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上海漫展

A- A+

  龐倩和顧銘夕升上初二。

  學業漸漸重了起來,因為多了物理和化學。顧銘夕好像天生為了學習而生似的,學得游刃有余。每一次考試,他都是年級第一,而謝益的成績卻是忽上忽下,很不穩定。

  初二下的期中考試,謝益考得不好,曹老師甚至還找他去談了話。

  謝益回到教室時像個沒事人一樣,依舊招呼著幾個同學去打球,龐倩有些擔心他,不知不覺就和孫明芳一起手挽手地跟了出去。

  和謝益一起下樓時,龐倩故作輕鬆地問他:「謝益,曹老師和你說了什麼呀?」

  「沒說什麼啊,就罵我考得爛嘍。」謝益的乒乓拍子不停地顛著球,笑著對龐倩說,「其實,考年級第九已經不錯啦,現在爭第一第二沒什麼意思,只要保證明年考進一中就OK了。」

  E市一中雖然不是市裡最優質的重高,但也排名前列。謝益之所以一直以它做目標,是因為一中有著全市所有重高裡最先進的體育館,館裡配有最高檔、最專業的乒乓球台,還會承接市中小學生的乒乓球比賽。

  謝益親口對龐倩說過這個理由,龐倩目瞪口呆,心想,謝益就是這麼酷。

  聽到謝益的回答,她崇拜地看著他,問:「你能保證考進一中嗎?」

  「差不多吧。」謝益露齒而笑,語氣裡透著自信。

  這時候的謝益已經長高了許多,就像顧銘夕說的那樣,春天容易長個子。他的身體骨架漸漸長開,肌肉也結實起來。謝益四肢修長,連著手也變大了一些,不像剛入初中時那般柔嫩白淨,看起來越發像個男人的手。大概是因為拉小提琴的關系,他的手指特別漂亮,動起來時靈活優美,一點也不似其他男生那般粗糙、僵硬。

  龐倩微微仰頭看著他,覺得他越來越帥了。

  這是一堂自由活動課,因為剛過了期中考試,大家都不願意待在教室裡,幾張乒乓台子旁圍滿了人,謝益找人商量了一會兒,才要到了一張球台,他擄起衣袖,很快就和人廝殺起來。

  乒乓台子旁有一排欄桿,龐倩和孫明芳倚在欄桿旁說悄悄話,她們面向著乒乓球台,同時也面向著教學樓。

  龐倩說話時不經意地抬了下頭,下意識地望向了自己班所在的教室,突然,她就看到了教室最後面那扇窗邊的人影,顧銘夕的臉閃了一下,然後就不見了。

  「膽,小,鬼。」龐倩輕聲地自言自語著,孫明芳問:「你說什麼?」

  「沒什麼。」龐倩立刻搖頭,注意力又移到了正在球台邊拼殺的謝益身上。

  謝益真是一顆閃亮的星啊,他打球時特別投入,眼神專注,姿態瀟灑,就像個專業運動員一樣。邊上球桌的人都圍過來看他打球了,他每抽出一記好球,人群裡便爆發出一陣喝彩聲。有許多其他年級的女生在邊上看著謝益,頭碰著頭竊竊私語。

  龐倩看的入了迷,這時,孫明芳問她:「螃蟹,謝益要考一中,你呢,你打算考哪所重高?」

  初二這一年,龐倩的成績在顧銘夕的監督下變得十分穩定,每一次考試都能考進全班前20名。依照源飛中學以往的升學率,快班裡的前20名都是有希望考上重高的,所以這時候的龐倩在在班裡已經算是優等生了。

