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章 塵埃落定

A- A+

  顧國祥看到龐倩也有點楞,龐倩喊了一聲:「顧叔叔。」顧國祥點點頭,走進了屋。

  顧銘夕聽到聲音後出了房間,站在房門口沒吭聲,顧國祥發現李涵不在,問顧銘夕:「銘夕,你媽媽呢?」

  「去開家長會了。」

  「哦,今天有家長會啊。」顧國祥點點頭,又問,「馬上就要高考了,你最近學習怎樣?」

  「就那樣。」顧銘夕瞟他一眼,看向了邊上局促不安的龐倩,「龐龐,你先回家吧。」

  龐倩立刻收拾了自己的書本文具回了家。

  金愛華在房裡看電視,看到她回來,奇怪地問:「才去了一會兒怎麼就回來了?」

  龐倩爬到她床上,小聲說:「顧叔叔來了。」

  「顧國祥?」

  「嗯。」

  「嘁!他居然還有臉來?」金愛華一臉鄙視,「他那點破事兒廠子裡都街知巷聞了,他還真敢來找阿涵。」

  龐倩好奇地問:「媽媽,顧叔叔發生了什麼事啊?」

  金愛華起先不肯說:「去去去,看書去,小孩子別管。」

  「哎呀你這樣我哪裡還看得進書啊。」龐倩抱著金愛華的胳膊直撒嬌,「媽媽你告訴我嘛。」

  顧國祥的事,龐水生是叮囑了金愛華不要告訴龐倩的,但這天龐水生去開家長會了,金愛華一時沒忍住,還是告訴了她。

  她說:「顧國祥外面那個小老婆懷孕了,這些天正敲鑼打鼓地昭告天下,在逼他離婚呢。」

  龐倩:「!」

  ---

  顧國祥坐在客廳裡,等著李涵回來,顧銘夕在邊上站了一會兒,乾脆回房間做卷子去了。

  坐在書桌前埋頭解題時,他聽到有人進了他的房間,走到了他身邊。

  顧銘夕一直都沒有抬起頭來,他的左腳壓著一張試卷,右腳腳趾夾著筆,腳邊滿是三角板、草稿紙、鉛筆、橡皮……當那個人寬厚的手按上他的肩膀時,顧銘夕夾著筆的右腳停下了。

  顧國祥俯身看了下他的卷子,視線又移到了他的腳上,用腳寫字12年,顧銘夕的右腳上已經長起了老繭。顧國祥發現自己已經很久很久沒注意過兒子的腳了,記憶最深的,是他小小的腳夾著筆、勺子、牙刷,艱難地練習生活技能的場景,那時顧銘夕的腳還是白白嫩嫩的,可現在,他的腳分明已經是成年人的腳了,他的腳趾似乎要比常人修長一些,靈活又有力,做什麼都已經很熟練。

  顧銘夕抬頭看他,從顧國祥進門以後,他都沒有喊他一聲爸爸,在內心裡,顧銘夕知道顧國祥待他並不算差,但是有些事情,不是說你每個月給幾百塊零花錢、或是想要什麼就給買什麼可以抵消的。顧銘夕並不是個容易記仇的人,相反,他更願意記得別人的好,但是對著顧國祥,他實在是為自己的母親委屈。

  他的父母曾經男才女貌,恩愛無間,令人艷羨,如今卻走到了這樣的地步。

  顧銘夕想了想,還是開口喊了他,說:「爸爸,你找媽媽有事嗎?」

  「嗯,我有點事想和她商量。」

  顧銘夕立刻就想到了一年前父親找自己談話的內容,他的語聲不禁拔高:「爸爸!你去年和我說的事不用去和媽媽講,你又不是不了解她,她絕對不會答應的!何必還要再讓她生氣!」

