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章 初入職場

  2006年的夏天,龐水生去銀行辦事,在ATM機刷了一下卡後,他有點愣。

  他去了櫃台查詢,銀行工作人員告訴他,有一筆21000元的款項從Z城某銀行匯到他的卡裡,匯款者是用的現金,匿名。

  龐水生知道糟糕了,他立刻給顧國祥打電話,兩個人已經很多年沒有聯系,他也不和他寒暄,開門見山地說:「國祥,你最近有沒有和銘夕聯系過?」

  「銘夕?」顧國祥說,「我給他打過電話,他銷號了。後來他打過兩次電話給我,都是用的公話,兩次都是問我要錢。怎麼了?」

  龐水生著急地說:「你趕緊去銀行看看,你卡裡有沒有多出錢來!」

  顧國祥沒有耽擱,去銀行刷了卡,發現卡裡果然多出了10萬塊錢,他有點心驚肉跳,給龐水生打電話,問:「水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龐水生遲疑了一會兒,說:「我覺得……是……阿涵沒了。」

  ---

  八月,汪松給龐倩打電話:「小倩,咱們高中班要開同學會了,你雖然只待了一年,但也是老2班的人,我們又聯系不到顧銘夕,你就一個人代表你倆來參加吧。」

  龐倩去參加了同學會,曾經16、7歲的少年們,現在都是20出頭的年輕人了。大家在全國各地不同的高校念書,這時放暑假,難得地聚在一起。

  班長的組織活動做得很好,絕大部分同學都到場了,但還是少了幾個特別的人。肖郁靜和謝益去了美國,而顧銘夕,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裡。

  年輕的戴老師結婚了,還做了媽媽,她看著一群孩子長大了許多,心裡十分高興。與龐倩坐在一起時,她問:「你一點兒也沒有顧銘夕的消息嗎?」

  龐倩愣了一下,緩緩地搖了搖頭。

  她不會告訴他們,她最後一次接到顧銘夕電話時的情景。

  那是幾個月前的一天晚上,是春天?還是夏天?龐倩記得那天晚上很悶熱,寢室裡已經熄了燈,很突然的,她的手機響了。

  是一個Z城的固定電話,龐倩拿著手機就爬下床,跑去了陽台上,她接起電話,小心翼翼地喊他:「顧銘夕。」

  她生怕他會掛掉電話,一點兒也不敢對著他嚷嚷,她只是帶著些嬌嗔的口吻說:「顧銘夕,你怎麼那麼久都不給我打電話。」

  他如往常那樣地不吭聲,龐倩說:「我知道你沒有回B大去上課,我給那邊的老師打過電話了。顧銘夕,你放心,我不會來說你的,我想,你一定有你自己的道理。」

  「這個學期的期末考結束以後,我們就沒有專業課了。下個學期,我就要開始找工作。說起來,我都有點不敢相信,我要上班了呢。」

  她輕聲地笑了笑,又說:「顧銘夕,你現在好嗎?我特別特別想你,上次你放我鴿子,我真是差點被你氣死,我還想著,再也不要理你了。但是……我還是想你。」

  「這麼晚了,你在幹嗎呢?我們寢室已經熄燈了,顧銘夕,你媽媽身體好點了嗎?我爸爸媽媽都很擔心她,總是問我有沒有你的消息,顧銘夕……」

  「卡噠」一聲,電話掛了。

  幾個月後的一天,龐水生告訴龐倩,李涵可能已經去世了。

  和一群老同學坐在一起,龐倩很少說話。她聽著他們說著自己的計劃,周楠中要爭取在武大的保研機會,如果爭取不上,開學了他就要准備考研。

  汪松和厲曉燕不打算讀研了,准備一起回E市發展。厲曉燕家裡會安排她去一家事業單位上班,汪松則打算考公務員。

  蔣之雅暑假裡就在E市電視台實習了,為了上鏡,她忍痛剪掉了留了多年的長髮,現在的她留著一頭短髮,看起來清爽利落。她播報氣象節目,被周楠中打趣為「陰轉多雲小天使」,氣得蔣之雅滿包廂地追打他。

  吳旻的學業依舊優秀,他說他申請了國外的幾所大學,基本都給了明確的答復,他會好好選擇,等到畢業後繼續去國外碩博連讀。

  ……

  後來,不知怎麼的,大家聊起了顧銘夕,蔣之雅小聲地哭了起來,戴老師的眼睛也濕潤了。顧銘夕是她教過的最特別的一個學生,她還記得那個少年在高一軍訓時說的話。

  他抬頭挺胸地站在樹蔭下,說:「鴕鳥是世界上最大的鳥,我相信自己也能成為一個強大的人。」

  三年光陰,顧銘夕踏踏實實地一路走過,他有一雙沉靜又溫和的眼睛,有一雙靈活有力的腳,他的話不多,但是看著人時,臉上總是會露出羞澀的笑。

  他也很倔強,很固執,有著自己的堅持,他甚至像這個年紀大多數的男孩子一樣,心裡藏著一個女孩。

  沒人注意的時候,戴老師對龐倩說:「要是哪一天,你找到了顧銘夕,龐倩,你什麼都不用對他說,不用問他去了哪裡,不用問他這些年都經歷了什麼,不用問他苦不苦,累不累,你只需要給他一個擁抱,就可以了。」

  九月開學,龐倩大四了,學校已經沒有了專業課,同學們有的准備找工作,有的准備考研,有的准備出國。財大的學生找工作幾乎不用愁,龐倩念的又是金融學院,她只是去了幾次學校的定向招聘會,就有三家公司對她拋出了橄欖枝。

