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酸酸少年

  龐倩很容易就找到了謝益,就在那個漫畫社團大聯歡的展廳裡。令龐倩吃驚的是,謝益正擺著酷酷的Poss在和參觀人群合影,當然,大部分都是年輕的女孩。

  他化了妝,還染了褐色的頭髮,眼妝尤其厚重,幾乎要看不出他的本來面目,但依舊能知道這是個漂亮的男孩。

  他穿一身黑色復古軍裝,個子高挑,寬寬的腰帶和肩章上,金屬飾品珵亮。他的背後安著一個巨大的翅膀,龐倩沒有看錯,的確只有一個翅膀,像一個單翼天使,謝益眼神冷漠地站在這熱鬧的空間裡。身邊女孩來來去去,他都不為所動,只是偶爾換一下站姿,神情始終冷酷。

  龐倩幾乎要看呆,對顧銘夕說:「這是無道剎那!《天使禁獵區》裡的無道剎那!嗷嗷,好像啊!顧銘夕你還記得嗎,你幫我畫過的!」

  顧銘夕知道無道剎那,但他和龐倩一樣,對剛剛興起的Cosplay一無所知,也不感興趣。龐倩已經從包裡掏出了照相機,歡快地向著謝益跑去,顧銘夕看到謝益剛結束和一個女孩的合影,回過頭來看到龐倩,本來還酷得要死的一張臉,瞬間就漾起了笑。

  「呀!螃蟹!」他向著龐倩招招手,又看到了她身後的顧銘夕,打著招呼說,「嗨,顧銘夕,咦?其他人呢?螃蟹不是說孫明芳和簡哲要一起來的嗎?」

  龐倩回答:「他們後來說不來了。」

  謝益很驚訝,問:「你們就兩個人來的?」

  「嗯。」龐倩笑嘻嘻地說,「我們昨天傍晚就到上海了,先住了一晚,明天下午的火車回去。」

  謝益高興地說:「這樣啊,那你們明天早上要是有空的話,可以來看我決賽。」

  龐倩連他要比什麼都沒問,就連連點頭:「好啊好啊,明早我們有空的!」

  看到龐倩手裡的照相機,謝益笑著問:「螃蟹,要不要和我合影?」

  龐倩羞澀地點頭,謝益喊來一個朋友幫忙拍照,龐倩站到他身邊,謝益擺了個無道剎那的經典姿勢,「卡擦」一聲,兩個人就拍了一張照。

  謝益突然想起邊上的顧銘夕,回頭說:「顧銘夕,要不要一起來拍?」

  顧銘夕剛搖了搖頭,龐倩已經跑過去,推著他的腰將他推了過來,說:「一起拍嘛。」

  顧銘夕只得站在了龐倩右邊,謝益站在龐倩左邊,他不再擺Poss,而是自然地抬手攬住了龐倩的肩。龐倩吃了一驚,一張臉迅速變紅,顧銘夕低下頭看到了謝益搭在龐倩右肩上的那只手,沉默著皺起了眉。

  拍完照,謝益拆下了他背後的翅膀抱在懷裡,帶著龐倩和顧銘夕到了星光漫畫社的展位前。龐倩看到幾個男男女女,年紀都要比他們大幾歲,最大的估計有20出頭了。其中有幾人也做了漫畫人物裝扮,臉上化著濃濃的妝,正在互相整理著裝。謝益為他們做了相互介紹,然後坐在那裡轉起了脖子,對龐倩笑:「這翅膀真累,背得我重死了。」

