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我陪你去

A- A+

  初一的時候,龐水生給龐倩訂了《卡通王》,從此她一發不可收拾,深陷其中,每本雜誌都能捧著看無數遍。到了第二年,龐水生看苗頭不對,就不給她訂了。龐倩也無所謂,不給訂就買嘛。

  《卡通王》每月一本,開始時價格8塊5,後來漲到了10塊,幾乎算是龐倩月零花錢的四分之一。但龐倩還是咬咬牙省下零食錢,每個月從不落下。

  她愛極了書裡的幾位漫畫作者,湯蔚青、林瑩、丁冬……碰到喜歡的故事和畫面,她真是百看不厭,愛瘋了的時候還會纏著顧銘夕給她臨摹,誰叫顧銘夕畫畫那麼棒嘛。

  顧銘夕是從9歲那年開始專業學畫的。那時,顧國祥已經從國外進修回來,看著自己重殘的兒子,他不得不考慮顧銘夕今後的發展方向。

  念書,就算念到大學,畢業後能從事怎樣的工作?醫生、老師、警察……做不了;司機、工人、廚師……也沒法幹,更別提像他這樣的技術員、工程師了。顧國祥悶頭抽煙,幾宿沒睡覺,想著自己原本聰明健康的兒子,以後甚至無法像龐水生那樣做個電焊工,他就覺得心裡像是堵了一塊石頭,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後來,顧國祥和李涵幫顧銘夕選定了美術作為學習之外的另一個發展方向。顧銘夕從小就喜歡畫畫,當時他已經截肢三年,用腳夾著水彩筆畫畫都能有模有樣,動畫片裡的角色在他腳下栩栩如生,看著是有點兒天賦的。

  於是,顧國祥就把顧銘夕送進了少年宮的美術班,每個周末去上一次課。到了初中,顧國祥又托人找了一位資深的美術老師,每周末對顧銘夕進行一對一的輔導。顧銘夕的進步很神速,幾年下來,他的用色、構圖已經十分出色,而他最出眾的一點,應該算是他豐富的想象力。

  老師說顧銘夕畫畫從不拘泥在一個框架裡,畫風大膽而誇張,尤其是畫動物,他會畫很長很長的兔子耳朵,還會畫親吻著的貓和老鼠。再小一點的時候,他特別喜歡畫鳥,各種各樣的鳥,有著五顏六色的羽毛,一群一群地張開翅膀在天上飛。

  老師對李涵說,別看顧銘夕性子溫和,乖巧聽話,在潛意識裡,他其實很有自己的想法,並不是個唯命是從、投機取巧的小孩。

  龐倩看過很多次顧銘夕畫鳥,畫紙鋪在矮桌上,他的右腳夾著毛筆,很隨意地勾勒幾筆,水彩一染,一只鳥就出現了。

  他擱下筆,左腳夾著顏料管,右腳腳趾有些笨拙地旋著蓋子,兩只腳上都染了紅紅綠綠的顏料,卻一點也不在意。龐倩托著下巴在邊上看著,感歎著:「畫得真好!顧銘夕,你為什麼喜歡畫鳥啊?」

  顧銘夕說:「因為鳥會飛。」

  說這話的時候,他抿著薄薄的唇,半垂著眼睛,兩只腳忙個不停,擠顏料、洗筆、調色……人的腳趾很短,又都並在一起,能用的也只有兩只腳的大腳趾和第二個腳趾,遠遠不及手指靈活。可是小小年紀的顧銘夕不得不學會用雙腳來做這些事,他知道在別人眼裡,他這樣子挺怪的,但是他沒有辦法。

  他也想像鳥一樣飛,可是,翅膀呢?

