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7 章 意外驚喜

  顧銘夕坐上了龐倩的車,是一輛紅色速騰,車裡的後視鏡上掛著一個灰太狼,座椅靠墊用的是米老鼠圖案,駕駛台上還黏著一對悠嘻猴,鮮明的女生風格。車子開起來,那對小猴子就不停地搖頭晃腦,顧銘夕盯著它們看了一會兒,默默地笑了。

  他問龐倩:「什麼時候買的車?」

  「啊,去年年中,我回來才一年多啊。」

  「不打算再去上海了麼?上海的發展空間應該更大。」

  她沒有很快地回答這個問題,一會兒後才說:「近期應該不會去。」

  龐倩開車帶著顧銘夕行駛在E市的街道上時,發現身邊的男人一直都沒有說話。

  她沒有去打擾他,從機場開到鯊魚家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龐倩留給他足夠的空間,讓他仔細地體會這久別的城市這些年發生的變化。

  沿路有著許多工地,使得路上有些堵,顧銘夕說:「這是在造地鐵吧,我看新聞了,說E市也快有地鐵了。」

  「嗯,明年年底1號線就能開通了,我家邊上就有一個站。」龐倩笑道,「你都是哪兒看的新聞?」

  「E市新聞網,還有E市百姓論壇。」

  車子經過金材公司的舊址,顧銘夕看著窗外陌生的廣場,問:「這叫什麼廣場?」

  「新世紀廣場。」龐倩回答,「喏,看到那邊那幾幢咖啡色的高層了麼,那兒就是原來大院的地方。」

  「大院拆了,曾爺爺住到哪裡去呢?」顧銘夕問。

  龐倩心中一頓,說:「曾爺爺早就去世了,大院拆遷以前,他就沒了。」

  顧銘夕的視線從窗外收了回來,他想了想,說:「我都快忘了,曾爺爺要是還在,也該有80多歲了。」

  龐倩點頭:「就是啊,咱們都奔三了。」

  重機廠區域還沒有拆遷,龐倩和顧銘夕到了鯊魚家。

  鯊魚已經和小樂結婚了,還有了一個2歲多的女兒。他們從上海回來過年,一家三口和鯊魚媽媽一起住在老房子裡,二樓的房間還空著,剛好留給顧銘夕住。

  龐倩看到鯊魚真是氣得要命,前些年在上海,她曾經到浦東找過幾次鯊魚,每一次都是向他打聽顧銘夕的消息,但是鯊魚矢口否認自己和顧銘夕有聯系,說自己也是很多年沒見他了。

  龐倩咬牙切齒:「鯊魚哥,你太過分了!你眼睜睜看我找他這麼多年!你心裡就不會內疚呀!你就不會去和他說,我一直都在等他嗎?!」

  鯊魚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小螃蟹,真的不是我不告訴你,我也替你急呀,實在是小顧這榆木腦袋怎麼都不開竅,你自己去問問他,我勸了他幾年!」

