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章 有了個鄰居

A- A+

  這天卷先生捕獵回來時,肖先生就把蒼鷹先生發情的事告訴了他,其目的在於讓卷先生去給蒼鷹先生找個妹子作伴——肖先生嘛,他永遠都是最具動物道主義的克魯人了。

  由於森林裡的猛禽都總是在高處築巢,卷先生想著這是與肖先生出門約會的好機會,所以很快就答應了下來。

  到了第二天,他倆拿生肉餵好了繼續在那嘰嘰叫著發瘋的蒼鷹先生,就尾巴勾著尾巴地出門了。

  卷先生抓過好幾次猛禽,對於它們的聚居地熟悉得很,他知那些禽類喜歡在懸崖峭壁下築巢,很快就熟門熟路地領著肖先生到了一處山崖上頭。

  肖先生趴在山崖上往下看,果真見那從岩壁縫里長出的不少枝椏上都有鳥巢築著,下頭不時傳來鳥叫聲,聽上去還挺熱鬧。

  肖先生看了會兒覺得這騰空的感覺有些暈也就縮回了腦袋,他以為卷先生每回都是直接從岩壁上爬下去抓猛禽,現下便有些後悔。他拉住卷先生的胳膊說,「這太危險,還是別抓了。」

  卷先生卻不以為意,他讓肖先生在這兒等他就筆直走向懸崖邊。肖先生這下真著急了,正打算直接撲倒捲先生算了,只是他還沒動作,卷先生自己已經在懸崖邊上蹲下來不走了OTZ|||

  他拿過事前準備的長麻繩,從兜裡掏出個小甜果係到一頭,然後就跟釣魚放線似地把那麻繩放到了懸崖下頭。

  肖先生覺得卷先生實在太神奇了,他竟然想用釣魚的方法來釣鳥!不過這能成功麼?肖先生雖然直覺要表示懷疑,但畢竟卷先生已經不止一次抓到猛禽,他覺得還是應該對他充滿信心才對。

  於是肖先生就站在不遠處看著卷先生很淡定地蹲在懸崖邊釣鳥,約莫過了個有一刻鐘,卷先生終於動了。只見他突然站起身把手中的麻繩往陸地上甩。那下頭正咬著甜果的獵物毫無準備,一下就被拉了上來,在見到獵物的那刻,卷先生直接朝它撲了過去,動作之迅猛,一下就給他得了手。

  肖先生趕緊撿起地上的麻繩上去幫著把那獵物綁牢,而後才仔細觀察起來,看樣子是與家裡的蒼鷹先生屬同一品種,卷先生把那獵物舉高了點,他湊過去瞧,沒發現有雞雞,看來他們運氣不錯,逮到了頭蒼鷹小姐。

  肖先生毫不吝嗇地誇卷先生真厲害,卷先生沉默著搖尾巴,嚴肅的肥臉慢慢轉紅,肖先生一下看出他的意思,便主動湊上去舔了舔他的臉頰。

  卷先生的尾巴搖得更歡了,他直接把掙脫不開的蒼鷹小姐往邊上一扔,拳頭連同他自個兒一起飛向了肖先生。

  然後肖先生就又被輕而易舉地拿下了,所幸自從他上次委婉地表達過不太樂意打架,卷先生最近的攻擊力道都有意識地收斂不少,所以肖先生雖然重心不穩地倒在地上,身上倒沒有多少痛感。

  卷先生其實還算是頭體貼的怪物~

  肖先生心情一好,便主動抱住卷先生滾來滾去,反正這地方也沒有別的怪物打擾,他們又正處在繁衍期,本能衝動難以忍受,就索性好好地來一發吧\(^o^)/~

  那兩頭怪物是幸福快活了,只可憐被他們抓到的蒼鷹小姐,人家不過一時嘴饞去吃那少見的甜果,就被直接抓個正著。被綁住沒了自由不說,還要被逼著去欣賞這麼瞎鷹眼的愛情動作片。素來高傲的蒼鷹小姐越想越覺得委屈,一口悶血卡在喉嚨下,竟給直接氣暈了過去。

  

  等蒼鷹小姐再醒過來的時候,她已經被帶回了山洞,她趴在乾草上,一抬頭就見著個熟悉的傢伙。蒼蠅小姐是他們山崖裡最美麗的猛禽了,堪稱崖花,自然是有不少的追求者。而面前的這位蒼鷹先生顯然也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厚臉皮狂追不捨的戰術也讓蒼鷹小姐又愛又恨,在矮油這不行,矮油那不成的推拒好長段時間後,蒼鷹先生還是成功地住進了蒼鷹小姐心裡。