  盡管她一點兒也不喜歡物理化學,覺得好難,但是顧銘夕從來不會對她放鬆。他知道龐倩就是個陀螺,撥一撥,她動一動,要是不去管她,她就是死蟹一只了。

  龐倩看著面前不遠處謝益矯健的身姿,小聲說:「我也想考一中,一中分數線不是特別高,要比廣程和九中好考一點,就是有點兒遠。」

  孫明芳嘻嘻地笑起來,說:「你是為了謝益才要考一中吧。」

  「哪有啊,我是根據自己的成績來考慮的。謝益要是去考廣程,我難道也去考嗎?那不是自尋死路。」龐倩努力地為自己辯護著,才不會承認她對謝益的那點兒小心思呢。

  孫明芳掩著嘴笑了,又問:「那顧銘夕呢,顧銘夕會考廣程還是九中?」

  龐倩愣住了。

  對啊,顧銘夕成績這麼好,這麼穩定,每次都甩年級第二名好多分,他肯定是要考E市最好的廣程中學或是第九中學的吧。

  龐倩突然想起自己想要考重高的初衷,當時,是因為爸爸答應她,考上了重高就搬去城西的新廠房宿捨,繼續和顧銘夕做鄰居。

  但是,要是顧銘夕考上了廣程中學或九中,而她去了別的學校,那她和顧銘夕不是就分開了嗎,這樣的話,她和父親的約定又有什麼意義啊。

  龐倩低著頭,有些失落地說:「我也不知道顧銘夕會考哪裡,反正他考得上的那些學校,我肯定考不上。」

  「誰說的。」

  一個清澈的少年聲音在她耳邊響起,龐倩「倏」地抬起頭來,就看到顧銘夕站在她身邊不遠處。

  他穿著一件藏青色的運動外套,襯得皮膚很白,眉頭微微皺著,神情透著點兒不愉快。

  顧銘夕也長高了許多,在班裡算是高挑的男孩子了,他有一雙長而直的腿,還有寬寬的肩膀,能撐起運動衣的整條肩線,只是肩膀下兩條長袖空空蕩蕩,隨著他走路而微微地晃動著。

  顧銘夕走到龐倩身邊,學著她的樣子倚在了欄桿上,龐倩瞪他一眼:「你怎麼下來了?」

  「我不能下來嗎?這是自由活動課。」這時候的顧銘夕已經徹底褪去了小男孩稚嫩的聲音,他的聲線醇和清透,配上他一貫以來溫和的說話態度,聽著很是悅耳。

  龐倩習慣和他拌嘴,遙遙指著他的座位所在的窗台,說:「你剛才還在那裡呢,我看到你了,然後你又躲開了。」

  「我沒躲開啊,我就是看到你們在這兒玩,我才下來的。」顧銘夕微微一笑,露出嘴裡兩顆虎牙,龐倩忍不住說:「和你說了要笑不露齒啦!男孩子長兩個虎牙好幼稚!叫你去矯牙你還不答應!」

  「我幹嗎要去矯牙。」顧銘夕閉了閉嘴,看了龐倩一會兒後,又特別誇張地咧開了嘴,露出兩排大白牙,說,「你瞧,我沒蛀牙。」

  「嗷!閉嘴!笨蛋!」龐倩推了他一下,顧銘夕身子一晃,彎著眼睛就笑開了。

  孫明芳一直在邊上看龐倩和顧銘夕打鬧,這時候忍不住插嘴說:「其實顧銘夕的虎牙挺可愛的啊,根本就不用矯牙。」

  顧銘夕沖她笑笑,得意地揚揚下巴,對龐倩說:「瞧孫明芳多有眼光。」

  「滾蛋!」龐倩推著顧銘夕的背,「你到底下來幹嗎?」

  「我來看你打球啊,龐龐。」他任由她將自己推得東倒西歪,一點也沒生氣。龐倩一下子就住了手,孫明芳瞅瞅他倆,剛巧球台那裡要換人了,她立刻主動湊了上去。

  欄桿邊就只剩下了龐倩和顧銘夕,兩個人沉默了一陣子,突然一起開了口。

  龐倩:「你……」

  顧銘夕:「你……」

  龐倩:「……」

  顧銘夕一笑:「你先說。」

  龐倩心中想起之前和孫明芳的話題,問:「顧銘夕,你明年打算考哪個高中?廣程,還是九中?」

  「我為什麼非要考廣程和九中啊。」顧銘夕看著龐倩,問,「你是不是想考一中?」

  「……」龐倩靜默了一會兒後,承認了,點點頭,「嗯。」

  「我也想考一中。」

  龐倩驚訝地抬頭看他,顧銘夕對著她笑笑,「怎麼,不行嗎?」

  「為什麼呀?」龐倩有點不明白,「一中和廣程完全不能比啊,你明明考得上廣程的。」

  「但是廣程中學不一定會收我啊。」顧銘夕聳聳肩,側著頭看了看自己的空衣袖,「就像兩年前一樣,不是說我成績到了,他們就一定會要的。高中已經不是義務教育了,而且,廣程中學到高二時就有一批學生被交換出國,高三時很多都保送國內重本,每年去清華北大都有好些個,這樣子的學校,說實話,我覺得我進去念也會滿吃力的。」