  顧銘夕在一邊笑瞇瞇,龐倩心裡氣不過,往他腰上狠狠一擰:「你還笑!」

  「噢!」他忍不住叫了起來,鯊魚的小女兒田田跌跌沖沖地跑過來,小手啪啪地打著龐倩的大腿:「壞人!壞人!」

  「呀!居然這麼小的小孩兒都是你粉絲啦?」龐倩把田田抱起來,小家伙胖墩墩的,一直瞪著她。龐倩說,「小胖妞,你幹嗎說我是壞人呀?」

  「你打叔叔!」田田從龐倩懷裡努力地探過身子,小手碰碰顧銘夕的臉,嗲嗲地說,「叔叔,疼嗎?」

  顧銘夕笑得開懷,親了親田田的臉頰,說:「叔叔不疼,田田好乖。」

  龐倩和顧銘夕在鯊魚家裡吃了午飯,飯後,她把顧銘夕的行李提到客房,幫他換上了乾淨的床單被套,又想幫他整理行李時,顧銘夕喊住了她。

  「我自己來就行了,你不是說你下午還要回公司麼,趕緊去吧,已經耽誤你一早上了。」

  龐倩撅嘴:「你和我還客氣呀。這幾天我有點忙,白天都沒法子陪你,周末咱倆一起過,好麼?」

  顧銘夕笑著點點頭。

  龐倩坐在他身邊,又問:「你什麼時候去我家吃個飯,我和我爸媽說你回來了,我爸爸喊你去吃飯呢。」

  顧銘夕想了想,說:「明天晚上吧,我也很久沒見到他們了,叔叔阿姨一直挺照顧我的,這麼多年沒和他們聯系,我真挺不好意思的。」

  「你也知道哦。」龐倩抱了抱他,「那就說定了,明天晚上,我早點兒下班來這裡接你。今天晚上我大概要加班,就不能和你見面了,到家了我給你打電話。」

  顧銘夕問:「你經常要加班嗎?」

  「是啊,最近年底,你知道的,大家都很忙。」龐倩對著他微笑,「你放心,我不會弄到很晚,最多就是10點、11點,一定到家了。」

  顧銘夕皺起了眉:「10點、11點還不晚嗎?」

  「哎呀,我們這行,熬通宵都是常有的事啊。我有一次,三天都沒有回家呢,在公司裡忙到昏天黑地,睏了就去沙發上睡幾小時,醒了就繼續做事。」

  顧銘夕心疼極了:「這樣子身體怎麼扛得住呢,龐龐,你這樣太辛苦了。」

  「工作都是這樣的呀。」龐倩伸手揉亂他的頭髮,又摸摸他的臉頰,「我就不信你趕稿子的時候會不熬夜。」

  顧銘夕正色道:「我從來沒有通宵工作過。」

  「好啦,我會注意身體的。」龐倩抬腕看表,「1點多了,我真的要走了,晚上電話聯系,拜拜。」

  她吻了下他的唇,抓著包急匆匆地離開了。

  顧銘夕留在鯊魚家裡,他與鯊魚許久沒見面,聊了整整一個下午。晚飯時,蛤蜊帶著女朋友趕了過來,他已經拿到了自考大專文憑,在一家大眾4S店做銷售,因為長一張娃娃臉,嘴巴甜,人熱心,業務也是做得風生水起。

  蛤蜊看到顧銘夕,激動得要命,他指著顧銘夕對女朋友說:「知道這是誰麼?這可是現在紅透半邊天的……」

  鯊魚往他後腦勺「啪」地拍了一下,蛤蜊硬生生吞下了後半句話,女朋友好奇地問:「紅透半邊天的誰呀?」

  「呃……一個網絡名人。」

  「啊?」

  顧銘夕笑了:「別聽他胡說,我只是一個小學老師,偶爾在網上貼點兒漫畫。」

  蛤蜊的女朋友問:「你網名叫什麼呀?」

  「抱歉,我還是不爆馬甲了。」顧銘夕說,「我叫顧銘夕,你可以喊我小顧,在這裡,我只是鯊魚哥和蛤蜊的好朋友,沒其他身份。」

  因為大家許久不見,晚飯時就喝得有點多,蛤蜊醉醺醺地給生蠔打了電話,生蠔已經回老家發展,自己開了一家燒烤店,他聽到電話裡顧銘夕的聲音,居然激動地哭了起來:「小顧!真的是你!」

