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4 章 心心相印

  飯桌上,其他的老師紛紛和龐倩搭著話,龐倩吃得好飽,又喝了點啤酒,話就多了起來,居然還說到了顧銘夕念書時的糗事。

  「那時候他多大,讓我想想,應該是8歲吧,最多9歲。我們去春游,公園裡有個湖,湖裡有鯉魚,大家就在湖邊買了麵包掰碎了餵鯉魚。顧銘夕也和我們一起玩嘛,他就脫了鞋子坐在湖邊。結果呢,因為人太多,他的一只鞋子不小心被人踢到湖裡去了,撈都撈不起來,哈哈哈哈哈……」

  龐倩滿面緋紅,一邊大笑,一邊靠在顧銘夕肩上,顧銘夕臉色臭臭的,陳老師問:「後來呢?」

  「後來,他只有光著一只腳和我們一塊兒玩啦,我記得,你的腳也被石頭弄破了,是不是?」龐倩捂著嘴笑個不停,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突然說,「顧銘夕,我向你道歉,我和你說實話吧,你那只鞋子,是我不小心踢到湖裡去的,我當時嚇壞了,不敢和你講,真是對不起啊。」

  老師們哄堂大笑,顧銘夕真是哭笑不得,他也記得這件事,鞋子掉到水裡以後,龐倩急得要命,還撿來一根樹枝趴在湖邊撈鞋子,當時讓他特別感動。

  顧銘夕咬著牙看龐倩:「龐龐,來來來,你以前還做過什麼倒霉事兒我不知道的,你現在都可以和我說。」

  龐倩還真的說了起來:「我偷喝過你的課間牛奶,你知道不?因為我看你都不喝,我怕浪費了。還有一次我和你吵架,把粉筆灰灑在了你的鞋子裡,弄了你一腳灰,你說一定是男生在捉弄你,我嚷嚷著要告訴老師,你還說算了,我心裡可不好意思了。有一回,你說我弄丟了你幾本漫畫書,我說我忘了,其實我是知道的,只是我也搞不清我把書丟哪兒了,可能是被我媽媽沒收了,也可能是借來借去忘拿回來了,反正我知道你不會和我生氣,乾脆就裝傻了。哦,還有一件事你應該不知道,以前和你同桌,我趁你不注意時偷過你的作業抄。還有考試的時候……我的確有偷看過你。小學時最多,初一也有,高一也有……嘿嘿嘿嘿……」

  她倚靠在顧銘夕的肩上,絮絮叨叨地說著,老師們都安靜了下來,顧銘夕神情沉靜,似乎也回到了那段無憂無慮的時光。

  那時候的煩惱,在如今看來簡直不值一提:很難用剪刀,所以做不好手工勞動;體育課時只能一個人孤獨地跑圈,羨慕地看其他男生在邊上打籃球;哪怕畫畫再好,也不能出黑板報;從小到大,他都沒有做過班幹部、課代表,也因為體育免修而無法評選三好學生……

  顧銘夕笑了起來,他轉頭過,吻了吻龐倩頭頂的髮,說:「龐小姐,給我留點面子吧,行不?」

  龐倩也樂了,對大家說:「那我說點你牛逼的地方吧。嘿,你們知道麼,顧銘夕念高中那會兒,次次考試都是年級前五的,我們可是重高,有400多個人呢!你們知道他高考考了多少分麼?641!超我們省一本線足足130多分!」

