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夏夜晚風

  服務員端來了兩碗麵,龐倩問顧銘夕:「你自己行不行?」

  顧銘夕點頭,身子往後坐了坐,右腳擱到了餐桌上,龐倩把筷子塞進了他的腳趾縫裡,顧銘夕低下頭,腳後跟抵著桌面,筷子撈起麵條吃了起來。

  拉麵館的餐桌是正常高度,他的姿勢稍微有些吃力,但好在是吃麵條,問題還不大。

  顧銘夕一直都沒有吃麵湯上漂浮著的牛肉片,等著龐倩來夾。但是龐倩好像忘記了,稀哩呼嚕地捧著大碗香噴噴地吃著自己的豬骨麵。顧銘夕忍不住提醒她:「你不是說想吃牛肉嗎?」

  龐倩一愣,反應過來:「啊,對哦,讓我嘗嘗!」

  她伸長手臂,一點兒也不客氣地從顧銘夕麵碗裡夾起一片牛肉塞進嘴裡,咀嚼之後感歎著:「到底比我這麵貴2塊錢,牛肉好嫩,好好吃啊。」

  顧銘夕抿了抿唇,說:「你要是愛吃,就把肉都挑了吧。」

  龐倩搖頭:「不要,這麵條裡就這肉最好吃了,我吃了你的,你吃啥。」

  顧銘夕低聲說:「我喝湯,吃雞蛋就行。我不大愛吃牛肉的。」

  「亂講,你媽媽說你最喜歡吃牛肉了!」龐倩絲毫不給面子的揭穿了顧銘夕的小謊言,「下回,我也點肥牛麵,到時候你可以試試那個雞腿麵,好像很不賴耶。」

  顧銘夕微微地笑了一下,低頭挑起一筷子麵條吃進嘴裡,順便也嘗了一片牛肉。

  唔,龐倩說的沒錯,的確很好吃。

  吃完麵,時候還早,龐倩和顧銘夕乾脆在拉麵館裡休息,各自點了一杯可樂。

  龐倩開始憂心晚上的住宿問題,對顧銘夕說:「我剛才問過謝益了,他們就住在這邊上一間賓館,好像是260多塊錢一夜,他說如果我們想住,他可以拜托他的朋友幫我們訂間房。」

  顧銘夕沒吭聲,龐倩又說:「但我還沒答應他,想著來問問你再決定。顧銘夕,你覺得怎麼樣?」

  顧銘夕心裡莫名的有些開心,帶著點兒期待地問:「你為什麼不答應他?」

  龐倩很認真地說:「因為我覺得,260多塊,太貴了。」

  顧銘夕:「……」

  龐倩撅著嘴,說:「顧銘夕,你說,我要不要再給我爸爸的朋友打個電話,讓他幫我們訂賓館呀?」

  「不要打了,這樣會讓那個叔叔對你印象不好的。」顧銘夕很仔細地思考了這件事,最後說:「也別麻煩謝益了,我來想辦法吧。」

  龐倩呆呆地問:「你有什麼辦法呀?」

  「我也不知道行不行,出去打個電話試試吧。」

  他們離開麵館,在一個小賣部找到一部公用電話,龐倩幫顧銘夕撥通了他家裡的號碼,然後把話筒遞到了顧銘夕的臉頰下。

  他歪著頭,臉頰和肩膀夾著話筒,一會兒後電話接通,顧銘夕說:「媽媽,是我,銘夕。爸爸在不在家?」

  龐倩站在邊上聽他打電話,顧銘夕說話很有條理,三言兩語就把事情說清了,還撒了個小謊,說是孫明芳和簡哲提前回去了。

  來來回回地說了幾句,顧銘夕舒展地笑了起來,神情雀躍地說:「謝謝爸爸!那我現在就和龐倩在會展中心門口等著,地址是XXXXX。」

  「……」

  「唔,爸爸再見!」

  龐倩幫他掛下電話,付了錢,好奇地問:「是誰要來呀?」

  「是我爸爸在上海的一個好朋友,我爸爸說他現在就給那個叔叔打電話,他馬上來幫我們安排賓館,就安排在邊上。」

  龐倩高興極了:「真好!」

  他們在會展中心門口等著,兩個人並肩坐在台階上,避著太陽,龐倩餵顧銘夕喝冰可樂,還拿出上午的戰利品給顧銘夕看,興奮地給他講著那些親筆畫的由來。

  半個小時後,有個中年男人匆匆趕來,在門口張望了許久,視線幾次從顧銘夕身上掃過,都沒有停留下來。顧銘夕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站起來走了過去,龐倩急忙也跟了上去,聽到顧銘夕問:「請問您是林叔叔嗎?」

  林衛斌轉頭看到顧銘夕,真真是吃了一驚,他遲疑著問:「你……是顧國祥顧工的兒子?」

  顧銘夕對著他笑一笑:「嗯,我叫顧銘夕,林叔叔好。」

  林衛斌上下打量了一下顧銘夕,年輕的男孩子頭髮都被汗濕了,臉被太陽曬得有些紅,仔細看臉型五官的確和顧國祥有些像。他的視線又移到了顧銘夕的雙肩下,他背著個碩大的雙肩包,寬闊的背帶旁,兩個T恤的空袖子無力地垂掛著,他說話時、或是身體微微地動作時,空空的袖子就晃動起來。