  顧銘夕心中感動,他發現,這麼多年,還是有不少人在惦記他的。

  生蠔說:「你啥時候和小螃蟹結婚呀?到時給哥哥打個電話,我一定過去喝喜酒。小珠老是在說,不知道小顧和螃蟹後來怎樣了呢。」

  顧銘夕笑著說:「現在說這個還太早啊,我和龐倩才……才剛在一塊兒呢。」

  蛤蜊在邊上聽到這話就興奮了,大聲說:「小顧小顧,你有沒有把螃蟹吃乾抹淨?」

  顧銘夕喝了酒,臉本來就有點紅,這下子紅得更厲害了。

  鯊魚罵蛤蜊:「你小子滿腦子都是這種黃念頭!你以為小顧是你啊!」

  蛤蜊不服氣:「小顧都快27了呀!這怎麼能算黃念頭!男人憋久了要出事的!哎小顧,你不會還是個處吧?」

  小樂羞得離了席,蛤蜊的女朋友都聽不下去了,拉著他的耳朵說:「閉嘴啦!你真是喝多了!」

  顧銘夕一張臉已經紅得能烤肉了,他低下頭,尷尬地咬著吸管喝起了啤酒。

  一直到晚上11點半,顧銘夕才接到龐倩的電話,她剛剛到家,聲音裡透著疲憊。顧銘夕告訴她,晚上他和鯊魚、蛤蜊聚餐了,龐倩一聽就來了精神:「哎呀,你們太壞了,趁我加班不帶我玩兒,我不管,下次讓鯊魚哥再把蛤蜊叫出來。」

  顧銘夕笑:「沒問題。」

  「蛤蜊現在混得好嗎?」

  顧銘夕把蛤蜊的現狀講給龐倩聽,她說:「真沒想到啊,早知道我買車時就找他了,說不定還能打個折。」

  說著,她打了一個哈欠,顧銘夕說:「龐龐,你累了,早點睡吧。」

  「可是我想和你聊聊天。」

  「明天晚上不是能見面麼,你趕緊去洗澡,早點睡,明天還要上班呢。」

  龐倩捧著手機在床上打滾:「好吧,那我去洗澡了,你也早點睡。」

  「嗯,晚安。」

  「晚安。」她隔著電話吻了他一下,「顧銘夕,明天見。」

  第二天晚上,龐倩下班後趕到鯊魚家裡,打算接顧銘夕回家吃飯。

  鯊魚幫顧銘夕往龐倩車上裝了許多東西,龐倩看得一愣一愣的,問:「這是幹嗎呀?這都是些什麼呀?」

  鯊魚哈哈大笑:「傻小子要去見丈人丈母娘,今天白天叫我陪他去買禮物呢。」

  龐倩仔細地看那些包裝,兩瓶酒,兩條煙,兩盒保健品,一箱水果禮盒,居然還有一盒首飾。她看著邊上神情靦腆的顧銘夕,抱怨道:「買這麼多東西幹什麼呀,多費錢啊!」

  「應該的。」顧銘夕笑,「我就是擔心一會兒你不好拿,得叫叔叔下來幫個忙。」

  看著他有些忐忑的樣子,龐倩哪裡還會說他,關上車門後,她嘻嘻地笑著,說:「毛腳女婿要上門,顧銘夕,你是不是很緊張?」

  「沒有。」他別開頭,還嘴硬。

  龐倩掩著嘴咯咯地笑了。

  車子到了盛世北城,龐倩把車停好,又背又抱地拿著一大堆禮物下車。顧銘夕看著這個陌生的小區,六、七幢高層住宅圍著中間的一個公園。公園裡有一個小湖,湖邊種滿了常綠植物,還有一組兒童滑梯和供人鍛煉的健身設施。