  老師們都驚呆了,顧銘夕任教三年,是老師中間工資最低的,因為他只有高中學歷。大家都知道他大學輟學,但並不知道他曾經的學習情況。

  顧銘夕說:「龐龐,你喝多了,說這些幹什麼。」

  龐倩也稍微清醒了一些,呵呵傻笑幾聲,說:「我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嘛。」

  吃過飯,大家又聊了會兒就散了,顧銘夕讓龐倩帶上行李,說要帶她出去安排住宿。

  「為什麼呀?」龐倩問,「我可以住你這裡的。」

  顧銘夕平靜地說:「我這裡地方小,還有豆豆在,我另外找地方給你住。」

  龐倩跺腳:「我不要!豆豆就是個小孩兒,我可以打地鋪的,睡你客廳也行。幹嗎要我出去住呀!」

  顧銘夕不為所動:「走吧,別磨蹭了。」

  龐倩本以為自己一定是住顧銘夕宿捨的,這時候就有點懊惱,拉起行李箱說:「你不用去了,我自己去找賓館好了。」

  顧銘夕歪著頭看她:「怎麼了,生氣了?」

  龐倩委屈地不理他。

  顧銘夕說:「我只是想讓你住得舒服一點。」

  龐倩瞪他:「賓館就舒服嗎?我就想住你宿捨!」

  顧銘夕歎氣:「我沒說帶你去賓館啊。」

  龐倩瞪大眼:「啊?」

  他們打了一輛出租車,車子在三亞的街上快速駛過,到了三亞灣區域,停在了一個小區大門前。

  龐倩拎著行李箱下車,好奇地打量著周圍,這是一個高檔小區,夜色中,房子的窗戶透著溫暖的燈光,小區裡風景優美,還有一個露天泳池,幾個老外在夜游。

  小區安保很嚴,進門有門閘,但是保安看到顧銘夕就笑著開了閘。龐倩拖著行李箱跟在顧銘夕身後走進了一幢高層,他們坐電梯到了16層,出來後,顧銘夕走到了一扇門前,說:「我兜裡有鑰匙,龐龐,你開一下門。」

  龐倩疑惑地從他褲兜裡掏了鑰匙開了門,又開了客廳燈,她立刻看到了一間小小的房子,裝修得特別溫馨,暖暖的色調,簡單的家具,陽台的移門沒有關嚴,屋外的風吹得薄紗窗簾飄動起來。

  龐倩丟下行李箱,赤著腳,鬼使神差地走了過去,推開移門,她就看到了一片海。

  夜色中的海,寧靜而美麗,皎潔的月亮懸在天上,星星點點的光在海面上閃爍不停。晚風將龐倩的長髮吹得紛亂,還讓她的裙擺飛舞起來。她吃驚地捂住了嘴,顧銘夕已經走到了她的身後,他的前胸貼在了她的背上,低下頭,閉上眼,就吻住了她細滑的肩膀。

  「喜歡嗎?」他問。

  「……」龐倩轉過身來,雙手環著他的脖子,額頭抵著他的額頭,問,「這是怎麼回事呀?你騙我?」

  他輕輕地笑了:「我的確沒有車子,沒有體面的工作,沒有文憑,也沒有胳膊。但是……我有一個小房子,還有……一點點,一點點錢。」

  「顧銘夕!」

  他沒有讓她有機會擰他、掐他、打他,因為,他已經吻住了她。

  空氣裡透著海的氣息,有點鹹,有點澀。

  但是他們的吻卻是甜甜的,一個纏綿悱惻的吻,不再有眼淚,不再有悲傷。

  顧銘夕的房子很小,一室一廳一廚一衛,只有60幾方。房子裡就像他的宿捨一樣,收拾得很乾淨,並且要比他的宿捨更像一個家。

  他把龐倩帶到臥室,龐倩看到了兩張床,一大一小,小床只有一米寬,貼牆擺著,床上用品是卡通風格,顯然是豆豆的床。大床鋪著藍色系的床單、被子,床頭疊著幾本書,邊上擱著一根「不求人」,一切都是顧銘夕的風格。

  「你什麼時候會住到這裡來?」龐倩一邊問,一邊東看看西摸摸,顧銘夕說:「寒暑假啊,還有長假時,有時候周末也會來。」

  「啥時候買的房?」

  「07年底,到這兒就買了。」顧銘夕看她一眼,「那時候鯊魚哥要來三亞投資買房,問我要不要來,我過來看了一下,一下子就喜歡上這裡了。鯊魚哥借了我一筆錢,我自己也有點積蓄,房子小,總價低,首付一半,按揭一半,當時房價要比現在便宜許多。」

