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章 時來運轉

A- A+

  春節前,龐倩一家搬進了新房,房子是前一年春夏時裝修的,龐水生下了血本,請了家裝公司的設計師,家具家電硬裝都挑好的來,把房子裝修得特別漂亮。

  龐倩擁有了一個明亮又時尚的房間,爸爸貼心地給她做了一個大大的衣櫃,足夠擺下她的衣服、鞋子。

  年後,龐倩回到上海,繼續在公司實習。鄒立文教她時耐心了許多,他甚至開始帶她出差,讓她完整地了解一個項目的操作流程。回校准備畢業論文前,龐倩已經可以獨立完成一些小項目了。

  五月,班裡組織畢業旅行,一群同學去了嵊泗列島,趕海,看日出,吃海鮮……楊璐和盛峰手牽著手在沙灘上踏浪,歡笑聲陣陣傳來。龐倩站在遠處看著他們的背影,吳飛雁走到她身邊,和她聊起天來。

  她用手肘捅捅龐倩的腰:「喂,螃蟹,你和我說實話,看著他倆好,你心裡有沒有點不舒服?」

  「我幹嗎要不舒服啊?」龐倩笑著搖頭,「真沒有,真的。」

  吳飛雁說:「就是不知道盛峰研究生畢業後,會不會留在上海。」

  「應該會吧。」龐倩抬起頭,看著大海上湛藍的天空,她舒展了一下手臂,臉上綻開了燦爛的笑,「兩個人真的想在一起,總歸是想的到辦法的,咱們就等著喝他倆的喜酒吧!」

  六月,龐倩順利畢業,她戴上了學士帽,穿著學士服拍了許多美美的畢業照。龐水生和金愛華來參加了她的畢業典禮,老頭老太激動得要命,龐水生滿面紅光,看著從小調皮搗蛋的女兒如今出落得美麗大方,心裡真是美得冒泡。

  龐倩成為了大家庭裡的正面教材,是表哥表姐、堂哥堂姐教育小孩子時的優質榜樣。在龐水生、金愛華兄弟姐妹的小孩這一輩裡,龐倩雖然不是讀書讀得最好的,但卻是逆襲得最厲害的。

  大家都知道龐倩從小學習成績中不溜秋,貪玩又嘴饞,沒少挨金愛華、龐水生的打罵。她初中裡曾在班裡吊車尾,高中裡甚至還考過全班倒數第一,整個高一,她一直是全班倒數幾名,龐水生每次去開家長會都要被氣一回。

  大家都覺得龐倩考上重高是運氣,高考時頂多考一所三本,甚至是大專。可是後來,她竟考上了重點大學,畢業後又進了國際投行工作。金愛華的姐姐問金愛華:「你們倩倩轉正以後每個月工資有沒有5000?」

  金愛華哼一聲:「5000?開什麼玩笑!」

  「5000都沒有啊?倩倩在上海,5000才能把日子過得像樣吧。要是沒有這個數,還不如回來E市,找一份工資三、四千的工作,也好把房租省下,陪在你們身邊。」

  金愛華哼哼一笑,下巴都抬起來了:「我們倩倩轉正後保底年薪25萬,攤到每個月,2萬哎2萬!」

  「哦呦呦呦呦!」金愛華的姐姐嚇傻了,「她是在什麼銀行啊,工資這麼高的呀?」

  金愛華鼻孔朝天:「她是在國際投行,投行!國際的你懂不懂!」

  龐倩在浦東租了一套單間,每天坐地鐵上下班,她的公司所在的大廈就在東方明珠附近,從辦公室的窗口,她每天都能看見那座高大恢弘的電視塔。

  幾年前的一天,她站在塔裡,指著塔外的高樓大廈豪氣萬丈地說:「我以後要去那兒上班!」

  幾年後,她真的做到了。

  只是,當時站在她身邊的人,此時已不知身在何方。

  龐倩開始了她的職場生涯,她的工作比她想象得要忙碌許多。有時候在公司裡辦事,她都是要用跑的。出租屋真正變成了一個只是睡覺的地方,龐倩幾乎天天加班、應酬,偶爾還要出差。她辦理了護照和港澳通行證,第一次去香港,她玩迪士尼、海洋公園,還逛街買回了一大堆東西。第二次去,又買了一堆。當她第五次去時,她終於淡定了。