  「這兒怎麼樣?」龐倩問他。

  顧銘夕看了一圈,點頭:「挺不錯的。」

  「比起大院呢?」

  顧銘夕回頭看她,笑著搖頭:「不能比。」

  龐倩也笑了,說:「我也覺得,不能比。」

  坐電梯上樓時,龐倩發現顧銘夕在照電梯門上的鏡子。

  他身上穿著一件鵝黃色的羽絨服,是龐倩幫他買的新衣服,明快的色調令人覺得溫暖,只是,黃色會讓白皮膚的人顯得更白,也會讓黑皮膚的人看起來更黑。

  顧銘夕對著鏡子打量著自己,他轉了轉脖子,還動了動肩膀,然後便看到了鏡子裡身邊女人似笑非笑的神情。

  他聳聳肩,歪著頭對她微笑:「我現在很黑,穿黃色不好看。」

  龐倩搖頭:「沒有,我覺得你現在很帥啊。」

  「真的嗎?」

  「當然。」她仰起臉龐笑吟吟地看著他,「難道沒有人告訴過你,你曾經是E市一中的校草候選人嗎?」

  顧銘夕嘴角翹了起來:「一中的校草不是謝益麼。」

  「人家都說你比謝益帥,你不知道呀?」

  「人家說的啊……」顧銘夕眼神灼灼地看著她:「那你覺得呢?」

  「我……」龐倩笑得很壞,「我從小就看你,都看厭了,我那時候一直和厲曉燕爭呢,她說你帥,我非說是謝益帥。」

  顧銘夕臉色有點兒臭,龐倩好笑地看著他,又說:「可是呀,找不到你以後,我才發現,你比誰都好看。哪怕你來上海找我時,邋遢得不像樣子,我還是覺得,你最好看。」

  「……」

  「說實話,我後來見過很多很帥的男人。」龐倩的語氣緩了下來,「我的客戶和朋友,有些是混血兒,有些是白種人,金髮碧眼,身材高大,氣質出眾,真的是很帥很帥。那種帥,是謝益都比不過的。還有我公司裡的幾個同事,也都是帥得要命,比如我的領導,公司裡花癡他的女孩子一大把,但是,那又怎樣呢?」

  「叮——」電梯到了17層,龐倩和顧銘夕一起走了出去,站在1702的門前,她回頭看顧銘夕,說:「顧銘夕,那些人長得再帥,在我眼裡,也不如你。」

  說著,她用腳踢了踢門,顧銘夕一路在和她說話,這時候才反應過來,他還未來得及緊張,門已經打開了,龐水生和金愛華一起站在了門口。

  有一種家的氣息從敞開的門裡流瀉出來,溫暖的室溫、燈光明亮的客廳、廚房裡抽油煙機轟轟的聲音,還有空氣裡飯菜的香味……

  顧銘夕看著面前的一對中年男女,他們都已年過半百,頭髮白了,肚子發福了,皺紋多了,連著個子似乎都矮了下去。

  他還記得年輕時的龐水生,有著濃密的黑髮和結實的身體,會幫他改造自行車,還會和木匠一起定做他的課桌。小學時碰到大雨,龐水生會騎一輛28寸的大自行車來學校接兩個孩子回家。

  顧銘夕坐在他胸前的槓子上,整個人遮著龐水生的雨衣,幾乎不會淋到雨。而龐倩坐在自行車後座,每次都被淋成落湯雞。

  顧銘夕曾經提過和龐倩換一個位子,龐水生還沒答,渾身濕噠噠的龐倩就喊起來:「不行的!你又抓不住,坐後面很容易摔下來的!」

  ……

  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顧銘夕面上綻開了微笑,他一點都不緊張了,低聲地喊著:「叔叔,阿姨。」

  龐水生已經大步地迎了上來,就像幾年前最後一次見面那樣,給了顧銘夕一個大力的擁抱。金愛華站在龐倩身邊,上上下下地打量顧銘夕,饒是她之前對他心存不滿,這時候看到他,眼淚還是不受控制地流下來。

