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隔墙有耳

  顾铭夕真的脱了鞋袜和庞倩一起堆起了雪人。

  庞倩负责去捧来雪块,顾铭夕则负责堆砌。他坐在雪地里,身体后仰,上身和腿形成一个「V」字形,抬起两只脚不停地按压著庞倩丢过来的雪块,渐渐的,雪人的身子被他堆了起来,只是并不太高,样子呈圆锥形。

  堆脑袋的时候,他站了起来,左脚踩地,右脚抬起和庞倩一起「圆润」著雪人的头,他的脚时不时地会和她的手碰在一起,庞倩嘴里虽然会叫:「拿开你的臭脚!」但顾铭夕知道,她其实不介意。

  好不容易堆完一个只到他俩腰部位置的雪人,庞倩一边搓著手,一边嫌弃地撇嘴:「好难看。」

  雪人的确很难看,两片叶子做眼睛,一根树枝做鼻子,连著脑袋都是耷拉著的。顾铭夕站在庞倩身边,动动肩膀,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庞倩意兴阑珊地在自己衣服上蹭干双手,拖起两人的书包,说:「回家了,真没劲。」

  顾铭夕眨眨眼睛,张了张嘴,又一声不吭地坐回地上开始穿袜、穿鞋。

  庞倩不知道,因为长时间地席地而坐,他的裤子都被雪水浸湿了,此时冰得刺骨,又因为一直光脚踩在雪地里,他的两只脚都冻得麻木了,皮肤红红一片,脚趾头都不听使唤了。

  庞倩在边上晃了一会儿,听到顾铭夕喊她:「庞庞!」

  她回头瞪他:「不许叫我胖胖!」

  「不是胖胖,是庞庞。」顾铭夕放软语气,「你来帮我一下,我脚趾头冻僵了,穿不了鞋。」

  庞倩心里叫一声糟糕,丢下书包跑去他身边,一看他湿漉漉的屁股和裤脚,还有红通通的双脚,她都快哭了:「完蛋了,你妈妈一定会告诉我妈妈的,我妈妈一定会打死我的!」

  顾铭夕:「……」

  庞倩苦著一张脸蹲在他身边帮他穿了鞋袜,发现连袜子都湿了,她更想哭了。顾铭夕闷了一会儿,说:「我不告诉我妈妈就行了,你怕什么。」

  「那你妈妈要是问你裤子为什么湿了,你怎么说啊?」

  顾铭夕很认真地想了想,说:「要么,我就说我放学路上摔了一跤?」

  「你摔跤你妈妈也会告诉我妈妈!我妈妈一样会揍我的!」

  见庞倩急得哇哇大叫,穿好了鞋的顾铭夕慢吞吞地站了起来,说:「好啦,我保证不告诉我妈妈,行了吧。」

  「真的吗?」庞倩歪著头看他。

  「真的。」顾铭夕凑到她身边,用自己的肩膀碰碰她,「走啦,回家了,天都快黑了。」

  「哦!」

  两个孩子背上书包,把那个丑丑的雪人丢在身后,一起往金材大院走去。

  回到大院时,他们正巧碰到顾国祥下班回家。

  他在自行车棚里停好车,提著公文包出来时便看到了刚走进大门的庞倩和顾铭夕。

  「爸爸。」

  「叔叔。」

  两个孩子开口喊他,顾国祥神情平和地走到他们身边,伸手拍了拍顾铭夕的肩:「放学了?」

  「嗯。」顾铭夕点点头,随著父亲一起上楼。

  顾国祥这年38岁,身高体瘦,面容英俊,有一头浓密的黑发,戴一副近视眼镜,是典型的知识分子形象。

  楼道里,顾铭夕走在最前面,顾国祥走中间,庞倩则走在最后。从一楼到五楼,顾国祥和顾铭夕一直都没有说话,顾铭夕的步子迈得特别稳健,两只空袖子静静垂在身边,整个人一点也不复平时和庞倩一起走楼梯时连蹦带跳的样子。