  林衛斌沒有控制住自己,又加重語氣問了一遍:「你真的是顧工的兒子?你是他大兒子還是小兒子?」

  顧銘夕一愣,說:「我爸爸就我一個兒子。」

  林衛斌張了張嘴,抹抹額頭的汗,說:「啊,真不好意思,我和你爸爸雖然認識了快十年,但是一直沒機會見見你媽媽和你。你昨天來上海就該和叔叔聯系啦,叔叔可以請你們吃飯啊。」

  顧銘夕不好意思地笑起來,說:「昨天我們有同學一起的,叔叔,今天真是麻煩您了,休息天還要找您幫忙。」

  林衛斌連忙說:「不麻煩不麻煩,哎呀,顧工可是一直在幫我們忙啊,顧公子來上海,我高興還來不及!」

  林衛斌開車帶著顧銘夕和龐倩去了附近的一家四星級酒店,幫他們開了個標准間,拿著房卡帶他們坐電梯上樓時,他不停地說著自己和顧國祥認識的經過,還有平時的交往。

  「你爸爸每次來上海,都要找我喝酒的,我們真是很要好的朋友,他還來我家裡吃過飯。」林衛斌說,「你別怪叔叔認不得你啊,你爸爸說起你時,都是說你特別優秀,學習成績年級第一,畫畫還拿過獎,我哪能想到……唉……」

  龐倩在邊上忍不住插嘴:「顧銘夕是我們年級第一,每次考試都是的。」

  顧銘夕抿著嘴沒吭聲,林衛斌又說:「那就更不容易啦,小顧,這是怎麼回事啊,你爸爸從來都沒和我們幾個朋友說過你出了這樣的事,是小時候碰變壓器了嗎?」

  「嗯。」顧銘夕小聲說,「6歲那年出的事。」

  「那得很多年啦!」

  「九年了。」顧銘夕笑笑。

  林衛斌歎氣,又問:「九年了,那現在生活都方便嗎?」

  「還行,基本可以自理。」顧銘夕有些靦腆地說,「但肯定有些事是做不來的,需要別人幫一下。」

  林衛斌皺著眉頭看看他,眼神有些狐疑,然後問道:「那……你下面有妹妹嗎?」

  顧銘夕看著他的眼睛,漸漸的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斟酌了一下用詞,說:「我爸爸媽媽是打算再要個孩子的,但是現在還沒有。」

  「哦,哦。」林衛斌了然地說,「顧工今年40出頭,比我還小一歲,還年輕還年輕,他那麼優秀,的確應該再要一個孩子的。而且他再要一個也不算超生吧?像你這樣的情況,你爸媽是可以拿到再生育指標的,是吧?」

  顧銘夕點頭,平靜地回答:「對,我有殘疾證的,他們可以再要個孩子,不算超生。」

  林衛斌開始大談特談計劃生育政策的不合理之處,尤其是像他這樣,和顧國祥一樣的大型國企員工,又爬到了高層,要是超生孩子,直接就是降級或是開除的命運,還得繳納高額罰款。

  龐倩在邊上聽得一肚子氣,但鑒於這人是顧國祥的朋友,她也懂得要收斂自己的脾氣,不給人甩臉色看。

  電梯到了樓層,林衛斌刷了房卡打開房門,龐倩看到房裡的布置,驚喜地瞪大了眼睛。她還從來沒住過星級酒店,想都沒想過房間裡面居然是這麼豪華。

  林衛斌又和顧銘夕絮絮地說了一陣子,最後,顧銘夕看時間不早,委婉地表示自己和龐倩得去漫展會場了,林衛斌提出要請他們吃晚飯,顧銘夕謝絕了。

  林衛斌看他都沒有胳膊,心裡也在嘀咕這孩子能不能自己吃飯,顧銘夕不答應去,正好中了他的下懷。顧銘夕畢竟是顧國祥的兒子,林衛斌也不忍心看他狼狽出醜。

  他送兩個孩子回了會展中心,交代了幾句就離開了。他走以後,龐倩一張臉就拉了下來,氣呼呼地對顧銘夕說:「剛才那個人說話好討厭啊,你爸爸和他認識十年,怎麼都不把你的事和他說一下的,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煩死人了。」