  龐倩問:「現在還在按揭嗎?」

  顧銘夕點點頭:「嗯,銀行的還沒還完,不過再一年應該就差不多了。鯊魚哥的錢已經還掉了。」

  龐倩好驚訝:「你這麼能賺啊!」

  他不說話了,只是笑。

  顧銘夕用肩膀抵著推開了衣櫃移門,人坐在床上,抬起雙腳取下了衣櫃上層一撂乾淨的床單被套,招呼龐倩:「我兩個星期沒過來了,咱們把被套換一下吧,有灰塵。」

  龐倩拿起被套展開,笑嘻嘻地問:「今晚你陪我住這兒?」

  她說得好直白,顧銘夕臉色有些不自然:「不行啊,我得回去的,豆豆才7歲,怎麼能讓他一個人過夜。」他坐在床上,雙腳靈活地拆著被子的被套,「每次過來,都是豆豆和我一起換的,要是沒有他,我一個人做會很費時間。」

  龐倩嘟著嘴和他一起換好了床上用品,顧銘夕又去廚房幫她燒了一壺水。他的水壺很小巧,接滿自來水後,他可以單腿站立,右腳拎著水壺上灶台,腳趾扭著開關打開火。

  他的廚房裡有一張高腳椅,只比流理台低一點兒,龐倩知道,他坐在椅子上,會更方便用雙腳做事。

  其實,她已經很久很久沒看到他與眾不同的做事方式了,但是卻一點也不覺得陌生,他特別的身影早已經烙印在了她的腦海中。

  龐倩看著顧銘夕在廚房忙碌,心中還是震驚,如今的顧銘夕可以獨自一人把生活料理得那麼好。龐倩甚至懷疑,就算沒有豆豆,顧銘夕也可以獨立生活。

  水開了以後,顧銘夕想去沖水,龐倩攔住了他:「讓水涼一下吧,我想喝冷水。」

  顧銘夕知道她的心思,笑著說:「我不會被燙到的。」

  「說了我不想喝燙的嘛。」她抱著他的腰,語氣撒嬌。

  「好吧。」顧銘夕看看四周,說,「地板沒拖,家具沒擦,要不要我搞一下衛生?」

  「不用了,我看挺乾淨的。」龐倩拖著他到了床沿邊,兩個人挨著坐下,她膩著他,「你別弄了,陪我說說話吧。」

  「說什麼呀?」他的聲音也是軟軟的,還帶著E市的口音,「龐龐,我得早點兒回去了,別的老師也要休息的,讓他們幫忙照顧豆豆很不好意思,你不知道,豆豆有時候很皮。」

  「豆豆,豆豆,你知道你說了幾遍豆豆了嗎?」

  龐倩撈起枕頭砸了下顧銘夕,他也沒躲,只是看著她笑:「怎麼了?你還吃豆豆的醋呀?」

  「哼,我不光吃豆豆的醋,我還吃別人的醋呢!我看那個紀老師對你就挺好的。」龐倩的語氣酸溜溜,「顧銘夕你桃花真的很爛你知道麼!」

  「紀老師的確幫了我不少忙,她是女孩子,有時候我搞不定豆豆,還得請她出馬。」顧銘夕平和地說,「紀老師是來支教的,才來了一年,她本來也是個白領,我們老師少,班級多,大家上課都挺累的,她一個外地女孩能堅持一年,我覺得也挺不容易了。」

  龐倩本來是對紀秀兒有些小醋意的,但是聽了顧銘夕的話後,她知道,她真的是小氣了。畢竟,放下大都市的繁華生活,來到這樣一個偏僻簡陋的郊區小學任教,薪水幾乎忽略不計,這份勇氣就已經值得人敬佩。