  龐倩躍躍欲試:「能讓我戴一下嗎?」

  「行啊。」謝益站起來,將翅膀的背帶套在了龐倩的右肩上,龐倩轉過頭去看看翅膀,又對著顧銘夕笑起來,問:「好不好看?」

  顧銘夕點點頭,他一直站在展位的角落裡,默不作聲。

  展位邊有幾張折疊凳,龐倩坐在凳子上和謝益聊起天來,她抬頭看到展位上展出的大大小小的漫畫,有黑白的,也有彩色的,仔細觀摩後驚喜地說:「畫得好棒啊!」

  她拉著顧銘夕一起看,然後開始後悔,湊到顧銘夕耳邊小聲說:「早知道我就把你畫的畫帶幾張過來了,也可以在這裡展示一下,你畫得可不比他們差。」

  顧銘夕看起來像是興致不高的樣子,連敷衍的話都沒有說,龐倩瞪他一眼,輕聲說:「你幹嗎呀?」

  顧銘夕垂下眼眸,聲音低低的:「進來好一會兒了,你就一直待在這裡,不打算去其他展廳看看嗎?你不是還想找漫畫家簽名。」

  「不是還有一個下午嘛,你急什麼。」

  「不是我急,謝益他們在這裡擺攤,又沒你什麼事,你又不是他們社團的,在這裡幹嗎呀。」

  「我就看一下,不行啊。」龐倩悶悶地說,「我就是想再在這兒待一會兒。」

  顧銘夕抿著嘴唇看著她,眼睛漆黑深邃,說:「那你在這裡,我去其他地方玩了。」

  他原本以為龐倩一定會跟著他一起走的,沒想到,她居然點頭說:「行,那你自己去轉一圈吧,一會兒記得來找我。」

  顧銘夕牙都要咬碎了,但說出去的話也收不回來,他板著臉,背著雙肩包就離開了展位。謝益在邊上發放漫畫社團招人的傳單,看到顧銘夕走了後,奇怪地問龐倩:「顧銘夕去哪兒?」

  龐倩撅著嘴說:「不知道,他自己去玩。」

  謝益走到她身邊,問:「你呢,你怎麼不和他一起去?」

  龐倩張張嘴,答不出,謝益了然地一笑,問:「對了,你上次是不是說你喜歡湯蔚青?」

  「嗯。」龐倩點頭,「我最喜歡她了。」

  「要不要和她合影,簽名?」謝益笑得很得意,「等我忙完,我帶你去見她,我認得她。」

  「真噠?!」龐倩驚喜極了,又說,「你怎麼不早說呀,你看顧銘夕都跑開了。」

  謝益笑瞇瞇:「等他回來好啦。」

  ---

  顧銘夕一個人背著包走過了好幾個展廳。

  一開始,他有些郁悶,看參展的作品時也難以投入,直到他看到自己喜歡的插畫作者的作品展示,一顆心才漸漸靜了下來,虛心地學習起來。

  會展中心很大,漫展的主辦方也花了不少心思,有展廳是港澳台及海外漫畫家的作品展示,有展廳是大陸原創漫畫家的作品展示,另外還有展廳主攻動畫、動漫周邊產品以及現場漫畫比賽。

  顧銘夕在漫畫比賽的展廳逗留了好久,站在一邊看選手現場作畫,也有年長一些的人來和他說話,因為他特殊而醒目的身體,總是會有人好奇地問幾句。

  對待這些人,顧銘夕向來是禮貌而客氣的,有時候人家問得直白,他就乾脆用笑容來回應。

  逛到賣動漫周邊產品的展廳時,顧銘夕看著那些琳琅滿目的攤位,心裡漸漸浮起了一個念頭。

  他在一家家攤位邊走過,最後在一家攤位前停下了腳步。這是《卡通王》雜誌社的攤位,賣許多漫畫家的經典作品制成的書簽、明信片、筆記本、徽章等小周邊。

  顧銘夕看到了湯蔚青的明信片集,很精美的一盒,似乎有12張。

  「給我拿一盒這個,多少錢?」他用下巴點點那盒明信片,問守攤的年輕女孩。

  女孩二十出頭,看著他空蕩蕩的衣袖,有些尷尬,說:「30。」

  顧銘夕點點頭,想起自己的錢在背包裡,他抖了抖肩,將雙肩包脫到了地上,想了想後,他乾脆席地而坐,右腳拉開小袋拉鏈,腳趾夾出了一張100元。

  周圍的人都在看他,顧銘夕穿著白色短袖T恤,米色長褲,腳邊是藍色的人字拖。

  他站起身,高高地抬起腳,將錢放在了攤位上,有些抱歉地看著那個女孩。

  女孩遲疑了一會兒,才拿過那張錢,又找了70元給他,顧銘夕說:「能不能麻煩你放進我的褲兜裡,謝謝。」

  女孩繞過攤位走出來,默默地將錢塞進他的褲子口袋,問:「明信片我幫你放包裡?」

  「嗯,謝謝姐姐。」顧銘夕有些靦腆地笑著,女孩心裡很不是滋味,將東西放好,拉好拉鏈,她將背包背到了顧銘夕的肩上。

  「同學,你一個人嗎?」她忍不住問。

  顧銘夕搖搖頭:「不是,我有同學一起來的。」

  「你買湯蔚青的明信片,是送人嗎?」

  顧銘夕臉紅了一下,說:「嗯,送我同學的,她很喜歡湯蔚青。」

  女孩笑了,從攤位上拿起一個小徽章,塞到了顧銘夕的包裡:「喏,這個是姐姐送你的,你可以一起送給你的同學。」

  顧銘夕:「那多不好意思。」

  「沒事,小玩意兒不值錢。」女孩子看著他,眼睛澀澀的,「你自己多注意安全,盡量還是和同學在一起,這裡有小偷的。」

  因為買了東西,又得了一份小禮物,顧銘夕心裡很開心。他算了算時間,出來差不多大半個小時了,他想龐倩應該在那裡待夠了吧。最重要的是,顧銘夕早上起來喝了半瓶礦泉水,又吃了一碗餛飩湯,這會兒,他有些尿急了。

