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七月初七

  龐倩上車的時候還是不情不願的,下車時就完全是另一副樣子了。她好奇地跟著顧銘夕一家進了那個新小區,房子剛交付,有很多業主來驗房,許多都是廠裡的熟面孔,看到顧國祥還會客氣地打個招呼。

  顧銘夕的新家在16樓,顧國祥拿鑰匙打開房門時,因為屋子裡的窗都沒關,呼啦啦的風一下子就灌了出來。龐倩瞪大眼睛看這間120平的房子,雖然現在只是灰色的毛坯房,但她還是能感受到,這房子真是很大。

  顧國祥和李涵開始仔細地驗房,顧銘夕和龐倩才不在意細節,他們只是興奮地一個房間一個房間地跑來跑去。

  主臥帶著一個大大的露台,客廳裡也有一個陽台,除此之外還有三個房間,其中一個小一些,另兩個面積相仿,一個朝南,一個朝北。

  龐倩站在那間朝南的臥室裡,對顧銘夕說:「當然是選這間做你的房間啦,你看,多亮堂啊!」她趴在窗邊朝樓下看,頭髮被16樓的強風吹得亂七八糟,又說,「還能看到樓下的公園呢,另外那間就只能看大馬路,哎顧銘夕,聽我的沒錯,就選這間了!」

  顧銘夕一直笑瞇瞇地看著她,他站在龐倩身邊,抬頭打量著這個陌生的房間,眼睛熠熠生光。龐倩跑到房間正中,原地轉了個圈,指手畫腳地說:「這裡擺你的床,這裡是床頭櫃,這裡是衣櫃,然後這裡是書架。寫字台就擺在窗邊啦,做作業的時候還能看看外面的風景呢!」

  說完以後,她又羨慕了:「好大的房間啊,比我爸爸媽媽現在的房間都大呢,而且還在16樓!」

  龐倩真的是一個很容易快樂的女孩子,父母工作上的那些糟心事,她已經不介意了。看著顧銘夕要搬新家,住大房子,雖然她很捨不得,可心裡還是為他高興的。

  沒想到,顧國祥和李涵看了一圈回來後,把顧銘夕帶到了朝北的那間臥室,顧國祥攬著顧銘夕的肩,說:「銘夕,這裡以後就是你的房間了。」

  龐倩剛想插嘴,顧銘夕就用眼神制止了她,他點頭說:「好啊。」

  龐倩把話咽進了肚子裡,心裡很有些為顧銘夕郁氣,他的爸爸媽媽都沒有問過他的意見,就已經替他做了決定了,這算什麼嘛!

  看完房子下樓時,龐倩問李涵:「阿姨,你們房間邊上那間房,以後是叔叔的書房嗎?」

  「不是。」李涵回答,「書房是那間朝西的小房間。」

  「那那間朝南的房間是做什麼用的呀?」

  李涵笑笑,說:「那是備著的。」

  龐倩更不懂了,為什麼他們寧可備著一間房,也不讓顧銘夕住。

  回市裡的路上,顧銘夕對龐倩說:「龐龐,今天我生日,晚上和爺爺奶奶他們在外面吃飯,你一起來吧。」

  「啊?」龐倩有些驚訝,再看看前座顧國祥和李涵的後腦勺,他倆都沒表態,龐倩說,「還是算了吧,你們家裡人吃飯,我不去了。」

  顧銘夕說:「就是我爺爺奶奶和姑姑一家,你都見過的。」

  龐倩猶豫不決,李涵回過頭來說:「倩倩一起來吧,機會難得,明年這時候我們就不住金材大院了,你和銘夕很難再一起過生日啦。」

  龐倩又有些傷感了,顧銘夕眼睛亮亮地看著她,左腳碰碰她的小腿:「一起來吧,好嗎?」

  龐倩終於點頭:「嗯。」

  顧國祥在市中心的一個酒樓定了一間包廂,傍晚時分,顧銘夕的爺爺奶奶和小姑一家都到了。顧國祥的妹妹叫顧國英,她的兒子董源比顧銘夕小1歲,這一年也是初三畢業。

  董源學習向來不好,中考時報了一間普高,沒考上,他又不肯去職高,顧國英還是托顧國祥幫的忙,為董源聯系上了郊區的一所高中,交了贊助費准備入學。

  龐倩見過董源,小時候,他們三個還一起玩過幾次。在龐倩的印象裡,董源和顧銘夕並不親近,兩人甚至有些不對盤。董源是一個被慣壞了的小孩,很有些自以為是,但是他的那種自以為是和謝益的特立獨行完全不一樣,龐倩甚至覺得他有點傻。

