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9 章
故地重游

  以前念书的时候,顾铭夕是一个温和内敛的男孩子。他骨子里有一点小骄傲,即使没有双臂,做起事来都是从容不迫的。他很坦然地在人前用双脚做事,并不会在意旁人异样的眼光,能够自己做的事,他都是尽量自己完成,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求人帮忙。

  本来就是啊,在学校里,能有多少事需要别人帮忙呢?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庞倩,上下学的路上有她持久的陪伴,顾铭夕很少有感觉到不方便。

  但是现在,他知道自己当年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

  卧铺火车上,车厢狭小,洗手间逼仄,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顾铭夕干脆就不喝水。肚子饿了,他也不想麻烦别人帮忙泡面,他吃著自己带的面包,喉咙里干得起火时,他才小小地喝两口水,缓和一下。

  饶是如此,他还是需要上厕所,顾铭夕只能请男列车员帮忙。列车员陪著他去了车上的厕所,那么小的空间里,挤著两个人,顾铭夕满脸通红地在列车员的帮助下小便,完了以后,列车员洗了手,关心地问他:「你一个人坐车?」

  「嗯。」他点头。

  「怎么不找个人来陪你呢?」

  顾铭夕笑笑:「我一个人可以的。」

  列车员看著他干得起了皮的嘴唇,说:「小伙子,你别有顾虑,多喝点水吧,刚才我看你尿色很黄,这样子对身体不好,你要上厕所尽管来找我好了。」

  顾铭夕低声应下:「谢谢你,大哥。」

  列车开了20个小时,顾铭夕睡在下铺,整个晚上毫无睡意,清晨时分,他到达了E市火车站。

  天才蒙蒙亮,气温有点低,顾铭夕穿得少,身子在寒风中被冻得微微发抖。他暂时没有地方去,就坐在了站前广场的长椅上。

  他环视著这个广场,一年多前,他就是从这里离开的,离开这个生活了19年的城市,一年多后,他又一次回到这里,早已物是人非。

  顾铭夕一直坐到了早上8点半,才去公用电话亭给顾国祥打了个电话,顾国祥已经知道了李涵的事,他让顾铭夕在火车站等他,他开车过来。

  顾国祥看到顾铭夕时,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只不过一年多没见,顾铭夕居然起了那么大的变化。

  以前,他是个英俊的男孩子,个子高挑,肩膀宽阔,身材并不瘦弱。他有著白皙的皮肤和清澈的眼神,剪著碎碎的头发,唇边时常露著温和的笑。顾铭夕穿衣服挺考究,学校里的女生都说他很帅,如果他有双臂,他一定是那种最受欢迎的男孩。

  可是现在的顾铭夕,一个才20岁的男孩,应该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居然变得又黑又瘦,憔悴又邋遢。他以前很在乎的发型已经被推成了平头,他脸颊消瘦,眼神黯淡深沉,两个漆黑的眼珠子凝视著顾国祥,令他头皮都发了麻。

  顾铭夕身上是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在火车上睡了一夜,衣服皱巴巴的,还透著一股汗酸味,他底下居然穿著一条休闲五分裤,裸露著小腿,光脚穿著一双人字拖。

  顾国祥心里一阵酸涩,这可是他的儿子啊,他曾经干净、帅气、几乎可算是养尊处优的亲生儿子啊!

  顾铭夕喊了一声:「爸爸。」

  他的声音嘶哑,出声后忍不住咽了下口水,顾国祥心中一惊,说:「上车喝水,我车上有矿泉水。」

  然后,他飞快地脱下自己的夹克衫披到了顾铭夕身上,又拿起他的双肩包,说:「怎么穿得这么少?都快10月了,你怎么穿得像大夏天似的。」

  顾铭夕说:「穿五分裤做事方便。」

  「……」顾国祥看看他短短的头发,问,「干吗把头发剪了?」

  「洗头方便。」顾铭夕笑笑,「我都想剃光头,但是妈妈不让。」

  「你妈妈……」顾国祥沉吟了一下,问,「她现在怎么样?」

  顾铭夕跟著顾国祥上了车,顾国祥先喂他喝了半瓶水,然后让顾铭夕把李涵的病情和治疗过程说给他听。顾铭夕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说完以后,转头看自己的父亲,说:「爸爸,你能再给我点钱吗?妈妈的治疗费,可能会不够。」

