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1 章 完美結局

A- A+

  《我的螃蟹小姐》被熱心的讀者建了一個貼吧,貼吧裡有一個最熱的話題,就是鴕鳥先生應不應該再去找螃蟹小姐。

  龐倩每天都泡在貼吧,看看這個帖子的最新回帖,絕大多數的網友都是鼓勵鴕鳥先生重新去追求螃蟹小姐的,有些人急得要命,長篇大論地闡述觀點,甚至不惜威逼利誘恐嚇,讓龐倩既是哭笑不得,又十分感動。

  她還接到許多老朋友的電話,他們都是興奮地對她說:「螃蟹!你有沒有看過現在很紅的一本書,作者是顧銘夕!」

  帖子下有許多有趣的留言。

  老農民:不知道作者能不能看到我的話,我大概比你年長幾歲,小的時候也有一個小青梅,我很喜歡她,但我不知道她喜不喜歡我。我甚至沒能像你這樣用一封情書去表白,我什麼都沒有對她說,高考以後,我們各分東西,後來就少有聯系。我之所以能看到你的書,是因為上個月,她從外地給我寄了一本來。我看過以後,才知道她想對我說什麼。作者,如果你的心裡依舊有螃蟹小姐,我支持你再回去找她,有些事,現在不做,將來你會後悔的。我現在單身,但是我的青梅已經成了家,我想,如果我能早幾年看到這本書,我一定會鼓起勇氣去找她。

  碳烤生蠔:我知道小鴕鳥是誰!!!但是我不告訴你們!!哈哈哈!!小鴕鳥你能看到嗎?咱們來對個暗號吧!重機廠,燒烤店,哈哈哈哈!!我已經做爹啦,娃兒都滿地跑了,你趕緊和螃蟹在一起啊!

  帥得風中凌亂:咕咕咕咕……gu鴕鳥????我是你高中裡的前桌!比較帥的那個!我現在在哥倫比亞建電廠,正宗農民工一個。TMD你在搞什麼飛機?大家找你找了多少年你知道麼?我那個醜逼同桌汪汪汪都快要和小燕子結婚了,你趕緊回來喝喜酒!

  樓上傻逼:鴕鳥我勸你最好別回來喝老子喜酒!看老子不揍死你!另:樓上傻逼!

  甜蜜的咖啡:哈哈,看來有很多人都猜到鴕鳥先生是誰了呦!其實我也是知道的,鴕鳥你快回來找螃蟹呀,你再不回來,螃蟹要被人追走啦!

  路人甲:為什麼有那麼多人都要鴕鳥先生回去找螃蟹小姐呢?我倒是覺得故事到此為止也很不錯啊。兩個人各有各的生活,為何一定要讓小時候的回憶纏繞著自己呢?生活很殘酷也很現實,就算鴕鳥先生和螃蟹小姐在一起了,誰能保證,他們不會因為分離太久而產生隔閡,最後,連對彼此最後的一點美好回憶都磨滅了,這樣豈不是更令人傷心?

  有耳:你會這樣說,是因為你不認識他們。

  蛤蜊肥又壯:哪個敢要鴕鳥不回來找螃蟹的老子跟你急!!!

  有耳:Mr. Ostrich,never forget what you ever said.

