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生日禮物

  中午時分,會展中心的人流量少了許多。觀展的人大多都出去吃飯了,參展的漫友和工作人員也多數在午餐和休息。走廊上走動的人很少,至於衛生間裡情況如何……龐倩是真的不知道。

  她的確有說過她可以幫顧銘夕上廁所,在碰到如今的情況前,她也一直都覺得,那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是當顧銘夕真的提出要她幫忙時,龐倩還是有些慌了。

  她結結巴巴地說:「你、你不是可以自己上、上廁所的麼,昨天晚上,今天早上,你都是自己上的啊。」

  顧銘夕臉都憋紅了,額角的汗流下來,咬著牙說:「我現在憋不住了,自己上要用腳脫褲子,很慢的……」

  龐倩著急地說:「你剛才又不說!我去找謝益幫忙。」

  她剛要跑,顧銘夕就叫住了她:「龐龐!」

  龐倩回頭,就看到顧銘夕如黑洞般的一雙眼睛,他用很輕很輕的聲音說:「別找謝益幫忙,行嗎?」

  龐倩愣住了,顧銘夕卻沒有發呆的時間,已經背著包往男廁所走去,他走路的姿勢很別扭,顯然是忍到了極限。龐倩在門口站了幾秒鍾,左右看看沒人注意她,終於也悶頭沖了進去。

  這不是龐倩第一次進男廁所。上小學的時候,龐倩班裡的女孩都挺凶,男孩們不知是真怕她們呢,還是懶得和她們計較,總之到了下課,女孩們老是追著男生打鬧。有些男生被揍得慘兮兮,慌不擇路地躲進了男廁所,女孩們堵在門口喊他們膽小鬼,龐倩會站出來,毫不畏懼地沖進男廁所,將那些男生揪出來。

  有一次,她還撞見一個男老師在尿尿,其實龐倩什麼都沒看到,但還是被老師抓去辦公室,嚴厲地批評了一頓。

  會展中心的男廁所很大,一排小便池安在牆上,足有8、9個之多。廁所裡除了顧銘夕,還有兩個男人,一個在尿尿,一個在洗手。

  洗手的男人回過頭看到門口的龐倩,呆了一呆,再看看小便池,好心地提醒她:「小姑娘,你走錯廁所了。」

  龐倩臉漲得通紅,「嗯」了一聲又退了出來,在門口等到這兩個男人都離開,她才再一次跑了進去,一眼就看到顧銘夕站在小便池前發呆。

  龐倩開了一間蹲坑的隔間門,閃身而入,對著外面小聲叫:「顧銘夕,進來!」

  顧銘夕立刻就走了進去,龐倩鎖了隔間門,發現顧銘夕已經很狼狽了,他連聲說:「快一點快一點,我憋不住了。」

  「噓……小點兒聲。」龐倩瞪他一眼,低頭去脫他的褲子。

  隔間很小,兩個人站著十分擁擠,偏偏他們還各自背著一個大背包,磕來撞去的更顯空間逼仄了。

  顧銘夕的褲子是鬆緊帶的,襠部沒有褲鏈,龐倩撩起他的T恤下擺,鎮定地脫下了他的外褲,褪到了大腿根部。顧銘夕的深灰色內褲露了出來,連帶著的,還有那被內褲包裹著的、龐倩嘴裡的——小麻雀。

  這個年紀的孩子,身體都開始發育了。龐倩上過生理衛生課,知道男孩子長大的過程和女孩兒有點不一樣,他們會長喉結、長胡子,她也發現班裡的男生從初一入學到現在,聲音都變得不一樣了。

  夏天的時候,大家穿起短袖短褲,龐倩還會看到有些男生的腿上長出了茂盛的腿毛。她當然欣賞不了這種「雄性美」,曾經悄悄地觀察過顧銘夕和謝益的小腿,然後慶幸地發現,他倆腿上雖然也有小草滋生,但總的來說,還算長得比較「斯文」。

  龐倩自己的身體也有了很大的變化,除了胸部的發育,身上那些叫人羞恥的地方都長出了稀疏的毛髮,並且還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變得越來越黑密。

  有時候,她會好奇地想,男孩子們是不是也和她一樣,會在那個位置長出毛毛來?她不可避免地會想到小時候見到的顧銘夕的身體,細膩白嫩的雙腿間,長著一個肉嘟嘟的小東西。然後,她又會想起自己在顧銘夕家看的那部「不可思議」小電影,雖然只是看了不到一分鍾,但那畫面實在太過震撼,龐倩清楚地記得,那個成年男人,長著一個她完全無法理解的東西,就像學校門口小賣店賣的烤香腸……

