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孟工,我現在……現在想抱抱你。

  手機在他手上轉了幾圈停了下來,孟建輝抬頭看了眼艾青,她坐在那兒,有些緊張。

  須臾,又低頭沉思片刻,他抬眉,正準備沖那倆人擺手,艾青已經起身了。

  周圍沒什麼人,那對兒小情侶似乎對照片不太滿意,拍來拍去數遍,同樣的動作,同樣的表情,真是無聊。

  她的步伐很穩當,慢慢的走下台階,路過那對小情侶的時候還熱情的與之搭訕,餘光掃到孟建輝,他太冷靜,他越冷靜艾青越害怕,她算不準對方心裡怎麼想的,又或者是會出很忙意外,不過跟在他身邊肯定是最安全的,她的腳步明顯是往他那邊走。

  後邊那倆人亦趨亦步。

  半米遠的距離的時候,艾青眼神與孟建輝對視了一秒,他還是很冷靜,可艾青的心已經跳到嗓子眼兒了,她現在很佩服這人,簡直是神一般的心理素質。

  忽然,孟建輝站了起來,他神情淡漠,步態懶散,艾青心跳加速的同時,他忽然與自己擦身而過,輕而易舉的插在了自己同後面那個人之間。

  艾青無暇看後面,她走得更快,要往人最多的地方走。

  後面傳來男人溫潤 的聲音。

  「嘿,你把我的手機摔了。」

  「滾開!」

  「我說我手機摔了!」

  言辭簡短,火花四起。

  後面的聲音越來越模糊,她越走越快,腦子裡卻在想我該往哪兒走,這個地方小,人多的地方也少。

  對了!腦子裡靈光一現,戲台,那邊人多,她記得那邊的路。

  艾青飛快的往那邊沖,她直奔後台,跟那個老闆說想提前化妝。

  老闆摸不著頭腦,奇怪道:「不是說明天嗎?」

  艾青解釋說:「啊,我們有些事情,明天得走。」

  那人瞧著她身後也沒個人便問:「你叔叔呢?」

  艾青忙道:「他一會兒就過來了。」

  老闆摸了摸頭道:「好吧,給你化花旦吧,漂亮。」

  艾青被人領著坐上了位置,有人開始往她臉上撲粉。不消多久鏡子裡的人就成了個大白臉,先前還有人給她套了件戲服,這會兒完全認不出人來。她現在才在心裡噓了口氣,也不知道孟建輝怎麼樣了。

  她才擔心著那人,後台就有人竄進來東看看西看看,演員們不明所以扯著嗓子把人轟走了。

  艾青這回是徹底放心了,她看了眼手機,毫無反應,愈發擔心孟建輝,只是她踟躕良久還是沒撥通電話。

  妝容化了一個多小時,艾青瞧著鏡子裡的自己,濃妝豔抹,同先前判若兩人,給誰都忍不住來,心裡愈發感謝孟建輝。老闆還在一旁嘀咕她叔叔怎麼還沒來,要不要打一通電話什麼的。

  艾青說了聲不用,在身上的兜裡拿了錢給人家。

  老闆不高興了,明顯比先前少許多,又說她年紀小小的滿嘴謊話。艾青內心煩躁,沒工夫跟他浪費口舌,便橫道:「我給你這個價算不錯了,你不看看你們用的什麼粉什麼顏料,還有這妝化的什麼啊,我皮膚容易過敏要是出了什麼問題你賠得起嗎,你們這一台戲能賺多少錢,把我當傻子坑是吧!」

  老闆咋舌,艾青已經甩臉走人。

  艾青出來也不知道往哪兒走,她四下瞧了瞧,路邊的小攤兒上有人推著冰櫃賣冷飲,旁邊站著幾個小孩兒,便從兜裡拿了幾塊錢,過去買了瓶水又同人打聽車站怎麼走。

  那人好奇,戲還沒唱完怎麼就要散啊。艾青扯謊說是孩子病了,她先走。那人安撫了她幾句才跟她說了方向。

  天上的太陽**,被這麼赤果果的照著讓人眼前發暈。

  艾青從政府大院兒出來看著街上的車水馬龍出神,她又掏出了手機,只覺得掌心發熱。

  要不要報警。

  報警了會把自己牽扯嗎?她好不容易才逃出來,可是孟建輝確實幫了自己。

  其實打不打都無所謂的,以前他那麼對自己,而且如果不是因為自己也不會捲入這樣的事情,他們倆也根本沒什麼感情。可是這個人其實還算不錯,是不錯吧,她這樣想,幫過自己很多,對鬧鬧也很好,如果孩子以後知道她的媽媽害死了她爸爸會怎麼想?

  肩上忽然被拍了一下。

  驚得艾青打冷顫,她回頭,瞧見張熟悉的臉,一時羞愧不已。

  「你不走站在這兒幹嘛呢?」

  艾青看他一臉的溫和忙低下了頭,她低聲道:「我剛剛在猶豫要不要報警。」

  「為什麼沒報?」

  「我怕把我捲進去,其實沒事兒吧,是我太自私。」

  「大難臨頭當然是自保要緊。」

  艾青抬頭,鼻頭髮酸,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她帶著哭腔喊了聲:「孟工。」

  對方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激動什麼?報警也不管事兒,無所謂。」

  「那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

  「我覺得你還沒那麼蠢。」

  「孟工,我現在……現在想抱抱你。」

  他指了指她臉道:「你的調色盤會把我的衣服弄髒,還有,別哭。」

  艾青咬牙把眼淚憋了回去,兩個人又往之前的旅店走,準備收拾東西馬上走人。她肚子裡一直有個疑問,又覺得對他來說應該是件小二,不過艾青試圖緩解自己的尷尬便問:「孟工,你怎麼認出我的?剛剛照鏡子,我都沒認出我來,其實這個妝還不錯。」

  「昨天晚上白睡的?」

  「啊?」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