  ……

  龐倩去了鄒立文的辦公室,她說:「領導,我要請假。」

  「請假?」鄒立文問,「請多久?」

  他了解龐倩,一天、兩天的假她是不會這麼正兒八經地來和他說的。

  果然,龐倩說:「兩個星期。」

  「……」鄒立文坐在辦公桌後,盯著她的眼睛,「年底很忙,你知道麼?」

  龐倩點頭:「我知道,我會把事情交代好的。」

  鄒立文思考了一會兒,翻了翻桌上的台歷,說:「明天開始,兩個星期,一天都不能多。」

  龐倩笑了:「謝謝領導!」

  ---

  聖誕節期間,中國大部分地區寒冷陰郁,可是在海南三亞,卻是溫暖如春。

  周六,顧銘夕早早地起了床,洗漱完畢後,他去廚房做早餐。

  一個多小時後,濃濃的粥香飄了出來,他關了火,去房裡叫豆豆起床。

  豆豆是個7歲的小男孩,喜歡賴床,顧銘夕叫了他幾聲後,他已經把身子縮成了一個球。

  「讓我再睡一會兒嘛。」豆豆閉著眼睛在床上扭動,顧銘夕一腳踢向他的屁股:「昨天是誰說想吃皮蛋瘦肉粥的!」

  豆豆在床上翻了一個跟斗,終於睜著迷蒙的眼睛爬了起來。顧銘夕抬腳把他的衣服從床頭取過來:「趕緊穿衣服,刷牙洗臉尿尿,然後幫我去把粥端出來。」

  豆豆很聽話,麻溜兒地就穿上衣服去洗漱了,弄完以後,他去了廚房,顧銘夕一直在邊上看著他,說:「小心燙。」

  他已經幫豆豆准備好了粥碗,還在下面擱了一個大大的不銹鋼盆,豆豆把鍋裡的粥舀到碗裡,端著不銹鋼盆,小心翼翼地走到了餐桌邊,放下碗後,他再拿著盆回去幫顧銘夕也盛了一碗。

  小小的孩子,已經很懂事,很能幹了。

  一大一小兩個人在桌邊喝粥,顧銘夕對豆豆說:「今天老師有事要出去一趟,不回來吃午飯了,你去紀老師那裡吃飯。」

  豆豆抬起眼睛看他:「你去哪兒?」

  「去見一個人,就是上次你見到過的姜阿姨。」

  「哦。」豆豆點點頭,「顧老師……」

  他嘴裡咬著勺子,欲言又止的樣子,顧銘夕問:「怎麼了?」

  「他們都說,你要走了。」豆豆看著顧銘夕,眼睛漸漸地紅了,「是真的嗎?你真的要走了嗎?」

  顧銘夕笑了一下,俯身喝了一口粥,問:「是誰說的?」

  「紀老師,陳老師,王老師……他們都這麼說。」豆豆聲音低低的,情緒很低落,「顧老師,你走了的話,我怎麼辦?」

  「豆豆,你先不要想這些,說實話,老師自己也還沒決定。」顧銘夕沒有把豆豆當孩子,並沒有去敷衍、欺騙他,他說,「如果老師離開,也是因為有了新的目標和計劃,並不是要把你丟下,老師就算要走,也會安排好你的生活。」

  豆豆的眼淚下來了:「可是,我不想回家……」

  顧銘夕腳趾抽了一張紙巾遞給他:「別哭了,你是個男孩子,不能那麼愛哭。」

  豆豆抽抽噎噎地擦著眼淚時,有人敲門,顧銘夕扭頭:「請進。」

  門開了,紀秀兒探進頭來:「顧老師。」

  顧銘夕對著她微笑:「紀老師,吃早飯了麼?我煮了粥,一起吃吧。」

  紀秀兒走進門,她是個年輕的女老師,臉紅紅的:「不用了,我吃過了。我是想問問你,你早上有空嗎?我的電腦又出問題了,想請你幫忙重裝下系統。」

  顧銘夕抱歉地說:「對不起啊,我和人約了10點談事,大概午飯後才會回來。」

  「這樣啊。」紀秀兒很失望,顧銘夕說:「下午我能幫你弄,如果你急,可以請陳老師幫忙,他也會裝系統。」

  紀秀兒忙說:「我不急,不急,我等你下午回來好了。」

  吃完粥,豆豆很乖巧地去洗了碗,顧銘夕准備出門,一個人在房裡穿衣服。豆豆擦乾淨了桌子,又把鍋裡剩下的粥倒進大碗,包上保鮮膜放進冰箱,顧銘夕穿戴整齊出來時,他已經在掃地了。

  顧銘夕覺得窩心,溫和地說:「豆豆,掃個地就行了,我下午回來會拖地,你帶上書包,去紀老師宿捨,讓她輔導你寫作文。」

  豆豆撅起嘴:「我想待在家裡。」他一直把自己和顧銘夕的小窩稱之為「家」,盡管他只是在這裡住了兩年。

  「不行,你會偷偷看電視,還會玩電腦。」顧銘夕才不會上當,「動作快,老師要遲到了。」

  他們出了門,這是一所位於三亞郊區的希望小學,學校很小,有一幢兩層樓的教學樓,還有一片水泥地操場,都是由企業捐款建造的。學校的老師不多,幾個年長的老師是有編制的,每天會回家,年輕的單身老師很多都是無編制的,甚至是自主支教的性質,拿著微薄的工資。學校給他們安排了教師宿捨,是一排小平房,一人一間,有公用的衛生間和廚房。

