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5 章 豆豆之托

  龐倩將顧銘夕送出了小區,直到他打上出租車,才一個人晃晃悠悠地回到他的家。

  屋子裡只剩下她一個人,龐倩開始四處參觀,她打開了客廳的櫃門,看到了顧銘夕說的零食,她知道這些東西都是買給豆豆吃的,但是龐倩總覺得很眼熟。

  薯片、牛肉乾、棒棒糖、巧克力……都是她愛吃的東西。

  去上廁所的時候,龐倩發現顧銘夕裝了一台智能坐便器,她依據提示試用了一下,溫熱的水柱可以洗屁屁,還帶烘乾功能。龐倩樂死了,心想,以後她和顧銘夕的家裡也得裝一台這樣的坐便器,這對他的生活實在是太有幫助了。

  然後,她就被自己的念頭羞到了,又回憶起了之前顧銘夕身體上的變化,她紅著臉抱著抱枕在沙發上打滾,慶幸屋裡沒有人。

  洗過澡後,龐倩回了臥室。顧銘夕的臥室很男性化,除了那張寫字台比較低,其他一切都和普通的房子沒有兩樣。寫字台邊有一個書架,龐倩站在書架前看,顧銘夕看的書很雜,人物傳記、暢銷小說、財經分析,還有很多美術類的專業書籍。

  書架下方還有一排豆豆的兒童書,這個樣子,真的很像一個爸爸和兒子的書架。

  書架上有一個相框,這是整套房子裡唯一的一個相框,照片上是顧銘夕和李涵的合影。龐倩知道這時候李涵已經生病了,因為她戴著帽子,面色很憔悴,可是和顧銘夕依偎在一起,她的笑容溫暖又慈祥。

  龐倩把相框拿到手裡,對著照片上的李涵,輕聲說:「阿姨,你放心,我找到顧銘夕了,以後,他再也不是一個人了。」

  晚上,她躺在顧銘夕的大床上,抱著他的被子,香香甜甜地睡了一覺。

  ---

  顧銘夕回到學校後,給龐倩打了報平安的電話,然後去紀秀兒的宿捨把豆豆接了回來。豆豆一直都耷拉著腦袋,悶悶不樂的樣子。

  他還是個孩子,雖然看過顧銘夕畫的《我的螃蟹小姐》,但還理解不了其中的意義。其他老師告訴他,今天來的那個漂亮姐姐就是顧老師的螃蟹小姐,豆豆就知道,顧老師真的要走了。

  睡覺前刷牙的時候,他心裡委屈,突然就嗚嗚地哭了起來,一不小心還把嘴裡的泡沫給吞了一口下去,咳得上氣不接下氣。顧銘夕嚇了一跳,沖到衛生間看他,豆豆正趴在洗臉池前漱口,抬頭看到他,眼圈紅紅的。

  顧銘夕知道豆豆的小心思,心裡也有些酸澀,他突然覺得,好像他的人生中,總是在經歷離別。

  豆豆洗漱完,像往常一樣幫顧銘夕擠好了牙膏,倒好了水杯,又把毛巾放在邊上,他扭扭捏捏地走到顧銘夕身邊,說:「顧老師,你去洗吧,等下你洗完澡,衣服放著好了,我明天會洗掉的。」

  顧銘夕看了他一會兒,起身去了衛生間。

  他洗完以後,看到臉盆裡的一堆衣服,搖著頭笑了一下,坐在小凳子上,雙腳搓著就把衣服洗掉了。

  回到房間時,豆豆已經睡了,顧銘夕坐到他身邊,輕聲喊他:「豆豆。」

  「……」

  「豆豆。」

  「……」

  「丁健康。」

  豆豆的聲音從被窩裡傳來:「顧老師我想睡覺了。」

  他的聲音裡帶著哭腔,顯然是躲在被窩裡哭。顧銘夕很心疼,他理解豆豆的恐懼,就像他小時候,聽到媽媽問他要不要一個弟弟或妹妹一樣,顧銘夕當時慌極了,他總覺得,如果爸爸媽媽有了弟弟或妹妹,就會不要他了。

