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父子對話

  E市主城區的西北部被稱為城西,是市政府新開發的工業園區,原本在市區裡的大型工廠陸續都搬到了這裡。工廠多了,人就多,人多了,配套的住宅區、醫院、學校、公園、商場都得跟上。只是現在,這裡依舊荒涼,還沒有人氣。

  顧銘夕和龐倩站在空曠的大馬路邊等公交車,車站只有一塊牌,連著擋擋太陽的棚子都沒有。龐倩不停地回頭向遠處眺望,這裡高樓不多,幾條街外,金屬材料公司那幾幢二十多層高的住宅樓,就變得格外醒目。

  龐倩望著陽光下那幾幢淺米色的房子,那些房子真漂亮啊,還帶電梯,顧銘夕說裡面的每一套房面積都很大。他們之前站在那房子下面時,隔著欄桿看到小區裡有個公園,公園裡甚至還有一條溪,溪邊有涼亭假山,種著許多的樹。顯然,金材公司造這些住宅樓花了不少的錢。

  可是,這一切都已經和龐倩無關了。

  龐倩很想不通,這個公司怎麼會這麼無情,它有錢將公司宿捨造得這麼高檔豪華,怎麼就沒錢留下她的爸爸呢?

  從電視裡、報紙上,龐倩明白了什麼叫下崗。她的爸爸龐水生,18歲進工廠,工作了25年,原本以為會像其他的國企員工一樣,做到60歲安穩退休,甚至於,他是電焊工的特殊工種,還可以在55歲提前退休。

  可是現在呢,他43歲了,因為長年從事電焊工作還落下了一身的職業病。他沒有學歷,也沒有其他的特長,丟了這一份鐵飯碗,龐倩完全不知道爸爸以後該怎麼辦。

  公交車搖搖晃晃地進了站,龐倩和顧銘夕上了車。她執意要坐在最後一排,顧銘夕只能默默地跟著她。

  車子慢慢地向著市區開去,龐倩坐在窗邊,看著窗外蕭瑟的街景,忍不住替顧銘夕擔起心來,問:「這裡離市裡好遠,顧銘夕,你將來怎麼上學?」

  顧銘夕也是第一次來這裡,他的方向感要比龐倩強許多,明白新房子所處的位置的確離E市一中很遠,中間甚至還要經過一個城鄉結合部似的城中村。

  這樣的距離,一定是不能騎自行車的,太危險了。顧銘夕想了想,說:「只能坐公交了。」

  「你一個人坐公交車啊?」龐倩皺著眉頭看他,「而且還得轉車,早上公交車又特別擠,你行不行啊?」

  「那你說怎麼辦?」顧銘夕凝視著她,問。

  龐倩思索了一下,想不出任何辦法。

  顧銘夕問:「你爸爸工作的事,還有商量余地嗎?他有沒有找過我爸爸呀?」

  「我不知道。」龐倩悶悶不樂,「我爸爸已經有兩個多月沒去上班了,我每天上學,也沒發現。中考考完我待在家,我爸爸每天還裝著樣子去上班,我都不知道這麼熱的天,他都跑哪裡去了。要不是我去問他拿新房子的事,他和媽媽還不打算告訴我呢。」