  顧銘夕身體情況特殊,又帶著豆豆,學校特別照顧他,給了他一個小套間,帶廚衛,雖然簡陋,但足以讓他和豆豆一起快樂地生活。

  顧銘夕拜托紀秀兒安排豆豆的午飯,再幫他輔導語文,交代完後,他離開了學校。

  豆豆斜眼看紀秀兒:「紀老師,你的電腦這個月已經壞了三回了,要是修不好,你去買一台新的算了。」

  紀秀兒:「多嘴!把你的作文本拿出來!」

  ---

  顧銘夕坐公交車到了目的地,他身上背著一個斜挎包,找到了姜琪和他約定的地點。

  那是一間位於二樓的咖啡館,布置得十分別致。屋外有一片大大的露台,老板在露台上擺了幾張木頭桌子,冬天的太陽曬得人十分舒服,老板就沒有把遮陽傘撐起來,暖暖的陽光灑在露台上,顧銘夕瞇了瞇眼睛,向著姜琪走去。

  咖啡館上午的生意很淡,露台上只坐著姜琪一人,她看到顧銘夕,立刻向他招手示意:「嗨,小顧。」

  顧銘夕在她對面坐下,抬腳卸下了身上的包,他點了一杯冰咖啡,問:「琪姐,你是趁著聖誕節過來度假嗎?」

  「哈哈哈!沒錯,公款旅行。」姜琪笑得很開心,「小顧,好久沒見,最近好嗎?」

  「老樣子啊。」顧銘夕聳聳肩,「馬上要期末考了,你知道,我教的課多,還挺累的,家裡的豆豆又特別調皮,這個歲數的小男孩精力旺盛,皮得像條泥鰍一樣。雖然他很少要求什麼,但是,我既然把他帶了回來,總得把他養得像個樣子,所以平時還得帶他出來玩,陪他去上輪滑課,去吃肯德基,唉……奶爸不好當啊。」

  說著說著,他自己也笑了起來,姜琪說:「你才知道養孩子不容易呀,我家裡的小丫頭3歲,我已經要被她搞得團團轉了。我還真佩服你一個大小伙子敢把一個小屁孩接到身邊養。」

  顧銘夕哈哈地笑:「豆豆其實很懂事,而且,我一個人生活肯定有些不方便的地方,身邊多了他,別看只是個小孩,很多事都能幫我一把。」他想到了兩年前,說,「琪姐,你是沒看到豆豆以前的樣子。要是不把他帶出來,我會良心不安。」

  姜琪點頭:「我知道,你和我說過。」

  默了一陣子,顧銘夕又問,「琪姐,你最近工作忙嗎?」

  「忙,當然忙!都在忙你的事呀!」說到這個,姜琪眉毛都挑了起來,問道,「對了小顧,上次和你電話裡說的事,你考慮得怎樣?」

  「影視版權?」顧銘夕想了想,搖頭說,「我覺得,還是……算了吧。」

  「為什麼呀?幾米、朱德庸,他們的繪本都賣了影視,拍得也不錯啊。」姜琪說,「因為你本人不露面,所有的影視公司都來找我了,我簡直變成你的經紀人啦。最近有好幾家公司都在和我談,價格真的是非常讓人動心,對你這樣一個新人來說,絕對算是很大的一筆錢了。」

  「不是錢的問題。」顧銘夕說,「而是,這個故事,它都沒有結局,我當初畫它,也是下了很大的勇氣。我甚至沒想過出版,只是因為畫了好幾本,想休息一下,講一講自己的故事。我沒想到會引起這麼大的反響,真的。」

  「公司裡堆滿了你的粉絲寄給你的禮物,到時候我一起給你寄到你學校裡去,你別嚇著,真的有幾箱子啊。」姜琪說,「小顧,你現在是怎麼想的呢?這個故事真的就未完待續了?」

  顧銘夕低著頭想了想,他的咖啡上來了,他就著吸管喝了幾口,冰涼甜蜜的感覺刺激著他的味蕾,他說:「這就是我一開始就想好的結尾,我無法確定哪一種結局,好像總覺得,不管是哪一種,確定了的話,我和她的故事就結束了。」

