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之後的故事之二】超市肉品價格起落記/網路版番外豬大腸漲價

A- A+

奇斯最近對華人社區做了件見不得人的事情。他的師傅是華人,對中華博大精深的美食有著獨到的研究,奇斯在耳濡目染下,也學會了一手上得了場面的廚藝。這件見不得人的事情就是基於他的廚藝才鬧出來的。

先前說了,美國人不喜歡吃動物內髒,很多都是拿去餵牲畜的,只有少量拿到超市去賣。這類新鮮內髒的價格就比肉品便宜很多,有的甚至是腱子肉價格的一成。

奇斯常常要到華人街區的超市去買動物內髒回來做給李鷺吃。為什麼是華人街區,因為只有華人才喜歡吃內髒,並且能花樣翻新地作出許多種吃法來,所以紐約市只有華人街區的超市才有動物內髒出售,其他超市是不供應的,否則擺到爛了都沒人買。

他去得多了,超市店長就和他熟了起來,有一次終於很奇怪地問他:「我真弄不懂那些中國人,為什麼好好的肉不吃,就喜歡吃白人不吃的內髒。是不是因為他們國家窮慣了,沒錢買得起肉啊?啊哈哈。」

奇斯不高興地說:「我也常常來買內髒,你這是在嘲笑我嗎?」

店長一拍奇斯胳膊:「我能理解我能理解,你妻子是華人吧,所以就叫你買這個。嗯,你妻子挺會持家的。」

奇斯雖然還因為剛才的話不高興,但此時一聽店長說李鷺是他妻子,心裡就春暖花開似的快樂起來,臉上也帶了燦爛的笑容:「你是不知道內髒有多好吃,我下次弄一盆子給你。」

店長連忙說:「謝謝你的好意,但是我是不吃內髒的,就不用麻煩你了。」

奇斯說:「反正我家天天都做的,給你帶一些也沒關系,一點都不麻煩。」

店長是德克薩斯人,為人比較豪爽,聽他這麼說就不推拒了,只是這次奇斯買的新鮮內髒,說什麼也不收錢。

第二日,奇斯果真帶了一個快餐盒的蔥花小炒豬粉腸、一小盒甜椒紅燜豬腰子回來。這是客人的好意,店長又爽快,就帶回家與妻子分享。

店長為人大大咧咧,回家把兩盒東西往桌子上一擺就開飯,也沒說是什麼,妻子用叉子叉了一小塊粉腸吃了,味道香濃,火候恰好,Q勁十足,好吃得她差點沒把眼淚都飆出來,舌頭打結地問:「這是誰做的通心粉,真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通心粉。」

店長還沒回答,妻子又叉了一塊豬腰子,滑脆爽利,牙齒咬下去一口就是卡嚓一聲,更是別有風味。她一邊吃一邊含淚道:「我真是一輩子都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紐約也有許多中餐館,不過大都是中西結合的口味,為了適應美國的需求,動物內髒也是很少做的,更何況美國人點餐根本就不會點動物內髒上桌,於是店長夫婦在華人社區住了那麼久,除了偶爾在法式餐廳吃過鵝肝醬,就是沒有正經嘗過中式炒菜的動物內髒。

店長皺了眉頭,心裡納悶,這東西能有那麼好吃?妻子吃法式鵝肝的時候都沒那麼激動的,便也去嘗了一塊。這一嘗,禁不住落淚,原來,原來如此啊!

店長妻子是正宗的紐約人,過日子精打細算,第二天就跑到超市換了標價牌,一下把內髒價格提高了三十個百分點。奇斯下午到超市一看,傻眼了。店長看見他來,趕忙帶著妻子過來,店長的妻子對他說:「謝謝你的小食,非常好吃,以後你來隨便買,我們按進貨價給你。如果您方便,最近有空到我們家嗎,我烤蘋果餡餅很拿手,也想向您請教一下炒中國菜的方法。」店長很歎氣,他妻子太會過日子了,說漲價就漲價。