  顧銘夕說:「這樣說來,時間也沒有很久,不知道你爸爸的手續有沒有辦,這樣吧,等下回家我去問問我爸爸,看看還有沒有挽回的辦法。」

  龐倩驚喜地看著他,說:「真的嗎?你爸爸會幫忙嗎?」

  「我爸爸和你爸爸從小就是好朋友啊。」顧銘夕篤定地說,「我爸爸現在在廠裡職務挺高的,這點兒忙他應該會幫。」

  龐倩高興極了,心裡又升起了希望,連聲說:「顧銘夕你真好,你真好!你真是太好了!」

  晚上,顧銘夕站在顧國祥書房門口,抬腳小小地叩了兩下門。

  顧國祥說:「進來。」

  顧銘夕肩頭推開房門,走了進去,顧國祥坐在書桌前,桌上擺著一台台式電腦,這是他半年前找人組裝的,花了一萬多塊錢。

  顧國祥看都沒看顧銘夕,手指頭在鍵盤上敲個不停,顧銘夕走到他身邊,看到屏幕上是一篇文章,密密麻麻的都是字。

  他問:「爸爸,這些字都是你打的嗎?」

  顧國祥翻了一頁手邊的書,沒有抬頭:「對,都是我打的。」

  「好厲害啊。」

  顧銘夕由衷地贊歎著,顧國祥抬頭看他,問:「找我有事?」

  「嗯。」顧銘夕站在顧國祥身邊,低眉順眼,就像個聽話的學生面對嚴苛的老師,他問,「爸爸,我會不會打擾你?」

  「不會。」顧國祥摘下眼鏡揉了揉眼睛,說,「我剛好也有點累了。」

  顧銘夕笑了一下,說:「是這樣的,爸爸,今天白天,龐倩和我說,龐叔叔下崗了。我看龐倩很傷心,所以想來問問你,龐叔叔的事還有沒有回旋的余地了。」

  聽到兒子的話,顧國祥驚訝極了,驚訝得眼鏡拿在手上都忘了戴。驚訝了一會兒後,他笑了起來,問顧銘夕:「是龐水生叫你來說的,還是龐倩?」

  顧銘夕一愣,搖頭:「不是他們叫我來說的,是我自己想問的。」

  顧國祥冷冷地看著他:「你是覺得,爸爸現在在廠裡有點兒地位,把你龐叔叔留下來是舉手之勞的事,對嗎?」

  「也不是……」顧銘夕發現父親有些生氣了,但他沒打算就此放棄,繼續說,「我只是覺得,龐叔叔很厲害的,他以前不是年年都是先進工作者麼,我的自行車還是他幫我焊的呢,到現在都牢得很……」

  「你到底想說什麼?」顧國祥戴上了眼鏡,起身去角落裡拿來一把折疊椅,打開了放在面前,「銘夕,坐。」

  顧銘夕有些忐忑地坐了下來,顧國祥拿過桌上的茶杯呷了一口茶,悠悠地說:「爸爸也很久沒和你談談心了,一晃眼,你都長這麼大了。」

  他的手撫上了顧銘夕的肩,隔著布料,他輕輕地握了握他圓潤的肩頭,掌下有被截斷的骨頭,在皮肉底下茁壯地生長著,撐開了男孩子年輕的骨架,使他逐漸長大。

  顧銘夕說:「爸爸,我是想說,龐叔叔的工作能力肯定是沒有問題的,為什麼他會要下崗呢?你……」

  他猶豫地看了顧國祥一眼,鼓足勇氣說了下去:「你和龐叔叔是那麼多年的好朋友,從小學到現在,龐倩也幫了我很多忙,龐叔叔碰到這樣的事,如果可能,你能幫他一下嗎?爸爸。」

  顧國祥靜靜地聽顧銘夕說著,偶爾喝一口茶,聽完後,他輕輕地笑了起來,搖頭說:「銘夕,你真的還是一個孩子。」

  顧銘夕快滿16歲了,個子已經竄到了176,當然不樂意父親把他當孩子看。但這時他也反駁不了,只是抿著嘴唇乖乖地坐著,兩只腳的腳趾互相抵一下,這是他的習慣性動作。

  顧國祥說:「我知道龐倩對你來說很特殊,或許將來,你們也有發展些什麼的可能。但是銘夕,你要知道,這個社會是非常殘酷且現實的,有些東西不能光看表面。就拿隔壁的事來說,龐水生工作是沒問題,但是你愛華阿姨呢?你愛華阿姨初中畢業,在做出納,今年42,廠裡給她配了電腦,讓她學會用電腦做賬,可是她怎麼學也學不會。廠裡改制,要讓很多人工齡買斷離廠,像你愛華阿姨這樣的情況就是首當其沖。廠裡完全可以雇一個大學畢業生來做出納,會用電腦,懂英語,做事效率還高。我知道了這件事後找你龐叔叔好好地談了談,我們一致決定,由我從中調和,把你愛華阿姨留下,轉到倉管崗位,再熬七八年也就退休了。為避外人的非議,就只有你龐叔叔走,但是你龐叔叔手裡有技術,換個單位也能幹,工資也許還比原來高。」

  顧銘夕已經完全愣住了,顧國祥喝光了杯裡的茶,笑道:「怎麼?沒想到?我就知道是倩倩找你來說的,兩個毛孩子,什麼都不懂。銘夕啊——」

  他又一次拍拍兒子的肩,長長地歎了口氣,「你還是太老實。其實,你應該多長點心眼,你說龐倩幫了你許多年?你怎麼不想想,當初你的兩條手臂是怎麼丟的。你怎麼不想想,這幾年,如果沒有你,龐倩的成績會升得這麼厲害?她能考上重高?」

  顧國祥的語氣裡滿是不屑,顧銘夕又一次被震在了當場,關於受傷時的事,家裡已經多年不提,這一次顧國祥提到,顧銘夕才知道,當年遠在法國的父親,原來一直耿耿於懷。

  「爸爸,那真的不是龐倩的責任。」顧銘夕看著顧國祥的眼睛,「她那時候才5歲,那完全就是一場意外。」

  顧國祥疑惑地看著自己的兒子:「銘夕,爸爸一直很奇怪,你真的一點也不恨龐倩嗎?」

  「我幹嗎要恨她呀。」顧銘夕說得又輕又緩,「當時,朱慧強的飛盤飛到了變壓器上,我們都不懂,肯定是要爬上去拿下來的。如果我不去拿,就是朱慧強去,或者是東東去,小劍去,甚至可能會叫龐倩去。不管誰去拿,都有出事的可能,我也就是沒了兩只手,算是運氣好了,要換別人,或許命都沒了。」