  顾国祥双手握著方向盘,沉默地注视著前方。

  他带著顾铭夕回了金材新苑,停好车,他们走在小区里时,不时地碰到老邻居、老同事。

  「铭夕!哎呀,铭夕回来了!」邱阿姨以前和李涵是一个部门的,现在退了休,在家带孙子,看到顾铭夕很是惊喜,一会儿后又疑惑了,「铭夕啊,你怎么瘦了那么多?还晒得那么黑,是不是在北方吃不惯?」

  顾铭夕停下脚步,点点头:「嗯,是不太吃得惯。」

  邱阿姨问:「你妈妈现在好不好?」

  「还行。」

  「你这是国庆节回来玩一趟吗?」

  顾铭夕瞅瞅身边的父亲,点头:「是的。」

  「你有一个小妹妹了。」邱阿姨看著顾国祥的眼神一点儿也不友好,她笑著说,「铭夕,你大学毕业赶紧结婚生个小孩,你的小孩就还能和他小姑姑一块儿念幼儿园呢!」

  顾国祥脸黑了,退休工人邱阿姨才不怕他,哼著歌儿就走了。

  顾铭夕有点尴尬,顾国祥咳嗽了一声,点起一支烟,说:「走吧,上楼去看看妹妹。」

  金材新苑的房子,顾铭夕只住过一年。

  顾国祥开门进屋后,顾铭夕就发现,屋里的一切都变样了。

  当初房子装修,有很多家具是李涵去选来的,这时候,这些东西都没了,客厅里那张素雅的淡色布艺沙发被换成了一张宫廷风格的华丽沙发,地上还铺著长毛地毯。原来的圆形原木餐桌,现在变成了一张白色的长方形西餐桌,客厅角落里甚至还做了一个小吧台。

  顾铭夕从来没见过那个女人,听到开门声,她穿著一条睡裙走了出来,蓬松的长发散在脑后,年轻的脸庞未施脂粉,她一边打著哈欠一边说:「大早上的你跑哪儿去了?」

  在看到顾铭夕后,她神色一变,视线从他空荡荡的袖子上转过,她笑起来:「呦,这是铭夕吧?」

  然后,她冲著那个朝北的房间喊:「侯姐,把小玥抱出来,她哥哥来看她了。」

  顾铭夕这才发现,房子的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主卧边上的那个朝南小房间,被布置成了婴儿房,里面有一张粉红色的小床,四周满是玩具,还堆著数不清的奶粉和尿不湿。

  顾铭夕曾经的那个房间,被改成了保姆房,一个40多岁的保姆抱著小婴儿从房里出来,顾铭夕第一次看到顾梓玥,小家伙才9个多月大,有一头浓密的头发,胖墩墩的很是可爱。她的五官长得像顾国祥,怪不得他的父亲会那么喜欢她。

  顾国祥给顾铭夕介绍:「这是爸爸现在的妻子方蕙,你可以叫她方阿姨。」

  顾铭夕实在叫不出口,那女人看起来太年轻了,他动了动嘴唇,方蕙已经开了口:「别喊我阿姨,都把我叫老了,你可以叫我Linda。」

  顾铭夕默了一会儿,坐在餐桌边上,双脚打开了他鼓鼓囊囊的双肩包,脚趾从里面夹出了一个小羊玩偶,抬脚放到桌上后,说:「第一次来看小玥,我给她买了个小玩具,她是属羊的,我就挑了个小羊。」

  方蕙的神情一下子就变了,她冷冷一笑,说:「谢谢你啊,铭夕,不过呢,咱们家的人不迷信,从来都不信属羊的女孩命苦这种鬼话,小玥很健康,我和她爸爸都很喜欢她,她以后也一定会平安顺利的。」

  顾铭夕愣住了,低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方蕙站起来抱过了顾梓玥,看看梓玥的小脸蛋,又看看顾铭夕,皱著眉对顾铭夕说:「你爸爸还说小玥和你长得很像,我看看一点儿也不像嘛,侯姐,是不是?」

  侯姐立刻说:「是,小玥皮肤比较白。」

  顾国祥始终沉默,几个人在沙发边坐了下来,侯姐陪顾梓玥在爬爬垫上玩,小梓玥已经爬得很快了,嗖嗖嗖地就爬到了顾铭夕脚边,她坐在地上,抬头朝顾铭夕咧著嘴咿咿呀呀地笑,又伸出手指头去玩顾铭夕的脚趾,顾铭夕脚一缩,梓玥已经被方蕙抱走了。

