扎,輕輕推了一把:「白子畫留在手裡,不管對長留還是對仙界都是恨好的人質。」

白子畫作為上仙之首,花千骨的師傅,是整個仙界的精神支柱,摧毀了他,就像折斷了整個仙界的脊梁骨。

花千骨不置可否,起身往房裡去,卻終於還是忍不住停下來問道:「已經過了十六年了,東方他......」

竹染知道她在擔心什麼:「神尊,天上一天,人間一年。異朽君若是有一些耽擱,說不定還沒投胎呢。神尊若不放心,我就地府查查生死簿,他若已轉世,屬下多派些人以確保他安全。」畢竟仙界都知道他和花千骨的關系,難免不會用來作為要挾。

花千骨像是松了口氣:「不用了,異朽閣自會有人守護」

「有句話屬下不知當說不當說。」

花千骨轉身看著他。

「神尊有沒有想過,當初為什麼異朽君會突然出現,還對神尊這麼好。」

花千骨手不著痕跡的顫動了一下,沒有說話。

「異朽閣存在之久遠幾乎無人知曉,做著世人最憎恨的收集和出售秘密的勾當,卻歷盡朝代變遷,六界戰火,始終屹立不倒,連仙魔都拿他們無可奈何,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古往今來,他們無所不知,自然明白如何避禍逃凶。神尊成為妖神,這是宿命。異朽君從出現伊始就從未有過阻攔,反而一步步將神尊往此路上引。收集神器利用女媧石給白子畫解毒的確可行,但是若屬下在定還能想出其他辦法,不信堂堂異朽君只此一棋。救神尊出蠻荒,憑異朽君半年即可,剩下半年他在做什麼?又或者准備些什麼?出來的時間怎麼就那麼巧,正好趕上白子畫收徒?甚至糖寶都是異朽君給神尊的,神尊被壓在長留海底無人知曉更無人知道解救方法,糖寶又怎麼知道,還那麼巧被輕水得知告訴了霓漫天,讓神尊眼睜睜看著糖寶死在眼前......」

「不要說了!」花千骨怒斥一聲,瞳孔顏色時深時淺。

夠了,她不需要知道那麼多,無論東方的目的是什麼,只要知道他是豬真的愛她就夠了。

回到屋內,腳步有一些虛浮。案上紫檀木的盒子打開來,裡面裝的全是過去東方給她寫的信。打開一張畫著他們和糖寶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緊緊抱在懷裡,她伏在桌上,氣血翻湧。

「糖寶...糖寶...糖寶......」一聲聲呢喃著,似哭似笑。

白子畫迷蒙睜眼,發現身上不知何時多了一件袍子,抬頭看花千骨只覺得四周空氣隨她情緒波動起伏不定,卻不知處了什麼事。

「小骨」

花千骨抬起頭來,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慢慢走向他。白子畫剛想說話,花千骨冰涼的手便撫上了他的身子,話不由又硬咽了回去。

手腳都被扣著,花千骨傾身上來的姿勢顯得十分尷尬。一只手游移在他胸前,一只手順著腰線穿過衣襟滑向他腰後。

「小骨你怎麼了?」白子畫面對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微微有些心慌。

花千骨埋頭在他項間,竟連鼻息都是冷的。薄唇擦過他的鎖骨,身體微微泛起酥麻。卻未待他回神,頸間一陣劇痛。

冰涼的液體順著胸前滑下,空氣裡的波蕩平復了,卻隱隱散發出一陣血香。白子畫微微皺眉,卻沒有掙扎。

花千骨貪婪的吸著他的血液,如此溫潤,勝過世上任何的玉液瓊漿,怪不得他中毒受傷時受不住自己血液的誘惑。那血裡也有她的血,想到這身體的溫度慢慢升高。緊緊抱住了白子畫,將他更拉近自己一些。

白子畫微微仰著頭,體會著血液從身體中迅速流逝,腦中一片空白暈眩。原來當初自己吸食小骨的血續命時,她是這樣的感覺......這就叫因果報應麼?

花千骨大口大口吞咽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白子畫在懷中漸漸無力,似乎是失血過多快暈過去。她總算抬起頭來,唇邊發跡沾滿了血,紫色的眼眸空洞卻又滿足,那樣的誘惑叫白子畫剎那間有些失了心神。

手指輕撫傷口,血瞬間止住,只留了兩個小小的牙印。仍是覺得不滿足,又俯上前去,舌尖順著血液的痕跡,緩緩向下舔過他胸前,只留下一道濕滑的涼意。

白子畫猛的顫抖,感覺四肢的束縛突然解開,腳一軟頭暈眼花的向前栽去。花千骨穩穩的抱住他,看著他蒼白的臉微微皺了皺眉,度了些內力給他,放在床上,蓋好被子。

醒來的時候花千骨正坐在床前看著他,眼神紛繁復雜。

白子畫長歎一口氣,又閉上了眼睛。

「餓了麼?想吃東西麼?」

花千骨手中瞬間多了一碗熱騰騰的桃花羹,慢慢扶他坐起來。想說點什麼,卻又發現他們師徒早已言盡,滄海根本無話可講,只能默默的喂他喝。

白子畫已經逐漸習慣她的喜怒無常,可是低頭嘗一口桃花羹,入喉皆是苦澀,還是難免有無是非人,滄海桑田之感。

花千骨見他身子輕顫,手拂過他額頭。知他身體本已及其虛弱,又失了那麼多血,現在一定十分難受。想了一下要不要讓他恢復仙身,卻又立馬打消了這個念頭。

突然門外竹染道:「神尊,三百余名天山喝昆侖弟子夜闖雲宮坤羅殿想要救人,現已全部俘獲,請問如何處置。」

花千骨眉頭微挑,可以自己處理卻偏偏要來稟報,分明是故意說給白子畫聽,他又在搞什麼?

若是平常,花千骨只會不耐煩的交代他自己拿主意。這次卻只簡單的說了一個字:「殺」

白子畫猛的握住她拿勺子的手腕,低沉著聲音道:「不要再殺人了。」

明明只能懇求,說出來卻如同命令一樣,他就是可以一塵不染。

心頭似乎有一絲惱怒,又似乎有一絲不甘。突然就笑了出來,卻叫白子畫後背發寒。

空靈又帶著幾分戲謔的聲音:「你若自願陪我睡一晚,我就放一個人,如何?」

四下裡安靜的有些詭異。

白子畫嚴肅的看著她,似乎想知道她是不是在開玩笑。花千骨面帶笑容,笑意卻未深入眼底,看上去實在太假,她什麼時候也學得竹染了。

「好,我答應你。你不要再殺人了。」

花千骨眼中閃過一絲譏諷,若不是知道白子畫的為人,也知道他此行的目的,她真的會誤以為他是奉命來找她的。

「不要得寸進尺,我只說過一晚放一個人」

竹染在門外笑,這兩只各懷心思,暗潮洶湧,免不了一番明爭暗斗。白子畫看上去雖處劣勢,可是他何曾敗過,甚至從未敗給自己。花千骨在他面前,永遠都只是個孩子。真不知道女人在愛面前,為何總是如此不堪一擊。

永恆而漫長的生命裡,出了等糖寶復生,她總得給自己找個事做。而他,就全力一統六界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