  庞倩知道顾铭夕有点害怕他的父亲,尽管在庞倩眼里,顾国祥是一个温和有礼的人,他从来不会大声说话,更不会像她的父母那样,在她调皮捣蛋时还会骂她揍她。而且,顾国祥工资高,顾铭夕吃的穿的玩的都比庞倩来得高档,因此,庞倩很羡慕顾铭夕有一个这么优秀的爸爸,所以一点都不理解顾铭夕在顾国祥面前的谨慎矜持。

  她总觉得,在自己爸爸面前,应该是可以随便撒野的。

  走到五楼时,顾国祥突然开了口:「铭夕,你的裤子怎么湿了?」

  顾铭夕:「……」

  庞倩吓坏了,说了声「叔叔再见」就拿钥匙开了门,闪进了自己家。

  ---

  顾国祥开了502的门,李涵听到声音迎了出来,笑著说:「咦,你俩怎么一起回来了?」

  「楼下碰到的。」顾国祥把包交给李涵,又脱掉大衣,看著自己的儿子坐在凳子上换鞋,他走过去摸了把他的裤子,很湿,一路摸下去,又摸到了他潮湿冰冷的双脚。

  他压低声音问:「你尿裤子了?」

  「没有!」顾铭夕连忙摇头,又小声说,「爸爸,这是水,外面的雪水。我刚才和庞倩玩了一会儿雪,不小心把裤子弄湿了。」

  顾国祥沉吟了一下,说:「先把湿裤子换下来,这样会感冒的。」

  「哦。」顾铭夕点点头,乖乖地跟著父亲去了房间,又加了一句,「爸爸,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的,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妈妈。」

  顾国祥回头看他一眼,最终还是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点了点头。

  吃晚饭的时候,顾铭夕坐在椅子前,李涵帮他端来一盆热水放在他脚下,他自己洗了脚,洗完后,李涵又给他盛了饭,拿了筷子,把脸盆端去倒掉。

  顾国祥一直坐在餐桌边,眼神复杂地看著这一切。

  顾铭夕吃饭用右脚。他家的餐桌是定做的,要比普通桌子低一些,顾铭夕右脚搁在桌子上,伏著身子,脚趾夹著筷子扒拉著饭往嘴里送,李涵时不时地把菜夹到他碗里,还帮他盛来一碗汤。

  顾国祥始终不说话,直到李涵帮儿子剥了几只虾,顾国祥才开口:「有些事,你该叫铭夕自己做。」

  李涵愣了愣,顾铭夕也抬头看向了自己的爸爸。

  「我知道盛饭、盛汤、端脸盆之类的事的确比较困难,但是剥虾、夹菜这种事,他不能依赖别人一辈子,应该要学著自己做。」顾国祥一边吃饭,一边淡淡地说著,「铭夕现在还小,但他以后总要长大的,他要出去念大学,还要找工作,找对象。是不是我们不在,他就没菜吃了?阿涵,难道你要照顾他一辈子?」

  顾铭夕收了收肩膀,又低下了头去,长而密的眼睫毛低垂著,视线只定格在自己面前那碗米饭上。

  李涵沉默了一会儿,说:「慢慢来么,我们都不要急,铭夕现在已经进步很多了,天热时他都学会自己穿衣服了,他才11岁,你不要对他要求太高。」

  顾国祥看了她一会儿,转头看向了顾铭夕,说:「铭夕,不是爸爸对你要求高,而是这个社会对你要求高。外面的世界很公平,也很残酷,你没有手臂,不管是念书还是找工作,起跑线就和别人不一样。你想要达到和别人一样的高度,就得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你要是想著偷懒、享福,那你最后就会被甩在绝大多数人的身后,别说成就,也许连个工作都不会有。你明白吗?」

  顾铭夕紧紧地抿著嘴,脸色都有些白,他点了点头,李涵心疼极了,有些生气地说:「国祥,吃饭呢!你和孩子说这些干什么,咱们铭夕已经很努力了,成绩一直都是班里前三名的,画画也画得那么好,你还有哪里不满意啊。」