  「怎麼弄啊?」龐倩站在顧銘夕右邊,低頭看著他的那個激凸部位,紅著臉問,「短褲要不要脫下來的?」

  「不用。」顧銘夕低著頭,也是滿臉通紅,他都不知該怎麼指揮龐倩,但這時不是矯情害羞的時候,他真的要憋不住了,全身繃得僵硬,乾脆就直說,「把短褲撩開就可以了,你別過頭去,不要看。」

  「……」龐倩微微撇開了頭,大著膽子就撩開了顧銘夕的內褲襠部,有什麼東西很快地彈了出來,龐倩的指尖、指背碰到了它,表皮有點涼,還有刺刺的毛髮……她的心通通通地急跳起來,努力地不去看那裡,卻又抑制不住內心強烈的「求知欲」,趁著顧銘夕不注意,龐倩偷偷地往那裡瞥了一眼。

  只這一眼,她就石化了。

  顧銘夕的「小麻雀」終於得到了釋放,他心裡狠狠地鬆了一口氣,雖然平時簡哲或劉翰林幫他上廁所時,會像普通男孩一樣幫他扶著「小麻雀」,而龐倩肯定不會這樣做,但顧銘夕已經很滿意了。

  他挺了挺胯對准了蹲坑,壓抑已久的身體一下子就放了鬆,「嘩啦啦」地尿了起來。

  龐倩在邊上心驚肉跳,那水聲持續了好久才漸漸停下來,顧銘夕輕聲說:「好了。」

  他的語氣透著輕鬆,還有些不自在,龐倩伸手過去想給他拉好內褲,結果一不小心就碰到了他的那裡——她好驚訝,真是驚訝極了!因為之前她明明看到那東西繃得又大又硬,可是現在手碰到,它居然變軟了……

  龐倩百思不得其解,咬了咬牙後乾脆就扭頭往他那裡看去了。顧銘夕自然看到了她的視線所及,真是嚇得不輕,他完全無法阻止她,只能大聲地叫起來:「龐倩!」

  隔間外面傳來了幾個腳步聲,有人在他們所在的門外站定,敲門問:「怎麼了?」

  顧銘夕和龐倩都嚇了一跳,雙雙沉默下來,外面那人又敲了敲門,問:「我是保安,裡面沒事吧?」

  顧銘夕開了口:「沒事,東西掉了。」

  「真沒事?」

  「真沒事。」

  「自己當心點,這裡學生多,安全意識都不強。」保安說完就走了。

  隔間外漸漸安靜下來,終於徹底地沒了腳步聲,隔間裡,兩個人都貼牆而立,但因為有身後大包的阻礙,他們離得很近。

  龐倩聽到了顧銘夕清晰的呼吸聲,就在她的面前,她還看到他的喉結,咕嚕滾動了一下,又一下,她的心砰砰直跳,臉也燒得厲害,沉默中,顧銘夕壓低聲音開了口:「龐龐,幫我把褲子穿一下。」

  龐倩剛要低頭,他立刻叫道:「你別看!」

  「……」龐倩白他一眼,嘟囔著,「幹嗎那麼凶啊,我又不是沒見過。」

  她盡量不往下看,一臉鎮定地摸索著拉好了顧銘夕的內褲,還扯了扯褲邊,最後再幫他穿好了長褲。

  她回頭看那個蹲坑,發現顧銘夕沒有尿准,蹲坑邊上的地上有黃色的液體,她又低頭去看他的褲子,米色長褲褲腳也沾濕了一些,他穿著人字拖,腳上……估計也有了。

  龐倩撇撇嘴,顧銘夕當然看到了她細微的表情,他很尷尬,卻又無從解釋,只能說:「我一會兒會洗腳的。」

  一切都整理完,龐倩開了條門縫悄悄往外看,確定廁所裡沒有人,她和顧銘夕快速地溜了出來。可是,她站在盥洗台前幫他洗腳時,突然有7、8個年輕人走進了男廁所,他們嘰嘰喳喳地說著話,在看到龐倩和顧銘夕後,一下子就靜了下來。

  顧銘夕的左腳已經洗淨,右腳還擱在盥洗台上,龐倩胡亂地幫他就著水搓了一下,顧銘夕將腳下了地,在那群年輕人面前,和龐倩一起離開了男廁所。

  身後傳來幾個人竊竊私語的聲音:「剛才那小孩是不是沒胳膊的?」

  「他是找了個女孩來幫他上廁所?」

  「真有種!」

  ……

  顧銘夕和龐倩離開了會展中心,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走。龐倩覺得顧銘夕變得很奇怪。因為自從離開了男廁所,他就再也沒和她說過話,整張臉就寫著三個字:不開心。

  龐倩心裡很郁悶,她都幫他上廁所了呀!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難道就因為她看了他的小麻雀?拜托!小時候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雖說小麻雀現在貌似變成了大麻雀,但……萬變不離其宗,本質還是一樣的嘛!

