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萍水相逢

A- A+

  顧銘夕記起自己小的時候,大概是7、8歲的光景,大院裡的小孩調皮搗蛋不懂事,有些也欺負過他。比如像一直和他不對盤的張佳琦和付亮。

  那時候龐倩也小,她總是和顧銘夕在一起,張佳琦帶人欺負顧銘夕時,龐倩會幫著他與他們打架。

  龐倩從小就很凶,真是不負她「螃蟹」的美名,橫行霸道得厲害,但是她再凶也打不過比她大幾歲的男孩子啊,於是到了最後,她總是和顧銘夕一起髒兮兮、灰溜溜地回家。

  他們統一了口徑不向父母告狀,最後還是曾老頭看到顧國祥後,悄悄地告訴了他。

  大院裡孩子們的家長很多都在金屬材料公司上班,職位基本都在顧國祥之下。張佳琦的爸爸突然從E市被調去甘肅蘭州出差半年,從那以後,張佳琦再也不敢欺負顧銘夕和龐倩了。

  這些記憶已經過去了許久,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就沒有人再欺負顧銘夕了,大家都記得老師和家長說的話,顧銘夕是個殘疾小孩,大家要讓著他。

  家長們對自己的孩子說:「沒事不要和他玩,萬一他摔了還要攤到你頭上。他爸爸很厲害的,千萬不要惹他。」

  所以,在大院裡,顧銘夕只剩下了龐倩一個好朋友。

  顧銘夕側躺在髒污的地上,衣服褲子早已弄得很髒,身上也隱隱地傳來了痛。他眼見著光頭和黃毛要走了,正咬著牙想爬起來,光頭突然又折身向他走來。

  後面的事出乎顧銘夕的意料,也讓光頭預料不到,他只是想扯下顧銘夕腳踝上的鏈子,那少年卻像發了瘋一樣,不僅不讓他得逞,還重重地踢了他幾腳。

  他依舊躺在地上爬不起來,嘴裡只是喊:「錢已經給你們了!不要搶我腳鏈!這不值錢!」

  光頭怒從心起,照著顧銘夕的腿就狠狠地踹了幾腳,顧銘夕也躲不掉,只感到腿上火辣辣得疼。光頭其實已經看到顧銘夕腳踝上的不是金鏈子,只是幾個不值錢的小珠子,但他心裡氣不過,非要搶下來不可,偏偏鏈子打的是死結,他一下子拆不開,又扯不斷,從腰間拿下一把彈簧刀,就要去割鏈子。

  顧銘夕大喊起來,身子不停地扭動,雙腳掙扎不休,光頭手滑,腳鏈沒割斷,卻在顧銘夕的右腳踝上劃了一條口子。

  鮮血立刻滲了出來,黃毛有點怕,上來拉光頭,光頭還是不肯走,這時,巷子口突然響起一聲暴喝:「幹什麼呢!」

  黃毛和光頭回頭看了一眼,轉身就跑了。巷子口的人剛要追,一看地上的顧銘夕,就停下了腳步,眉頭皺了起來。

  他蹲下身將顧銘夕扶起來,見他腳踝上鮮血淋漓,立刻說:「小孩,能走路嗎?能走的話跟我去店裡,我幫你止個血。」

  顧銘夕抬頭看他,這人二十七、八的年紀,個子不高,身材卻很強壯,長一張敦厚的國字臉,皮膚黝黑,脖子上掛著一根小孩手指粗的金項鏈。

  他已經發現了顧銘夕沒有雙臂,歎氣道:「這塊兒現在越來越亂了,以前那些混蛋還只是對著路過學生敲詐,現在都敢變成明搶了。」

  顧銘夕也不想這樣子回家,他不想讓母親擔心,看這男人雖然長得不和善,但他畢竟救了自己,顧銘夕點點頭,說:「能走,謝謝大哥了。」

  男人幫他收拾了地上的書包,把散落一地的書本文具都裝進包裡,背在肩上和顧銘夕一起走出了巷子。他在邊上開了一家燒烤店,主做晚上生意,每天傍晚才開店門,此時店裡還沒客人,兩個伙計正在麻利地串肉串。

