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番外】奇斯之診所驚魂記

自從成為李鷺御用廚師之後,奇斯日日准時下班,沖進超市買了材料就到診所按時報到。做飯是他的樂趣,看到李鷺也是他的樂趣,這麼有樂趣的事情當然要上趕著做。

李鷺今天的工作似乎特別繁忙,晚上二十時了都還泡在診室裡,外面等候的病人一個接一個被叫進去。

外面天色全黑。

奇斯從樓上往下跑了六七次,都沒見到李鷺從裡面出來過。他越發郁悶,這麼晚還不吃飯,對腸胃都是很大的負擔。究竟是哪些沒眼色的病人,都不能體恤一下醫生的辛苦。

他在接待廳裡洗乾淨手,見著候診長椅上也沒有候診的病人了,心裡堵著的一口氣松懈下來。今天不能讓李鷺再接客了,這麼做了決定後,奇斯當即把大門關上。要回廚房時,正經過看診室,這是處於手術室對面,比手術室小很多的一個房間。

裡面傳來奇怪的聲音,應該是呻吟?

奇斯敏感地停下。他不可能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聲音,那是男人沉浸於欲望時才會發出的低沉忍耐的喘息。

他忍耐不住,抓住把手擰開……

眼前所見讓他震驚!

「你們在幹什麼!」奇斯大吼。

李鷺扭過頭來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又將專注的目光投注在躺在手術台上的人身上。那個陌生的男孩赤著下半身,羞澀地躺在她目光籠罩下。奇斯一眼掠過去,就發現那男孩臉帶著師傅曾經描述過的「欲拒還迎」。

李鷺對男孩說:「你進來的時候我有叮囑過一定要鎖好門吧。」

男孩不知所措地點頭,他下半身還□在空氣中,十分不好意思。

「所以他現在沖進來看到你和我這個樣子,責任在你而不在我哦。」

「是我自己疏忽了,但是能不能請他先出去?」男孩不好意思地問。

李鷺的手還撫在男孩下半身那每十分重要的部位上,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手放錯了地方。

奇斯只感覺到頭腦有一股熱血奔騰,東西沖突,就是不讓他安寧。他幾乎要被氣歪了嘴:「為什麼讓我出去?我是她家廚師,你是什麼人!」

男孩子嚇得抖了幾抖。

李鷺不耐煩地說:「首先,奇斯,能不能請您先離開一下,不要妨礙我的工作;其次,你這麼沒有禮貌地站在這裡,已經侵犯到了患者的隱私權。」

「患者?工作?」

「□切割,雖然是個小手術,但是還是請你先出去。」李鷺說。

「……」

從診室走出來,男孩是面無血色,走路都很是別扭,一步一拐地走入了門外的黑暗。這附近是貧民社區,偶爾傳出一聲槍響,洛杉磯的夜晚就是這樣,一方面是大明星們紙醉金迷的夜生活,另一方面是街區的暴力相向。不過不論怎樣,至少沒有哪個鬧事分子會鬧到全能診所這邊來。

奇斯一直坐在候診處的長椅上,他腦子裡亂糟糟的,感覺尷尬極了。李鷺叮叮當當地收拾了一下才走了出來,她脫下膠皮手套,丟在診室旁邊的廢物簍裡。

「你剛才很激動啊,」李鷺說,「不過是一個小手術,你總不能要我上演一出‘隔山打牛’啊,不碰他那裡我要怎麼割?」

「他可以自己扶著!」奇斯喘氣說,顯得氣憤。

「哪個醫院會讓病人自己扶著自己的器官去接受手術的。」

「……」

「你還沒回答我呢,不碰他那裡我要怎麼割?你想要我用嘴咬啊?」

「……不是……」(⊙﹏⊙)

「還有什麼要反駁的嗎?」

「對不起,是我太激動了。」

「你不是太激動了,你是太沒有常識了。」說到這裡,李鷺停了下來,她皺著眉思考,「啊」的低叫了一聲,像是想到了什麼。

「怎麼了?」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奇斯從李鷺的面部表情看出了一點端倪,他開始覺得冷汗從背後沁出來,涼颼颼的很是不安。

「不是,我是想到,你居然不知道這些事情,莫非是因為你根本沒有切過□?」

奇斯一愣,臉刷的紅了——活該他白種人膚色白皙,沒有黑色素胡蘿卜素花青素的阻擋,臉上啥顏色一下子就出來了——但是他緊繃面部肌肉,打死不承認。

「看來果真是這樣,不行啊奇斯,出於衛生考慮,我建議你還是切除了比較好。作為你下廚的酬勞,我就不收你手術費了。放心,我動手很利落,幾分鍾搞定,遠近都聞名。」

「不,不用了……」奇斯覺得自己像是被大型食肉動物盯上了的綿羊。

「還是盡早切了吧,形狀會變得很漂亮,色澤會變得乾淨很多,而且提高敏感度,讓你更快樂。」

什麼形狀,什麼色澤,什麼快樂?為什麼從這個女人嘴裡吐出的話他完全聽不懂?

李鷺親切地拍上他肩膀,繼而抓住他衣服,就要往診室拖去:「去吧去吧,很快的。」

「不,不要……」奇斯虛弱地說。

「有什麼不要的,」李鷺臉上笑得歡快,「好不容易找到可以報答你一日三餐恩情的事情,你就好好享受吧。」

可是為什麼你臉上卻閃爍著享受的光輝?奇斯心中警鈴大作。

診室隔門近在眼前,他奮力甩脫李鷺,以前未有過的語速迅速說:「公司裡還有事情我先走了晚安明日見!」說完,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沖出診所,逃也似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