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 章 番外:賭局(二)放手一搏

花千骨把自己鎖在房裡氣呼呼的不肯吃飯,夜裡白子畫來,花千骨更郁悶了,鎖攔不住他,打又打不過他,看也看不見,跑也跑不遠,反正他就是吃定自己了!

她蜷在被窩裡把頭蒙住,背對著白子畫。好半天沒聽到動靜,不由豎起耳朵。突然聽見悉悉索索布料滑落的聲音,不由臉頓時紅了起來。哼哼,美男計也不管用。

白子畫脫了外衣,在花千骨身邊躺了下來,也不說話。

花千骨自己忍不住了,扭動著跟糖寶一樣,慢慢往他身邊蹭。掀起被子把他身子蓋住,整個人就四腳扒拉的抱了上去。不由啐自己,哎,真沒出息。

可是誰叫他們分房睡很久了呢?先是分床,最後白子畫乾脆就搬隔壁去了。她抗議無效,夜裡經常制造動靜或者哇哇亂叫,惹得白子畫匆忙趕過來。雖然每次都知道她是在喊「狼來了」胡鬧,可是依舊很迅速的趕來,陪著她大半夜直到她睡著,但依舊不肯和她一起睡。久而久之,她自己也覺得內疚沒意思。如今,好不容易有人主動送上床來,她怎麼肯放過。

習慣性的爬到他的身上,尖尖的下巴枕在他胸前。兩隻小手去尋他的手,身體每一寸都緊密接觸在一起。剛剛暴躁鬱悶的心情,逐漸平復下來。

「小骨,你師叔會陪你下界,以爹爹的身份照顧你。」

花千骨一聽白子畫又提起賭局的事,氣的翻身而下,背對著他:「我說了,我、不、去!」

「很快你就可以看見了,只要十五年,師父就去接你……」

白子畫從身後環住她,右手輕輕覆上她的眼睛。

花千骨氣得牙癢癢:「大不了瞎一輩子!」

「小骨!」白子畫輕斥。

花千骨皺起鼻子:「你就捨得離開我這麼久麼!」

白子畫停頓片刻:「捨得。」

「你就不怕我被其他人拐走了!」花千骨憤怒了。

「不怕。」

花千骨不知道他的意思是無所謂她跟別人跑了,還是有信心她不會被拐走。哪裡有人會願意把自己心愛的人當成道具,和其他人一起追逐的!實在是太過分了!

「好!我賭!我賭!明天就開始!你到時候別後悔!」

花千骨爬起身來,光著腳丫就氣呼呼的沖出了門。

白子畫看著她微微有些搖晃的背影,眼神反而更加堅定了。她知道花千骨最近一直在生他的氣,怪他越來越冷淡了。可是修仙講究清心寡欲,他必須集中一切精力不斷提高修為完整她的魂魄。她這一生為他吃了太多的苦,無論如何,他要她健健康康的站在他面前,能夠看見他、看見一切。

花千骨在幽若房中走來走去,幽若趴在桌上,手裡拿著毛筆逗糖寶。

「師父,你真的答應了啊。」

花千骨恨恨跺腳:「他都已經答應了,我再反對又有什麼用,最後還不是得屈服,還不如乾脆點。」

可是氣話歸氣話,現在不是糾結賭不賭的問題,而是怎麼賭贏的問題。要是喜歡上的人真的不是白子畫,要出大問題的。

「師父你怎麼這麼沒有信心啊!當初在瑤池群仙宴,眾人中你不就一眼相中的尊上嘛。」

「我當時是少不更事,被他美色所惑,可是這次下界他們都只能用普通面目示人,我怎麼認得出。況且你又不是不知道師父他一向都冷冰冰的,不擅言語。而東方一笑起來,迷得人魂都沒了,分明就是占盡便宜!」

幽若哈哈笑了起來:「才半天時間,這事已經傳遍整個仙界了。我聽說好多人爭著要參加這次賭局,殺阡陌、墨冰仙他們不說,還有好多暗戀師父你或者和尊上有過節的。另外一些閒得無聊的仙人也搶著要跑龍套。我剛剛也報名參加了!當然還有糖寶、十一、火夕他們。我想保留現在的模樣,而且作為長留弟子怕我洩密,到時候必須跟你一樣消去記憶。」

花千骨狂暈不止,她怎麼覺得這場賭局成了過家家了,而自己成了人人爭搶的肉骨頭?

