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是屋頂漏水還是誰的眼淚

  許長安回頭的剎那便知自己中招了。

  暗褐色的沼澤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棟破舊的四層老樓房。

  雜亂交錯的電線壓低了天空一角,隨時都有可能面臨被拆遷的老樓房,爬滿了枯黃的爬山虎,二樓有人家在對考試不及格的孩子打打罵罵,三樓住著一對快要離婚的中年夫妻,四樓靜悄悄的,門窗緊縮,依舊是許長安當初剛離開時的模樣。

  許長安愣愣地看著幻像當中,曾經生活過的地方。

  在那麼片刻的功夫裡,即便他明知這一切不過是對方故意布下的殺招,卻依舊情難自已。

  恍如隔世的21世紀,久違十數年的筒子樓。

  許長安沉浸於往事,睡蓮見他動作忽然停住,剛要催促地拍拍他手腕,就被來自後方佈滿倒刺的籐條襲擊,連提醒都沒來得及便昏厥了過去。

  對身後變故一無所知,許長安瞧見筒子樓一樓的門打開了,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走了出來。老人拄著枴杖,他似乎看見了許長安,故而笑瞇瞇地開口道:「小許今天回來這麼早?」

  「是啊,周大爺您又去散步啦?」許長安下意識應了聲,等他反應過來,已經自然而然地打完了招呼。

  不過,也就僅限於此了。

  許長安沒再去看車水馬龍的幻象,他壓低嗓子叫了兩聲吳將軍,沒得到回應,便知道吳將軍恐怕是遭襲了。

  「唉,又要孤軍奮戰了。」許長安在心裡感慨道,他明白對方一擊得手,必定故技重施,故而做出一副全神貫注盯幻象的模樣。

  結果不出所料。

  趁著許長安被幻象牽住了注意力,淡黃色的籐條再次橫掃過來。

  許長安唇邊泛起點模糊的笑意,他對馬賊手段有點堪憂的同時垂下了眼簾,等籐條堪堪快要碰觸到後頸時,才身形不動地抬手擲了片東西出去。

  一片墨紫色的花瓣悠悠飛出許長安指間。

  「咔啦」一聲折枝脆響,隨後痛極而出的尖叫刺破了耳朵。

  許長安轉過身,缺了片衣角的花青色錦袍在空中劃出道無動於衷的痕跡。

  「別裝神弄鬼了,出來吧。」

  「這可是你說的。」

  似曾相識的童音在許長安耳邊迴蕩,軟糯黏膩的聲音裡帶著掩飾不住的惡意:「那待會兒不要害怕哦。」

  彷彿一聲令下,老舊的筒子樓被粗暴地擦拭乾淨,露出了原本猙獰而殺機暗伏的沼澤。

  一片黑壓壓流著涎水的魔物。

  許長安悄悄數了數人頭,內心有些想罵娘。

  與魔物並肩而立又涇渭分明的,是個穿石榴紅衣裳,約莫七八歲的幼童,此時他正笑嘻嘻地望著許長安。

  幼童身側站著位摀住空蕩蕩袖子的妙齡姑娘,再後面是幾位挾持睡蓮的壯漢。

  很好,對方不僅人多勢眾,還俘虜了己方人馬。

  「你站著走出去很懸。」小銀龍歪過頭,一針見血地點出了許長安的處境。

  許長安很想抹把臉,然後點點頭表示贊同小銀龍的看法。但是這個時候,他絕對不能露怯,因而只好非常小聲地利誘小銀龍:「你教我怎麼打退他們,我給你滿滿一袋子粉紅色的糖果。」