  顧銘夕知道自己這時候和豆豆說什麼都是徒勞,他根本就聽不懂,顧銘夕抬腳替豆豆掖了掖被子,轉身回了自己的床上。

  周日早上,龐倩早早地來到了童之花希望小學,她沒有再穿長裙,而是穿著T恤仔褲,運動鞋,頭髮綁成了一個馬尾,素面朝天。

  顧銘夕也已經起床了,他似乎算准了龐倩會來吃早飯,把她的份也做了進去。

  吃著他做的白粥、煎餅,龐倩大呼美味,豆豆斜眼看她,桌上六個煎餅,她一個人就吃了三個。

  豆豆開始心算,要是他吃兩個,那顧老師不是只能吃一個了麼?於是豆豆吃了一個煎餅後,就說吃飽了。

  顧銘夕問:「不好吃嗎?你平時都吃兩個餅的。」

  豆豆不會撒謊,撅著嘴巴說:「還有一個餅給顧老師吃。」

  龐倩拿著個吃了一半的肩膀有點兒尷尬:「好像是我吃多了……」

  顧銘夕看著這一大一小兩個人,失笑出聲:「吃吧吃吧,覺得好吃我再去做幾個,麵粉都有,吃個煎餅還能不讓你們吃飽呀。」

  吃過早飯,顧銘夕去辦公室批改試卷,喊豆豆一起去做作業。龐倩當然是陪在他們身邊,她托著下巴饒有興致地看顧銘夕改卷子,他一個人要教三門課,五、六年級共4個班的數學和英語,還有所有年級的美術課,工作量真的很大。

  老師們的辦公室在教學樓裡,六個人一間,顧銘夕的辦公桌矮矮的,他靠坐在椅子上,左腳夾著一張卷子到面前,右腳夾著紅筆快速地打勾、打叉,見龐倩無聊,他把批改了的卷子推到她面前:「幫我算總分吧。」

  龐倩來了勁,時隔多年看到小學生的數學應用題,她樂得要命,說:「小時候最討厭做這種A地到B地多少路,甲乙對向而行,甲速度多少,乙速度多少,類似的亂七八糟的題了。你說這甲乙啥時候碰頭,和我有半毛錢關系。」

  顧銘夕笑了:「其實就是從小培養一個孩子的邏輯思維能力和運算能力,有些題的確沒意義,不過你能有今天的成績,就是從這些小題目做起的,沒有基礎就不會有以後的發展,所以,我對這些小孩還挺嚴的,小學裡數學基礎打不好,到了初中學理化總會有些吃力。」

  龐倩黏到他身上,笑著說:「看來你是真的喜歡做老師,給我做了這麼多年的私人家教還不過癮,現在都當起孩子王來了。」

  顧銘夕扭頭看她:「我能找到這份工作已經很滿足了,畢竟我身體條件擺在這兒,有很多工作,不是說我做不了,而是,別人不願意給我機會。我們校長當初肯聘用我,我真的很感激他。」

  「我明白。」龐倩想了想,說,「只是回到E市以後,估計你就做不了老師了。顧銘夕,到時候,你可以繼續畫畫呀,我聽琪姐的意思,你出繪本也挺費時間的是麼。」

  顧銘夕腳下的動作停頓了一下,說:「龐龐,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我現在帶的這批六年級的孩子,是我從他們三年級時帶起的。我希望能帶他們到六月,看到他們小學畢業,升入初中。所以,你再給我半年時間,好麼,暑假時,我會回E市。」

  龐倩聽到第一句話時覺得好緊張,等他說完以後,她笑了:「當然沒問題啊,到時候這些小孩兒畢業,我來看你們的畢業典禮。」

  就在這時,豆豆強勢插一入他們中間:「顧老師!這道題我不會做!」

  顧銘夕說:「老師改卷子呢,讓螃蟹阿姨幫你看看。」

  龐倩躍躍欲試:「我來我來!」

  豆豆眨眨眼睛,說:「算了,我自己做吧。」

  龐倩:「……」

  顧銘夕改卷子很專注,龐倩陪他坐了一個小時後,顧銘夕看她無聊,就讓她去找陳老師打乒乓球。

  學校操場上有一張水泥球台,陳老師欣然應戰,和龐倩站在球台兩邊玩了起來。陳老師一開始覺得龐倩是女孩,心裡有點小瞧她,可是真的打起來後,他才發現,龐倩的水平還真不賴。