  公司裡每年會組織一次國外旅游,07年年底時,龐倩第一次出國,去了新馬泰。春節回E市,她給家裡的老老小小帶了一大堆的禮物,香水、護膚品、迪士尼玩具、手表……

  大家在龐水生寬敞亮堂的新房裡吃團圓飯,所有的人都誇龐倩現在漂亮,皮膚白,氣質好,工作又那麼出色。

  小叔說:「養個女兒像倩倩這樣,真的算是大功告成了,倩倩啊,現在你爸爸媽媽心裡就只記掛你的終身大事啦。」

  龐倩說:「叔叔,我都還沒滿23呢。」

  「可以開始找了嘛,談兩年,25歲結婚,剛剛好。」

  龐倩呵呵地笑:「我現在工作好忙,根本沒時間談戀愛。」

  小嬸嬸輕輕地碰了碰金愛華,在她耳邊問:「嫂子,倩倩不會是,還在惦記以前,住你們家隔壁的那個沒有手的小男孩吧?」

  金愛華變了臉色,冷冷地說:「胡說!沒這回事!」

  龐倩是真的很忙很忙,忙到和老同學聚會的時間都沒有。周末時和吳飛雁逛街,吳飛雁問她是不是真的要一直等那個「失蹤的男朋友」,龐倩想了想,說:「我給你講一件事。前段兒,我公司裡有個男孩子好像對我有點兒意思,老來約我。有一次午飯時,他喊我去樓下麵館吃麵,我就去了。」

  「然後呢?」

  「就我們倆一塊兒吃麵,他點了一碗泡菜肥牛麵,我點了一碗紅燒牛肉麵。麵上來以後,我倆就吃了。吃著吃著我就做了一件牛逼哄哄的事。」

  「什麼事?」

  龐倩一笑,說:「我和他說,我這紅燒牛肉特別好吃,問他要不要。他說不要,我不聽,非往他碗裡夾了一筷子牛肉,說你嘗嘗,真的很好吃。」

  吳飛雁皺起眉:「你這人怎麼這麼惡心啊,你吃過的麵哎,怎麼能夾牛肉給人家?」

  「我故意的呀,他不是說他喜歡我麼。」龐倩奇怪地看著吳飛雁,「你和你男朋友吃飯,他碗裡的東西你不吃?」

  「我有潔癖,不會吃。」吳飛雁問,「那後來呢?」

  「後來那男的就傻了啊,麵條也不吃了,說吃飽了。」龐倩哈哈大笑起來,笑了一陣後她停下來,「飛雁,我是不是很壞,其實,我也不會去吃那人碗裡的東西,不管他吃沒吃過。我連我爸媽碗裡的東西都不會吃,但是這世上,我會吃一個人碗裡的東西,我也確信,他同樣願意吃我碗裡的。」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嚴重地波及了龐倩所在的行業,很多公司都開始裁員,龐倩所在的部門被裁了好幾個,她心驚膽戰地上著班,但是鄒立文一直都保著她。

  2009年,經濟形勢稍有回暖,鄒立文私底下問過龐倩的意見,他准備年底時跳槽回E市了,職位會從部門經理一級直接跳到公司副總級別。龐倩幾乎沒猶豫,直接同意跟他去。哪怕,她留下來的話,年薪也會增加,職位也會上升,但是龐倩心裡對鄒立文很感恩,她感謝他在那最蕭條的一年裡,將她護在了身後,連薪水都只受了小小的影響。龐倩一直都是個熱血的人,她知道鄒立文跳槽必定要建立自己的親信圈,而她,正是他的一個忠誠小兵。

  年底,龐倩跟著鄒立文辭了職。離開上海前,她一個人跑去了外灘,找了一家數碼快照點,花了20塊錢,以黃浦江和東方明珠為背景,給自己拍了一張大大的照片。

  照片右下角印著時間:2009年12月5日。

  龐倩打開手機,看到自己相冊裡翻拍的一張照片,一樣的背景,拍立得的小照片,顏色已經淡了許多。照片裡兩個小小的孩子挨在一起,笑得很開心。拍攝的日期是:1999年7月17日。

  她和這座城市的緣分,始於那一年的夏天,十年了,她終於要離開,心裡只覺得遺憾。她曾經和那個人約定,要和他一起逛過這城市的每個角落,吃遍所有美食,看過所有美景。她還曾對他暗示,等到了大學,她會給他回應。

  但是結果,只是她一個人,在這個城市孤獨地待了六年。

  龐倩帶著行李回到了E市,正如她對顧銘夕說過的那樣,有過在國際投行三年多的工作經驗,入職嘉來投資的龐倩工作得得心應手,她已經可以獨立操作項目,一個人不慌不忙地出差,拖著行李箱行走在一個個陌生的城市。她褪去了一身青澀的學生氣,臉上的笑容再是燦爛,也找不回曾經的純真和簡單。