「不行!必須想個必勝的法子!」

「不能作弊的,東方彧卿請了南斗星君、北斗星君他們十二時辰嚴密監視,有人對你說出實情,或者不小心說漏嘴,甚至任何引導性的話語,都會被電閃雷劈的。」

「……」

花千骨無語,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攪合進來?

「現在沒參加賭局的人也都在下注,買你們誰會贏。大家都很期待呢!」

花千骨咬牙切齒,突然想到一點:「下界後大家的名字會變麼?」

「這次參與賭局的有許多人,有儒尊和清流這些當群眾演員的,還有想要博得你好感的如東方和尊上他們,是不會失憶的,但是不能對你說出實情,還有不能以本來面目示人,以免你被美色所誘。因為人數太多,為了方便辨認,防止作弊,所有人還是使用本名,這對結局沒有影響。」

「這就對了!」花千骨一拍桌子,「毛筆拿來。」

幽若把手中的筆遞給她:「師父你要幹什麼?」

「快,你幫我寫幾個字在手臂上,用法力寫,就寫『我愛白子畫』,這樣就算我下界也能夠看見,從小看著,久了一定會有影響,等十五年後,真的出現白子畫這麼一個人,要再注意到和愛上就容易多了。」

幽若也不由開心拍手道:「就像催眠暗示,師父你太聰明了!」

第二天下午賭局便要拉開序幕了,眼看她和白子畫就要有十五年的分離,而且在這十五年,她和笙簫默遁入凡間,其他任何人都不能試圖尋找、聯系或窺視,完全斷絕音信,以防止有人提早加入賭局,暗中默示引導。

因為花千骨還在生白子畫的氣,心頭雖然萬千不捨,卻沒有依依惜別。眼看時辰已到,她還是忍不住跑到白子畫房裡,卻發現他人已不在,估計先去了涅仙池。

「骨頭。」突然有人在身後叫她,是東方彧卿。

花千骨氣不打一處來,許多事想跟他問個清楚,東方彧卿卻上前一步把食指壓在她的唇上。

「不要問我為什麼,以後我再跟你講。來乖,把嘴張開。」

花千骨的嘴不受控制的張了開來,東方彧卿不知道放了個什麼東西在她嘴裡。

「你餵我吃了什麼?」

「好東西。」東方彧卿眉眼帶笑,手不經意的往她作弊寫了白子畫名字的地方輕輕一抹。

「我帶你去涅仙池,大家都等著呢!」

東方彧卿對一路上花千骨追問的問題概不回答。

上九重天到了涅仙池,這是仙界之人被打下凡間,或下界歷劫必經之路。花千骨知道多說無益,可是心頭還是不由湧起一陣彷徨恐懼。

師父……

她咬著下唇不肯出聲,甩開白子畫伸來牽她的手,也沒心情聽周圍的人都講些什麼,氣鼓鼓的跳下了涅仙池。身子在下墜過程中越來越小,很快就變成了幼孩模樣。待到成為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嬰兒時,笙簫默一甩長袖,直追而去,把她小小的身子又勾了回來。這樣便不用輪回投胎於哪戶人家,省了許多麻煩。

白子畫上前,伸出手捏了捏花千骨的小臉,她的眼睛此時已經能夠看見,好奇的打量著白子畫,張嘴去咬他的手指。

白子畫嘴角輕揚,低聲道:「照顧好她。」

笙簫默看著懷中小腳亂蹬的可愛娃兒,笑咪了眼睛:「放心,交給我吧。十五年後見!」

說著便拋下眾人,帶著花千骨直奔凡間去了。

如今,一晃便是十五年,笙簫默不只一次後悔自己一時衝動,攬下了苦差事。原來養個孩子這麼不容易,何況賭約中還有規定,不到生死關頭,任何人不得使用法術。

他們住過許多地方,好歹銀子是不缺的。笙簫默難得來凡間,自然要到處看一看。沒有人犯規前來打擾,一切都按預想中進行,只除了一件事。

——花千骨吃成了個大胖子。

笙簫默欲哭無淚,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以前只道小孩子長身體,吃得比常人多一點也很正常。等他反應過來事情不對時,花千骨已經成了個小胖妞,身材有同齡小孩兩個那麼粗。她對食物有著驚人的執著,好像再多都填不飽,總是覺得餓。嘴一刻也不肯閒著。

如今期限已到,賭局正式開始,為了方便眾人同時接觸,地點定在了杭州的一所書院。而參與賭局的人自然扮演的是書院中的學生和老師。至於最後誰能贏得芳心,就各展其能了。

不過估計他們要是看到花千骨現在的模樣,怕是立刻要嚇得有一半人棄權吧?嗚呼……他就準備好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