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章 【之後的故事之三】同之婚禮

A- A+

某年的夏天,阿富汗某個寸草不生的山谷被烈日驕陽烤得幾乎吧吸吧磁直響,人站在沙地上,如同暴露於干鍋裡的烤蛋。

就在這麼一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大個子們被熱火朝天地操練著。他們被曬得烏黑,還要在臉上塗抹防紅外油彩訓,練場裡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生物大汗淋漓地繞圈跑,旁邊還站了一個高大健壯的黃種女人,她就是久未出場的弗凱。

繼數年前率領沙漠雛鷹傭兵團二線成員協助委內瑞拉輕騎兵選訓之後,今年,她再度接獲來自羅諾諾亞團長的命令,要求她再次率團內新成員出征,奔赴委內瑞拉輕騎兵學校充任今年夏末選訓的紀律監督兼安全保衛力量,也即是沙漠雛鷹「赴委內瑞拉輕騎兵學校選訓協作支隊」。羅諾諾亞團長的名言是:有錢不賺,傻也!

有道是吃一塹長一智,在數年前的那次選訓中,由於遭遇李鷺、奇斯、楊以及埃里斯等外星級別人物,沙漠雛鷹「赴委內瑞拉輕騎兵學校選訓協作支隊」損傷慘重。為了確保今年不會再次出現此等情況,弗凱決定在奔赴委內瑞拉前,對支隊成員進行一次別出心裁的加強訓練。

弗凱身體健美高大,骨架勻稱,一點也沒有肌肉團團的感覺,讓那些新人蛋子們對她那一雙又長又直的美腿垂涎三尺。當然,在數名色狼級人物對其騷擾不成,反被懸掛在帳篷外的竹竿上示眾,並且羅諾諾亞團長聞訊大怒對他們作出減薪三個月的處罰之後,再也沒有人膽敢將色迷迷的目光上升為實質性的行為(羅諾諾亞團長為何大怒,一半原因是認為這群新兵蛋子侵犯了他對弗凱的專有權利,另一半原因是這位掉進了錢眼裡的團長想要趁機節約團內開支)。

弗凱此刻臉色沉肅,手執黑色教鞭,還不斷地啪啪地敲打在自己掌心內,嘴裡不時冒出讓聽者膽寒的訓罵之語,據說弗凱的訓人之語出自被奉為教官必讀經典的《相良宗介魔鬼語錄》,鑒於內容過於鬼哭狼嚎人神共憤,本文暫作馬賽克處理。摘錄如下:

「奧斯特,你XXX的不會把你的XX夾緊了,跑得就像XXX的XXX一樣。維森,我看你今夭晚上是想要舔XXX的XXX才覺得爽利了是不是,抬起你XXX的頭來,是不是想要羅諾諾亞團長來親自XXX你們……」

正在眾人欲哭無淚之時,遠處一輛軍車開了過來,塵土飛揚中,停在弗凱面前。一名傭兵跳下,將一個紅色的信封遞交給了弗凱。

弗凱面色越發不好看:「臨行前我已經交代過,此次出訓屬於密級任務,有什麼信件等我回去再看。緊急通訊電報派發即可。」

下士回答:「羅諾諾亞團長交代,茲事體大,請弗凱隊長一定要親自閱讀。」弗凱心有不滿地撕開信封,抽出裡面的紅色信箋。

半晌,眾人便看到魔鬼教官弗凱隊長以手撫額,面色慘青,欲哭無淚,最終扶牆而去。弗凱接到的是某兩人的結婚通知書。要說這世界上,還會有哪個把結婚請柬寫成通知書的,也就只有李鷺和奇斯了,楊和Z在接到信封時不但沒有覺得奇怪,還覺得十分欣慰,幸好那兩人沒有直接寫成訃告……

