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九斤姑娘

  下課鈴響,龐倩再也坐不住了。王婷婷回頭喊她:「螃蟹螃蟹!出去玩雪吧!」

  「螃蟹」是龐倩的外號,在班裡,除了顧銘夕,所有人都這麼叫她。

  那顧銘夕叫龐倩什麼呢?是直呼大名兒嗎?

  當然不是。

  龐倩手忙腳亂地把課本一推,人就彈了起來,跟著王婷婷跑到教室門口,又突然想起什麼,回頭問顧銘夕:「你要一起來嗎?」

  顧銘夕始終坐在桌子前,扭頭看看窗外,又回頭看看龐倩,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我不去了。」

  龐倩沖他笑笑,和王婷婷手拉手地跑出了教室。

  E市算南方,雖然每年冬天都會下雪,但很多時候都只是雨夾雪,小打小鬧地下幾個小時,連幾厘米都積不起來。像這一年下這麼大的雪,對大人來說會擔心蔬菜漲價、結冰路滑,可對小孩子來說,這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課間只有十分鍾,但是幾乎全校的小孩都跑操場上去了,大家追追打打,笑笑鬧鬧,團著雪塊打雪仗。龐倩帶著女孩兒們和幾個男孩對戰,雪球飛來飛去,每個人的衣服和雙手都被弄濕了,但卻一點也不在意。