  他輕輕歎了口氣,牙齒咬著吸管攪了攪玻璃杯裡的咖啡,冰塊碰撞著杯壁,叮叮咚咚地響著。他繼續說,「不想賣影視,就是因為,我不能決定他們會拍出一個怎樣的結局。為了收視,很有可能就是大團圓,但是現實裡,其實並沒有那麼多美好的故事,美滿的結局。」

  姜琪問:「那你現在有什麼打算?我一直以為,你畫完了這個故事,就是要去找螃蟹小姐的。」

  「的確有這麼想過。」顧銘夕笑了,笑得眼睛彎彎的,「那時候覺得,我也沒有那麼糟糕了,但是仔細想過以後,又覺得不太妥。」

  「怎麼不妥呢?」

  顧銘夕沒有正面回答她,而是問了一個問題:「琪姐,你現在,身邊還有沒有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朋友?男的女的都行,我指的是,曾經你們十分要好,幾乎形影不離,現在也是非常貼心的朋友。並不是說那種普通的朋友、同學。」

  姜琪想了一下,說:「我有一個小學同學,女生,小時候我和她好得就像一個人似的,初中裡我們分開了,但是念高中又在一個班了,我們就變得更加要好,還約定一起考大學。可是她成績沒我好,我去外地念了本科,她念了大專,我畢業回到老家時,她已經工作了。現在我們偶爾也會聯系,一年大概見兩三次面,一起吃個飯,逛逛街,她應該是我交往時間最長的朋友了。」

  顧銘夕問:「那你現在和她,還貼心嗎?」

  「貼心?」姜琪不解,「什麼叫貼心?」

  「無話不談,無所顧忌,心有靈犀。」

  「哦!怎麼可能!」姜琪喝了一口咖啡,「人得有多幸運,才能找到這樣的一個朋友。」

  「沒錯,我也這麼覺得。」顧銘夕微笑著,「琪姐,不是說我缺乏勇氣,而是,回去找她是一件很簡單的事,說聲嗨,你好,好久不見,然後一起吃頓飯,喝杯咖啡,這都十分簡單。但是往後的生活卻一點也不簡單。我實在不能算是一個幸運的人,但是我一直慶幸,我有過一段美好的學生時期,身邊始終都有一個貼心的女孩。我不想破壞我和她的這段回憶,所以,不管她現在是單身還是已經有了伴侶,我都覺得,我不應該去打擾她的生活了。我們已經錯過了,回不去了。」

  姜琪笑了:「那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本書賣得那麼好,她也許已經看到了,也許,你已經打擾到她的生活了?」

  顧銘夕抬眸看她,嘴唇微微地撅了起來,眼神裡有著小小的怨念:「我說不要出版的,是你非要我出的。」

  「哈!還是我不對了?」姜琪瞪他兩眼,又說,「對了,我這趟過來,給你帶了一份讀者的禮物,比較特別。」

  她從身邊的椅子上拿起一個大本子,推到了顧銘夕面前,然後站起身,說:「你慢慢看,我去一趟洗手間。」

  顧銘夕沒有回答她,因為,他已經被本子封面上的一張圖嚇到了。

  這是一本A4大小的活頁速寫本,牛皮紙封面,封面上用水彩筆畫了一幅圖,沒錯,水彩筆。

  一只紅色的螃蟹張牙舞爪地待在一只土黃色的鴕鳥背上,筆觸之拙劣簡直叫人不能直視,但是,畫得差並不代表畫得不用心,她應該是臨摹著畫的,鴕鳥身上還有一絲一絲的羽毛,只是這水平,顧銘夕想,豆豆都畫得比她好。

  螃蟹和鴕鳥一起抬頭看天,天上有銀河——如果顧銘夕理解得沒錯的話,那一團團的波浪線,應該就是銀河吧。天上還有星星,就是那種老師批改作業時給的五角星,在銀河的兩邊,各有一顆星,旁邊用小字標注著:牛郎,織女。