  龐水生鬆開了懷抱,抬頭看顧銘夕:「銘夕真的長大了呢,唉……我們怎麼能不老。」

  「外面冷,快進屋說。」金愛華眼淚汪汪,忍不住埋怨道,「銘夕啊,你怎麼曬得這麼黑啊,以前白白淨淨的多好看。」

  龐倩笑道:「媽,你不是可愛看《少年包青天》麼,一直說男人黑點兒更有味道呢。」

  「貧嘴!」金愛華瞪她,又對著顧銘夕說,「沒事兒,海南太陽大,曬著容易黑,銘夕回來以後捂一捂就會白回來了。」

  幾個人擁著顧銘夕進了屋,龐倩在心裡鬆口氣,她最擔心的就是金愛華會對顧銘夕態度不好,如今看來,母親雖然不比父親熱情,但做得還是比較得體的。

  龐倩從海南回來以後,金愛華一直在她耳邊嘮叨,說自己不能接受龐倩和顧銘夕談戀愛,龐倩思來想去,給金愛華看了《我的螃蟹小姐》。

  金愛華看完後,坐在被窩裡直掉眼淚,龐水生給她遞紙巾,說:「銘夕是個好孩子,這麼多年了,他對我們倩倩都是一心一意的。雖然他現在條件不是很好,但是我始終相信,他會有出息的。我表個態,只要倩倩說喜歡,我是肯定支持他們兩個的。」

  金愛華是看著顧銘夕長大的,和李涵又是好朋友,這時候心裡也是覺得顧銘夕這些年很不容易,但要她真的心甘情願把女兒交給他,她實在過不了自己的那道坎。

  她哭哭啼啼地說:「我們倩倩現在條件那麼好,打扮一下多少漂亮啦,她工作好,工資高,什麼樣的男朋友不好找呀!那個小俞,條件多好,我是怎麼看怎麼喜歡,他怎麼會比不上銘夕?」

  龐水生笑道:「你覺得,在倩倩心裡,有哪個男人能比得上銘夕?要是真有,她也不會單身這麼多年了。」

  金愛華不吭聲了。

  顧銘夕來吃飯前,龐倩給母親打過預防針,也明確地表示了自己要和顧銘夕在一起的決心。她拜托過金愛華,說顧銘夕這些年孤身在外,吃了很多苦,他回來過年,就算金愛華一開始不接受他,也請好好地待他,絕對不要出言羞辱他。

  「媽媽,你就當是看在李涵阿姨的面子上,好不好?」龐倩對著母親撒嬌,金愛華卻一直板著臉,沒有表態。

  和金愛華不同,龐水生是真的高興,他准備了一大桌子菜,拉著顧銘夕一起喝起了小酒。金愛華話很少,直到龐倩說到顧銘夕在三亞買了一個60多方的小房子,她眼睛一亮,才感興趣地說了話。

  金愛華問顧銘夕:「銘夕,倩倩和我說你打算回E市發展啦,那你那邊的房子怎麼辦呢?」

  顧銘夕看了龐倩一眼,對金愛華說:「我本來是打算賣掉的,但是龐龐說她很喜歡那個房子,以後去三亞度假可以住,所以,暫時就不打算賣了。」

  金愛華說:「你那房子要是不賣,回來以後住哪裡呢?難道租房子嗎?」

  顧銘夕還沒回答,龐倩先插了嘴:「媽,我和他會一起存錢買房子的,這個你就不要操心了。就算買不了大房子,買個小戶型總沒有問題的。」

  顧銘夕抬眸看著她,金愛華說:「現在房價那麼貴,你們兩個一起存錢?那要存到什麼時候去啊!要我說,銘夕三亞的房子還是賣了的好,是不是也能賣100多萬?」

  龐倩往顧銘夕碗裡夾了幾片牛肉,說:「媽,我喜歡那個房子,海景房呢!現在都不太買得到了,我才不讓他賣呢。」

  龐水生也說起了金愛華:「銘夕和倩倩的事兒,他們自己會做主,你就別搗糨糊了。」

  金愛華一瞪眼:「我怎麼是搗糨糊呢?我這不是、這不是在為他們考慮麼!現在E市房價那麼高,我們這個房子,買來時7000多一方,現在都漲到2萬了,一套房子200多萬呀!你那些老同事拿了小回遷房的都要悔死啦!銘夕想要回來發展,不管是工作還是結婚,房子肯定是要考慮的嘛。我話先說在前頭,我們倩倩嫁老公,沒有房子我是肯定不會同意的。」