  他說的這些東西,龐倩根本就沒概念,什麼交換出國,國內重本,清華北大,都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她呆呆地看著顧銘夕,有些不明白他的心思。

  然後,顧銘夕又輕聲地說了一句話:「還有,我要是進了廣程,大概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了,想想也挺沒意思的。」

  他的語氣很認真,龐倩卻沒心沒肺地說:「哈!你是害怕到時候沒人幫你上廁所嗎?」

  顧銘夕臉紅了,懊惱地說:「龐倩!」

  龐倩咯咯咯地笑起來,顧銘夕氣得踢了她一腳,當然,他沒有用力,只是裝裝樣子。龐倩卻像被咬了一口的兔子般跳了起來,小拳頭噗噗噗地往顧銘夕身上砸去:「顧銘夕你造反啊!竟然敢踢我!」

  顧銘夕擋不了她,也不想擋,就隨她去鬧。他知道龐倩和他一樣,都只是開玩笑,並不會用力。

  恰巧謝益換下了場,轉過頭就看到龐倩在打顧銘夕,笑嘻嘻地走了過來。

  他一邊走一邊脫掉了外套系在腰上,露出裡面的白色短袖T恤,運動過後,他渾身是汗,T恤胸口都被浸濕了,頭髮也濕噠噠的有些凌亂,龐倩看著他微微發紅的臉龐,還有那雙亮如晨星般的眼睛,頓時就矜持起來。

  「螃蟹,你又欺負顧銘夕。」謝益走到他們身邊,皺眉看龐倩,龐倩立刻柔柔地說:「人家才沒有呢。」

  她嬌羞的樣子令顧銘夕很不習慣,謝益倒不為所動,他覺得站著累,乾脆坐在了欄桿上,說:「螃蟹你下來好一會兒了,幹嗎不去打球,孫明芳都輪了兩回了。」

  龐倩沒吭聲,顧銘夕鬼使神差地說了一句:「她這幾天不方便運動。」

  龐倩:「!」

  謝益:「……」

  一陣沉默,龐倩覺得尷尬地要命,想掐死顧銘夕的心都有了,顧銘夕倒也乖乖地閉了嘴,最後還是謝益打破沉默,問:「對了,螃蟹,你不是很喜歡看《卡通王》麼,你知不知道,今年暑假上海有漫畫展,《卡通王》裡有許多作者會來簽名,你打不打算去看?」

  《卡通王》是一本漫畫月刊,是龐倩的最愛。她一聽就激動了:「我知道啊!最近那期登了廣告啦,不過……上海耶,那麼遠,我爸爸媽媽不一定肯帶我去的。」

  謝益奇怪地看著她:「去上海幹嗎還要爸媽帶?自己去就行啦。」

  龐倩像是聽到天方夜譚:「自己怎麼去啊?」

  「坐火車啊。」謝益懶洋洋地說,「我認得幾個漫畫社的朋友,今年暑假我會和他們一塊兒去上海玩,他們還玩Cosplay的,大概會在漫展上有表演。」

  龐倩傻呆呆地看著他,謝益瞅瞅邊上臉色黑黑的顧銘夕,嘴角一扯就笑起來:「哈哈哈哈,螃蟹,我沒有喊你一起去啦,不過你要是去了的話,倒是可以和我們一起玩,我也有Cos哦。」

  這時,有人在球台邊喊謝益:「球王!到你啦!」

  謝益雙手一撐欄桿,瀟灑地跳了下來,回頭對顧銘夕和龐倩招招手:「我先去打球!」

  他解開腰間的外套,隨意地丟在地上,拿起球拍吹了口氣,在球台邊貓下身子時,眼神立刻變得專注起來。

  龐倩的視線一直都跟在謝益身上,她愣了好一會兒後,轉頭問身邊始終沉默的少年:「顧銘夕顧銘夕,你說,我爸爸媽媽會答應讓我暑假去上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