  燒烤店裡的人串食物、烤食物時時常會弄破手,所以男人備著一些急救止血的藥品。他讓顧銘夕坐在椅子上,自己蹲在他面前幫他處理腳踝上的傷。年輕的男孩狼狽得很,身上衣服髒得要命,有些地方還磨破了,他的兩條空袖子掛在身邊,引得邊上兩個小伙計不住地看。

  男人問顧銘夕:「小孩,你叫什麼名字?」

  顧銘夕怔了一下,說:「顧銘夕。」

  「小顧。」男人幫他綁著繃帶,笑著說,「我姓沙,你可以叫我鯊魚。」他又指指邊上兩個小伙計,「那是蛤蜊和生蠔。」

  顧銘夕「噗」一下笑了出來,鯊魚奇怪地看他:「笑什麼,我們的名兒很好笑麼?」

  「不是。」顧銘夕說,「我只是想到我一個朋友,很多人都叫她螃蟹,她還是個女孩。」

  鯊魚哈哈大笑起來:「小孩心挺大,這時候還笑得出來,哥喜歡。」

  他騎著電動車把顧銘夕送去了公交站,陪著等車時,鯊魚問了顧銘夕手臂截肢的原因。最後,鯊魚說:「小孩,你以後盡量坐公交上學,要是實在沒法子要過重機廠,碰到有人找你麻煩,你就說你是鯊魚燒烤店老板鯊魚的弟弟,別的哥不敢保證,至少在重機廠這塊,沒人敢來動你。」

  顧銘夕坐著公交車回了家,到家時,李涵在廚房做飯,顧銘夕進了房間換下了外衣外褲,並且把染了血跡的褲子藏好,准備第二天帶出去丟掉。

  脫下長褲時,他發現自己的腿上到處是淤青,還是大片大片的,屈過腿用腳趾頭去碰碰傷處,刺骨地疼。

  顧銘夕坐在床上發了會兒呆,又低頭去看自己的右腳踝,鯊魚幫他做了消毒,還綁了繃帶,他說傷口並不深,應該不會有大問題。

  顧銘夕的視線落在那串腳鏈上,自從一年半前龐倩將它綁到他的腳上起,他就沒有將它拿下來過。幸好,它沒有被割斷,顧銘夕這樣想。

  晚上,顧銘夕坐在寫字台前整理自己書包裡的課本文具,課本是新發下來的,但都已經被弄得很髒很破了,顧銘夕想了想,決定周末時去買幾張書皮包一下。

  整理的過程中,他發現了那本數學習題冊,寒假時,他將它帶到了龐倩家,後來因為一系列事情,他再也沒有去動過它。

  顧銘夕想起自己還有半套試卷沒做完,腳趾就翻開了習題冊,翻到後面,他愣了一下,因為看到了龐倩的筆跡。

  她居然還做了一整套卷子,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做的。顧銘夕覺得好笑,他看著她做過的題,選擇題、解答題都錯了許多地方,有一道大題下面,她做了一半,似乎做不下去了,乾脆畫了一張哭臉,寫著:ToT顧銘夕,好難啊!我做不出來!

  顧銘夕的嘴角不知不覺就帶起了笑,他將這套試卷重新做了一遍,最後,心情舒暢地上床睡覺。

  整整一夜,李涵和顧國祥什麼都沒發現,第二天早上,顧銘夕早早地出了門,他丟掉了褲子,坐上了第一輛公交車。下車後,他毫無意外地擠不上第二輛公交車,想了一會兒後,他還是決定走路去上學。

  經過重機廠區域時,顧銘夕忍不住向前一天被勒索的那個巷口看了一眼,然後就大步走了過去。經過鯊魚燒烤店時,他看到店門緊閉,店門口的路上滿是一個通宵下來後的垃圾。

  他沒有停留,顧自往前走,前一天發生的事就像一場夢,要不是顧銘夕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淤青,他都要懷疑這是不是真實發生的事。