弗凱望日興歎,時間過得這麼快,世事難料,那兩個當年在委內瑞拉選訓中被奉為噩夢級別的人物居然走到了這一步。她不能想象如果他們有了孩子,將會是怎樣一種災難。不過想到二十年後,也不會是她負責支援輕騎兵學校的特種兵選訓賽了,弗凱覺得十分慶幸。

既然參加別人的婚禮,那麼就要準備一些禮物。以弗凱充滿了XXX、XXX、XXX和XXX的腦袋來說,實在很難決定要送這對新人什麼婚慶禮物。最後,她終於決定致電私人武裝力量潘多拉組織,與執行組核心人物楊、Z等人交換了寶貴的意見。

**** ***

初秋的季節,落葉木開始紛紛落葉,蕭瑟在不知不覺中到來。

婚禮舉行地選在美國中部一處被廢棄很久的靶場中。奇斯是在阿富汗那種地區長大的孩子,李鷺更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貨色,兩個人都沒有想到要在教堂裡舉行一場常規的婚禮。

這處靶場有好幾個分區,室外是固定靶,室內是移動靶。被改造成新郎準備室的這一個偏廳被模擬為一個恐怖分子挾持人質的現場,人形標靶斜靠在灰磚砌成的牆壁上。奇斯站在半殘破的玻璃窗前,往外看到院子裡泥土小坡上布滿了落葉,幾個半殘破的步槍立靶歪倒在百米的距離之外。場景很熟悉,等下經歷的事情卻是一生一次的大事,所以他心裡還是很緊張。奇斯至今猶如在夢中,也不知道怎麼突然就敢問李鷺要不要結婚,還有李鷺怎麼就那麼理所當然地答應了。

那一天,他正在看槍械雜志,看到兩個軍火制造商在荷蘭結婚的消息,心裡很有感觸,就很隨意地對李鷺說:「我們也結婚吧。」

李鷺當時正在庭院裡打掃羊圈,頭也不抬地回答:「可以,那就定個時間吧。」

於是他們就踏上了結婚的復雜程序。經過登記、聯系教堂、通知親友等一系列雜事之後,奇斯到步入教堂的現在還暈乎乎的,不知道事情怎麼變成這樣。

自從多維貢的事情解決之後,S.O.給了他半年的大假,奇斯閒來無事也就看了不少電視台八點檔的肥皂劇。從電視上,他終於知道了紅玫瑰就是男女之間的求愛之花,他還知道了男女之間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結婚,為了表示對對方的鄭重和愛慕,求婚的時候一定要像傳說中的白馬王子那樣,身穿白色騎士裝,手捧紅玫瑰,在心愛的人面前單腿下跪,極度深情且紳士地執起她的手,輕輕落下一吻,然後含情脈脈地以如同詠唱吟哦般的文藝腔調說:「我愛你,所以請你嫁給我吧。」

奇斯的本意是,既然沒打算在教堂裡舉行婚禮,那麼至少求婚一定要遵守常規程序,一定要給兩人留下美好的記憶,可他還什麼都沒有做呢,只是半開玩笑地問了一句,李鷺就平平淡淡地回答了。

等過了十幾二十年,兩個人都已經發白齒搖了,到時候要是問起李鷺,你還記得我向你求婚的場景嗎?李鷺一定會很奇怪地問:「你有求過婚嗎?」甚至還會說出:「咦,我們怎麼就會結婚了呢。」或者諸如「我覺得我們的婚姻是非常莫名其妙的事情,一定有什麼地方出了錯誤」之類傷人心的話。

這真是……生命中的大失策!