  再一次見到董源,龐倩嚇了一跳,他現在居然胖了那麼多!那肚子,那手臂,那大腿!整個身子都快要抵上兩個顧銘夕了。

  所有的人到齊後,顧國祥喊服務員點菜,他客氣地把菜單遞給父母,顧家二老說是眼花,轉手就把菜單遞給了顧國英,董源毫不客氣地搶過菜單,說:「讓我看看!」

  然後,他就開始點菜,看著菜單上的圖片,也不管冷菜、熱菜、葷素湯的搭配,愛吃什麼就點什麼,光是豬肉大菜就點了五個:蜜汁小排,醬香蹄膀,廣式叉燒、蛋黃子排和梅菜扣大肉。

  顧國英說:「行了行了,拿給外公外婆看看。」

  董源不樂意:「我還沒看完呢。」

  顧家二老笑瞇瞇:「沒事沒事,讓源源點好了。男孩子現在長身體,是該多吃點肉。」

  龐倩瞠目結舌,她剛好坐在董源邊上,小聲地建議道:「點個尖椒牛柳吧。」

  董源大聲說:「尖椒牛柳有什麼好吃的,你愛吃辣?那我點個辣子雞好了。」

  龐倩:「……」

  顧銘夕的腳在桌子底下輕輕地碰碰她,她回頭看他,顧銘夕很輕微地搖了搖頭,還對著她笑了一下。

  董源翻了很久的菜單才意猶未盡地遞還給了顧國祥,顧國祥不動聲色地又加了幾個蔬菜和一條魚,讓服務員上菜。

  菜陸續上來後,龐倩見識到了董源的胃口。蛋黃子排,他三口兩口就吃掉一塊,連著就吃了三塊。醬香蹄膀,他說好吃,顧爺爺就讓他從玻璃轉盤上端下來,讓他一個人吃。基圍蝦上桌時,董源夾了幾個嫌太麻煩,乾脆端起盤子刷拉拉撥了半盤到自己碗裡,那風卷殘雲的架勢,把邊上的龐倩都看傻了。

  只有顧銘夕吃得很少。

  酒店桌子高,他本來就吃得不方便,又因為人多,李涵出於禮貌,乾脆另外搬來一張椅子放在顧銘夕的面前,幫他夾一點菜到小碗裡,放在椅子上給他吃。

  這樣一來,顧銘夕就變成了背對著龐倩。龐倩偶爾扭頭看他,心裡替他覺得委屈。他是壽星,這是他的16歲生日宴,可是他卻沒有上桌,只是一直低著頭、伏著身體,用腳夾著椅子上的那一點點菜吃。

  整頓飯,幾乎都是顧國英一家在講話。說到馬上要開學了,董源還有這些那些沒有買,顧爺爺聽了以後,就對顧國祥說:「反正銘夕也要上高中了,你們也要給他准備新書包新文具,乾脆幫源源一起買一套吧。」

  李涵低著頭沒吭聲,顧國祥點頭:「我知道了,我會叫阿涵去買的。」

  董源叫起來:「舅舅,我還想買台電腦!」

  那時候電腦可不是便宜的東西,顧國祥淡淡地說:「銘夕也沒有電腦。」

  董源說:「銘夕有了電腦也用不來啊!」

  顧國祥隔著桌子注視著他,目光逐漸變得森冷,董源估計有些怕了,撇了撇嘴低下了頭去。

  顧爺爺卻說:「源源說的也沒有錯嘛,銘夕的確是用不來電腦,但是源源可以用啊。國祥,你就給他買一個好了。」

  顧國祥不接腔,李涵忍不住了:「爸,買台電腦要一萬塊錢呢。」

  顧爺爺不懂電腦的價格,聽了以後嚇一跳,但話出了口,收回來就太沒面子了。他也不好說別人,直接對著李涵說:「一萬塊錢算什麼,你這幾年看病花的錢都不知道有幾萬了!還不是國祥掙來的。」

  對於顧銘夕家裡的事,龐倩其實是不了解的,她都不知道李涵得的什麼病。但是顧國英馬上就給了她回答:「嫂子,你還在看醫生啊?醫生怎麼說?說起來我有個同學在E市三院上班的,三院不孕不育科挺有名的,要不我去托她幫忙,給你掛個專家號?」

