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鬧鬧說舅媽怎麼回事兒?

  艾青過來的時候皇甫天忙給她說好話,不管老師說什麼肯定不能告訴他爹。

  艾青無奈,說教他又不聽。

  皇甫天反倒威脅她:「姐,你跟你那個上司什麼關係啊?」他搓著手,慢慢道:「什麼關係反正不是簡單的同事關系,他上回帶我倆吃飯可花了不少錢呢,還幫著帶孩子,正常人肯定沒這麼好心。我呢,是肯定不會跟舅舅他們說滴,你呢,也幫幫我,我們互幫互助共同走向和諧社會,怎麼樣?」

  艾青一本正經道:「你個小孩兒亂說什麼,還在這兒威脅我,我現在要是幫你就是害你,你花父母的錢讀書還騙家長,這樣對嗎?」

  皇甫天沒轍,忙拉住她道:「好好好,是我說錯了,就這一回,真的就這麼一回,我上回的傷才好,我爸知道了肯定揍我,舊傷添新傷,這也耽誤我學習啊,你說是吧。」

  艾青蹙眉:「天天。」

  皇甫天及時打斷道:「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是學習不行不代表什麼都差,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姐,你肯定不是我爸那種老頑固吧。」

  「你心裡有數最好。」

  「肯定肯定,那是肯定。」他雙手合十道:「姐,這回求你了,多多美言幾句哈。」

  見到班主任艾青卻沒說話的機會,對方撿著皇甫天的惡行劈頭蓋臉說了一通,她自己都羞愧不已,哪裡還有機會美言幾句。出了辦公室只有一團火氣,若不是皇甫天及時阻止,她就要給姑姑打電話了。

  姐弟倆只是往校門外走,艾青只管說教他,皇甫天低頭在一旁乖順的厲害。

  正值中午下課,人來人往,校門口早聚了一小堆兒人。有幾個人衝著皇甫天吹口哨,玩笑道:「天兒,又被訓了啊!」

  皇甫天抬頭呵了句:「滾蛋!」

  艾青瞧著那一堆人,黃頭髮綠頭髮的中間還有幾個打扮入時的小姑娘,就沒個正經,她氣不打一處,扭頭呵斥道:「天天,你成天就跟這樣一群人混嗎?」

  皇甫天趕緊解釋:「姐,都是同學嘛,大家認識認識,總不能不搭理吧。」

  「呦,這誰啊皇甫天。」人群中露出一道聲音。

  皇甫天抬手招呼:「hi,少爺。」

  艾青回頭就瞧見了張熟臉,他人高馬大,校服搭在肩上褲腿挽著,臉上還沒脫稚氣,正搖頭晃腦的走過來。艾青潛意識裡厭惡這人,拽著皇甫天要走,那人已經先她一步擋住了去路,後面的一群學生只管吹口哨哄笑。

  他低頭瞧著艾青,假裝思考道:「我想起來了,皇甫天他表姐。」

  皇甫天熟絡的在他胸前給了一拳,嘴上道:「什麼表姐,趕緊叫老師。」

  唐一白畢恭畢敬的喊了聲老師,又抬頭笑道:「老師記得我唄,上次差點砸死我。」

  艾青臉色煞白,那段被隱藏的過去她更不想被提起,拽著皇甫天往回走。

  唐一白不多糾纏,站在遠處招手:「老師,你慢走啊。」

  皇甫天只是來回看,又問艾青:「姐,你倆怎麼回事兒啊?」

  「沒怎麼回事兒,這種人以後還是少搭理好,三觀有問題沒人性,從骨子裡壞了沒救,跟著這種人只會學壞,不會學好。」

  皇甫天沒多想,抽了手道:「這我知道,人家家裡多有錢,我陪不起,就是交個有錢朋友,以後也好幫忙啊。」

  「人家又不傻,當然不會讓你白白佔了便宜,直白些說你們就是陪玩兒的,到時候人有家裡撐腰出國留學,露出你們這些半吊子竹籃打水一場空。」

  皇甫天道:「我知道,就是認識,你不知道他在學校裡各種玩兒女人還把幾個女同學的肚子搞大了,嘖嘖。」他癟癟嘴,「那段時間天天演繹狗血言情劇。」

  艾青懶得聽,教訓道:「你別跟我說這些,操心讀書吧,你下次再被老師喊我鐵定連本帶利的告訴你爸。」

  皇甫天忙點頭:「對對對,你說的都對。」

  有這麼一回,皇甫天又賴在艾青家不走了,姑姑那邊說店裡忙也顧不上,索性把行李箱拉了過來,讓艾青順道教教他。可皇甫天毫無學習的心思,回家就知道帶孩子,週末更是放風,一大一小玩兒的就沒樣子。後來幾次月考,你說他沒進步吧,分數確實高了,你說他進步吧,每次就高個一兩分。艾鳴那老兩口也沒轍,只是說教不停,不痛不癢根本不管事兒。

  另一邊艾青接到公司的電話,那邊問她怎麼長時間不上班。

  艾青愣了一下,剛想說已經辭職了,那邊卻什麼也沒發生似的催她趕緊回去。她轉念一想,年末是有獎金的,總要撈了錢再走,簡歷繼續投著就是。只是艾青始終搞不清辭呈是怎麼回事兒,終了想估計是網不好沒發出去。