  顧國祥面色陰沉了一些,說:「我知道,我是有其他事和他說。」

  顧銘夕戒備地看著他,顧國祥神情緩和了一點,換了個話題,問:「銘夕,有沒有想過考哪個學校?」

  「沒有。」他冷冷地回答,「成績下來再說。」

  顧國祥認真地說:「其實你應該早一點考慮,然後拜托你的學校,把你的殘疾情況和高中的歷年成績單告訴對方的招生老師,提前詢問人家,我的成績足以報考貴校,就是不知道貴校能不能接受我的身體狀況。」

  見顧銘夕陷入了沉思,顧國祥又說:「你不能像其他學生那樣出了成績再填志願,如果沒有提前和那些學校講,到時候很容易被退檔,所有的學校都可以以你無法自理這個理由來退檔,你一點辦法都沒有的。」

  顧銘夕大聲說:「我能自理的!」

  「你不可能百分之百地自理。」顧國祥說,「冬天,你都沒辦法自己穿脫衣服,去食堂,你也不可能自己打飯啊,還有解大便,你怎麼解決?」

  顧銘夕答不出來了。

  「爸爸勸你,還是想一下要報哪個學校,提早去咨詢,要做到萬無一失,第一志願不被退檔才行。」說完,顧國祥起身出了顧銘夕的房間。

  李涵回來的時候,顧國祥正坐在客廳裡抽煙,兩個人視線相對,心裡都是起伏不定。顧國祥先開了口,問:「去開家長會了?老師怎麼說銘夕?」

  李涵輕聲說:「銘夕現在成績很穩定,不出意外,肯定能考上重本。」

  顧國祥欣慰地笑了一下:「我就知道銘夕不會叫我失望的。」

  李涵看他一眼,走到顧銘夕房門口看看他,說:「銘夕,爸爸媽媽在外面談點事,你先不要出來。」

  顧銘夕點點頭。

  為了防止他偷聽,李涵乾脆把顧國祥叫去了主臥的陽台上,說:「別在屋裡抽煙,臭死了。」

  顧國祥和李涵足足談了一個半小時,聽到顧國祥離開的關門聲,顧銘夕走出了房間。

  他問母親:「媽媽,爸爸找你什麼事啊?」

  李涵表現得很平靜,她在廚房給顧銘夕煮點心,說:「沒什麼。」

  顧銘夕才不信,走到她身邊看她,李涵的眼睛紅紅的,顧銘夕說:「媽——你別把我當小孩子了,心裡有不開心的,就和我說好了。」

  李涵在鍋子裡燒水,轉身去冰箱裡拿速凍餃子,顧銘夕跟在她身邊:「媽媽,你別覺得說,我要高考了,你不告訴我是怕影響我考試。其實你們這樣藏著掖著我心裡才會胡思亂想,媽,你告訴我吧,爸爸到底對你說什麼了。你放心,我一定是站在你這邊的。」

  聽到他最後這句話,李涵的眼淚一下子就掉下來了,她抬頭看顧銘夕,伸手摸摸他的臉頰,哽咽地說:「銘夕,爸爸媽媽決定離婚了。」

  這幾年,金材大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本來,四幢房子裡,幾乎全是金屬材料公司的職工,但是經過廠房搬遷和改制,有許多人買斷工齡下崗了,那些人都像龐水生那樣,把房改房買了下來,然後又轉手賣了出去。再加上那些交掉房子、搬到了城西金材新苑的老職工,如今的金材大院裡,絕大部分都是新搬進來的陌生面孔。

  但是,這裡依舊有金材公司的員工,比如金愛華、鍾小蓮、張佳琦的爸爸,很快,鍾小蓮的大嘴巴就把顧國祥在公司裡的事宣揚得人盡皆知,顧銘夕也終於知道,他的爸爸馬上就會有個健康的小孩了,他的夢想終於實現。

  他很努力地不讓這件事影響自己,但總歸還是有些影響,有時候,他和龐倩在一起時會發呆,龐倩知道顧銘夕心情不好,在食堂吃過晚飯後也不找他問題目了,乾脆拖著他去小公園逛一逛。