  「小傻瓜,哥哥脚脏的呀。」她把顾梓玥放在自己腿上,转头看著身边的顾铭夕,「铭夕,这趟过来打算待几天?」

  顾铭夕说:「我今晚就回去了。」

  「哦,不然我还要想怎么安排你的住宿呢。」方蕙一笑,「你这么大个小伙子,住在这里也不方便。啊,对了,你妈妈现在身体如何?」

  顾铭夕简单地说了一下,方蕙摇头叹气:「肝癌很痛苦的,钱投下去再多也没用。」

  她一边逗著怀里的顾梓玥,一边说:「养小日日鲜,养老日日厌。我们小玥现在养起来可费钱了,但是这个钱就花得值得呀。铭夕,我给你算一笔账,小玥每个月奶粉就要1800,尿不湿大概是700,衣服500,其他的辅食、零食、水果玩具,1000肯定要。侯姐的工资3000,还有去早教中心上课,一堂课就要200块。等她再大一点,我们还要给她学钢琴,学画画,那可都是钱!你爸爸说好听点是个总工,其实也就是个拿死工资的,而且他再过13年就退休了,13年里至少要把小玥念大学的钱给攒出来,是吧?唉……铭夕,你妈妈的病我也很著急,但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样吧,一会儿我给你2万,不用还了,你拿去给你妈妈买点保健品。」

  她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顾铭夕还有什么话说,他只是无言地看著自己的父亲,顾国祥心虚地垂下了眼睛。

  方蕙进屋去梳妆打扮了,重新出来时已经变成了一个摩登辣妈。她真的给了顾铭夕2万块钱,然后推起婴儿车,叫上侯姐说要出去晒太阳。顾国祥说:「今天铭夕来吃饭,让侯姐留下来做饭吧。」

  方蕙立刻说:「小玥每天这时候都要去公园晒太阳的!」

  顾国祥:「那你自己推她去好了。」

  「到了公园她要抱的呀!」

  「你不会抱吗?」

  「我抱不动的,平时都是侯姐抱的。」

  「那午饭怎么办?」

  「你自己可以做啊,或者,叫外卖好了。」说完,方蕙已经和侯姐一起出门了。

  顾铭夕说:「爸爸,我不用吃饭的,我下午还有事要办,你能不能陪我去一趟市区?」

  「今天下午?」顾国祥摇头,「抱歉,铭夕,我下午要去区里开个会,比较重要的。」

  「……」顾铭夕想了想,说,「那我自己去好了。」

  他顿了一下,说:「爸爸,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

  顾国祥看了他一会儿,说:「走,爸爸送你。」

  他开著车把顾铭夕带到了一间银行,拿出李涵的银行卡,他去柜台往里转了5万元钱。

  坐回车上,顾国祥把卡还给顾铭夕:「爸爸先给你5万,如果你妈妈真的还需要钱,你给我打电话,我再给你打一点过去。」

  顾铭夕点点头:「谢谢爸爸。」

  「方蕙说话不好听,但是有些事,也是事实。」顾国祥推一下鼻梁上的镜架,「养一个小孩很费钱,吃的穿的用的,一点都不能马虎,一个月开销基本要1万,方蕙又没有工作,我去年,给你妈妈65万,积蓄也不多了。」

  顾铭夕又点头:「我知道的,爸爸。」

  「你几点的火车回去?」

  「今天晚上7点。」

  「爸爸晚上开完会陪你去外面吃个饭,再送你去火车站吧。」

  顾铭夕想了想,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顾国祥开车把顾铭夕送到了市里,就回去了,顾铭夕背著包站在大街上,思考许久后,他去路边给庞水生打了电话。

  庞水生匆匆忙忙地从公司里赶出来,看到顾铭夕后,大力地拥抱了他:「臭小子!怎么晒得那么黑!」

  他们一起在路边小店吃了顿午餐,下午时,庞水生陪著顾铭夕去办理李涵的医保报销手续。顾铭夕把东西准备得很齐全,办理得比较顺利。

  事情办完后,庞水生邀请顾铭夕去家里吃晚饭,顾铭夕犹豫了一会儿,同意了。

  他又一次回到了金材大院,相比起那个豪华却陌生的金材新苑,大院才是顾铭夕魂牵梦萦的地方。

  他看到那个破旧的自行车棚,他和庞倩的车依旧停在那里,两辆车锁在一起,都已经落满了尘。

  传达室的曾老头在门口喝小酒,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看到顾铭夕,他就咧著一口没牙的嘴笑了:「铭夕回来啦!你家胖胖在上海呢!」

  金爱华还没有下班回家,庞水生拉著顾铭夕在桌边聊天,他问到了李涵的病情,顾铭夕简单地作了答。庞水生问顾铭夕抄下了李涵的卡号,说过两天给卡里打2万块钱,让顾铭夕不要告诉金爱华。