  顧國祥對於顧銘夕的解釋,簡直是覺得匪夷所思:「你還覺得自己運氣好?」

  「爸爸,已經十年了。」顧銘夕看著顧國祥,說,「我現在是覺得,沒有手,對生活的影響也不是特別大,你們用手做的事,我都能用腳做的。」

  「那你有沒有想過,以後念大學,找工作,找對象該怎麼辦?外面的社會有多殘酷你知道嗎?優勝劣汰,物競天擇,一切都是憑本事!現在大學生畢業都不包分配了,所有人找工作都要靠自己。就算爸爸能幫你安排一份工作,用人單位也不會是慈善機構,它發你工資,你就得為它創造價值,爸爸在職時也許說的話還有點分量,但爸爸退休了怎麼辦?也不過就十幾年啦!」

  顧國祥盯著兒子的眼睛,語重心長,「銘夕,你才16歲,就算你活70歲,你還有五十多年的路要走啊,五十多年,到時候爸爸媽媽都不在了,你怎麼辦?」

  顧銘夕隨口答道:「我住養老院去。」

  「哈!」顧國祥難以置信,「你就這點兒出息?」

  ……

  顧銘夕離開書房前,又看了一眼顧國祥的電腦,想到顧國祥說金愛華的事,問自己的父親:「爸爸,你能不能教我用電腦啊?」

  「你們學校不是有電腦課麼。」顧國祥說,「我看過你課程表,初一到現在,每周都有一堂。」

  顧銘夕咬著嘴唇,說了實話:「爸爸,其實……我從來沒去上過電腦課,老師說我沒有手,用不來電腦,所以我都是在教室裡自修的。」

  顧國祥默了好一陣子,問:「你連開機關機都不會?」

  「嗯。」顧銘夕難為情地點頭,「我從來沒碰過電腦。」

  「……」顧國祥點頭,「我知道了,讓爸爸想想,怎麼樣讓你學電腦。」

  ---

  顧銘夕沒法子將顧國祥對他說的「事實真相」告訴龐倩,這太殘酷了,龐水生的事已經讓她想不明白了,要是再讓她知道是因為金愛華的糟糕而導致父親下崗,她該怎麼面對自己的父母啊。

  就像每對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小孩是出類拔萃的一樣,每個小孩也都希望自己的爸爸媽媽是強大的,優秀的,萬能的,能給自己擋風遮雨的。

  顧銘夕不想破壞龐水生和金愛華在龐倩心目中的形象,當龐倩問他時,他說:「對不起,龐龐,我爸爸真的沒有辦法。」

  龐倩平時在顧銘夕面前時常撒野,但面對正事,她不是那種胡攪蠻纏的小女孩,不會因為這樣的事而遷怒顧銘夕。她只是聳聳肩,說:「我就知道,這事兒已經沒救了。」

  八月初,顧國祥拿到了新房的鑰匙,他借來一輛車,打算帶妻兒去城西看房子。那一天是周日,正好是顧銘夕16歲的農歷生日,他遲疑著問父親,能不能叫上龐倩一起去。

  顧國祥說:「只要倩倩願意就行。」

  顧銘夕立刻就去了隔壁,問龐倩要不要一起去看新房子。

  龐倩一開始真的不想去,這多傷人啊,本來她也有份的,現在就只是去看看,她不得酸死啊!但是顧銘夕一直叫她一直叫她,龐倩煩死了,說:「你們家去看房,關我什麼事啊!」

  顧銘夕一怔,的確有些答不上來,好不容易找了條理由:「我想讓你第一個看看我的房間!」

  「你的房間有什麼好看的!」

  「唔……我們家有120方,大概有四個房間,我媽媽說,除了主臥,其他三個房間隨我挑,你可以幫我一起挑啊。」

  「炫耀!炫耀!」龐倩氣壞了,向著顧銘夕丟了一個枕頭,「顧銘夕你太討厭了!」

  兩個小孩在房裡吵,剛喝了點小酒的龐水生晃了進來,勸龐倩:「今天是銘夕生日,壽星公來約你,你還那麼大架子,你每天待在家都快長蟲了,趕緊和銘夕出去玩玩。」

  龐倩口不擇言:「你每天也待在家長蟲啊!」

  龐水生一愣,「啪」地拍了龐倩後腦勺一下:「沒大沒小,翅膀硬了你!快換衣服!銘夕等著呢!」

  龐倩大叫:「爸爸!」

  龐水生突然哼哼地怪笑一下,說:「女兒,聽爸爸話,去看看銘夕的房間,說不准,那將來也是你的房間啊。」

  顧銘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