為了能夠全程觀禮,艾瑞等S.O.的合伙人及精英成員早早就來到了。由於沒能聯系得上遠在阿富汗的師傅,於是史克爾充當了家長的角色。看到奇斯如此懊惱的樣子,史克爾不但沒能理解其好友的真意,反而還戲稱之為婚姻生活恐懼症。艾瑞對此不以為然,反駁道:「他們兩個是先過婚姻生活再結婚的好不好,你不要搞錯順序了。」

一群不良友人正在相互取笑,外面安靜了下來。那是雪一樣的安靜,讓奇斯心裡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可他是新郎,據說在儀式開始前一定要呆在偏廳裡的。

半破舊的門口被打開了,約翰森探了個頭出來。哦,對了,這位約翰森久未露面,由於其本人很沒有存在感而導致常常被他人的遺忘,特此在本文重申,這位約翰森就是S.O.加利福尼亞州分部的會計,被李鷺改名為「約翰」而反駁不能的那位。

約翰森會計對史克爾等人擠眉弄眼,他們默契得很,S.O.唉覺敏銳的「事兒媽」們頓時知道外面有什麼好戲在上演了。史克爾拳頭湊在唇下乾咳一聲:「奇斯,我們先出去看一下動靜,你在這裡稍安勿躁,不要出去也不要亂看。這是習俗,你如果亂出去,很快就會遭到被愛人拋棄的命運。」

奇斯信以為真,很認真地點頭。他在公事上並不是一個好騙的人,可一旦涉及到李鷺和自己的婚姻大事,那就變成了擔驚受怕的驚弓之鳥,生怕自己行差踏錯,到口的李鷺就那麼飛了。

史克爾等人逐一推門出去,把門嚴嚴實實地掩好後,頓時瞳目結舌。

不知道什麼時候,空曠的靶場大斤裡擠滿了人,簡直是人頭攢動。幾個角落分別聚集了來自於潘多拉、S.O.、沙漠雛鷹以及其他觀禮團的成員。

就在大廳正中的牆面,立起了一塊標有「沙漠雛鷹新婚賀禮」的巨大投影器,上面正在播放角落標注了「新人初識記」的視頻。

這是一出默劇,聲音被調到最小,視頻下面是中英文雙字幕注解。

畫面展示的是一間簡陋的密室,參加過委內瑞拉輕騎兵選訓的同志們:立刻就能認出那是選訓試場的其中一關的場景。鏡頭拉近,就看到畫面中的主人公是奇斯和一名短發的小男生。他們兩人正在親密接吻中。

人群裡發出了「哦」、「啊」之類的驚呼聲。

「原來奇斯這小子還是個花花公子,男女通吃啊,哈哈O(∩_∩)O哈哈……哈哈……」約翰森不厚道地嘲笑著,緊接著就變了調。就連艾瑞和史克爾也幾乎要噴出血來。因為視頻下出現了「黑色短發者為新娘」的提示。

他們面面相覷,這也太扯了,那麼早就認識了,而且差別也太遠了。

視頻繼續播放,事情發展到了奇斯為人有三急所苦,要求和他同關於一室的戰友幫他「把尿」的情節。其實這段監控錄像是沒有錄音的,可是由於此時此刻此地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特殊行業從事者們,其間能人無數,包括善於讀唇語者。潘多拉的楊、布拉德和埃里斯,S.O.的艾瑞,沙漠雛鷹的弗凱都是長於此道者。埃里斯、布拉德、艾瑞都是技藝精湛的狙擊手,練就了精准的眼力;同時,讀唇術也為楊的情報工作帶來極大的方便;至於弗凱,則完全是基於身為教官的需要而練就了許許多多折磨學生的高強本領,讀唇術正是其中之一。

於是就在眾目睽睽之中,埃里斯目瞪口呆地、難以置信地對住奇斯的嘴形讀了出來:「我拉不下褲鏈。」

眾人看到李鷺一臉吞下了毛毛蟲的表情,幫助被五花大綁的奇斯拉開了褲鏈。

之後的畫面就開始出現了萬惡的馬賽克……

話說奇斯正在安安靜靜地等待’‘吉時到來」,卻見史克爾等人一去不復返,外面更是隱約傳來「啊」、」哦」、」呀」的驚異之聲。奇斯敏銳的第六感終於察覺了什麼。就算剛才被史克爾關於「習俗」的話拖住,現在也知道其中有詐了。他半是猶豫地把耳朵貼在門口,就聽見有艾瑞在說些「精細操作……一次到位」的話。

奇斯撓撓耳朵,不是很確信聽見了什麼,他反應了三五秒後,慢半拍地想起了為什麼會覺得那麼耳熟。那根本就是他在還不知道李鷺是女人的時候,把她當成合作無間的同性戰友,要求她為自己解決內急問題時候的對話!