  听她这样说,顾国祥突然笑出了声,他摇著头说:「呵呵,我对铭夕很满意,非常满意,行了吧?好了别说了,吃饭。」

  他再也不说话,李涵也沉默下来,顾铭夕默默地吃著饭,李涵不再往他碗里夹菜,他自己又夹不到,索性咽下了大半碗白米饭。

  饭后,顾国祥惦记著顾铭夕被雪水弄湿了的身体,就让李涵给他洗个澡。顾铭夕红著脸著急地说:「我不用妈妈洗,我可以自己洗的。」

  夏天的时候,顾铭夕都是自己洗澡的,但是到了冬天,需要搓澡,他就只能让父母帮忙。但是即便要妈妈帮著洗,他也一定会穿著小短裤。而这一天,因为晚饭顾国祥说的话,顾铭夕打定主意要自己洗澡。

  顾国祥看穿了儿子的意图,他叹口气,说:「你自己又洗不干净的,这样吧,今天爸爸帮你洗澡。」

  他带著儿子去了卫生间,帮他脱掉了所有的衣裤,顾铭夕清瘦的身体便完全袒露出来。小小的男孩儿,身子还未发育,皮肤白白的,肩膀窄窄的,而双肩以下,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那一场意外,使他稚嫩的双臂齐根而断,一点残肢都没留下,只余下两个圆圆的肩膀,还有肩膀上及腋下的位置那几道狰狞的粉色伤疤。

  顾铭夕低著头,双脚互扯脱著自己的裤子,顾国祥伸手摸了摸他的右边残肩,小男孩吓了一跳,身子一抖,回头看爸爸,他的眼神黝黑清亮,还带著些警惕。

  顾国祥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很久没看到儿子的伤处了,他收起自己的失态,问:「现在还疼不疼了?」

  顾铭夕抿著嘴摇摇头,说:「不疼了。」

  「唔。」顾国祥点点头,「来,爸爸帮你脱裤子,洗澡了。」

  ---

  庞倩吃完饭后不肯去做作业,赖在爸妈房里看马景涛、叶童版本的《倚天屠龙记》。这一年家里刚装有线电视,一下子可以多看许多港台连续剧,庞倩根本就受不了诱惑,好在庞水生和金爱华管女儿没那么严格,她想看也就让她看了。

  一家人正看得入神时,敲门声响了,金爱华去开门,发现来的是李涵。

  庞倩在房里听到李涵的声音吓得头皮都要炸了,生怕她是来找妈妈告状。她做贼心虚地对爸爸说不看电视了,要回房做作业,然后就快速地回了房,路过客厅时还有礼貌地对李涵喊:「阿姨好。」

  李涵笑得有些苦涩,眼睛居然红红的,她说:「你好,倩倩。」

  庞倩不懂是怎么回事,回房后她关了门,就好奇地把耳朵贴在了门上。

  李涵是来找金爱华聊天的,她说顾国祥在帮顾铭夕洗澡,她心里不大舒服,所以过来坐坐。

  庞倩听到自己的妈妈问:「怎么了?你和国祥又吵架了?」

  「也没吵。」李涵的语气很低落,「就是刚才,我洗碗的时候,他又提那件事了。」

  两个人一起沉默下来,一会儿后,金爱华说:「其实,国祥的心思可以理解的。他现在都是工程师了,在厂子里前途不可限量,大家都说下一届选领导班子,他是很有可能上去的。他工作这么好,养孩子就没压力,而铭夕……铭夕是个好孩子,但他毕竟……那样了,趁著你们现在年纪轻,铭夕残疾了还能拿一个生育指标,再生一个也是挺好的嘛,等孩子长大,还能照顾铭夕啊。」

  庞倩吓了一跳,她虽然只有10岁,但「再生一个」还是听得懂的,这是说顾铭夕的爸爸妈妈要给他生个小弟弟或是小妹妹吗?

  那!那顾铭夕怎么办啊?