  他背著背包沿著原路回到漫畫社團所在的展廳,找到了星光漫畫社,展位邊的人看到他,都對他笑了笑。可是,顧銘夕環視四周,卻沒有發現龐倩和謝益的身影。

  他問一個大學生模樣的女孩:「姐姐,你知道謝益和我朋友到哪裡去了嗎?」

  「啊,他們好像一起去逛了。」女孩又問了身邊幾個朋友,「噯,知道小謝和那女孩去哪兒了嗎?」

  「不知道啊,好像是小謝說帶那女孩去見個朋友。」

  「大概去了一會兒了,有20分鍾了吧。」

  「同學你在這裡等他們一下吧,估計很快就回來了。」

  他們七嘴八舌地說著,顧銘夕沒有辦法,只得在原地等他們。有人給他拿來一張凳子,他說聲「謝謝」,坐了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顧銘夕低著頭,端端正正地坐在那裡。謝益的朋友們都覺得他很沉默寡言,又想他身體殘疾,性格孤僻實屬正常,於是就沒有人來和他說話。

  顧銘夕想要去找龐倩,但是到了後來,他的尿已經憋到很急,他覺得自己很難憋著尿走路了。

  龐倩和謝益一直都沒有回來,顧銘夕都不知自己等了多久。展廳裡熱鬧非凡,參展的人一撥一撥地走來走去,漫畫社團的人則印了傳單在路上分發,還有許多人像謝益這樣做了Cosplay的裝扮,三三兩兩地站在展廳裡給人拍照。

  顧銘夕額頭上沁出了冷汗,背脊上的衣服都黏濕了,他全身僵硬,雙腿緊緊地貼在一起,小腹就像是要爆炸一般,使得他一動都不敢動。

  他可以找那些人幫忙的,但是他不想。這也許是一個人可笑的自尊,他不認得他們,貿然提出這樣的請求,那些人會怎麼看他,尤其,他們還是謝益的朋友。

  之前那個女孩和別人聊起來:「中午了,該訂飯了,小謝怎麼還沒回來。」

  「他會不會帶著那個女孩去外面吃了?」

  「會嗎?他們同學還在這兒呢。」女孩轉過頭來問顧銘夕,「同學,我們要訂飯了,你中飯在我們這兒吃吧。」

  顧銘夕搖搖頭,聲音啞啞的:「不用了,謝謝,我等我同學回來一起去吃。」

  「他們到現在都沒回來,去了兩個小時了吧,估計在外面吃了。」

  顧銘夕抿著嘴再次搖頭:「不會的,我同學會回來的。」

  見他這樣堅決,女孩不再勉強,統計了一下人頭,訂了幾個盒飯。

  顧銘夕再次沉默下來,獨自一人坐在角落,靜靜等待。

  終於,在盒飯送來的同時,謝益和龐倩也回來了。他們有說有笑,神采飛揚,龐倩看到顧銘夕,眼睛亮了起來,跑過來說:「顧銘夕!你知道我拿到了多少漫畫家的親筆畫嗎?不是簽名哦,是有簽名的親筆畫!別人排隊都拿不到的呢!我……」

  她沒有再說下去,因為顧銘夕的眼神打斷了她。

  「你吃飯了嗎?」他問。

  龐倩搖搖頭,謝益走過來,說:「我給你倆訂兩個飯吧,在這兒一起吃。」

  「不用了。」顧銘夕慢慢地站起來,對龐倩說,「我們出去吃飯吧,別打擾他們了。」

  龐倩見他神情異常嚴肅,心裡咯登了一下,點了點頭:「哦。」

  她回頭對著謝益微笑:「謝益,謝謝你帶我去見這麼多漫畫家,你中午和我們一起吃飯吧,我請客。」

  謝益剛要答,顧銘夕淡淡地開了口:「龐龐,謝益很忙的,你別打擾他了。」

  謝益一愣,反應過來後心裡覺得有趣,指指自己誇張的妝容,對龐倩說:「我還真不出去了,打扮成這樣,會嚇死人的。你和顧銘夕去吃吧,我不去啦。」

  龐倩一副很遺憾的樣子,對著謝益揮揮手:「那我先走了,待會兒下午再來找你玩。」

  謝益笑得燦爛:「嗯,拜拜。」

  龐倩和顧銘夕一起走出了展廳,外面是一條很寬的走廊,邊上有一間公共廁所。

  顧銘夕突然停了下來,死死地咬住了牙,五官都快扭曲了,他勾著雙肩,低聲對龐倩說:「龐龐,你得幫我一下,我憋不住了。」

  龐倩:⊙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