  龐倩很無語:「媽……」

  龐水生趕緊往顧銘夕碗裡夾菜:「銘夕,吃菜吃菜,我們不說這個。你和倩倩都是年輕人,事業都才起步呢,房子車子票子以後都會有的,我們不急,不急。」

  顧銘夕聽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默默地笑了一下,低下頭吃起了菜。

  吃過晚飯,龐倩拉著顧銘夕去自己房裡聊天,有些悶悶不樂。

  龐倩知道母親的話雖然不好聽,但卻很現實。龐倩工作四年多,的確有些積蓄,如果要買個小戶型,咬咬牙首付的錢還是拿得出的。但是顧銘夕初回E市,沒有工作,出版繪本也不知能賺多少錢,龐倩也不是不能一個人負擔按揭,但是她覺得這樣子會給顧銘夕很大的壓力。

  對於這個問題,龐倩暫時想不出辦法,她不想動顧銘夕在三亞的房子,那是他辛辛苦苦掙下來的,哪能說賣就賣。

  龐倩心裡有些不安,顧銘夕才剛回來,與她父母吃的第一頓飯,就讓他直面這麼現實又殘酷的問題。但是龐倩知道他們是躲不開的,她學的是金融,工作中充斥著的就是一個個具體的數據。她的工作枯燥又理性,幾年下來,她不可避免地變得精明,變得圓滑,變得實際。

  他們都已經脫離了單純青澀的學生時光,這樣的認知令龐倩心中十分難過。

  顧銘夕見龐倩有心事的樣子,柔聲叫她:「龐龐。」

  「啊?」龐倩抱著毛絨玩具,扭頭看他一眼,「怎麼了?」

  顧銘夕挨著她坐在她身邊,說:「沒什麼,我就是想和你說,別擔心。」

  「……」龐倩知道自己瞞不過他,不禁撅起了嘴,「顧銘夕,他們大人真的好煩。說實話,我現在一年下來積蓄也不少,慢慢的收入會越來越多,我們一開始買不了房又沒關系,拼幾年,什麼都會有的呀,他們怎麼就是不懂呢。」

  顧銘夕笑了:「其實,我覺得阿姨說的挺有道理的,我要回來定居,房子肯定是很重要的啊,有哪個丈母娘會喜歡一個一無所有的女婿呢?你媽媽也是怕你吃苦嘛。」

  聽到他說到「女婿」、「丈母娘」,龐倩又樂了:「顧銘夕,你是誰的女婿呀,我爸爸媽媽可什麼都沒說。」

  顧銘夕看她一眼:「沒說麼?但我看他們的女兒好像挺急的嘛。」

  「討厭!誰急了呀!」

  她把毛絨玩具砸到他身上,顧銘夕笑著躲開,龐倩順勢就抱住了他。她的手攏在他肩膀的位置,這些日子,她已經很熟悉他身體的缺失,她一下一下地隔著他的毛衣撫摸他的殘肩,輕聲說:「顧銘夕,你別想太多,真的,咱們還年輕呢,我一點兒也不急。」

  ---

  離過年還有一個多星期,龐倩是真的很想多陪陪顧銘夕,無奈她的工作實在是太忙,到了後來,她乾脆死了心,對顧銘夕說,她欠他的陪伴,全部在過年時補上,這段兒,她就集中精神好好工作,請鯊魚多照顧顧銘夕了。