  但是,他並沒有打算和鯊魚這些人扯上關系,他還是個學生,家教良好,家境優異,學習又不錯。顧銘夕覺得,他和鯊魚只是萍水相逢,他們的生活永遠都不會產生交集。

  他也沒有將這件事告訴龐倩,因為不想讓她擔心。這只是一次突發事件,是一個意外,顧銘夕在心裡告訴自己,以後必須要更小心一些,低調一些。

  這世上令人匪夷所思的人和事都太多,碰到了就只能自認倒霉,顧銘夕想,他的運氣應該不會一直都那麼壞,瞧,就像前一天,不是就有鯊魚來救他了麼。

  這時候的他哪裡會想到,兩個月後發生的一件事,會將他和鯊魚再次聯系起來。

  那是高一下的期中考試結束以後,年級前三完全沒有變化,依舊是肖郁靜、吳旻和顧銘夕。龐倩考了全班倒數第七,她還挺高興,因為進步了嘛。

  四月中旬時,因為五四青年節馬上就要到來,E市教育局組織了一個活動,評選各個轄區裡的優秀小團員。在青年節到來之前的兩個禮拜,會在E市教育台做一個系列節目,每天介紹一位優秀的同學,時長20分鍾。

  相較於肖郁靜、吳旻這樣單純學習優異的學生,學校顯然更樂意推薦顧銘夕。

  「身殘志堅」這樣的評語最容易入選,每一次類似的評比,總有幾個學習優異的殘疾小孩成功獲獎。當然,推選之前,戴老師也問了顧銘夕的意見。

  其實,要說服顧銘夕十分簡單,戴老師說:「顧銘夕,如果你獲得了這個獎勵,將來高考時,就會作為你升學的籌碼。因為這是社會主流價值對你的肯定,任何大學如果因為你的身體原因拒收你,你都可以憑這個教育局的獎勵去詰問他們,甚至可以向媒體求助。當然,這是最壞的情況,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讓你從高一開始,就成為區裡、市裡學生們的榜樣,這樣對你往後的升學,絕對是有利無弊的。」

  顧銘夕回家問了李涵的意見,李涵思考以後,給戴老師打了電話,同意了這件事。

  於是,四月下旬的一天上午,龐倩背著書包來到學校,就發現了很新奇的一幕,教室門外多了幾個人,有人扛著攝像機,有人拿著遮光板,還有個漂亮姐姐拿著話筒在邊上補妝,龐倩好奇地多看了幾眼,正要進教室,被戴老師拉了過去。

  「龐倩,戴老師先和你道個歉。」她拉過龐倩,指著教室前排,說,「今天顧銘夕和你的桌子暫時先搬去最前面,你呢,還是坐後面老位子。今天有電視台來記錄顧銘夕的日常學習生活,老師安排了肖郁靜做他的臨時同桌。你千萬不要多想,老師只是想更好地展現顧銘夕優秀的一面,他要是能得獎,對他的未來會很有幫助。」

  龐倩其實沒弄懂,要展現顧銘夕優秀的一面,為什麼要換位子,還要換個同桌。這是什麼意思嘛,肖郁靜是年級第一,她龐倩是全班倒數,顧銘夕和肖郁靜坐一塊兒就會更優秀一點,是這樣嗎?

  但是面對著自己很喜歡的戴老師,龐倩不敢多說什麼,她點點頭,背著書包走進了教室。

  她是從前門進去的,一抬頭就看到了坐在第一排的顧銘夕,他在用腳整理桌上的東西,這一天的他穿一件雪白的襯衫,還很傻逼地在左胸別了一個團徽。

  肖郁靜坐在他身邊,那是龐倩的桌子,因為永遠不會換桌,龐倩喜歡在桌上塗塗畫畫。英語聽寫時提前寫上背不出的單詞,化學考試前抄上記不下的公式,龐倩一腦門的汗,她似乎還在桌上寫過謝益的名字,不知道有沒有擦掉。

  肖郁靜抬頭看到龐倩,對著她笑了笑,她還是留著一頭短髮,身上也穿一件白襯衫,但衣服看著就是制作精良,整個人顯得十分清純秀氣,龐倩心裡像被堵上了一塊石頭,連著腳步都拖沓了起來。

  她比誰都希望顧銘夕能評上優秀小團員,但是,她才是顧銘夕的同桌啊!

  從他讀書至今,十年!她是他唯一的同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