  顧銘夕的畫技越來越好,這對龐倩來說就是個利好消息。她從租書店借來漫畫書,看到裡面有喜歡的插圖,就會纏著顧銘夕將它臨摹下來。

  被老師斷言不會唯命是從的顧銘夕,每一次都乖乖地幫龐倩畫畫,長年累月,龐倩已經收藏了一大疊他的墨寶。有時候顧銘夕也會抱怨,說:「為什麼每次都畫男的啊,你就不能挑個好看的女生叫我畫嗎?」

  龐倩抱著他畫的各種寬肩長腿帥哥圖「吧嗒吧嗒」地流口水,說:「女生有什麼好畫的,你喜歡就自己去畫好了,反正我不要的。」

  顧銘夕:「……」

  龐倩對著顧銘夕臨摹的漫畫愛不釋手,不禁說道:「顧銘夕,你真的畫得好棒,以後你也可以畫漫畫啊,去《卡通王》投稿,做漫畫家!」

  顧銘夕笑著問她:「我出漫畫,你會買嗎?」

  「當然!」龐倩興奮地說,「我要買100本!給所有認識的人都送一本,告訴他們這是我好朋友畫的,可厲害了!」

  顧銘夕抿著唇笑了起來。

  龐倩又說:「對了,到時候你出名了,能不能以我為女主角畫個漫畫?」

  顧銘夕好奇地問:「你想要個什麼故事啊?」

  「就像《魔幻游戲》那樣咯,鬼宿喜歡美朱,星宿喜歡美朱,翼宿喜歡美朱,連柳宿也喜歡美朱……反正就是所有人都要喜歡女主角!也就是我!」

  顧銘夕:「……」

  在很多年後,這樣的故事,被稱為瑪麗蘇^_^。

  ……

  和謝益聊過後,龐倩回家和龐水生說了暑假裡去上海看漫展的事,龐水生一下子就拒絕了:「開什麼玩笑,小孩子怎麼能自己一個人出遠門。不行!」

  龐倩又開始施展牛皮糖的本領,每天放學纏著龐水生,說讓爸爸媽媽帶她去。

  龐水生要來雜誌看了看漫展舉行的時間,說:「估計不行,那段兒爸爸工作很忙,大面還要出差半個月。」

  龐倩又去找金愛華,金愛華說:「你這麼大個人了還看什麼漫畫,這都是小孩兒看看的,上海夏天很熱的,你要出去玩,媽媽可以帶你去竹筏漂流。」

  龐倩不死心,開始和龐水生拉鋸戰,每天每天都和他說啊說,到了最後龐水生實在被她弄煩了,說:「三個條件,一,期末考考全班前十,二,起碼要有四個人一起去,三,去了上海,爸爸會找認識的朋友帶你們去吃飯、住宿,不准單獨行動。這三個條件全部滿足,爸爸就同意你去。」

  龐倩就是個一根筋的人,想都沒想就同意了:「我答應!爸爸說話算數!」

  她開始發奮學習,那股勁道叫顧銘夕瞠目結舌。學習之余,龐倩還開始拉攏小伙伴,想要湊齊四個人。

  首當其沖的自然是顧銘夕啦。

  「顧銘夕,你一定會陪我去的,對不對?」龐倩抓著顧銘夕的空衣袖,星星眼地望著他,「顧銘夕你對我最好了,而且你也很喜歡看漫畫呀,到那邊可以看到很多很多喜歡的漫畫家呢,你就去嘛去嘛去嘛……」

  她這樣子求他,顧銘夕哪裡拒絕得了,但是他也有很大的顧慮,顧銘夕說:「龐龐,我可以陪你去,但是……我出去很不方便的,我沒有手,上廁所要人幫忙,你又是女孩子……」

  龐倩覺得這不是問題:「你可以去叫叫簡哲和劉翰林,問問他們願不願意去。」

  顧銘夕真的去問了簡哲和劉翰林,劉翰林說他暑假要去外省爺爺家,簡哲倒是對漫展產生了興趣,每個少年對於這樣的結伴遠游都很向往,尤其還沒有家長老師的陪伴。

  簡哲回家問了家長,回來和顧銘夕說,他父母答應讓他去了。

  顧銘夕鬆了一口氣,有簡哲和他在一起,他會安心許多。

  顧銘夕這邊的問題解決了,龐倩心花怒放,開始挨個兒地找王婷婷、孫明芳和章蔚,王婷婷說父母不讓,章蔚則是不敢,最後孫明芳給龐倩帶來了好消息,說她可以去。

  龐倩高興壞了,回家就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龐水生,拍著胸脯保證說:「爸爸!我期末考一定會考前十的!」