  顾铭夕著急地说不用,庞水生按著他的肩膀说:「你以前那么照顾倩倩,叔叔一直没有谢过你。换到十年前,叔叔哪里能想到,庞倩这个笨丫头,能考上一所重点大学,还是念的热门专业。」

  顾铭夕低著头:「叔叔,是庞倩一直在帮助我才对。」

  庞水生点起一支烟,问:「你这趟回来,和倩倩说过没有?要不要我给她打个电话?你暑假里是不是没和她联系,小丫头整个夏天都板著个脸,老是和我说,她要和你绝交。」

  顾铭夕失笑,说:「我的确有好几个月没和她联系了,这趟回来,我连手机都没带。」

  「铭夕……」庞水生看著顾铭夕的样子,心里心疼的要命,他是看著这个男孩长大成人的,以前他从来没觉得顾铭夕有多苦,大概因为他家境优越,衣食无忧,学习又优秀。可现在,庞水生看到顾铭夕微微低下的头颅,毫无光彩的眼睛,还有那消瘦的肩膀下两截空荡荡的衣袖,他是真的从这个年轻的男孩身上体会到了一种无助、无力和无奈。

  庞水生问起顾铭夕接下来的打算,顾铭夕说他是晚上的火车票回Z城,庞水生拍拍他的肩,说一会儿送他去车站。

  庞水生去做饭时,顾铭夕走进了庞倩的房间。她的房间略微地有了些变化,书架上那些高中题库都没有了,换成了一些经济类的书籍,还有一些畅销小说。

  因为她不在家,她的写字台被金爱华收拾得很干净,台面上摆著一个版画相框,里面是庞倩拍的艺术照。

  墙上还挂著一张更大的照片,照片里的庞倩一头褐色披肩长发,穿著一条蓝绿色的抹胸长裙,脚上还蹬著高跟鞋。她化著漂亮的妆,拈著一朵白玫瑰站在夕阳下。

  金色的光在她肩头流转,因为PS,她的皮肤格外得白皙柔嫩,脸上的笑容甜美灿烂,顾铭夕站在她的房间中央,仰著脑袋看著墙上的女孩,那是他的庞庞,她已经19岁了,那么活泼,那么美丽,他想象她走在学校的林荫小径上,怀里抱著书,默念著英语,偶尔抬起头来,脸上流露出一抹恬淡又满足的神情。

  她在那个繁华的城市过得很好,而他的生活,似乎已经与她背道而驰。

  傍晚5点半,庞水生送顾铭夕去火车站。

  走到金材大院楼下时,他回头指著那四幢房子说:「这里大概要拆了。」

  顾铭夕一愣,问:「为什么?」

  「边上会造一个大型商业中心,喏,就是那里。」庞水生指著不远处的工地,就是金材公司的原址,「这里的房价涨得飞快,地呢,是金材公司的,好像被一个房产开发商看上了,这段时间正在谈判呢。对我们来说拆了也好,房子都20多年了,到时候就狠狠心买一套大房子住。」

  顾铭夕回头看著落日余晖中的金材大院,四幢6层楼的小房子安静地矗立在那里。还有那花坛、那自行车棚、那传达室……501和502也要没有了,是不是意味著,他和庞倩,真的要错开彼此了。

  庞水生把顾铭夕送到火车站后,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顾铭夕在候车室坐了半个小时,心里突然下了个决定。

  他去服务台请志愿者帮忙,帮他退掉了回Z城的车票,另买了一张从E市到上海的火车票。

  火车再过15分钟就要开动了,顾铭夕背著包,嘴里咬著票,一路狂奔进站,终于在最后一分钟大汗淋漓地上了车。

  晚上10点,顾铭夕风尘仆仆地站在了庞倩的寝室楼下,他请宿管阿姨帮忙打电话到庞倩寝室,结果,庞倩不在。

  她的室友说,她去看校际篮球赛了。

  顾铭夕赶得很急,一直在重重地喘气,他站在寝室楼边,来往的女生但凡注意到他,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接著就窃窃私语起来,议论著这个男孩居然没有双臂。

  顾铭夕走到了墙边,他把包弄到了地上,背脊贴著墙壁休息了一会儿,他的心跳得有些快,眼睛一直盯著来路,他静静地等待著,等著那女孩回来。

  上一次离开,他甚至都没和她见面,这一次,他想,他一定要好好地和她道个别,微笑著对她说,庞庞,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