  顧銘夕又仔細地想了想龐倩還需要些什麼,他去衛生間櫃子裡幫她拿了新牙刷和新毛巾,對她說:「客廳櫃子裡有些零食,你隨便吃,我這裡沒有秘密,你什麼都可以用,要是有事就給我打電話,我不關機。」他站在她面前,低頭吻了下她的額頭,「龐龐,我得回去了。」

  「明天禮拜天,我去學校找你,還是你來這裡找我?」龐倩委屈地看著他,說,「我想和你說說話,聽你告訴我,你這些年的故事。我自己也有很多話要對你說,說一個晚上也說不完的。」

  顧銘夕微笑著看她:「明天我會安排其他老師幫我照顧一下豆豆,我過來找你,陪你出去玩,三亞有許多好玩的地方。但是晚上,我得回去改試卷,還要備課。」

  龐倩問:「要熬夜嗎?」

  顧銘夕想了想,說:「可能需要,馬上要期末考了,我這個周末還什麼工作都沒做呢。」

  「那你不要過來了,我過去找你吧。只要和你在一塊兒,做什麼都無所謂的,而且我還挺想看你備課的樣子呢。」龐倩踮起腳尖親吻他的臉頰,「你早點回去吧,路上小心,到了給我打電話。」

  顧銘夕把鑰匙留給龐倩,在門口穿上鞋後,他又回頭看了她一眼,他的眼神溫和純淨,臉上笑意盈盈。龐倩心中一動,上前兩步就撲到了他的身上,她抱著他仰起臉龐,顧銘夕低下頭,兩個人瞬時熱烈地吻在了一起。

  愛情真是一門不用學的課程,需要的只是兩顆心心相印的心。哪怕是顧銘夕和龐倩這樣的愛情後進生,也能無師自通地享受到其中的甜蜜滋味。

  他們站在牆邊,顧銘夕將龐倩抵在牆上,他的雙肩寬闊,高大的身軀籠罩著她,兩具年輕的身體緊緊地貼合在一起。滾燙的臉頰摩挲著,柔軟的嘴唇糾纏著,唇齒間盡是彼此熟悉的氣息。龐倩的心砰砰砰地跳得激烈,她想念極了顧銘夕身上好聞的味道,不禁沉溺其中,雙手難以控制地抓撓著他的後背,然後,她的小腹下就感受到了一絲異樣。

  龐倩膽子挺肥的,又很好奇,右手悄悄地往下,就觸到了那個特殊的地方。

  哦……小麻雀似乎變成大麻雀了,正在她身上歡快地磨蹭呢。

  龐倩偷襲得手,顧銘夕身子僵了,他閉著眼睛皺著眉,氣喘吁吁地鬆開了她的嘴唇。他咬著她的耳朵,聲音暗啞,語氣裡帶著抗議:「龐倩,你往哪兒摸呢?」

  「是你先來……碰我的!」龐倩才不怕他,還隔著布料小小地捏了一下,手感好詭異,和記憶裡幫他尿尿時完全不同。她一臉的豪邁,「幹嗎呀,都是我的!還摸不得了?」

  「龐龐……」

  顧銘夕的臉已經紅透了,他是個生理健康的男人,但在這方面內斂又含蓄,他睜開眼睛看著龐倩,龐倩實在受不了他那熱烈又無辜的目光,心虛地把手挪開了。

  顧銘夕尷尬地站直了身子,還偷偷低頭看了眼自己的那裡,他褲子穿得寬鬆,襯衫也夠長,倒也沒那麼明顯。

  他的身體很難受,可這時候只能硬生生忍下。他和龐倩都是成年人了,知道這是很正常的事,但是他們畢竟久別重逢,又都不算是開放的性子,所以都很默契地沒有再提這個話題。

  顧銘夕的聲音依舊低啞:「龐龐,很晚了,我真的要回去了。」

  龐倩的臉也紅撲撲的:「我送你出去打車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