奇斯一愣一愣的,等他買了滿滿一籃子菜出來,看見一幫華人太太圍在超市門口議論:「是哪家孩子那麼傻啊,還給店長吃了炒腸,人家一回過神來不就立即漲價了嘛。」

「看店長贊不絕口的樣子,恐怕一段時間內都降不回來了。」

「就是,不知道是缺德還是缺心眼。」

奇斯和師傅、李鷺生活那麼久,華語說得不很地道,但聽是沒問題的,越聽頭越低,覺得自己對不起別人。

回到家裡,這種低落的情緒依然沒有好轉。李鷺吃完飯後就在大廳裡保養槍械,可是看坐在對面的奇斯把一支步槍拆了裝裝了拆的,折騰個沒完,就是沒有上光上油,她越看就越覺得奇斯情緒有問題,就仔細詢問。

奇斯十分愧疚地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還可憐兮兮地問李鷺:「是我做錯了嗎?」

李鷺盤腿坐在沙發上,一支步槍橫擱膝頭,撐了自己的下巴仔細思考對策,最後說:「有個辦法,我去做一盤炒大腸,你明天帶過去給店長夫婦嘗嘗,我再寫一個紙條,說明內髒不是天生就好吃的,是要有特殊的人才能做出特殊的味道。等他們覺得內髒確實不是好東西之後,就會恢復原價了。」

「這樣可以嗎?」

李鷺說:「為保證萬無一失,一定要讓他們以後但凡見到動物內髒就產生消化不良症狀……這麼著,我還是打個電話給朵拉,讓她今晚連夜過來掌勺。她一定很樂意,糟蹋食物是她最大的業余愛好。」

奇斯對李鷺的辦法半信半疑。

朵拉連夜趕來,見到李鷺自是一番歡喜。看到他們家有那麼齊全的烹飪器材更是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信誓旦旦保證一定會做出連五星級酒店大廚都甘拜下風的菜式。

於是朵拉從冰箱裡搗鼓出白醋、果粒酸奶、咖喱、忌廉、威士忌和新鮮西柚等「調味品」,加上主料豬大腸,開始了如同化學實驗一般的菜餚制作。

她一邊做一邊極富科學研究精神地說:「我所做的每一道菜,都融合了我濃濃的愛心,都符合最嚴密的科學邏輯。像我現在做的這道菜,白醋能軟化血管,降低血脂,正好減弱吃豬大腸產生的副作用;果粒酸奶含有維他命A、維他命C,味道酸酸甜甜是我的最愛,營養與口味兼顧;咖喱開胃,忌廉提供豐富蛋白質,威士忌促進血液循環,西柚含有豐富礦物質,啊,這是一道多麼健康與美味的菜餚!」

李鷺在旁邊聽得直抽,把好吃的東西混在一起撈撈就能得到好吃的東西,這是哪國來的偽科學理論。

奇斯深情且崇拜地目注於愛人身上,他看到了希望,他能夠肯定鍋子裡面的東西出爐後會是多麼的不堪入口。他為愛人無人可及的智慧和知人善用而感佩,幾乎到了五體投地

結果可想而知,出自「味覺毀滅達人」朵拉同志之手的愛心菜餚,被店長夫婦們歸類為必殺之菜,在今後很長一段時間裡都不敢回憶,動物內髒的價格也自然而然地降了下來。

這件事後來傳遍了華人社區,使得奇斯深受華人太太們的寵愛,他本身就是一副好模樣,性格也招人疼,偏偏家裡的太太做菜居然那麼讓人覺得人生破滅,更是激起了大家對他的母愛之情。

奇斯時不時就在超市裡接到莫名其妙的紅玫瑰,拿回家給李鷺看,還在感歎:「女士們果然最喜歡紅玫瑰的。」到現在還沒有人告訴他紅玫瑰的花語是求愛。

李鷺看了,只是淡淡地說:「我不喜歡,丟了吧。」如此兩三次後,奇斯總結出一件事,他家的愛人和外面的女人一點也不一樣,他家的愛人是非常非常非常討厭紅玫瑰的。外面的女人喜歡什麼與他無關,他只想讓李鷺高高興興地和他過日子,於是這種花後來再也沒有在他家裡出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