  小銀龍不敢置信地微微瞪大了眼睛,好似頭一天才發現許長安竟是這樣卑鄙無恥的小人。

  小銀龍忙著算計利益得失,並不像許長安預料的那樣,痛快答應下來。

  那廂,對面的魔物蠢蠢欲動,本能在激起他們對許長安生命力的渴望,而許長安腳下的那柄虛劍,由於光芒逐漸黯淡,已經快要震懾不住他們了。

  最終,許長安沒能等到小銀龍答應。

  因為魔物率先動了。

  「吼!」可怖的咆哮聲,響徹空曠的沼澤地,身材剽悍的魔物在吼聲出口的瞬間,猛然朝許長安撲了過來。

  許長安御劍急退,倉皇之中,只來得及挾出幾片花瓣掃射出去。

  魔物忌憚花瓣的攻擊,身形在空中略略滯了滯。與此同時,另外兩隻強壯不輸分毫的魔物,亦動了。

  一左一右,兩隻魔物當場化為了巨大的綠色螳螂,鋒利前肢憑空大張著,尖銳利齒折射出逼人寒光。

  不僅如此,破睡蓮葉而出的曇花,也跟著舉劍自背後刺來。

  四面楚歌,許長安避無可避。

  楚玉扶著臉色青灰的段慈玨,跌跌撞撞趕到時,看到的便是這幅場景。

  「公子!」

  來不及細想,楚玉劈手奪了段慈玨手中的劍,而後身形一閃。

  只聽見鏗地兵器相交聲,單手持劍的楚玉穩穩截住了曇花滄瀾傾盡全力的這一劍。

  由於突然橫插一手的楚玉出現,三隻魔物的攻勢短暫地凝了片刻。

  「公子您有沒有傷著?」背對許長安的楚玉小幅度地動了動腳尖,目光警惕地盯著斜側的魔物。

  「我沒事,你和慈玨怎樣?」

  段慈玨掩唇咳了聲,道:「死不了。」

  幾人對話的功夫裡,對面三隻魔物已經掂量完半死不活的捕蠅草無法構成威脅,互相對視一眼,再次撲了過來。

  腥臭的口水近在咫尺,段慈玨推開楚玉扶持的手臂,與許長安、楚玉兩人呈三足鼎立之勢,迎上了來自三個方向的魔物。

  許長安收回腳下的花劍,提劍斬下了正面襲來的螳螂前肢。

  螳螂吃痛,尖叫著招呼同伴再次衝了上來。

  數不盡的魔物化為了原形,蟑螂、蒼蠅、蝗蟲、螻蛄、棉蚜……

  鋪天蓋地都是迅速湧來的蟲子,許長安幾人顧此失彼,終究雙拳難敵四手,毫無意外地開始力竭。

  手裡的花劍光芒愈來愈暗淡,許長安有些疲憊又不甘地想:「難道今天要折在這裡頭了麼?」

  這時候,久久不曾出聲的小銀龍,忽然開口道:「我教你怎麼破局,你送我回界壁。」

  「什麼?」

  許長安反手劃開了一隻蝗蟲的肚皮,溫熱的液體險些澆了他滿頭滿臉。

  「還有五息半。」小銀龍往後一跳,頗為嫌棄地避開了碧綠色液體。

  許長安壓根沒聽清小銀龍說了什麼,只知道五息半後,它又要忘記曾經說過什麼了。當場顧不得許多,決定先答應下來再說。

  「好好好!我答應你!」

  百忙之中,許長安抽空掃了眼肩上小銀龍,發現它在這樣的混戰之中,竟然還能像之前一樣,保持住一塵不染的乾淨。

  小銀龍舔了舔爪子,道:「那行,一言為定。」

  許長安忙不迭地點頭同意。

  得到允諾,小銀龍迅速竄下許長安肩膀,動作敏捷地在他身上跳來跳去。

  小銀龍每跳一下,許長安便感覺到針扎般的刺痛,除此之外,他還隱隱覺得有什麼氣流樣的東西隨著痛楚進入了他體內。

  漸漸地,許長安痛得意識都有些模糊了。朦朦朧朧中,他聽見小銀龍異於往常低沉而威勢十足的嗓音。

  「借我萬劍歸宗,斬諸天妖魔,殺!」

  殺字餘音鑿地,震得所有魔物一顫。

  與此同時,一把巨大的墨紫色花劍,自許長安眉心緩緩浮現出來。

  氣氛凝固,眾魔物眼睜睜看著無數纏繞其中的墨紫色花瓣,在劍尖抽離眉心後,脫離巨劍而化小劍。

  一場劍雨不約而來。

  魔物哀嚎聲此起彼伏,紛至沓來的花劍,頃刻之間就將在場的魔物,斬殺掉了絕大多數,只零星剩下幾位苟延殘喘。

  許長安從恍惚中回過神,整個人險些脫力地雙膝跪地。他咬牙硬撐住,即便冷汗濕透後背,也端出一副仍有餘力的模樣,冷聲道:「把仙人球還我。」

  見機不對,利用擅於行動的爬山虎躲過一劫,即便如此,原先近二十人的馬賊也折損過半。此時聽了許長安的要求,領頭的幼童面目一陣扭曲。