  龐倩考了駕照,買了一輛車,她擁有了數不清的高跟鞋,還有各種漂亮衣服、珠寶首飾。空下來的時候,她會和鄭巧巧去逛街、吃飯,鄭巧巧英語專業畢業,在一家外企上班,收入也不錯。還有孫明芳,孫明芳成了一個審計員,她也是單身,時常和龐倩約著喝咖啡、打乒乓球。

  龐倩靜靜地度過了她的25周歲生日,自從那個深夜,顧銘夕給她打來最後一通電話,四年多了,她再也沒有接到過來自Z市的電話。

  回到E市大半年,她一直保留著上海的那個手機號,E市的手機可以暫時關機,上海的手機卻從來不關。

  晚上吃過飯,她獨自出了門,走到了金材大院的位置。當然,大院早已經不在了。

  商業中心已經建成,這個區塊成了E市一個新的中心點。龐倩走在廣場上,炎炎夏日,有一群老太太放著震天響的音樂,扭腰跳著廣場舞。另一邊,幾個年輕的老師在教一大群小孩滑直排輪。

  廣場上有許多小販,還有散步的市民,龐倩看到一老頭兒在賣烤腸,她走過去,花了1塊5買了一串。

  只吃了一口,龐倩就吐了出來。這哪裡是烤腸,分明就是麵粉吧。

  她突然就笑了,笑得掉出了眼淚。她咬著牙吃完了這根烤腸,很多年前,這是她眼裡的至尊美味,吃不起,只能看著。總會有一個人在她身邊說:「好啦,別看了,口水都要掉下來了,我兜裡有錢,你自己掏一下,買一串吃吧。」

  一個整點,音樂噴泉突然開了,清澈的水柱噴一湧出來,隨著音樂歡快地跳著舞。許多小孩子繞著噴泉玩鬧不休,龐倩抱著手臂站在一邊,微笑著看了一會兒後,她抬頭看天。

  銀河,雖然不是那麼明顯,但是在這樣空曠的場地,她還是可以看見。

  龐倩知道自己很傻,有無數的人都說她傻。楊璐、吳飛雁、盛峰不認識那個人,她們說她傻也就算了。可是為什麼連鄭巧巧、孫明芳、厲曉燕、周楠中、汪松都要說她傻呢?

  中國那麼大,有十幾億的人,那個人就這麼躲了起來。龐倩知道他現在是一個人,她甚至可以確定他依舊單身,她想象他日子過得多麼艱辛,但又相信他一定不會放棄,臉上依舊會帶著從容而溫和的笑。

  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才能找到他,她試過從開心網、人人網、校內網去尋找,但是顯然,他沒有在這些社交平台注冊。