  顧銘夕一直站在教室窗邊看著樓下的操場。他不自覺地會在一大群小孩裡尋找自己同班同學的身影,然後又特別容易的從中找到了龐倩。

  她的衣服紅得耀眼,跑跳起來特別生龍活虎,隔了那麼遠,顧銘夕似乎都能聽到她歡快的笑聲。

  快上課了,孩子們都依依不捨地回了教室。

  龐倩氣喘吁吁地坐在顧銘夕身邊,辮子濕噠噠,臉蛋紅撲撲,神情裡還帶著一絲狡黠,顧銘夕問她:「好玩嗎?」

  「不好玩,雪都很髒了,黑乎乎的。」龐倩眨眨眼睛,說,「我想堆雪人,但是都沒有雪了,都被人玩沒了。」

  「哦。」顧銘夕見龐倩低著頭悉悉索索地不知在幹什麼,好奇地探著腦袋問,「你幹嗎呢?」

  龐倩突然伸手一揚,趕在任課老師走進教室的一瞬間,把藏在手裡的一小團冰球向著顧銘夕丟去。

  顧銘夕哪裡躲得開,不偏不倚,正中眉心。

  他身子一晃,赤著腳就站到了地上,連著椅子都被碰翻,匡啷啷地響。講台上的老師被嚇了一跳,同學們也都回過頭來,詫異地看著他們。

  龐倩捂著嘴趴在桌上偷偷地笑,顧銘夕則站在桌子旁邊,面無表情地呆了一會兒後,他伸腳勾起了翻倒的椅子,沒事人一樣地重新坐了下來。

  大家都回過了頭去,老師也開始准備上課。

  顧銘夕額頭上似乎還沾著冰渣,融化以後冰水順著臉頰流下,他也不去管,只是弓著身子用腳翻開了書,右腳還夾起了筆。

  一會兒後,龐倩在邊上拉拉他的衣袖,他不理她。龐倩開始拿筆戳他的腰,戳他的背,甚至戳他的左大腿,顧銘夕扭著身子躲不開,轉頭瞪她一眼,小聲說:「別鬧了。」

  龐倩撅起了嘴,訕訕地收回了筆,嘟囔著:「真小氣。」

  放學的時候,雪已經停了,龐倩和顧銘夕一起回家。

  走過金屬材料公司的廠房大門時,顧銘夕眼尖,看到廠門口的那一大片綠化帶上,有沒被破壞過的厚厚積雪。

  他叫住在前面東游西晃的龐倩,說:「你不是說想堆雪人,這兒可以堆一個。」

  龐倩回過頭來,看了一會兒後,說:「算了,就我一個人玩,沒意思。」

  顧銘夕不樂意了:「我不是人啊!」

  龐倩在他面前說話從來沒顧忌:「你都沒胳膊的,怎麼堆嘛。」

  顧銘夕不服氣地說:「用腳也可以堆的!」

  說著,他已經向那塊綠化帶走去。

  他穿一件灰褐色的棉外套,背著書包,兩只棉鼓鼓的空衣袖在身子兩邊蕩來蕩去,龐倩站在身後愣愣地看著他,顧銘夕突然回頭喊:「來啊,胖胖,你到底要不要堆啊?」

  龐倩瞬間炸毛了,跺腳道:「說了不許叫我胖胖!」

  顧銘夕嘴角一彎,笑得露出了嘴裡兩顆小小的虎牙,說:「我就要叫。胖胖,胖胖,胖胖……」

  龐倩懊惱地追了上去,作勢要打他,顧銘夕扭頭就跑,跑起來後,他身邊的空袖子飛舞得更加劇烈,就像兩只小小的翅膀。直到兩個小孩跑到了雪堆旁,龐倩伸手拽下了顧銘夕的書包,顧銘夕一個踉蹌,倒在了鬆軟的雪地上。

  他仰躺著,身子深深地陷進了雪中,嗅著環繞在身邊的屬於冬天的特別氣息,輕輕地喘著氣。龐倩把兩個書包往邊上一丟,拍了拍手,一腳踩上花壇,像個女大王般居高臨下地對顧銘夕說:「我現在已經不胖了!你不許再叫我胖胖!」

  顧銘夕又笑了起來,眼睛清清亮亮的,懶洋洋地說:「誰叫你姓龐,要麼,我以後叫你龐龐?」

  是的,龐倩以前很胖。

  而顧銘夕,在6歲以前,卻是個十分健康的小孩。

  不僅健康,他還聰明、漂亮、活潑,很是招人喜歡。

  這一點,和龐倩恰恰相反。

  1985年8月的一天下午,酷熱難當。E市婦保醫院裡,金愛華歷經一天一夜的陣痛,也無法自然娩下孩子,最終被拉進手術室,挨了一刀。

  龐水生第一眼見到自己的女兒時,真是嚇了一跳,小姑娘比周圍所有的孩子都大了一圈,頭髮又黑又多,一張滿月臉紅彤彤的,皮膚繃得一點兒皺紋都沒有。她身長51厘米,體重9.8斤,是婦保醫院當月的冠軍寶寶,人稱九斤姑娘。

  龐水生抱著九斤姑娘在走廊遛彎兒時,顧國祥帶著妻兒來醫院探望。李涵看到龐水生懷裡的胖寶寶,笑得眼睛都彎了,她逗著自己懷裡剛滿一歲的兒子:「銘夕,銘夕,瞧,這是你的媳婦兒呦。」

  顧銘夕忽閃著兩只大眼睛,看著裹在襁褓中的胖娃娃,仿佛看到了有趣的玩具。他一邊咯咯笑著,一邊探著身子,兩只小手揮個不停。

  睡得正香的九斤姑娘此時微微地瞇了瞇眼睛,張大嘴打了個哈欠,接著鼻子一皺,手一甩,腳一蹬,突然就哇哇地哭了起來,哭聲之響亮,簡直地動山搖。

  顧銘夕疑惑地看著她,一會兒後終於皺著眉頭縮回了媽媽懷裡。

  媽媽!這個媳婦兒好可怕!可以退貨嗎?