  滄瀾嘗了三次苦頭,不敢再想許長安是否還有其他後招,他招了招手,從一個恢復人形的壯漢手中,接過了巴掌大的小鐵籠子。

  「滄瀾!」

  滄瀾回過頭,問道:「大哥,你的命不要,兄弟們的命也不要了?」

  幼童嘴唇動了動,沒有說話。

  把裝著仙人球的鐵籠騰空扔了過來,滄瀾高聲道:「東西既已歸還,閣下可否放我們一條生路?」

  「休想!」

  劍雨方下伊始,便抓住機會溜到許長安這邊的吳將軍說著,重新變回原形將所剩無幾的馬賊一窩端了。

  不過這回吳將軍學聰明了,一兜住滄瀾便立馬將他的長劍丟了出來。

  大局已定,斬殺無數魔物後,「身殘志堅」許長安一行的人,重新回到了睡蓮葉上。

  睡蓮甫一接近水面,等候多時的吉祥立馬指揮士兵接手暫時用作牢籠的吳將軍,又親力親為地安頓受傷不輕的段慈玨楚玉。許長安將鐵籠託付給吉祥,見段慈玨被攙扶著快要走到拐角處了,才儘可能面色自然地問道:「慈玨,怎麼才能將生命力取出來?」

  這時,楚玉早已被扶去隔間,狹窄的走道裡,只有許長安和兩位素不相識的將士。

  段慈玨細細打量了許長安兩眼,道:「我建議你別逞強。」

  許長安不接話,只微微笑著。

  末了,到底是段慈玨先妥協。他抬起手,無聲無息往胸口做了個掏的手勢。

  「謝謝。」許長安真心誠意地道了謝,而後吩咐兩位將士:「扶段公子去上藥。」

  「好好休息。」

  最後這句話是對段慈玨說的。

  段慈玨神色複雜地看了許長安一眼,最終什麼也沒說地走了。

  回到房裡,許長安將藏於懷內的青龍臥墨池取出來放在桌上。然後他學著段慈玨的動作,慢慢從胸口處掏出一團跳動的綠光。

  不同於其他人的拳頭大小,許長安的這團綠光,足有碟子大小。

  五指略略扣著,許長安將綠光移到了牡丹的根系處。

  感受到綠光的接近,毫無意識的牡丹本能地伸出根系,開始汲取生命力。

  綠光變小,青龍臥墨池主莖上的傷口逐漸癒合,凋零的花瓣卻遲遲沒有重新長出來的趨勢。

  「你瘋了!」眼見碟子大的綠光變得只有拳頭大小,許長安肩上的小銀龍猛地跳了下來。

  「沒事,我撐得住。」嘴唇慘白的許長安勉強笑了一下。

  小銀龍壓根不聽他的,動作粗暴地將牡丹伸入綠光的根系扯了出來,用兩隻短短的前爪推著,把綠光送回了許長安體內。

  「我可不希望你死了之後,沒人送我回界壁。」

  至今還未學會游泳的沈煉頗為鬱悶。

  才明白之前在四海波答應了小銀龍什麼的許長安,伸出根手指,試探地碰了碰銀白色的龍角,果不其然收到了兩枚瞪視。

  許長安無力將下巴戳在桌上,聲音虛弱地問:「我有兩個問題不明白。」

  小銀龍屁股對著他,「說。」

  「第一,你不是說你是魔修麼,為什麼會道修的劍法?」重生前好歹看過幾篇修真文的許長安振振有詞道,「第二,你讓我送你回界壁,那你學會游泳了嗎?」

  面對哪壺不開提哪壺的許長安,小銀龍氣得龍角都發亮了。它憤憤地扭過頭,卻發現許長安已經耷拉在桌上,昏過去了。

  許長安再次醒來的時候,隱約覺得天好像在下雨。

  「難道是甲板漏水了嗎?」許長安迷迷糊糊地想著,勉強把眼睛睜開了一條縫。

  結果還沒來得及看清霧濛濛的周圍,一滴豆大的水珠便徑直落下來,砸在許長安腦門。

  被砸得兩眼發昏的許長安,氣息微弱地喚了句:「楚玉。」

  「屋頂漏水了,楚玉。」

  許長安這句話說話,不大的臥房裡,登時詭異地靜了下來。

  段慈玨好忙拉著不明所以的楚玉走了,吳將軍與吉祥交換了個大禍臨頭的眼神,也立馬跟著逃之夭夭。

  吉祥臨出門前,不僅提走了想嚼糖果圍觀的小銀龍,順便還不忘關上門。

  轉瞬之間,原本滿滿噹噹的屋子空了下來。

  許長安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他用手指沾了沾額頭的水珠,下意識送嘴裡嘗了下。

  鹹的?

  許長安悚然一驚,下一刻,他對上一雙通紅的眼睛。

  【小劇場】

  薛雲深:「你睜開眼睛好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