  顧銘夕和龐倩一起檢了下午場的票往展廳裡走,臉上神情淡然,說:「其實,我爸爸外地的朋友,應該都不知道我的情況的。」

  龐倩很驚訝:「為什麼?」

  「誰會有事沒事就和人講,我兒子是殘疾的,兩個手臂都沒有的。」顧銘夕好笑地看著她,「那些人又沒有機會見到我,我爸爸肯定是揀著好事兒和人說啦。」

  龐倩想了想,知道事實也許真就是這樣。

  顧國祥一直都不帶顧銘夕出去玩的,暑假裡他去外地出差,明明可以帶上子女,他也從來不帶。

  龐倩還想再對此發表一下意見,顧銘夕勸下了她:「晚上的住宿問題已經解決啦,你不要再擔心了,今天下午,我們好好地玩一下吧。」

  龐倩盯著他看了一會兒,顧銘夕笑瞇瞇的,眼神清清亮亮,情緒似乎一點兒也沒受那位林叔叔的影響,她用力地點了點頭,說:「好啊!」

  上午時,龐倩幾乎都是和謝益在一起玩,她知道顧銘夕有點兒不高興,所以到了下午,她只是去和謝益打了個招呼,接下來就和顧銘夕一起逛遍了所有的展廳。

  很多展廳,顧銘夕上午都逛過一遍了,但他依舊興致勃勃地陪著龐倩再逛一遍。在那個現場漫畫比賽的展廳,還舉行了一個10分鍾的速寫賽,龐倩拼命地慫恿顧銘夕去參加,顧銘夕拗不過她,真就上了場。

  參賽的地方沒有椅子,所有的選手都站在桌邊伏案而畫,只有顧銘夕腰桿挺得筆直,左腿站立,右腳擱在桌上夾筆作畫。

  他的樣子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顧銘夕內心卻很平靜,他抬頭看看場邊龐倩興奮的樣子,心思一轉,就以她為原型畫了一個卡通少女。

  比賽結束,顧銘夕的畫被評委評選為三等獎,獎勵了一個硬皮筆記本,龐倩因此高興地跳了起來。

  龐倩帶著顧銘夕去到了漫畫家的簽名會場,漫畫家們是輪換著上場給讀者簽名的。龐倩看著那長長的隊伍,對顧銘夕說:「我總覺得,有一天,你也會坐在那裡給人簽名。」

  顧銘夕驚訝地看著她,龐倩展開自己手裡那張畫,畫上是她。她說,「顧銘夕,你瞧,你畫得那麼棒,將來一定會變得很有名很有名,找你簽名的隊伍排得老長老長,一直排到大街上。」

  顧銘夕笑了,語聲沉著:「嗯,我會努力的。」

  最後,他們還買了一些紀念品,顧銘夕為自己挑選了一些畫具,龐倩則買了幾本漫畫。傍晚時分,會展中心的人越來越少,龐倩和顧銘夕收獲頗豐,他們去和謝益道別,准備離開。

  沒想到,謝益已經不在了,他的朋友們說他提前走了,也不知去了哪裡。

  「那明天的決賽,他會來嗎?」龐倩問。

  「Cosplay的決賽?」那個男孩搖頭:「應該不會了,小謝這人本來就挺人來瘋的,想一出是一出,他純屬玩票性質,不想玩了,拍拍屁股就走了。」

  龐倩愣愣地站在那裡,心裡失望極了。

  她和顧銘夕回到賓館房間稍作休整,天微黑時,兩個人輕裝上陣,外出覓食。

  顧銘夕依著記憶帶龐倩坐地鐵到了城隍廟,請她吃了鼎鼎大名的南翔小籠包,龐倩吃了很多,肚皮被撐得圓鼓鼓,餐後和顧銘夕一起散步消食,走到了人民路外灘。

  這是他們來到上海的第二個晚上,龐倩才是真正意義上地理解到國際大都市的含義。望著黃浦江對岸璀璨的夜景,對她來說近乎恢弘的東方明珠,小小的龐倩有些陶醉了。

  她已經記不得前一天晚上初到陌生之地的害怕和慌張,此時此刻,心裡只有滿滿的激動和自豪。她覺得自己是個大人了,你瞧,她坐了火車,坐了地鐵,依照計劃順利地玩了漫畫展,還逛了城隍廟,吃了有名的小籠包。現在,她又來到傳說中的外灘了,顧銘夕還說,他們會沿著外灘一直走到南京路。

  外灘真的好漂亮,黃浦江靜靜流淌,江邊那流光溢彩的夜景就像電影一樣令人迷醉,還有那些充滿了時代感的建築物,14歲的龐倩找不到合適的詞語來表述自己興奮的心情,她只能貪婪地看著四周,手舞足蹈地和顧銘夕說著她的感想。

  外灘游人如織,很是喧囂,上海的夜空依舊是灰蒙蒙的,但能看到一彎明月懸在空中。不知何時,龐倩安靜了下來,她的雙手負在身後,腳步有些跳躍地走著,偶爾還倒退著走在顧銘夕身邊,歪著腦袋笑意盈盈地望著他。

  有輕風拂過她耳邊的髮,她穿一件粉色T恤,白色中褲,就是很普通的小女孩兒打扮。但是顧銘夕覺得,她的眼睛比黃浦江畔的東方明珠都要明亮。

  看著她燦爛的笑臉,他的腦海裡突然浮起了一首歌:

  夏夜裡的晚風

  吹拂著你在我懷中

  你的秀髮蓬鬆

  纏繞著我隨風擺動

  月亮掛在星空

  牽絆著你訴情衷

  有你味道的風

  就是我還在等待的愛

  一個夏夜晚風的愛

  一顆寂寞的心的愛

  一個還在等待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