  正午的太陽很毒,曬得他們一身汗,龐倩瞇著眼睛看看周圍,決定不和顧銘夕一般見識,回頭問他:「吃麵條嗎?」

  顧銘夕抬頭一看,路邊是一家拉麵店,他點點頭:「嗯。」

  兩個人進到店裡,大概因為邊上有漫展的關系,店裡人不少,龐倩走來走去,幸運地找到了一張角落裡的桌子,位置挺偏僻,不容易引人關注。

  和顧銘夕一起坐下,服務員來點菜,龐倩翻著菜單選了一個豬骨拉麵,問顧銘夕,他說:「一樣。」

  龐倩翻白眼:「你不是不愛吃豬肉!」

  「那你幫我點一個好了。」他垂著眼睛,完全沒有看菜單的欲望,好像受了深深的打擊,神情有些失落。

  龐倩做主幫顧銘夕點了個肥牛拉麵,等服務員離開後,她托著下巴說:「等會兒讓我嘗嘗你的肥牛。」

  顧銘夕垮著肩坐在椅子上,無精打采:「哦。」

  龐倩看了他好一會兒,突然拈起桌上的餐巾紙,團成一團向他丟過去,顧銘夕沒躲,紙巾球砸到了他的下巴,又掉到了地上。

  顧銘夕終於抬起頭來看她,龐倩問:「顧銘夕,你幹嗎呀?身體不舒服嗎?為什麼都不說話?」

  「……」

  「是你要我幫你上廁所的。」龐倩說,「那、那幫你上廁所肯定會被我看到的嘛,這又沒什麼的……」

  顧銘夕看著她,一會兒後,說:「你知道剛才我等你多久嗎?」

  龐倩瞪大眼:「?」

  「我等你兩個小時,你連去哪裡都不說一下,知不知道這樣一個人是很危險的。」

  龐倩反駁:「我不是一個人,我和謝益在一起啊。」

  顧銘夕語氣變得嚴肅:「但你是和我一起來的!不是和謝益!你要是出了事就是我的責任!」

  「你幹嗎那麼凶啊!我、我也等了你半個小時啊,你一直沒回來,我才和謝益跑開的!」龐倩急切地解釋著,「去之前,我還去找你了,但是沒找到。謝益說湯蔚青今天下午不來的,只有上午才能見到,他剛好認識她,好像有親戚關系,所以……」

  顧銘夕的嘴微微地撅了起來,連著眉頭都擰緊了,龐倩的語氣漸漸軟了下來:「所以我才跟著他跑開了……對不起,顧銘夕,我沒想到謝益能帶我見到這麼多漫畫家,她們人都特別好,還願意幫我畫親筆畫,所以才用了那麼多時間。」

  顧銘夕別開了頭,又不吭聲了。

  他很少會這樣生氣的,龐倩想了想,不得不使出殺手鑭了。

  她從包裡掏出了一個小盒子,打開給顧銘夕看,裡面是一條鵝黃色的手編鏈子,串了幾顆黃白相間的軟陶珠子。龐倩說:「喏,這個是腳鏈,是我剛才買的,本來是想等下個月你生日的時候,送你做生日禮物的。我現在就送給你啦,顧銘夕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顧銘夕看著她手裡的盒子,臉又有些紅了,龐倩知道有戲了,趕緊繞過桌子坐到他身邊,說:「腳踩到椅子上來。」

  顧銘夕猶豫了一下,右腳踩到了椅面上,龐倩低著頭,將腳鏈系在了他的右腳腳踝上,左右端詳了一番後,問:「挺好看的,你喜歡嗎?」

  「……」顧銘夕答不出來,他肯定不會說不喜歡啊,但要是說喜歡,真是太沒面子了,他這不是正在和龐倩吵架麼。

  於是,他乾脆抬腳拉開了自己背包的拉鏈,腳趾夾出了那盒明信片,擺在椅面上推到龐倩面前,一本正經地說:「剛好,我也給你買了下個月的生日禮物了。」

  龐倩拿起明信片瞅瞅,說:「這個呀……剛才湯蔚青送了我一盒呢,還帶簽名的。」

  顧銘夕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