  她幾乎天天加班,甚至還去香港出了兩天差。空下來的時候和顧銘夕通電話,問問他在做什麼,他就說在鯊魚家裡看電視、上網,也沒怎麼出去逛。

  但是龐倩總覺得,顧銘夕的語氣有點兒怪,有時候,她還能聽見他在外面,問他在哪兒,他就說在重機廠附近閒逛。龐倩知道,顧銘夕有事瞞著她。

  龐倩的這份懷疑源自她和顧銘夕長時間來培養起的一份默契。念書的時候,她再是粗枝大葉,也能感受到他的心情,就算他面色如常,龐倩也能知道他有沒有心事。

  所以,當龐倩終於空了一點後,她抓著顧銘夕逼問起來。

  「你最近究竟在幹嗎?你老是在外面,是去了哪裡?」她急急地問,「你別想騙我哈,我知道你最近有心事!顧銘夕,到這時候你還有事瞞我嗎?」

  顧銘夕被她逼得說不出話來,他本想死不承認的,但看龐倩眼圈都紅了,他的心立刻就軟了下來。

  「好了好了,是我不好,龐龐,你不要哭。」他溫柔地安慰著她,龐倩說:「噢!你果然有事瞞我!快說!你最近到底在忙什麼啊?」

  顧銘夕抿著嘴唇看她,一雙眼睛黝黑似墨,他想了一會兒後,像是下了巨大的決心,說:「龐龐,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他居然帶她去了盛世北城,龐倩覺得莫名其妙,這不是她的家麼?

  結果,顧銘夕和她一起走進了小區門口的一家房產中介,他找到一個房產經紀人,說:「小趙,前天你帶我看過的一套房子,能不能再帶我去看一下。我想讓我女朋友看看,她喜不喜歡。」

  龐倩傻眼了。

  那套房子和龐倩家不是同一幢樓,但是離得很近,房子位於22樓,建築面積138方,房東急賣,單價要比同類地段來得低,但總價不便宜,要270萬。

  房子三室一廳,裝修得很簡單,一看就是常年出租的,但還是能看出,這套房子的朝向、戶型、采光、得房率都非常好,看著要比龐倩家那套109方的房子大上許多,並且還贈送一個8平米的露台。

  龐倩傻乎乎地和顧銘夕一起看了房,完全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小趙詳細地為她講述這套房子的優點,以及現在合適的價位。

  「市中心單價2萬以下的房子,真的不大找得到啦。這套房子中意的人很多,但是馬上要過年,大家都想再觀望一下,不過我是建議,喜歡的話,下手要快。」

  龐倩:「……」

  顧銘夕問她:「龐龐,你喜歡嗎?」

  龐倩瞪大眼睛:「喜歡什麼?」

  「這套房子啊。」

  「270萬哎。」龐倩呵呵地笑,又問小趙,「房東是不是可租可賣?」

  小趙搖頭:「不不,不租了,急著賣。」

  龐倩看顧銘夕:「顧銘夕,這是什麼意思啊?我不懂啊。」

  顧銘夕笑了一下,說:「最近我一直在看房子,以你家為圓心,半徑5公裡地看,最後還是覺得,買在你爸爸媽媽的小區會比較好。因為……」

  他的笑容有些羞澀:「我是考慮到以後,比如有了孩子,或者老人生了病,住得近容易照應。」

  龐倩覺得自己在聽天書。

  「顧銘夕,你能不能說點兒我聽得懂的。」她有些無力,「270萬呀,你是打算把三亞的房子賣了做首付嗎?」

  「不。」顧銘夕搖頭,面上漸漸地綻開了笑,「龐龐,我一直沒和你講,來E市以前,我把我兩本書的影視版權賣掉了,其中一本……」他看了小趙一眼,乾脆湊到了龐倩耳邊,小聲說,「我們的故事,連續劇、電影、小說改編,加起來一共賣了110萬,還有我以前的一本繪本,賣了影視版權40萬,所以,首付是沒有問題了。」

  他站直了身子,看著面前石化了的女孩,說:「另外還有一本在談,暑假裡我會有新書上市,新書的故事,琪姐和影視公司的人都在跟進,基本上,一開始簽合同,就是全版權簽掉了。」

  龐倩:= =

  顧銘夕又一次咬住了她的耳朵:「龐龐,我是想說,如果你喜歡這個房子,我們就把它定下吧,錢……你不用考慮,我能掙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