  她甚至不知道他在哪個城市,在靠什麼工作謀生,他沒有大學文憑,對此,龐倩心裡很難過。

  她抬頭看著銀河,在心裡默默許願。

  我要找到顧銘夕,我要找到顧銘夕,我要找到顧銘夕。

  2010年的12月,鄒立文派龐倩去北方出差,她拖著行李箱獨自前往,待了兩個星期,回程時,碰到了暴雪天氣。

  ---

  龐倩和俞佳磊從餐廳出來,兩個人一起去拿車,馬上就要聖誕節了,沿街的商鋪都掛起了聖誕裝飾。

  龐倩正心不在焉地看著,她的手機響了。她接起來一聽,就樂了:「呀,是你?謝益。」

  「在E市不?」謝益的聲音透著喜悅,「明天我有事回一趟E市,一起吃個飯。」

  「明天?行啊。」龐倩說,「你到了再給我電話,咱們約地方,我請客。」

  「OK,我開車呢,明天見。」

  謝益掛下電話,心情那就一個爽。

  這天早上,公司開例會,有個部門匯報近期的工作內容,談到了一個影視版權的項目。謝益一開始沒注意,直到那個員工說出了名字——《我的螃蟹小姐》。

  謝益心裡有了一絲微妙的感覺,很快地,他的員工就給他拿來了這本繪本。

  員工匯報說,這本繪本現在賣得很火,作者也很紅,還很神秘。有許多家影視公司在搶這本繪本的影視版權,報價已經水漲船高。

  現在的謝益是一家傳媒公司的小老板,公司做引進劇、劇集發行,也拍過幾部連續劇,其中八成沒啥浪花,但有兩成的劇紅了,公司就賺了。

  謝益在辦公室裡飛快地翻完了《我的螃蟹小姐》,簡直開心地要撓牆,忍著給龐倩打電話的沖動,他抓了抓頭發,仔細地想了辦法。

  ---

  第二天,龐倩又摸魚了一天,她坐在辦公桌前,不知第幾次地翻看那本繪本,最後的那段內容,她看了一遍又一遍。

  《我的螃蟹小姐》——

  鴕鳥媽媽離開了鴕鳥先生,她變成了天使,飛到了天上。

  鴕鳥媽媽臨走前,和鴕鳥先生約定,來世,他們還要做母子。

  現在,只剩下了鴕鳥先生一個人,他想,他該怎麼辦呢?

  鯊魚大哥說,你可以去找螃蟹小姐啊。

  鴕鳥先生搖搖頭,他已經一無所有了,就算找到螃蟹小姐,又如何?

  鴕鳥先生想,他現在最要緊的任務,就是要自食其力。

  ……

  鴕鳥先生喜歡溫暖的南方,後來,他去了動物王國最南面的一個海島上。

  那裡有美麗的大海,細膩的沙灘,淳樸的島民,一年四季都只穿著輕薄的衣衫,鴕鳥先生終於離開了寒冷的北方,他想,他再也不用受凍了。

  鴕鳥先生找到了一份簡單卻快樂的工作,私底下,他還能靠他的本領賺外快,日子就這麼一天一天地過去了。鴕鳥先生的生活漸漸步入正軌,他不用再挨凍挨餓,他還擁有了自己的鴕鳥窩。

  過去的一切就像是一場夢,如果把這個故事說給別人聽,別人大概也只會覺得,喔,鴕鳥先生好可憐。

  可是,鴕鳥先生並不可憐,現在的他很快樂,你問他還記不記得螃蟹小姐?

  哦,當然,他深深地記得。

  這個故事並沒有結束。鴕鳥先生為他設計了兩個結局:

  第一個,當時光流去,鴕鳥先生徹底地弄丟了他的螃蟹小姐,而螃蟹小姐,也永遠都找不到她的鴕鳥先生了。他們走在兩條相悖的路上,一個往左,一個往右,很多很多年後,再也記不起那些逝去的少年時光。

  第二個,鴕鳥先生記得鴕鳥媽媽的話,鴕鳥媽媽說,等到有一天,他可以再去尋找螃蟹小姐,如果她是單身,他可以再追求她一次。

  鴕鳥先生每次想到這個場面,都會忍不住笑起來,因為,這真的是太美好了。

  但是,沒人會比鴕鳥先生更知道生活的殘酷,有很多美好的東西,都只是假象,或者,曾經美好,現在都已經碎裂了。

  螃蟹小姐現在是不是單身,鴕鳥先生不知道,他只是覺得,他在她的生命裡消失了這麼多年,怎麼可以突然地出現,去打擾她現在的生活呢?

  所以,這是一個未完待續的故事。

  也許,永遠都沒有答案。

  鴕鳥先生寫於2010年七夕

  ---

  下班後,龐倩抓起包就往樓下沖,謝益已經等在樓下了。

  龐倩看到他就覺得怪怪的,因為謝益笑得特別狡黠,他拖著龐倩上了車,什麼都不說,只是一直詭異地笑著。

  龐倩很無語:「你吃錯藥了?笑什麼呢?」

  「我發現了一個大秘密!」

  「什麼秘密?」

  「嘿嘿,嘿嘿,螃蟹,你知道現在有個繪本作者很紅麼?」

  龐倩超級失望:「我早知道了,顧銘夕啊!你無聊不無聊!」

  「臥槽你知道了?!」謝益更失望,「哼,沒關系,我還有重磅炸彈!」

  他把龐倩帶到了一間格外有情調的茶樓,走進彎彎繞繞的走廊,最後到了一間雅致的包廂。

  包廂裡已經坐著一個女人,30歲左右的年紀,面容娟秀。她看到謝益就站了起來:「謝總,你好,我是姜琪。」

  謝益一臉鎮定地過去與她握手,交換名片,然後為龐倩和姜琪做介紹。

  「龐倩,這是姜琪,她是文瀾圖書策劃公司的編輯,鴕鳥先生唯一的責編。」

  龐倩震驚了。

  然後,他又對姜琪說:「姜小姐,這是龐倩,她就是鴕鳥先生的螃蟹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