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蛻一個小皮

  這年秋天對肖先生而言發生了幾件挺重要的事情,首先是他與卷先生搭夥同居將近一年,他們居住的山洞已經大得足夠肖先生被捲先生打飛後滾上個十來圈,平時積下的獸皮與獸骨也快堆成座小山,一切安生之事都步上了正軌。

  他們終於能獨立過好日子了,這也就意味著小朋友們已經有資格重新回去長輩的領地,以一種受到尊重與歡迎的態度。

  

  肖先生這次回去當然也是期待著能與和他親愛的溫柔先生舔舔抱抱再嗚嗚一下以慰藉相思之苦,哪想回到他家長輩的領地時,迎接他的除了臭臉先生和弟弟之外,就只有一顆白白的蛋了。

  矮油,他們又在規定外的時間裡下蛋了!

  肖先生眉毛一跳,露出個曖昧的神情看向臭臉先生,可令人意外的是,臭臉先生在瞧見肖先生八卦的表情時,非但沒像以往那樣惱羞成怒,還主動把那顆蛋拿給肖先生。這之後臭臉先生對肖先生說,「明年秋天的時候,你就會有個很乖的弟弟了。」

  很乖的弟弟?難道現在的弟弟就不乖了?

  或者其實在臭臉先生看來——他也不是個乖的TAT?

  肖先生越聽越覺著臭臉先生這話說得有些奇怪,可到底癥結在哪他又琢磨不出個所以然。

  倒是弟弟一看到肖先生就撲到他身上求抱抱求舔舔,那神情完全是與以前一模一樣,肖先生手裡抱著弟弟,聞著他身上熟悉的氣味,一種強烈的歸屬感油然而生。他追著弟弟問東問西,本以為長輩們的生活會與他在時沒多大區別,哪想弟弟才聽他問起家裡的事情,就神秘兮兮地湊到他耳邊捂著嘴告訴他說,「涂穆爸爸終於心想事成了!」

  心想事成?

  肖先生一時沒反應過來,他正表示疑惑,就見弟弟已伸著爪子偷偷指了指邊上的那顆蛋。肖先生與弟弟一同八卦了自家長輩這麼些年,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親愛的溫柔先生終於被孜孜不倦的臭臉先生給打倒圈叉掉下蛋了麼=皿=||||

  難怪臭臉先生要說那蛋會是個很乖的弟弟→,→///

  因為這回終於不再是他來下蛋了嘛╮(╯_╰)╭

  肖先生在心裡為溫柔先生哀悼了一會兒,同時又有些莫名的解氣——看來就算是他自己,也認為看上去不怎麼樣的溫柔先生能連著十幾年打到牛逼哄哄的臭臉先生這件事很不符合常理。

  不過被壓了那麼多年後竟然還能扳回一城啊——肖先生一面感慨著臭臉先生毅力超群,一面又覺得自己本已快熄滅的有關打倒他家卷先生的念頭似乎又活泛了起來。

  

  這天直到天色暗下來時,溫柔先生仍然沒有回來,弟弟說他這是被現實打擊得徹底,所以最近都一直跑去外頭鍛鍊到很晚。肖先生想著以後總會再見面,也就不再等下去。回到家的時候,卷先生也正好回來,他們家今年也多了個可愛的小朋友,兩頭小怪物感觸挺深,就這生蛋與小生命的話題說了好久的話。卷先生經過此回,愈發是希望他與他親愛的長長能快些蛻皮成年,然後有他們自己的小孩兒。

  許是這強烈的念想推動了生理的進程,到了那年冬天,卷先生得償所願地開始蛻皮了。

  這真是個漫長的過程,原本的皮膚在剝落之前有個老化乾枯的過程,而其間如果新的皮膚沒有按時長出來,那蛻皮的過程就如同把身上的皮硬生生地扯下來一樣。

  卷先生的運氣看來不怎麼好,從身上的皮膚開始老化起,他就覺得不太舒服。等到原本的皮膚真開始一點點剝落時,他疼得都開始冒冷汗。偏偏這古板正經的小怪物還要硬撐,明明握成拳的爪子都用力到發白,他仍舊保持副平常樣子對著肖先生。

  肖先生在邊上看了又急又氣,後來他終於忍不住衝過去揪著卷先生的耳朵吼,「這裡沒有別人,你偶爾依靠我一下又不會怎樣!」

  卷先生從沒被肖先生這樣凶過,他渾身一個激靈,本就抿緊的嘴巴越來越癟,看樣子還真夠委屈的。而就在肖先生以為卷先生要繼續犟著逞能時,委屈的小怪物抱膝把自己團成一團,越縮越小,並最終倒進了肖先生懷裡。

  這個笨蛋!