  她本做好了準備見孟建輝,卻不想那人根本不在,艾青助理一職到此為止,沾了某人的名氣,升了個小組長,暫時帶了群實習生做設計。忙碌之餘常聽八卦,各種不知名的老總豔聞之外,孟建輝的事情常繞其中,比如他又交了女朋友,或者是換了多少多少任,又代言了某某品牌。

  這樣的人物再次活在了別人嘴裡,昨日就像是一場夢,心驚肉跳,渾渾噩噩,再想也不過就那樣。一切又回歸了平淡祥和,艾青慶幸之餘卻又閒的心慌,只能繼續學習英語、看書,哪怕都是用不到的東西。

  房子付了首付以後,家裡又在算裝修風格,生活又多了一事。

  只可惜皇甫天的成績毫無進展,艾鳴只好下最後通牒,若是再不好好學習就收拾東西回家。

  皇甫天死皮賴臉就是不走,一直到某天,鬧鬧貼著艾青的臉道:「媽媽,我今天看到了舅媽。」

  艾青奇怪:「什麼舅媽?」

  鬧鬧笑道:「舅舅說是舅媽。」

  艾青想了會兒,忽然察覺不對,這日早下了班果然看到皇甫天相跟著個小姑娘,她並未戳穿,回去才道:「天天,你要是早戀我肯定不會說,我也是過來人,但前提是不影響學習。你現在的情況不允許,再這樣你就回家去吧,別到時候一頭落不著,說起來還是我們沒看好你。」

  皇甫天靠在門框上,順了把頭髮毫不隱瞞:「人家全校第一,校花兒,我全校倒數,尖嘴猴腮,人家能看上我嗎?肯定不能!同桌,順路而已,不要看到胳膊就想到luo體好不好?」

  「鬧鬧說舅媽怎麼回事兒?」

  皇甫天眼珠子差點兒滾出來,撐著胳膊驚訝道:「天啊,她肯定在幼兒園學的亂說,童言無忌,這你也能當真。」轉身就把客廳的鬧鬧拎起來假裝打屁股,嘴裡還唸唸有詞的教訓。

  多一個人就要多操一份心,皇甫天又猴精,艾青拿捏不準只是撥通了姑姑的電話,隱晦的表達家長該盡責任。皇甫雄跟艾蓮倒是快,馬上回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皇甫天數落了一通,弄的艾青一家好不尷尬。

  一晃數月,期末,皇甫天終於拿了份能看的成績,皇甫雄高興的合不攏嘴,請了兩家去高檔酒店吃飯。也是這次,艾青見到了許久未謀面的張遠洋。

  她不過是去衛生間路過,某包間的門半開著,那聲音跟清泉似的從嘈雜中流出,自然的淌進了艾青的耳朵裡,一直潤進心裡。她沒由來的慌了一下,下意識的往裡掃了一眼,正好跟那柔順目光撞上,她慌忙低頭。猶豫不決,自己到底是該走呢還是打個招呼。

  已有人開門,如常的招呼道:「艾青,好久不見。」

  她心又揪了一下,忍不住想裡面那麼多人,他怎麼偏偏看到外面的我呢?忽而又想,我上回性急還罵人家狗來著,真是太不對了。

  「好久不見。」

  「這段時間一直在國外忙,少見。」他回頭看了眼說:「要不要進來坐坐,孟工也在。」

  艾青聽見最後幾個字好心情一落千丈,又想,你這是誠心給我不痛快嗎?嘴上拒絕道:「還是算了,不當不正的點兒,免得掃興,到了公司總有機會見面招呼。」

  張遠洋不再要求,卻問:「帶著孩子吃飯呢?」

  「嗯。」

  他又細心的問:「我瞧你那小姑娘鬧騰,你交給別人也放心?」

  「我爸媽看著不礙事兒。」

  他笑笑:「看我瞎操心,小朋友長高了吧。」

  「才三個月,不長多少。」

  倆人正說話,就有人側了身朝門外喊:「遠洋跟誰說話呢,門也不知道關。」

  張遠洋把門開敞了些,側過身順手一指:「艾青。」

  包間內燈光暖黃,照在他身上也暖融融的,座上個個儀容得體,偏偏跳出這麼一個人,他板正的有些過分。

  酒過三巡,屋內暖氣開的足,他身上有些燥熱,臉頰上也添了幾分醉意,孟建輝還沒瞧得見面容人已經低下頭。卻是見對方眉頭處三分牴觸七分嬌羞,唇被映的嬌豔欲滴,烏髮別在而後,圓潤的耳垂上綴著兩顆紅紅的耳釘。酒氣往腦門上衝,他真想把她那股子強勁兒給捋順了,越想身上越捆的難受,不由鬆了鬆領口。

  裡面有人問了句:「遠洋,誰啊這是?」

  艾青忙招呼了聲:「孟工好。」又自我介紹:「你好,我叫艾青,以前給孟工當過一段時間助理。」

  孟建輝懶聲懶氣的嗯了聲。

  那人笑道:「建輝能挑上的人,肯定很能幹。」

  孟建輝卻插了句嘴:「哪裡是我挑的,遠洋挑的。」

  那人笑的更曖昧,目光在門口那倆人身上游移:「熟人見了當然要多說幾句,咱們也快結束了,遠洋要是著急就先走吧。」

  孟建輝背了身道:「要走就走,要留就留,別在門口站著。」

  艾青也有意離開,忙說:「也是碰巧遇到,我就跟孟工招呼一聲,我家人還在另一邊等著,不打攪了,我先過去。」

  有人道:「好好的招呼什麼,你想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