大家正看得有趣,一間房間的門猛然被從裡面撞飛。化身為惱羞成怒獸的奇斯哇啦啦亂叫著從裡面揮舞雙臂沖了出來。眾人一見他更是樂了,唯恐天下不亂地恭賀他新婚快樂,還有人調笑他原來從那麼早之前就已與女方有了事實上的「親密關系」。

奇斯力大無窮勇猛無比,對阻擋在他面前的人山人海只當做是刀山油鍋,不管不顧撐住一人的腦袋一躍,跳過七八米的距離,凌空就抓住那面投影用的白布,撕拉一聲都扯散了。

始作俑者弗凱此時搖頭歎氣,不厚道地說:「男方野蠻人也,從剛才那一系列動作可看出他如餓虎撲食,撕扯衣服一定也力大無比,我看這一家子以後有得打,要花好多錢在購置衣物上。」旁邊一走狗哼哼哈哈地道:「隊長英明,可見還是羅諾諾亞團長更有紳士風度,隊長您看何時松松口,不如也把婚事及早辦了……」然後被弗凱一抓一個准,丟入混亂中的人群。

奇斯是把白布扯下了,可是投影儀還在,弗凱哈哈大笑唯恐天下不亂,及時調整了焦距,以回專牆壁為載體,繼續播放,待奇斯回過神轉向弗凱處意圖破壞投影儀時,和他關系友好的親密同事艾瑞正盡職盡責地大聲翻譯奇斯的口形:「幫我夾進腿裡面去,再塞進去點,要不等下拉拉鏈把它夾住了可是要人命的事……」

李鷺不知什麼時候也出來了,她今日穿的是一套連身及跺長裙,裡層稍長,露出黑色的裡裙邊和盤枝盛開的猩紅西番蓮,外層則是隱約半透的白紗。她靠在門上,饒有興趣地看著。Z不由得好奇,她今天充任伴娘,為此倒是收拾得比較乾淨整齊了。Z問:「你不介意?」

李鷺聳聳肩說:「當時覺得很尷尬,現在看起來有趣多了。」她頓了一下,不厚道地補充:「說起來,手感挺好的,就像牛皮糖一樣。後來之所以想開男科診所,也是這個原因吧。」

正好經過旁邊的楊聞言,腳下一錯……踉蹌……扶牆出……

李鷺又說:「說起來,我發現自己最近越來越放得開了,果然是因為和奇斯在

一起久了所以也變得異於常人的緣故嗎?」

「不,這純粹是你自己的自變異問題,」Z回答,「你看,奇斯可以還是懂得羞恥的。」

「那就暫且歸咎於醫生這個職業很變態的緣故吧。」李鷺很果斷地堅持認為責任不在自己。

奇斯誓死奪回錄像帶,不過他還是太有理性和良心了,以至於S.Q.的弟兄們看不過去,咋呼一聲,集體上!沙漠雛鷹的所有到場成員團結在以弗凱隊長為邪惡軸心的隊組織周圍,哲死捍衛錄像帶。亂斗從S.Q.與沙漠雛鷹之間的大武演,逐漸牽連到了潘多拉的成員。一個倒霉蛋被打到了李鷺懷裡,她早看得眼睛發亮,一腳把那倒霉蛋踹飛,撕了裙擺,往腰間扎了一個結,自己也下場去了,見人就挑

於是從奇斯的激動情緒開始,一場本應溫柔神聖美好的婚禮,不知何時演變成一場多國組織的大亂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