  李涵的臉一陣紅一陣白,剛巧服務員來上菜,顧國祥沉聲說:「別說這些了,吃飯。」

  從頭到尾,顧銘夕就沒有轉過身來,龐倩其實離他很近,有些時候,她莫名地想要接近他,於是右手就偷偷地伸到了他的背上。

  她的手指貼在他尾椎骨的位置,他彎著腰,背脊繃得很緊,龐倩能碰到他背後清晰的骨頭,還有緊實的肌肉。

  顧銘夕自然是知道她的動作的,但他還是沒有回過頭來,仿佛這餐桌上聊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菜吃得差不多,李涵把生日蛋糕端到了餐桌上,顧銘夕終於站了起來,李涵為他點上了生日蠟燭,剛想去關包廂燈,顧爺爺說:「別弄這些了,把蠟燭吹了就行了。」

  李涵無措地站在那裡,看著顧國祥,顧國祥看她一眼,說:「算了,別唱生日歌了。」

  龐倩匪夷所思地看著這一切,顧銘夕什麼都沒有多說,甚至沒有人和他說句生日快樂,他就站在那裡,彎著腰吹熄了蠟燭。

  顧國英忙著切蛋糕,第一塊遞給了兒子董源。顧爺爺說:「源源多吃點,你舅媽把蛋糕買太大了,肯定吃不完的。一會兒源源你帶回家去,明天可以做早飯。」

  龐倩扯著嘴角看董源狼吞虎咽,已經無力吐槽。

  顧國祥站在邊上,揉揉顧銘夕的腦袋,說:「我們銘夕16歲了,是個大小伙子了。」

  直到這時,顧銘夕才輕輕地笑了一下,還回頭望了一眼龐倩。

  龐倩剛分到一塊生日蛋糕,她嘗了一口,覺得這是她這輩子吃過的,最難吃的蛋糕。

  晚餐後,眾人散去,顧國祥開車把李涵、顧銘夕和龐倩送到金材大院後,還要去還車。他離開以後,李涵招呼兩個孩子往樓道走,龐倩突然拉住了顧銘夕的襯衣下擺,顧銘夕回頭看她,一雙眼睛在夜色中很是明亮。

  龐倩說:「我吃得太飽了,顧銘夕,你陪我出去散散步吧?」

  ---

  盛夏季節,空氣悶熱而潮濕,就算有風刮過,也降不下一絲暑氣。

  可是在龐倩看來,和顧銘夕一起在街上散步出汗,也比之前在豪華酒店裡吃的那頓飯來得爽快。

  「董源現在怎麼變成這樣啊,像頭豬一樣。」龐倩在顧銘夕面前說話總是口無遮攔,「你知道嗎,我有數他吃了幾塊排骨哦,蜜汁小排一共12塊,他一個人吃了7塊!蛋黃子排,一共10塊,他吃了5塊!哦!還有那個大蹄膀,這麼大個蹄膀啊!油得要死!他一個人全吃光啦!真是嚇死我了。」