  她無比投入地開始學習,連動畫片都不看了,每天晚上抱著書去顧銘夕家和他一起做作業,都能問出一大堆的問題。

  期末考前一天,龐倩坐在顧銘夕房間裡,抱著大碗吃冰西瓜——西瓜被李涵切成了塊,叉了兩個小叉子,是讓龐倩和顧銘夕一起吃的,最後就到了龐倩一個人的懷裡。

  她自己吃一塊西瓜,又叉起一塊餵顧銘夕,很自然的動作,用的同一個小叉子,顧銘夕也沒拒絕,一口一口就著她的手吃進嘴裡。

  見龐倩一直在發呆,顧銘夕不禁問她:「龐龐,你就這麼想去上海看漫展啊?」

  「嗯。」龐倩點點頭,心裡不知想起了誰,臉紅了起來,說,「我就是想看看湯蔚青長啥樣,還想要她的簽名。」

  「哦。」顧銘夕垂下了眼睫,沒有再說話。

  龐倩卻閉著眼睛雙手合十,喃喃地念起來:「顧銘夕!請賜予我力量吧!」

  期末考試出成績,語數英地政史生物化,九門課,龐倩超水平發揮,吊車尾地考了全班第十。

  龐水生無話可說,揮手放行。

  拿成績報告單那天,龐倩羞赧地對謝益說:「謝益,漫展那三天你都會在嗎,我爸爸已經答應讓我去上海了呢。」

  謝益有點驚喜:「真的?我都會在的,我那些做漫畫社團的朋友在那裡還有個展位,到時你找一下,叫做『星光漫畫社』,不出意外我天天都會混在那兒,到時候你記得來找我玩。」

  龐倩小雞啄米般地點頭,笑得像朵花兒一樣:「嗯嗯,好啊!」

  可是到了放學時,她就笑不出來了。孫明芳告訴她,暑假裡她去不了上海了。為什麼呢?因為她這次考得太差了,父母決定在暑假給她請個大學生做家教,天天補課。

  龐倩還能說什麼呢,沒想到回家路上,顧銘夕又給了她第二個打擊:「龐龐,剛才簡哲和我說,他去不了漫畫展了。因為他爸爸媽媽要帶他去旅游,定的旅游團剛好是漫展那幾天。」

  龐倩愣住了,簡哲去不了,就意味著顧銘夕也去不了了。那不就只剩下她一個人啦。

  想著自己那麼久以來的努力,破天荒地考了全班第十,最後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龐倩騎著自行車,一下子就委屈起來,眼睛一紅,眼淚就吧嗒吧嗒地掉了下來。

  這下子顧銘夕慌了,他不怕龐倩哇哇地哭,但是實在見不得她這樣默默流淚,騎在龐倩身邊,他不停地勸她,哄她,但是龐倩就跟沒聽到似的,只顧著掉眼淚。

  回到金材大院,在車庫停好車,龐倩都沒等顧銘夕,背著書包就沖上了樓,顧銘夕在後面叫她,她也不理。

  晚上,顧銘夕去龐倩家裡找她。

  她抱著膝蓋坐在椅子上,幽怨地看著他,一臉的不高興。

  顧銘夕在床沿邊坐下,耐心地說:「你跟我生氣幹嗎,是孫明芳和簡哲不去,又不是我不去,你幹嗎不理我啊,又不關我的事。」

  「怎麼不關你的事!」龐倩叫起來,「簡哲不去,你也不能去啦!只剩我一個人我怎麼去嘛!」

  顧銘夕撇開頭,小小聲地說:「簡哲不去,我也可以去的嘛。」

  龐倩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

  顧銘夕轉回頭來看她,臉有些紅,他坐在房間的暗處,眼睛裡閃著光,清晰地說:「龐龐,我說我可以陪你去的,找不到別人,就我們兩個好了。只是你不要告訴你爸爸,要不然他會擔心。」

  「真的?」龐倩愣住了,半張著嘴看著他,吶吶地說:「但是你上廁所……」

  「我會想辦法的。」顧銘夕小聲說,「在家裡,我也都是自己小便的,不用人幫忙。在外面的話,大不了,我少喝點水……」

  「不用那麼麻煩。」龐倩瞇著眼睛,突然很嚴肅地說,「顧銘夕,我上回就想和你說了,其實吧,我也能幫你上廁所的。這有什麼了不起的啊,小時候我不是天天玩兒你的小麻雀麼。」

  顧銘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