  他也認真起來,兩個人在太陽底下打得熱火朝天,宿捨裡的老師們都被他們的喊聲吸引,紛紛出來觀戰。

  做作業的豆豆聽著窗外的聲音心癢難耐,顧銘夕好笑地看著他抓耳撓腮的樣子,不動聲色地說:「豆豆,休息一會兒,出去玩一下吧。」

  豆豆立刻丟了筆,像個猴子似的蹦了出去。

  龐倩的對手已經換成了宋老師,她打得出了一身汗,笑得很暢快,休戰時,她看到了邊上的豆豆,問:「豆豆,你會打球嗎?」

  豆豆搖搖頭,龐倩向他招招手:「過來,我教你。」

  豆豆大著膽子走了過去,龐倩把球拍交給他,手把手地教他握拍。無意中,她看到了豆豆的左手,他的中指正如顧銘夕所說,是畸形的,不管其他手指怎麼動,那根中指都是詭異地彎曲著。

  與他離得近,她還看到了他後腦勺上的那道疤,足有十厘米長,疤痕的位置長不出頭髮,看著特別觸目驚心。

  龐倩握著他的小手耐心地教他打球,陳老師為他們做陪練。豆豆很聰明,很快就明白了乒乓球的規則。龐倩與他對打,她把球彈過來,豆豆努力地揮著拍子把球彈過去,他畢竟只是一個七歲的孩子,一來二去的,他咯咯咯地笑了起來。

  顧銘夕走過來的時候,龐倩在和王老師打球,豆豆在邊上蹦蹦跳跳地幫她加油,轉頭看到顧銘夕,他大聲喊:「顧老師,螃蟹阿姨打球好厲害啊!她還進過國家隊呢!」

  顧銘夕:「……」

  龐倩在邊上哈哈大笑,她一張臉紅通通的,滿身滿臉的汗,劉海都濕噠噠地黏在了皮膚上。強烈的日光灑在她身上,顧銘夕有瞬間的失神,覺得自己似乎回到了過去,他記憶裡的龐龐是這個世界上最陽光、最溫暖、最簡單、最快樂的女孩。

  豆豆一直在偷偷地觀察這個從天而降的螃蟹阿姨,總得來說,他覺得她還不錯,長得挺好看,很愛笑,老是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她會教他打乒乓球,陪他玩,還會輔導他做數學作業。