  >o<

  龐水生給自己的九斤姑娘取名叫龐倩。

  他只有初中學歷,文化不高,取這個名兒純粹就是瞎取,就像那個年代滿大街的張紅、陳蘭、李娟、王燕一個道理。不像顧國祥和李涵給顧銘夕取名字,小男孩兒出生在前一年的農歷七夕,特地加一個銘字以作紀念,好聽,又有意義。

  龐倩和顧銘夕在金材大院裡一起長大,兩家人的關系越來越親厚,有時候哪一家有個急事出門,都會把孩子臨時放在另一家照看。

  因此,不管顧銘夕願不願意,他時常會和龐倩待在一起。

  一起吃飯,一起畫畫,一起做游戲,一起看動畫片,甚至還一起洗澡。

  可是,就算龐倩和顧銘夕是穿同一條開襠褲、吃同一碗飯長大的,也沒能阻止他倆往兩個極端長。簡而言之就是,顧銘夕越長越好看,而龐倩,卻因為體重基數太大,而越長越胖。

  一個才三歲多的小姑娘,卻成了金材大院裡最胖的小孩兒。她胃口好得誇張,一頓能吃幾個饅頭,還特別愛吃肉,偏巧她姓龐,慢慢的便在大院裡有了個外號,大家叫她「龐胖」,龐胖,龐胖,叫到後來自然而然地變成了「胖胖」。

  也只有龐倩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覺得這沒什麼了不起,老人認為小孩子愛吃是好事。龐水生和金愛華卻是愁得要死,尤其是,每天都會看到對門四歲多的顧銘夕。

  顧銘夕已經念了幼兒園中班,他繼承了顧國祥和李涵外貌上的全部優點,長得非常漂亮可愛。而且,他還遺傳了顧國祥的好頭腦,十分得聰明機靈,在幼兒園裡不管是學唱歌跳舞還是數數講故事,都是學得最快最好的那一個。

  所有人都喜歡顧銘夕,他聽話懂事,乖巧有禮,很少調皮搗蛋。住在一個金材大院裡,大家提起顧國祥的兒子,那真是個個稱贊,都說這孩子將來一定會成才。再一聊起龐水生的女兒,大家都搖頭歎氣了。

  龐倩嘴饞,懶惰,時常闖禍,脾氣還不好。因為胖,她的衣服很難買,家裡人就拆了舊衣服給她做,這就導致龐倩很少會有一件好看的新衣服,更別提漂亮裙子了。所以,醜醜胖胖的龐倩,逐漸變成了大院裡最孤獨的小孩。

  只有顧銘夕願意和龐倩一起玩。

  顯然,龐倩是很喜歡顧銘夕的,小孩兒嘛,都喜歡和大點兒的孩子玩,何況顧銘夕還那麼聰明漂亮。但是顧銘夕對龐倩,說實話,真的不算親近。

  李涵總是說:「銘夕,倩倩是妹妹,你不可以欺負她,要帶她一起玩哦。」

  顧銘夕對此很苦惱,並不是他不願意帶龐倩一起玩,而是,在金材大院裡,其他小孩兒都不樂意和龐倩一塊兒玩。

  所以,當顧銘夕奉命帶龐倩下樓玩耍時,最常出現的情景,就是他帶著一群四、五歲的小孩在院子裡瘋跑,龐倩則坐在花壇邊無聊地等著他。

  她懶得跑,也跑不動。

  金材大院進門處有一塊空地,空地左邊是個大花壇,花壇邊種著一棵香樟樹;空地右邊是一個自行車棚,邊上有一間小房子,住著一個六十多歲的單身老頭兒。老頭姓曾,是金屬公司的退休職工,一輩子沒結過婚,退休後就向公司申請來金材大院看門。

