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他的未來

  龐倩和顧銘夕回到賓館時已是晚上9點多,他們都累壞了,白天幾乎沒休息,晚上又一直在走路。龐倩也不管身上汗津津,踢掉涼鞋,整個人呈大字型撲在了床上,嘴裡叫著:「累死我了。」

  顧銘夕說:「洗個澡,早點睡吧。」

  「你先洗……」龐倩在床上滾來滾去,「讓我先休息一會兒。」

  顧銘夕笑起來:「行,那你先看電視。」

  四星級酒店房間的洗手間寬敞潔淨,顧銘夕舒舒服服地洗了一個澡。他的雙腿韌帶很柔韌,腳可以夠到頭頂,坐在浴缸裡,他甚至能自己為自己洗頭。

  洗完澡,站在鏡子前穿褲子時,鏡面上的水汽漸漸散去,顧銘夕又一次看到了自己的身體。他左右轉了轉身子,看到自己的肩,那原本應該有一雙手臂的地方,現在只剩下了生長著的、充滿活力的骨骼,還有皮膚表面那猙獰的傷疤。

  心裡自然是有些抑郁的,因為自己的與眾不同。15歲的顧銘夕低下頭去,收攏雙肩,髮梢上的水滴滴答答地落了下來,突然,他看到了自己右腳踝上的腳鏈。洗澡前,他想要將它解下來的,無奈傻瓜龐倩為他系了一個死結,顧銘夕用左腳無論如何也解不開,只得作罷。

  如今,他看著自己腳上的那抹鵝黃色,溫暖的色系,珠子圓潤的設計,他的嘴角輕輕地翹了起來。

  其實,並沒有那麼糟糕的。顧銘夕聳聳肩,這樣想。

  他光著上身、嘴裡咬著「不求人」回到房裡時,龐倩已經賴在床上睡著了。顧銘夕走到她身邊,彎腰輕輕地叫她,龐倩閉著眼睛睡得很熟,甚至還發出了輕微的鼾聲,顧銘夕知道,她真的是累極了。

  讓她先睡一會兒吧,他想,然後抬腳掀起被子的一角,輕輕地蓋在了龐倩的身上。

  顧銘夕沒有開電視,他咬著自己的包坐到了床上,把包裡的東西一樣一樣地取出來,再分門別類地整理。

  一個塑料袋裡是牙刷、牙膏和毛巾,另一個塑料袋裡有他這兩天換下的髒衣褲,顧銘夕好奇地去聞了一下,一股汗酸味,差點沒把他熏死。幸好乾淨衣服還有一套,顧銘夕決定這一晚像前一夜那樣只穿沙灘褲睡覺,他覺得,龐倩應該不會再害怕他赤裸的上身了。

  他又整理了漫展上買回來的東西,畫筆、進口顏料、進口彩鉛,還有一本他喜歡的插畫作者的插畫集。顧銘夕盤腿而坐,腳趾翻了幾頁,滿足地將這些東西連著漫展的門票和獎來的筆記本,一起塞到了包包裡。

  然後,他看到那個裝腳鏈的小盒子,輕輕一笑,也夾進了包裡。剩下幾本漫畫,全都是龐倩的,之所以在他的包裡,是因為顧銘夕覺得這些書很重,他是男生,理應照顧女生。

  最後,攤在床上的是一張照片。

  一張塑封的、在外灘照相點拍的拍立得照片,挺小的一張,顏色也不鮮艷,但是還算拍得比較清晰。

  這是他和龐倩的合影,當時,龐倩拿著她的傻瓜機幫他拍了好幾張照片,他卻沒法子為她拍一張,龐倩倒是挺無所謂的樣子,告訴顧銘夕,這已經是她的第二卷膠卷,前一卷,她都在早上和漫畫家們合影拍掉了。

  後來,顧銘夕看到了一個照相點,用膠卷拍的話,要留下地址,老板把照片寄過去,要是用拍立得拍,就立刻能拿。

  顧銘夕讓老板從他褲子口袋裡掏了30塊錢,給龐倩拍了一張以東方明珠為背景的單人照,又拍了兩張合影。

  他拿了其中的一張。照片裡,他和龐倩並肩站在欄桿邊,有風吹過,他的衣袖都被吹得飄了起來,連帶的,還有龐倩玩了一天後,有些散亂的髮。

  她笑得挺好看,顧銘夕仔細看著照片,覺得龐倩其實長得很可愛,一點兒也不比趙璟、邱麗娜之類的來得差。

  她就是還太小。不管是個頭,還是心理,她都還是個小孩。

  顧銘夕將這張照片小心地放進了包裡,他想,如果有可能,希望龐倩可以慢一些長大。

  晚上11點多,龐倩被尿憋醒,硬撐著起來去洗澡洗頭,洗完了也不等頭髮乾,一下子又倒在了床上。

  這一覺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9點,龐倩和顧銘夕神清氣爽地起床,到自助餐廳吃過早餐後回房,房間裡的電話突然響了。

  打來電話的是林衛斌,他問顧銘夕是幾點的火車,顧銘夕說下午3點,林衛斌就說要請顧銘夕和龐倩吃午飯,然後送他們去火車站。

  林衛斌之所以有這樣的舉動,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前一天在顧銘夕面前有點兒失態。他弄不准顧國祥對兒子的態度,萬一這沒有手臂的小孩是顧總工的心頭寶,那他回去一告狀,以後他們再求著顧國祥辦事可就難了,於是和妻子商量後,林衛斌想出了這麼個補救的辦法,以顯示他對顧銘夕的重視。