  她老氣橫秋地對顧銘夕說:「你都19歲了,又不是小孩子了,別擔心你爸媽離婚的事,說不定你媽媽離開你爸爸,還能找著一個更好的男人呢。」

  這安慰人的方式叫顧銘夕哭笑不得,龐倩還在嘰嘰呱呱說個不停:「你爸爸都46歲了,現在生個小孩,小孩上幼兒園時你爸爸都50了,到時候他去接孩子,別人說不定還以為他是孩子的爺爺呢。」

  顧銘夕笑了:「你想得可真遠。」

  龐倩拍拍他的肩:「我是想對你說,顧銘夕,你爸媽離婚咱們也沒辦法,你真的沒必要為了他們的事弄得自己不開心。他倆吵架又不是吵一天兩天了,這都吵了多少年了,你爸爸以後會組建新家庭,和咱們也沒啥關系,你要做的就是考上一個好大學,然後多陪陪你媽媽就是了。當然了,如果你媽媽再交男朋友,你也得大方點兒,別輕易反對,你媽媽是個特別好的人,她才40多歲,我小外婆60多歲時還二婚呢,你媽媽可比她年輕漂亮多了。」

  顧銘夕怔怔地看著龐倩,完全沒想到,這女孩現在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

  她真的懂事許多了,也許,在不知不覺間,她早已長大。

  但是接下來龐倩的一句話又叫他失笑了,她看著不遠處的一個小攤販,拍著手說:「呀!那個賣蘿卜絲餅的大叔來了!我最喜歡吃他家的蘿卜絲餅了!我要去買,你要不要吃?」

  顧銘夕微笑著搖搖頭,龐倩掏出口袋裡的1塊錢,屁顛屁顛地就跑了過去,擠在一堆小學生中間買餅。

  顧銘夕遙遙地看著她,龐倩盯著那大叔在鍋裡炸餅,還舔了舔嘴角,這細微的小動作叫顧銘夕唇邊的笑意更加明顯,他真的太喜歡龐倩了,喜歡她善良純潔的天性,喜歡她簡單快樂的性格,喜歡她樂觀積極的心態,喜歡她愛吃愛鬧的小孩子脾氣,也喜歡,她偶爾會流露出的那一抹溫柔。

  顧銘夕知道有許多女生喜歡他,但是他無法自然而然地與她們相處,她們每一個人,不管是肖郁靜、蔣之雅、厲曉燕、羅馨……顧銘夕與她們交談時,總能從她們的眼睛裡看出一些特別的東西。

  她們裝作不在意他的殘疾,可是事實上,她們很在意。她們的眼睛總是不經意地在他空蕩蕩的袖子上打轉,有時候,他並沒有提出幫助,她們已經會自作主張地幫他的忙了。

  顧銘夕知道這種在意將陪伴他的一生,年齡越長,這樣的在意會越來越明顯,他想,在他的人生中,能夠完全不在意這回事的,大概只有龐倩一個人了。

  但是有時候,他也會懷疑,龐倩,是真的不在意嗎?

  2003年6月7日,高考如約而至,龐倩和顧銘夕已經准備得很充分。

  這一年全國各地非典肆虐,考場裡也是如臨大敵,很多人都戴著口罩,進考場前,還要被測體溫。

  穿著短袖襯衫的顧銘夕走到考場時,飄動的空袖管很是引人注目,龐倩一直陪在他身邊,走到兩人考場的分別點,她對他握拳,說:「顧銘夕,加油!」

  顧銘夕笑了起來,對她點點頭:「龐龐,你也加油。」

  窗外的天空碧藍如洗,萬裡無雲,知了在樹上唱著歌,鈴聲響了,顧銘夕坐在為他特別准備的低矮考試桌前,左腳翻開試卷,右腳夾起了筆。

  他心中極為平靜,看著卷子上的題,他輕輕地笑了一下。

  就是這樣幾張白色的紙,也許,就會讓一個人的人生變得截然不同。

  龐龐,他在心裡說,祝你好運。

  兩天後,高考結束,顧國祥和李涵去了民政局,結束了他們長達20年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