  曾老頭一個人住,吃東西就比較簡單,他會在房子門口架一個煤餅爐,慢慢地鹵一鍋子的鹵味,裡面有雞爪、雞蛋、雞翅膀和雞胗,鹵完以後下著小酒夠吃好幾天。

  鹵味的香味隨風飄揚,獨自待在邊上的龐倩時常能聞到,終於有一天,她忍不住走去了曾老頭房門口,探著腦袋看煤餅爐上咕嘟咕嘟冒著泡的那鍋美味。

  曾老頭認識大院裡所有的人,自然也認得龐倩。見胖小孩兒口水都快要流下來,他就從鍋子裡撈了個鹵雞蛋給她,怕她燙著,還給她包了一張報紙。

  龐倩高興壞了,兩只小胖手捧著鹵雞蛋,像捧著寶貝似的回到花壇邊。雞蛋很燙,很香,她捨不得吃,坐在那裡時不時地用小手指去碰碰它,舔舔嘴唇將口水咽下。

  她怪異的舉動引來了另外兩個6、7歲小孩的注意。那是大院裡的張佳琦和付亮,他們跑到龐倩身邊,很快就看清了她手裡拿著的是一個雞蛋。

  兩個男孩兒嘴饞了,張佳琦從花壇裡摘下一朵花,遞到龐倩面前,說:「胖胖,我把這個給你,你把雞蛋給我。」

  龐倩看看他,沒吭聲,把雞蛋捧得更緊了。

  付亮把自己的孫悟空面具拿給龐倩:「我的面具借你玩會兒,你把雞蛋給我。」

  龐倩瞥瞥他,搖了搖頭。

  利誘不成,就只能威逼,張佳琦說:「胖胖,你要是不把雞蛋給我,我就告訴你爸爸媽媽,你偷了曾爺爺的雞蛋!」

  龐倩急了,說:「我沒偷!」

  付亮沖她做鬼臉:「你就是偷了!」

  他和張佳琦開始扭屁股,大聲地唱出金材大院的小孩自編的兒歌:「胖胖是只大肥豬,每頓要吃三碗飯!胖胖屁股臉盆大,走路就像嘎嘎鴨!胖胖放屁噗噗臭,熏死村裡一頭牛!」

  龐倩兩只手緊緊地捂著自己的鹵蛋,凶狠地瞪著他們。

  兩個小孩唱完後,張佳琦對著付亮一撅屁股,嘴裡「噗」的一聲叫,付亮裝作被臭屁熏到的樣子,手舞足蹈地跳了起來。

  他們哈哈大笑,龐倩終於忍不住哭了。

  她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想起身回家,張佳琦和付亮還不肯放過她,圍過來就要搶她手裡的蛋,龐倩突然也發了狠,和他們廝打起來。

  顧銘夕帶著幾個小孩從大院外面凱旋而歸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他丟下了手裡的樹枝,毫不猶豫地沖了上去,用力推開了正在扯龐倩辮子的付亮。

  張佳琦和付亮可沒有把5歲多的顧銘夕放在眼裡,他敢幫胖胖?那就一起打!

  兩個讀幼兒園的小孩怎麼打得過讀小學的孩子,龐倩手裡的雞蛋終於掉到了地上,她撕心裂肺的哭聲把曾老頭引了過來,他趕跑了兩個大孩子,又驅散了邊上圍觀的一群小孩,最後,把被打得趴在地上的顧銘夕拉了起來。

  蹲在那個摔爛了的鹵蛋邊上,龐倩越來越心疼,哭得越發大聲,顧銘夕低頭看看自己被扯破了的衣袖,再看看辮子被扯得亂七八糟的龐倩,終於向她伸出了手:「胖胖,別哭啦,我帶你回家了。」

  龐倩又哭了一會兒,終於抽抽噎噎地站了起來,緊緊地牽住了顧銘夕的手。

  在龐倩的記憶裡,這是為數不多的、她和顧銘夕手拉手的經歷,大多數時候,她主動去拉他的手,都會被他躲開、甩開。那時的顧銘夕驕傲而矜持,深受幼兒園裡小女孩們的喜歡,他像個小王子一樣閃閃發光,才沒那麼容易就能討好呢。

  只是,當時的他們都不會想到,到了後來,當他想去牽她的手時,卻只剩下了永遠的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