  最關鍵的是,顧老師看起來是真的很喜歡她。豆豆好幾次看到,顧老師的視線悄悄地跟隨在螃蟹阿姨身上,看著看著就傻傻地笑了起來。

  不過,螃蟹阿姨有時候也很麻煩,比如吃飯的時候。

  周日中午,顧銘夕做了好幾個菜,到了晚上,因為有剩菜,顧銘夕就煮了三碗海鮮麵,和豆豆、龐倩一起在宿捨裡吃。

  吃麵的時候,龐倩覺得麵條有點淡,顧銘夕說有辣醬,她就加了一些。可是吃了幾口後,她突然對顧銘夕說:「哎呀,我辣醬放多了,好辣!」

  顧銘夕看她碗裡紅彤彤一片,右腳擱下了筷子,站起來說:「你別吃了,我再去給你煮一碗。」

  龐倩連忙拉住他的褲腿,說:「不用了,我不餓,你先吃嘛,一會兒你麵都涼了。」

  顧銘夕低頭看了她一眼,說:「要麼,你吃我這碗?我就吃了兩口。」

  龐倩笑瞇瞇地說:「我吃你的,那你吃什麼?」

  「我吃你那碗,我能吃點辣。」

  他的語氣很是平常,龐倩立刻就把兩碗麵換了個位置,吃顧銘夕的麵條時,她臉上笑得跟朵花兒一樣。

  顧銘夕吃了口她的麵,皺起了眉:「你放那麼多辣醬幹嗎,辣死了。」

  龐倩說:「誰叫你的麵條那麼淡。」說著,她又往麵條裡放了點辣醬,一邊辣得滿頭大汗,一邊稀哩呼嚕地吃了起來。

  豆豆扒著麵碗全程目擊,他一點也不覺得麵條味道淡,他只是覺得,這個螃蟹阿姨好「作」。

  他有點擔心顧老師會被螃蟹阿姨欺負。

  吃過晚飯,豆豆立刻收拾起了碗筷,龐倩可不好意思做壁上觀,看著這麼小的小朋友去洗碗。她走去了廚房,說:「豆豆,我來洗碗吧,你去陪顧老師看電視。」

  豆豆抬頭看她一眼,他個子比水槽高不了多少,洗碗時還要踩個小凳子,龐倩見他沒動,乾脆把他抱了下來,自己洗起了碗。

  豆豆呆呆地站在一邊看著她,也沒有走出廚房,一會兒後,他走到龐倩身邊,小聲說:「螃蟹阿姨,你是不是來帶顧老師回家的?」

  龐倩一愣,看著豆豆純淨的眼睛,點點頭:「對。」

  豆豆的腦袋又耷拉下來了,他的小手扒著水槽壁,說:「螃蟹阿姨,你會和顧老師結婚嗎?」

  龐倩被他一本正經的語氣逗笑了,問:「你為什麼要這麼問啊?」

  「……」豆豆猶豫了一會兒,說,「因為,顧老師沒有手,你要是和他結婚,你別嫌他麻煩。」

  豆豆還小,童音乾淨清脆,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說完那一句,他又趕緊補充:「螃蟹阿姨你不要害怕,顧老師很少會找人幫忙的,他會做很多很多事,就是有時候,做起來會比較慢。這時候,你不要催他,你催了他,他心裡會難受的。」

  龐倩心中動容,所有的話語都梗在了喉中,她安靜地聽豆豆繼續說:「顧老師會買菜,會做菜,他做的菜可好吃了,就是他做完了菜,他沒辦法把菜端出來,得要你幫他。顧老師會洗衣服,會拖地板,會洗碗,他還會修電腦!紀老師的電腦壞了,都是顧老師幫她修的。對了,顧老師還會縫扣子呢!他用腳縫的,特別特別厲害!不過,顧老師洗澡比較慢,有時候……有時候我會幫他搓背,我、我、我還會幫他解完大便擦屁股,我、我小的時候,顧老師也幫我擦屁股……」他的聲音越來越低,「唔……可是,這個,這個……你是女的,這可怎麼辦!」

  豆豆為難地抓起了頭皮,龐倩「噗」一下笑了,眼睛卻是濕濕的。

  最後,豆豆說:「螃蟹阿姨,你要是和顧老師結婚了,你千萬不要和他離婚,好嗎。我媽媽和我爸爸離婚後,我爸爸一直哭,一直哭,哭了就打我。顧老師告訴我,他爸爸媽媽也離婚了,他的媽媽也很傷心。所以,螃蟹阿姨,你不要和顧老師離婚,要不然,他會很傷心的。」

  一個七歲的孩子,已經明白了「離婚」的意義,他像個小大人一樣很鄭重地把顧銘夕托付給龐倩。他仰著小腦袋,對龐倩說:「顧老師總是說,我是他的兩只手,螃蟹阿姨,你帶顧老師回家以後,你會做他的兩只手嗎?」

  龐倩蹲下來,不顧手上都是洗潔精的泡沫,緊緊地擁抱了豆豆,她說:「我會做他的兩只手的。豆豆,你放心。」

  豆豆眼圈紅了:「你得和我保證。」

  「我和你保證,我願意做顧銘夕的兩只手。」

  「得做一輩子。」

  「嗯,做一輩子。」

  豆豆終於笑了:「你們結婚的時候,我能去喝喜酒嗎?」

  「當然!」龐倩也笑了,摸摸他的小腦袋,「放暑假的時候,歡迎你到E市來玩。」

  洗完碗,龐倩和豆豆手牽手、樂呵呵地走出了廚房,顧銘夕疑惑地看著他們,問:「你倆剛才在廚房說什麼呢?」

  「秘密!」龐倩和豆豆異口同聲地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