  咨詢過老師,龐倩選擇了一家位於陸家嘴的國際投行,作為她職業生涯的第一站。

  國慶以後,她上班了。

  龐倩買了幾套不那麼正式的職業裝,穿起來照鏡子,她自己都有點想笑。

  她開始每天坐公車、轉地鐵上下班,頭髮一絲不亂地綁在腦後,臉上化著淡妝,腳上蹬著小高跟鞋。

  以前念書時,龐倩坐地鐵,總能看到車廂裡有剛剛下班的年輕人,他們抱著包或坐或站,都是一臉的疲憊、麻木,那時候的龐倩和楊璐、吳飛雁在邊上嘻嘻哈哈,她想,這些人可真會裝,上班哪裡會這麼累嘛。

  輪到她自己上班以後,她才知道,人家說的學生時代的輕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龐倩的直系領導叫鄒立文,30歲,很年輕,能力很強,但是,也很凶。

  他的凶不是會拍著桌子罵人,而是,他會一臉冷漠地看著你,眼裡滿是對你工作成果的鄙夷,他會留下兩個字:「重做。」理由都不給,顧自離去。

  龐倩偷偷地掉過幾回眼淚,在公司加班到晚上12點,寢室已經關了門,地鐵也停了,她乾脆就趴在桌上熬過了一晚。

  新人龐倩的工作很雜很雜,整理數據、做PPT、學著給客戶報上市方案、做估值模型、給監管機構報文件……她一遍又一遍地給客戶、律師和會計師打電話溝通問題,忍受著各方的責難,還要想方設法地協調解決,另外就是幫領導打印、傳真、裝訂、定快餐、買咖啡、訂機票……

  鄒立文對龐倩的態度向來一般,本來,他是想招一個男孩子的,但人事部卻給他招來了一個女孩,而且這女孩看著也不像是很精明的樣子,有點兒直腸子。鄒立文對這個女孩唯一的好感是她是他的老鄉,都是E市人,鄒立文想著先用用看,要是不行,實習期結束就打發她走了算了。

  鄒立文對龐倩印象改觀是在這一年的聖誕節,平安夜剛巧是周日,他在公司加班,突然要一份龐倩做的報表,鄒立文給龐倩打了電話,讓她把文件發過來。龐倩在電話裡愣了一會兒,說:「領導,你稍微等我半小時。」

  半小時後,龐倩來到了辦公室,她穿得很漂亮,還化著煙熏妝,身上有著淡淡的酒氣,顯然是和朋友們在外面玩。

  她心急火燎地去開電腦,鄒立文說:「你公司電腦裡也有?那你告訴我在哪個文件夾就行了,我自己可以找。」

  「沒事兒,領導,我剛好找個機會溜,我可不喜歡喝酒了。」她把電腦裡的文件發給了鄒立文,又看看周圍冷清的辦公室,說,「領導,你怎麼禮拜天還加班啊?還是聖誕節。」

  「……」鄒立文瞥她一眼,「有個項目的方案明天Deadline。」

  龐倩問:「恆方的那個?」

  「嗯。」

  她說:「要我幫忙嗎?」

  鄒立文想了想,說:「也行,你幫我做一下校對,看看有沒有錯別字,錯的單詞之類的。」

  龐倩:「……」

  他們加班到凌晨4點,鄒立文請龐倩去吃夜宵。

  龐倩哈哈大笑:「領導,這是吃早飯吧!」

  坐在一家24小時營業的快餐店裡,鄒立文和龐倩都餓了,狼吞虎咽了一陣後,鄒立文問龐倩是不是打算一直留在上海發展。

  龐倩真的很傻,說了實話:「我是打算先工作兩年,積累經驗,然後去讀研的,或者回E市工作。」

  鄒立文無語:「你是在對你的領導說,你只是把這裡當做你的跳板,是這個意思麼?」

  龐倩:「……」

  她瞪著一雙煙熏眼,可憐巴巴地說:「領導,你看在我陪你加班到天都快亮了的份上,你別開除我,行麼?」

  鄒立文難得地笑了,他說:「過兩年,或者只需要一年,我大概會回E市,去香港嘉來,你這兩年跟著我好好學,到時候,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帶著你一起走。」

  「年薪呢?」龐倩兩眼放光。

  鄒立文瞇起眼睛問:「你有什麼要求麼?」

  「去嘉來,我要拿到你現在的年薪!」

  「做夢!」

  「那拿一半!」

  「應該不止。」

  「成交!」

  龐倩高興極了,她眨巴眨巴眼睛,吸了一口可樂後,突然歪著腦袋問:「領導,你幹嗎要對我這麼好啊,我這才入職三個月呢。」

  鄒立文默默地翻了個白眼。

  凌晨4點多,詭異的時間,一夜沒睡的龐倩腦子昏昏的,膽子也大了許多,她說:「領導你可別看上我,我是有喜歡的人的。」

  鄒立文:「……」

  龐倩悉悉索索地翻出自己的錢包,抽出相夾裡的身份證,給鄒立文看裡面的那張大頭貼合影:「喏,是真的,就是這個人。他是不是很帥?」

  她嘿嘿地笑著,鄒立文瞄了一眼照片,又看向龐倩:「他……」

  「嗯,他沒有胳膊的。」龐倩笑嘻嘻地說著,表情還有些嬌羞,「所以,領導,你要是因為看上我所以才幫我,我得和你說聲對不起了。」

  鄒立文一個爆栗敲在龐倩額頭上:「你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