  而就在蒼鷹小姐覺得自己再推脫一下就可以在繁衍期欲拒還迎地接受他時,蒼鷹先生卻毫無預兆的消失了。這著實讓心懷春意的妹子傷心難過了好一陣子,直至繁衍期臨近她才終於下定決心要忘記蒼鷹先生另投懷抱。可這事兒還沒被付諸行動,她就被那兩頭克魯人抓住了,而等她清醒過來,竟又碰到了久違的蒼鷹先生,蒼鷹小姐在意外的同時覺得這事有些蹊蹺。

  而蒼鷹先生卻是另種心態,在看到蒼鷹小姐那刻,愛情的力量讓他瞬間恢復了神智不再發瘋。他現在雖然還是被捆綁著翅膀,但也練就了爪子走路的本事。只見他圍著蒼鷹小姐轉個不停,嘴裡高興地不停在念叨,「噢親愛的你也來了,嘰嘰嘰。哦那兩頭長腳禿毛,嘰嘰,還真是體貼的怪物,嘰。」

  長腳禿毛是動物界對克魯人的統稱,並且蒼鷹先生學雞叫學得太久,一時還沒恢復過來。蒼鷹小姐驚嘆於許久未見的蒼鷹先生怎會變成此等婆媽的樣子,又被他轉得頭暈,她用鳥喙狠狠把蒼鷹先生啄翻在了地方,這才開始好好問他現在的情況。

  蒼鷹小姐問蒼鷹先生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蒼鷹先生說他被長腳禿毛給抓了當禮物送來送去。

  蒼鷹小姐繼續問他們會不會被殺了吃掉,蒼鷹先生果斷的搖頭說這不可能。

  於是蒼鷹小姐追問那他們被抓來是要做什麼?蒼鷹先生嘰了聲,他把腦袋拱進翅膀,而後羞澀地吐出倆字,「交|配。」

  ………………

  ………………

  ………………

  肖先生與卷先生在外頭吃晚飯回洞時,看到的就是羽毛顏色稍淡的蒼鷹小姐正踩在蒼鷹先生背上不停地啄他腦袋,頻率之高,就跟個啄木鳥啄莊子一樣,而蒼鷹先生逃避不開,在下頭嘰嘰嘰嘰叫個不停。

  肖先生看著這情景,真心覺得他們動物界真是個女權至上的地方,不然這不管是地上跑的還是天上飛的,怎麼都喜歡玩女上男下的姿勢啊?

  

  當然了,就算蒼鷹小姐對蒼鷹先生是如何地恨鐵不成鋼,繁衍期發情□這種事卻是擋不住一定要進行的。於是肖先生後來有好幾次在和卷先生圈圈叉叉的時候,總能瞧見另一個角落裡,蒼鷹先生和蒼鷹小姐也在圈圈叉叉。

  肖先生呻吟著捂臉,覺得他們洞裡這是在搞春宴呢還是哪樣——集體交|配什麼的,實在是太邪惡了。

  

  後來因為考慮到蒼鷹小姐要下蛋,所以卷先生就在他家洞口附近搭了個鳥窩,放在外頭也不好把他們整個綁住,於是他只拿粗麻繩繫住了他們的腳。本以為這兩頭猛禽最終會掙脫束縛逃走,沒想到蒼鷹小姐一被搬到窩裡很快就下了四顆蛋。她捨不得未出生的孩子,加上肖先生也每天拿生肉餵給它們,潛移默化下,這兩頭蒼鷹漸漸忘了原本住著的山崖,也就在這住下了。既然都住一塊了,肖先生就給那倆一頭像雞一頭像啄木鳥的蒼鷹鄰居,起了名字,他稱他們為禽先生和禽太太。

  

  禽先生和禽太太的四個寶寶在三十來天后就破殼而出了,這幾頭小的才出生就是從肖先生和卷先生那裡獲得食物,等稍微大些的時候,自然是比他們父母更親近那兩頭「長腳禿毛」。

  所以他們飛遠時,只要肖先生在下頭叫,他們就會乖乖地飛回來,站在他腳邊或者站在他伸出的爪子上。每每這時候肖先生都特有成就感——那可是蒼鷹誒!他竟然都馴服蒼鷹了T0T!

  至於禽寶寶們是怎麼想的,大概是覺得這包吃包住的禿毛寵物難得,偶爾也得給他些面子╮(╯_╰)╭

  

  卷先生對於鄰居禽家可能就沒這麼上心,不過他經常看著那四頭禽寶寶露出神往的表情。因為都是卵生,所以卷先生很自然就會聯想到他自己與肖先生——

  長長和卷卷什麼時候能生蛋啊?真想快點蛻皮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