  顧銘夕被她說得忍不住就笑起來:「你無聊不無聊,還去數他吃的排骨,那你自己吃得多不多?」

  「當然不多了,我沒吃飽啊。」龐倩撅著嘴說,「誰叫你都不理我的,自己在那兒吃東西,也不轉過來和我說說話,我都快無聊死了。」

  顧銘夕站住腳步,看了她一會兒,認真地問:「真沒吃飽?」

  龐倩壞壞地笑了,食指在他面前晃晃:「咿……你也沒吃飽,對不對?」

  顧銘夕胃口是不小的,龐倩知道。

  顧銘夕臉紅了,快速地別開臉去,龐倩追在他身邊笑他、撓他:「大壽星大壽星,你有沒有搞錯,在自己的生日宴上還吃不飽!」

  顧銘夕躲不開她的兩只爪子,很是無奈:「好啦,別鬧啦,我是沒吃飽行了吧。你想吃什麼,我請客。」

  龐倩瞅瞅他身上的襯衣、中褲,揶揄地問:「你帶錢了?」

  顧銘夕:「……」

  龐倩哈哈大笑,「刷」地從褲兜裡摸出兩張10塊錢,一手一張在顧銘夕面前晃啊晃:「當當當當,我帶錢啦!走,顧銘夕,我請你吃燒烤去!」

  坐在露天燒烤攤油膩膩的小桌子旁,龐倩點了兩瓶冰可樂,4塊,10串羊肉串,10塊,兩碗炒麵,6塊。所有的錢都花光光,她神清氣爽,臉上都是笑。

  老板把吃的東西端上來,龐倩幫顧銘夕掰開了木頭筷子,顧銘夕把右腳擱到了桌上,等著她把筷子塞進他腳趾縫裡,龐倩突然說:「等等!」

  顧銘夕瞪大眼睛看著她,龐倩嘻嘻一笑,說:「我先給你唱個生日歌!」

  她拍著手唱起歌來,居然還唱得很大聲,旁邊桌的客人都盯著他們在看,顧銘夕臉燒得厲害,好不容易等龐倩唱完,他才鬆了一口氣。

  龐倩還不罷休,拿起可樂撞了撞他面前的瓶子,清脆的一聲「叮」,她笑吟吟地說:「顧銘夕,生日快樂!」

  室外很熱,她鼻尖上都是亮晶晶的小汗珠,劉海也貼在了額頭上,但是在顧銘夕眼裡,這樣子的龐倩真是可愛極了。

  他們開動起來,大口大口地吃著炒麵,吃得好香。為了方便,龐倩還餵顧銘夕吃羊肉串,他也不介意,就著她的手把肉咬下來。

  正吃得開心時,燒烤攤老板端了兩串烤香腸到他們桌上,龐倩愣愣地說:「老板,我們沒點啊。」

  老板笑哈哈地說:「今天七夕,又是這位同學生日,大哥請你們吃的。」

  顧銘夕很不好意思,龐倩卻歡呼起來:「謝謝老板!」

  她的心情變得十分得好,和顧銘夕一人吃了一串烤香腸後,兩個人一起肚皮圓滾滾地走回家。

  龐倩還是忍不住問了顧銘夕有關李涵的事,顧銘夕說:「我媽媽那次流產後,醫生說她比較難懷孕,這兩年她一直在吃藥調理。」

  龐倩問:「你媽媽都40多歲了,還要生寶寶啊?」

  「嗯。」顧銘夕點頭,一邊走一邊看著自己的腳尖,「不光是我爸爸媽媽想要,我爺爺奶奶也想要。他們總是說,養兒防老,哪怕養個女兒也行,但是像我這樣,以後不僅防不了老,也許還會變成家裡的負擔。」

  「胡說!才不會呢!」龐倩生氣地叫起來。

  顧銘夕好笑地看著她:「你這麼激動幹嗎,我只是轉述他們的話,又不是我自己這麼想。」

  龐倩心裡很郁悶,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

  顧銘夕偶然間抬起頭,看到了夜空,他們正站在金屬材料公司的廠房大門前,這個地方很開闊,也沒什麼燈光,天上的星星居然依稀可辨。

  見顧銘夕一直在看天,龐倩也抬起了頭,看了好半天後,問:「你在看什麼?」

  「銀河。」顧銘夕說,「你看到了嗎?」

  龐倩:=△=

  顧銘夕鄙夷地看著她:「你不會連銀河都看不出來吧!」

  龐倩大叫:「我近視眼行不行啊!」

  「別騙人,你才沒有近視眼。」顧銘夕略有些無奈,他無法手指夜空,指點給她看。他只能說,「你看到頭頂上那顆很亮的星星了嗎?」

  「呃……」龐倩仔細看了一圈,手指一個方向,不確定地說,「那個?」

  「嗯。」顧銘夕笑了,「這就是織女星。」

  龐倩眨眨眼睛,張大了嘴,又問:「那牛郎星呢?」

  「在銀河另一邊,喏,淡一點的那顆……看到了嗎?」

  「沒有。」龐倩急得要命,「我都沒有看到銀河!」

  「就是那一長團雲霧一樣的東西啦,我們在城市,的確不明顯。」顧銘夕搖搖頭,「虧你還看聖鬥士星矢,星座宮神話……」

  龐倩往他背上辟辟啪啪地拍了幾下:「討厭!這有關系嗎?」

  拍完了,她的手並沒有放下來,而是搭在他的肩上,和他一起抬頭看天。

  到了後來,她連另一只手也圈了上去,放鬆身體,雙臂圈著他的脖子掛在了他的身上。

  顧銘夕渾身僵硬,他體會到少女柔軟的身體貼在他身邊,她的手臂黏黏的,有汗,身上的皮膚熱乎乎的,與他肩膀上裸露的皮膚貼在一起,並不太舒服。

  他還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就在他的耳邊,清淺的呼吸裡,還帶著羊肉串的孜然味。她的身體重量就這麼肆無忌憚地壓在了他的身上,顧銘夕心臟跳得厲害,臉上的皮膚迅速升溫,盡管他內心一點也不想放開她,但她要是再繼續掛著,他就要出醜了。

  顧銘夕扭了扭身子,佯怒地說:「放開啦,你不熱啊!」

  龐倩哼哼了兩聲,嗲嗲地說:「小氣鬼,讓我撐一會兒嘛,我吃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