  顧銘夕覺得自己推不掉對方的邀請,林衛斌是顧國祥的朋友,顧銘夕不能一次次地拒絕他啊。只是……本來,他答應了帶龐倩去登東方明珠的,這麼一來只能泡湯了。

  吃午飯的時候,龐倩一張臉黑成包公,顧銘夕倒是禮貌地和林衛斌說著話。因為是禮拜天,林衛斌帶來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兒,他的女兒叫林璇,念小學五年級,是個嬌嗲嗲的上海小姑娘,不知是不是這頓午飯也破壞了她原本的活動,她臉黑的程度和龐倩不相上下。

  顧銘夕用腳吃飯,林璇一直扯著嘴角看著他,她仔細觀察著他的腳髒不髒,只要顧銘夕夾過哪盤菜,她就再也不動了。

  顧銘夕面前是一盤糖醋裡脊,小孩子都喜歡的菜,他夾著也方便,就多吃了幾塊。林衛斌不懂自己女兒的心,見她不吃還以為是她夾不到,就夾了一塊裡脊到林璇的碗裡,林璇筷子「啪」地一放,說:「吾切飽了,切伐落了。」

  林衛斌一呆,也用上海話講:「剛剛開始切,儂哪能會切飽?」

  林璇撅起小嘴,委屈地叫道:「伊額接特哦錯了,吾伐要切了!」

  林衛斌喝斥道:「璇璇!」

  龐倩和顧銘夕都停了下來,龐倩聽不懂上海話,奇怪地盯著林璇看,不知道這小妹妹到底怎麼了。

  顧銘夕卻悄悄地擱下了筷子,把腳放了下去,說:「林叔叔,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

  龐倩又扭頭看他,仔細一想,她就有點數了,也把筷子「啪」地一放,說:「我也吃飽了!」

  一頓午飯不歡而散,顧銘夕連林衛斌為他准備的一袋子零食都沒拿,就和龐倩一起告辭離開了。

  坐地鐵去火車站時,龐倩簡直是義憤填膺,問顧銘夕:「那小丫頭剛剛說了什麼?你聽懂了是不是?你告訴我呀她到底說了什麼?是不是在罵你?」

  顧銘夕被她纏了一路,龐倩回憶著那句話:「伊額接……特……哦錯了,這到底什麼意思啊!」

  顧銘夕扭頭看她,淡淡地說:「她說的是,他的腳太髒了,我不想吃了。」

  只一句話,龐倩就安靜了下來,她抱著雙肩包坐在顧銘夕身邊,兩個人看著地鐵窗外呼嘯而過的黑暗,還能從玻璃中看見他們自己。

  來來往往的乘客經過他們身邊,都會有意無意地往顧銘夕身上看一眼,顧銘夕始終抬著頭,目光平靜地與他們對視。龐倩卻漸漸地低下了頭去,手指摳緊了自己的包。

  有些事,只是他們沒有碰到,不代表不會發生。

  有些人,只是他們沒有遇見,不代表不存於世。

  離開了E市,離開了金材大院,離開大院附近那些熟悉的街,離開求知小學,離開源飛中學……離開那個雖然寂寞、卻平靜安穩的教室後窗角落,離開那個即使無法游戲,也能站在邊上悠閒聊天的乒乓球桌……龐倩突然意識到,當顧銘夕離開了那些熟悉的地方,離開了那些熟悉的老師、同學、鄰居、街坊、親戚……他真的會變成一個很「奇怪」、很「特別」,很「吸引人注意」的人。

  盡管,在她的眼裡,顧銘夕甚至還沒有謝益來得奇怪、特別、吸引人注意,但是在普羅大眾的眼裡,他就是一個異類,十足的異類。

  有了這樣的認知,龐倩心裡很難過,她不曉得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他們的長大,這樣的狀況會不會變得好一些。她不曉得顧銘夕的未來是什麼樣子的,以前,她不屑想,因為他太厲害了呀!可是現在,她不敢想,真的,一點兒都不敢想。

  在上海火車站候車時,龐倩突然對顧銘夕說:「顧銘夕,我覺得,你還是不要考一中了。」

  「為什麼?」顧銘夕問。

  「一中不夠好,你應該考廣程。」龐倩很仔細地給他分析著,「上次,你媽媽到我家來找我媽媽聊天時,還問我媽媽一些做財務的事,她說,她有點兒想讓你將來做財務工作,就是不大需要跑銀行的那種成本會計,每天只要坐在辦公桌前就行了,然後你又喜歡數理化,肯定能學得好。但是……你要是做財務,就必須要考個好學校好專業,最好還能讀研,這樣還比較有競爭力。」

  龐倩很少會這麼認真地說話,她仔細地回憶著那天偷聽到的李涵和金愛華的聊天內容,說,「如果你考上一中,以後考名牌大學的可能性就比較低了,考廣程的話,以你的成績,說不定到高三就被直接保送了,可以讀一個好大學,畢業了可以找一份穩定的財務工作。我媽媽就說了,別看做會計做出納的女人比較多,其實做得好的財務,都是男的。」

  顧銘夕看著她一張小嘴開開合合、嘰嘰呱呱地說了半天,終於開了口,他問:「那你,是不是還是和謝益一起,考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