  正胡思乱想著,李涵说话了:「我知道,我都知道的,爱华,只是我有自己的顾虑。铭夕现在这样了,照顾他是很费力气的,吃喝拉撒,样样都要操心。他现在读书是离得近,还没什么,以后万一念高中念大学,住宿舍的话,说不定我都要陪读的。我要是再生一个孩子,哪里还能顾得了他。而且,铭夕现在虽然很乖,可是小孩子发育以后会到青春叛逆期的。他身子残得这么厉害,以后……以后长大一点,我怕他心里不痛快。我本来都和国祥说好了不再要孩子的,就好好培养铭夕,毕竟他也就是没了两只手,其他都很健康,而且很聪明的。可现在……国祥老是提这个事,说想在40岁前再生一个。今天吃饭还当著铭夕的面说些阴阳怪气的话,我,我真是……」

  李涵的声音带了些哭腔,金爱华不停地安慰她。

  最后,李涵哽咽地说:「其实,铭夕截肢后的第二年,我也起过这个念头的。我当时问他,要不要妈妈给他生个弟弟或妹妹,但是,他很明确地表示不要。」

  金爱华说:「小孩子说的话,你怎么能当真,咱们这一辈哪个没有兄弟姐妹,我家老头老太给我生弟弟妹妹时,可从来不会来问我意见。」

  李涵说:「但是铭夕和别人不一样啊,他当时都有点儿懂事了,每天都要缠著我一起睡,不让我和他爸爸睡一起,每天都能和我说无数遍『妈妈,你会不会不要我啊』、『妈妈,我会很乖的,我会学著用脚吃饭、写字的』,爱华啊,我当时听著,眼泪就不停往下掉,但是铭夕却一点儿也没有哭。就算我让他练压腿、拉筋,他疼得厉害,我在边上看著都能哭,他都没有哭过。」

  庞倩在门后听得愣愣的,心里堵堵的十分难受。那时候的事,她是有点儿印象的。现在回想起来,就像一场噩梦一样。

  李涵坐了半个小时后回家去了。庞倩借著喝水的机会又溜去了客厅。庞水生和金爱华在房里聊天,声音隐隐约约地传了出来。

  庞倩听到妈妈说:「你说阿涵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总是来和我们说铭夕有多好多乖。她不会是还惦记著我们家倩倩,想让倩倩做铭夕的媳妇儿吧。」

  庞倩躲在客厅,一口水都差点喷出来,然后就听到庞水生说:「你别胡说,阿涵根本没这个意思。再说了,铭夕会变成这样,我们倩倩也是有责任的。」

  金爱华急了:「倩倩有什么责任啊,她那个时候才5岁!她懂个屁啊!」

  「你说话文明一点。」庞水生说,「其实吧,我真觉得阿涵和国祥还是再生一个的好。大家平时在厂子里,总是会说到自己家小孩儿的事,像我啊,我也会说我家倩倩要跳舞啦,考试考100分啦,周末带她去公园啦,就只有国祥,他从来不讲铭夕。」

  庞倩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涩涩的,心里特别不痛快。她轻手轻脚地放下水杯,回了房间。

  ---

  第二天早上,庞倩和顾铭夕一起去上学。

  路上的雪还没化,只是变得很脏很滑,庞倩再也没有兴致玩雪,低著头默默走路。

  走到半道上,她实在憋不住,问身边的男孩儿:「顾铭夕,你爸爸妈妈是不是要给你生个弟弟或妹妹啊?」

  顾铭夕站住了脚步,疑惑地看了她一会儿,摇头说:「我不知道。」

  庞倩在他身边晃来晃去:「你怎么会不知道,你是不想要弟弟妹妹吧?」

  顾铭夕瞥她一眼:「谁说的!谁说我不想要了。」

  「我猜的。」庞倩不敢说她偷听到什么,只是说著她的分析,「你是不是怕你爸爸妈妈有了小弟弟小妹妹以后,就不喜欢你了?」

  顾铭夕又看了她一会儿,继续抬脚往前走,两只空袖子无精打采地垂在身边,他的语气很是平静,平静得都不像一个11岁的孩子,他说:「我知道我爸爸妈妈是喜欢我的,只是……我没了手以后,我爸爸大概觉得有些丢脸吧。」

  庞倩愣住了。

  顾铭夕回头看她一眼,笑了起来,两颗小虎牙显得特别可爱,他问:「庞庞,你觉得我丢脸吗?」

  庞倩把头摇成拨浪鼓,顾铭夕笑得更开心了,说:「我自己也没觉得我有哪儿丢脸的,真的。」

  

  

还有下一章,往下点选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