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5 章 出書版番外:遺神書(五)

A- A+

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七、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

不光是摩嚴和笙簫默焦急難耐,這次連東方彧卿都察覺到了不對。

白子畫和花千骨進入了第五個夢之後,就再無動靜。一轉眼,已經三個月了。

東方彧卿首先懷疑的便是花千骨的夢坍塌了,白子畫被埋葬其中,抑或是他或者他們倆已經迷失在夢境深處。但白子畫的身體狀況並沒有出現什麼異常,脈象雖弱,但十分平穩,他手上之剩下兩片花瓣的殮夢花也依舊生機盎然。

東方彧卿沒辦法不覺得奇怪,第三個夢和第四個夢,白子畫都順利通過,到底第五個夢裡發生了什麼,會讓白子畫耽擱那麼長時間?到底是什麼困住了他?

讓東方彧卿無奈的是,他卻沒有辦法再通過殮夢花入夢一次,白子畫已經獨自走得太深太遠,他無法窺見。

力所不能及,識所不能知,東方彧卿也變得焦躁起來。他簡直無法想像,也根本不敢去想像花千骨在蠻荒是怎麼一種境況,只能不斷自欺欺人地告訴自己,夢在做著,至少她還活著。

摩嚴一直寸步不離地守著白子畫,他知道,做這一切,都是子畫自己的選擇。但是,他還是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提防著東方彧卿,畢竟,他是子畫在這六界之中唯一忌憚的人。

因為人在異朽閣,他不得不第一次放手了長留山的事務,交給落十一打理。原本對這個徒弟,他並不抱多大希望,畢竟比起竹染,他的各方面能力都差了太多。但沒想到,竟沒出半點岔子。

摩嚴有時候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教導這個弟子才好,原本就圖他勤勉踏實,應該不會像竹染一樣步上邪路,卻又總是恨鐵不成鋼,嫌他天分和悟性都差竹染太多,一方面嚴厲苛責,過高要求,一方面又懷疑提防,處處打壓。

十一在他面前總是謹小慎微,老成持重,事事恭聽,摩嚴甚至從來沒看見他有過多餘的表情。直到偶然有一次,看到他陪著糖寶,給它吹唐人,笑如春風,他才猛然發覺,原來那才是自己徒弟真實的一面,善良柔軟,隨意淡然。

只是自己一直在勉強他做自己的好徒弟,做最出色的長留首座的大弟子,做長留八千弟子心目中值得尊敬的大師兄。

雖然他不是一個好師父,但沒想到子畫也教出來那樣一個孽障。從看到子畫入夢的那一刻,他就開始忐忑不安。

他雖然已用絕情池水試過子畫,知道他內心堅穩,毫不動情,但進入花千骨的夢中,勢必會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他自作主張逐花千骨去蠻荒,就是想瞞住這一點,然而.....

摩嚴忍不住輕嘆一聲。笙簫默站在他身後,輕輕拍了拍他的肩。就在這時,白子畫手中的殮夢花突然發光。摩嚴、笙簫默、東方彧卿三人臉上同時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過了足足三個月,殮夢花的第六片花瓣終於掉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