  肖先生嘆了口氣,他調整個舒服的姿勢把卷先生抱住,後又覺他身上發冷,便拿過厚實的皮毛蓋在他身上。卷先生忍了這麼長時間終於能不用顧忌地表示難受,他喉嚨裡發著咿唔的聲音,抓著肖先生的爪子是更加用力了。

  肖先生陪卷先生躺在草垛上,近距離觀察了會他身上的皮膚,看到有些乾老的皮膚已像碎屑一樣掛著,有些卻還是緊緊黏在身上。就快要脫落的老皮底下應該已長好了新皮,卷先生說那些地方很癢,肖先生便伸了舌頭把它們都舔了去。至於那些還緊黏在身上的,肖先生曾試圖扯動過,只才用力,那下頭就堙出了血絲,他知是不能再動,轉而摸著卷先生的腦袋希望能緩解他的痛苦。

  卷先生被肖先生如此仔細地照顧著,還真感覺舒服不少,於是他本痛僵住的長尾巴又開始頻繁地在肖先生身上磨來磨去。就此,儘管卷先生還板著張臉,肖先生還是清楚地知道這怪物又在撒嬌了╮(╯_╰)╭

  不過由於卷先生正處於特殊的蛻皮期,失去了行動力,外出捕獵之事就落在了肖先生一個人的頭上。天氣漸冷,森林裡的動物越來越少,肖先生又不想每頓都弄單調的魚肉給卷先生吃,這每天出去捕獵還真成了件不太容易的事情。

  難得的是,肖先生擔著這負擔卻半句抱怨沒有,他甚至還在捕獵途中想明白了為何克魯人在蛻皮成年以前就能出去搭伙過日子——這大概是為了讓他們能在蛻皮期體驗到獨自一人撐起生活的困難吧,只有經歷了艱辛才能更加珍惜自己的伴侶。

  珍惜啊……說到這個,最近臉皮都快厚成城牆的肖先生止不住地臉紅了一下,他羞澀地想就算沒有這麼一回,他都是很稀罕卷先生的……矮油,這可真不好意思。

  兀自陷入粉紅幻想的肖先生忍不住捂臉,卻是解放了正被他壓在爪子下的羔羊。

  

  這天肖先生粉紅泡泡冒得太多,完全不在狀態,到最後只拎了只野兔回去。食物少,他自然是要讓給卷先生吃。晚上餓肚子的肖先生著實被自己感動了一下——他想他還真是頭極具奉獻精神的怪物啊,

  不過說到吃飯,卷先生最近養成了個壞習慣,那就是每頓飯都要肖先生餵他吃。這裡所說的餵當然不是指肖先生那爪子撕了肉給他吃,而是叫肖先生咬碎了肉嘴對嘴地餵給他。起初不過是肖先生在卷先生難受得沒力氣時,好讓他省了咬的步驟直接吞嚥食物。哪想卷先生在被餵過一次後,接下來每次吃飯都要肖先生這樣弄給他吃。

  肖先生覺得這種餵食方法挺不衛生,可某頭正處於特殊時期他又不好把人家怎樣,只好耐著性子一口口地餵給他吃東西。而可惡的卷先生每回吃好了依舊不肯安分,等食物沒有了,他還繼續朝肖先生張著嘴——求親親求舔舔什麼的,小怪物做得可順手了!

  肖先生負責餵食又負責送親吻,到後來也會有不耐煩。有時他凶卷先生讓他閉上嘴好好躺著,卷先生如果被親夠了當然就會乖乖聽話,而如果還沒夠時,這頭神奇的小怪物就會板著臉對肖先生說,「可是長長,你今天還沒給我擦過牙。」

  ………………

  ………………

  ………………

  好吧,看在你正蛻皮的份上!肖先生磨牙,他打算在卷先生蛻皮結束後,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一頓!

  

  不過教訓這種事,也就只能在肖先生的腦子裡歪歪一下罷了,因為等到卷先生終於蛻好皮成為了一頭真正的成年克魯人。之後他就像是進入了第二次生長期,原來的肥臉慢慢消瘦了下來,本就壯實的身體長得愈發高壯。等到來年春天到來時,他都快比肖先生高出有一個頭了。

  並且這種迅猛的生長還在持續,肖先生開始覺得不妙起來——因為體格的差距,打架這事對他而言是越來越不利了。

  現實的嚴峻逼著肖先生也不得不渴望起成長來,可能克魯人的蛻皮時間真是與他們自身的主觀意念掛鉤,因為就在肖先生開始不斷期待蛻皮成年後不久,他就真的也進入了蛻皮期。

  卷先生在得知肖先生開始發癢並且有不少皮屑從身上掉落時很是激動,他抱著肖先生舔來舔去,安慰他不要害怕的同時,更信誓旦旦地保證他會把他照顧得很好。

  鑑於卷先生之前的經歷,對於蛻皮這事兒肖先生還真有些緊張,由於才進入蛻皮期,老皮乾化的過程實在癢得厲害,他借由之前經驗,便讓卷先生把那些已快要脫落的皮屑都給舔了乾淨。

  這一折騰便是一晚上,肖先生渾身發癢,都快要叫卷先生把他整個兒都舔遍了。正絕望地以為自己這蛻皮過程會比卷先生那次更難熬,哪想第二天等陽光照進山洞,他們兩頭藉著亮光觀察時發覺,肖先生渾身上下的老皮竟然都被捲先生舔沒了,而這就意味著——

  肖先生的蛻皮過程結束了!