  封面上有六個豎排的大字,是手寫的,用黑筆描得很粗

  ——《我的鴕鳥先生》

  作者:螃蟹小姐

  顧銘夕低下頭,嘴唇和舌頭配合著,翻開了翻面——

  嗨,鴕鳥先生,你好。

  鴕鳥先生不在螃蟹小姐身邊的這幾年,螃蟹小姐看起來過得很風光,很快樂,可是實際上,她想他想得發了狂。

  出差去北方時,她又一次去了那個北方小城,找到了鴕鳥先生就讀的學校,老師告訴她,鴕鳥先生已經辦理了退學手續,他和這所學校,已經徹底地沒了關系。

  螃蟹小姐又去了鴕鳥先生住過的出租屋,當然,她什麼都沒有找到。出租屋已經換了新的租客,窗外晾著小孩子的衣服和尿布,螃蟹小姐覺得鴕鳥先生可能已經不在這個城市了,但是她完全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她在這個城市待了一夜,這裡的冬天真的很冷,螃蟹小姐不知道鴕鳥先生是怎麼度過的那幾年,他腳上有沒有長凍瘡,穿衣服、脫衣服會不會不方便。

  鴕鳥媽媽已經不在了,但是倔強的鴕鳥先生卻從沒有回去找過鴕鳥爸爸,螃蟹小姐想,他一個人,下雨時,有沒有人會替他撐傘,吃飯時,有沒有人會幫他端碗……螃蟹小姐拒絕去想鴕鳥先生身邊有了其他的姑娘,哦,她一直都等在這裡,他怎麼可以移情別戀?

  親愛的鴕鳥先生,螃蟹小姐終於看到了你夾在相框裡的信,在七年以後,連著信紙都發了黃。

  鴕鳥先生你知道嗎,七年前,你等在小公園的那個晚上,孔雀先生約螃蟹小姐去打乒乓球,螃蟹小姐和孔雀先生蹲在乒乓球台邊,熱烈地討論著如何填高考志願。

  螃蟹小姐一點也沒有去關心孔雀先生要讀哪裡,她只是很高興地說:她想要給鴕鳥先生一個驚喜,她要和他念同一所大學!

  孔雀先生問:螃蟹,你是不是喜歡鴕鳥先生?

  螃蟹小姐點點頭,說:嗯。

  是的,她喜歡鴕鳥先生,不是那種喜歡,是另一種喜歡。

  螃蟹小姐記得鴕鳥先生曾經對她說過的話,他說,有些事,過去就過去了,有些人,只會在你人生的某一個階段陪伴你。

  鴕鳥先生一定以為,自己只是陪伴螃蟹小姐經歷了人生某一階段的一個人,和她身邊那些來了又去的同學沒有區別。

  但是,不是的。

  他是她人生中最閃亮的一道身影,是她成長道路上最溫柔的一抹陪伴。

  鴕鳥先生的好,螃蟹小姐說三天三夜都說不完。也許在別人看來,鴕鳥先生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但是在螃蟹小姐眼裡,他就是最好的那個人。

  螃蟹小姐一直都沒有機會告訴鴕鳥先生,她知道這些年,他一定過得不容易,但是他與她的人生都還很長、很長……螃蟹小姐是真的希望,鴕鳥先生能做那個陪她走完全部人生的人。

  這些年,他們在人海裡遺失了彼此,感謝老天,又給了他們一個重遇的機會。

  這不是一個未完待續的故事,這是一個甜蜜的尾聲,是個Happy ending,是個俗氣的大團圓結局。從來就沒有兩個結局,當螃蟹小姐和鴕鳥先生相遇,就注定了,他們會在一起。

  ——螃蟹小姐寫於2010年聖誕

  最後的一張畫,依舊很難看,也依舊很用心。鴕鳥閉上了他溫柔的眼睛,紅色的螃蟹趴在他的背上,舉著兩個大鉗子,輕輕地抱住了他纖長的脖子。

  身後不知何時多了一副腳步聲,有一個人在向著他慢慢走近。

  顧銘夕整個人都僵在那裡,他沒有回頭,沒有起身,那個人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後,他能感受到她的氣息,就像夢裡的那種感覺。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太陽很大,就算閉著眼,眼前還是明晃晃的一片,他一直都屏著呼吸,當她的指尖觸到了他的背脊,他的身體突然就鬆弛了下來。

  他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猛地睜開了眼睛,低下頭,他看到一雙溫柔的手,從他的雙肩慢慢地伸至他的胸前,最後,他就陷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顧銘夕。」她的聲音響在他的耳邊,「我畫的結局,你滿不滿意?」

  第三篇章【雙手的溫柔】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