  我勒個去啊!!這就算完了?肖先生不可思議地觀察著自己比之前深上一些的皮膚,覺得自己是不是被神明耍了一回。

  至於卷先生,他在抿著嘴深呼吸了好一會兒後,還是忍不住出拳就把肖先生打飛在地上。接著卷先生就撲上去狠狠咬住肖先生的肩膀,他在心裡不停地碎碎念——松苞比卷卷丟得早!牙齒比卷卷換得快!就連蛻皮也比卷卷容易好多!長長你怎麼能這樣T^T

  所以說啊,如果卷先生不喜歡肖先生的話,他大概早就被某頭給刺激崩潰了。

  【小番外】關於溫柔先生和臭臉先生

  在溫柔先生失手被臭臉先生放倒生蛋後不久,重新開始發憤圖強的溫柔先生終於又搶回了主動的位置。所以隔年夏天,他們家一共拿了兩顆蛋去河裡埋。

  而且敏感的溫柔先生這回不再給臭臉先生面子,他自己去河裡埋了蛋。由於這是他們部落第一次有人家一下就拿了兩顆蛋,大夥們之後一段時間看著臭臉先生就像是研究一個神奇的生物。

  愛面子的臭臉先生臉黑得都快成碳了,加上最近他被教訓得很慘,之後臭臉先生才終於明白過來,他家的那頭伴侶真是一點都不能得罪的啊╮(╯▽╰)╭

  =====

  【小番外】關於族長取名字的:

  族長作為這麼一群囧萌囧萌的怪物的族長其實也是個囧萌囧萌的怪物,他從以前開始就沒什麼想像力,所以起名字一直是件很痛苦的事。

  在溫柔先生和臭臉先生出生那會兒,族長才當上族長沒多久,興頭比較足,所以在每回蛋放到河堤孵化時,他都會偷偷數一數一共有多少個小朋友需要名字,然後直到蛋孵化出來的這三個多月,他就每天與他家那位想名字,所以那段時間出生的怪物都有比較靠譜的名字。

  可是到後來族長家那位煩了,不高興再每天陪族長想名字了,於是每當族長又要開始抓著他一起想名字時,他就用武力(→,→)讓族長沒時間提起名字這件事。

  所以後來出生的小朋友的名字就越來越不靠譜了。等到了肖先生那會兒,連長長這種名字都出現的時候,族長家的那位其實也有些小慚愧,覺得應該重新與族長好好商量名字那回事。

  可是在知道他家兒子的兒子也就是孫子竟然叫卷卷的時候,族長家的那位又覺得連他孫子都叫這麼挫的名字了,別人家的小朋友為毛不能叫!所以到現在族長起名字依舊是那麼的鬼斧神工

  =====

  【小番外】繼續關於溫柔先生和臭臉先生的:

  克魯人想要和對方搭伙時送的不是寵物,是吃的獵物,只不過肖先生沒吃掉糧食先生而已。

  溫柔先生當年送了一匹野斑馬給臭臉先生,原因是野斑馬的皮毛與眾不同OTZ

  雖然馬這種東西真不是一般怪物會送給自己對象的,但是因為溫柔先生家的長輩在很早前的部落戰爭中都領便當了,溫柔先生從小就是在他們部落各個家庭裡輪流被大人照顧,而臭臉先生從小就牛逼得不得了,又得過阿克又怎樣怎樣的,那時候他就特可憐溫柔先生,特想照顧溫柔先生,所以哪怕是收到只小兔子,臭臉先生還是會答應和他一起過日子的。

  當然後來大家都知道的,臭臉先生他杯具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哪怕只有一次,都不可以做聖母-,-+

  ======

  【小番外】關於糧食先生的:

  在肖先生走後,那個籬笆圈裡的鹿都漸漸被吃光了,最後只剩下糧食先生一頭。糧食先生很早就發覺情況不對,他開始拼了命地拿角拱籬笆想要逃跑,可悲劇的是,糧食先生最近缺鈣,籬笆還沒拱掉,他的鹿角卻掉了。

  再說弟弟因為一直跟著肖先生,到了春天的時候就想到是不是要帶著糧食先生去森林裡捉鹿回來養小鹿。不過糧食先生那時候新的角還沒長出來,於是這次出去他沒有勾回母鹿,倒是給勾來了一頭年輕的公鹿。

  弟弟嘛比較二缺,看他們克魯人都是雄性就以為兩頭公的梅花鹿在一起也能生出小鹿,於是他就把那頭公鹿帶回了家。再然後嘛弟弟當然是等不到小鹿出生了,倒是糧食先生從此走上了攪基的道路╮(╯▽╰)╭

  以上小番外們大家不到大意地腦補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