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矛盾

辛辰覺得自己是昨晚喝醉了才會那麼做,因為坐在他對面吃早飯的辛月跟平時一樣,並沒有蠱惑人心、讓他困惑的地方,所以除了他喝醉了這個解釋,他想不出自己昨晚要那麼做的理由。

辛辰放下筷子,「我先走了。」

「等等!」辛月急忙叫住他,「哥哥昨晚帶回來一個人,要怎麼安排?」

辛辰半點記憶也沒有,「什麼人?」

辛月用「我就知道」的眼神瞟了他一眼,對小藍說:「帶那位姑娘進來。」

少珺一早起來就在生氣,沒有換洗衣服,沒有胭脂水粉,連個梳頭的丫環都沒有,等她成了陳公子的人,她一定要樣樣齊全,還要最好的。

她在煙花之地摸爬滾打十七年,最明白看人下菜,能被兵部尚書看中的人一定大有前途,她要抓住這次機會才行。

少珺柔柔下拜,「奴婢少珺給陳公子請安。」這個動作她練了好久,既能凸顯她的腰線,又可以讓衣領自然敞開,再略微收下巴,臉型也會更好看。

辛辰掃了一眼想起來了,這是昨晚坐他身旁給他倒酒的。

「誰讓你跟我回家的?」

少珺驚惶地眨了眨眼,「是、是鄭大人。」

辛辰可有可無地說道:「哦,那就先留下。」

辛月看少珺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就想笑,這位女配很是自戀,被男人這麼打擊她可能好幾天都緩不過來吧。

收了一個備用侍妾,辛辰突然鬆了一口氣,他又能和辛月正常相處了。

少珺自從被打擊後,天天絞盡腦汁地想如何盡快讓陳公子拜倒在她裙下。

她先是和府裡下人打好關係,摸清楚辛辰出門回家的時間、經常出沒的地方,然後就開始守株待公子,希望能和陳公子見上面。但是,陳公子好像對她的容貌並不感興趣,每次見到她都是一副興趣缺缺的模樣。後來,她又在晚上彈琴唱歌,一首歌唱得哀婉悠長,還是沒能引來陳公子。

她決定再豁出去一點。

她潛伏在陳公子書房外好久了,一直蹲在花叢下,腿都發麻,不停地把重心在左右腿上換來換去。

天黑了,陳公子終於進書房了。

她哆哆嗦嗦脫下身上的外衣,露出裡面輕薄半透明的紗衣,活動活動兩條腿,推開了書房的門。

「陳公子……」

少珺只穿了一件紗衣外罩,一件肚兜,重點部位被紗衣的刺繡遮蓋著,有種欲露還休的味道。

辛辰剛沐浴完畢,頭髮還是濕的,衣襟敞開露出線條分明的胸膛,濃郁的雄性氣息迎面撲來。

少珺只覺得自己兩條腿都軟了。

「陳公子,讓奴婢來伺候你可好?」

辛辰看了她一會,合上手裡的書,「過來。」

難、難道要在這裡……

少珺的腳步發飄,一臉潮紅走到辛辰身旁,勾住他脖子想親他。

辛辰側過臉躲開,「趴下。」

少珺愣了愣,按照他所說趴在他腳下,用胸脯蹭著他的腿,抬著臉眼巴巴地看著他。

辛辰捏著她的下巴看了她一會,食指輕輕摸著她嘴唇,用指尖挑開了她的牙關,將手指送進她嘴裡。

少珺滿眼春水,試探著用舌頭舔舐他的手指,他的手指刮過她舌頭側面,這麼簡單的動作就已經讓她腰身發軟,渾身潮熱,她慢慢脫下紗衣,想要把她整個身體都貼在他身上。

可辛辰依舊冷靜理智,他的眼睛在燈光下呈現冷酷的深藍色,沒有絲毫動情。他像是玩夠了,把手指從少珺口中抽出來,在她的肚兜上擦拭乾淨。

「行了,下去。」

少珺眼神迷濛癱軟在他腳下,沒有反應過來。

「公子……」

可辛辰根本不想再和她糾纏,站起來走出了書房。

幾乎赤裸的少珺在書房等了整夜,辛辰也沒有再回來。

對少珺來說這是奇恥大辱,她難以接受自己的失敗,對著她相熟的丫環說了些不清不楚的話,讓別人以為陳公子已經同她那個啥過了,算是正了身了。

不出兩天,這話傳到了辛月那邊。

辛月也說不上自己是個什麼心情。

之前她那麼抗拒鳳娘,是因為鳳娘是個好姑娘,為了辛辰奉獻青春不值得,但到了少珺這裡……

少珺能夠推進劇情發展,應該留下,但她和辛辰生活中要是多了一個人,這感覺真是奇怪。

過了幾天,金氏邀請辛月去她家做客,辛月問清了王生不在家才去的。

她本以為她和金氏兩人沒有什麼共同話題,沒想話頭不知不覺轉到了她到了該嫁人這上面去。

辛月非常驚訝,「可是我才十四……十五歲……」

「那也是時候了,不知道陳姑娘家鄉如何,在京城,十四五的女孩基本都訂了親的。」金氏將她懷中的孩子遞給奶娘,「剛好陳姑娘的阿兄升了官,以姑娘阿兄的官位和姑娘這等容貌,想娶姑娘的能踏平你家門檻。」

「可是……」

金氏在她手背上拍了拍,「妹妹不用害羞,我是看你父母都不在身邊才提起的,如果姑娘信得過我,就由我來替姑娘相看。」

辛月想,她該如何拒絕?

說自己不想嫁人?說現在還不能嫁人?

最後她說:「這事我做不了主,要看我阿兄的意思。」

「我當然知道,我只是跟你提個醒,你也回去問問你阿兄,看他有什麼成算沒有。」

辛辰能有什麼成算,他聽到辛月轉述的金氏的提醒第一次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彷彿第一次聽說妹妹還需要嫁人一般。

「她未免管太多了。」辛辰很不悅,「辛國公主能隨便就嫁人嗎?」

「啊?」辛月想不出他為什麼提起這一茬,「可我現在又不……」

「所以妳想嫁出去?」辛辰咄咄逼人,「妳記性很不好嗎?要我再重複一遍妳以前說過的話?」

辛月有點怕他,「我沒說我要嫁。」話一說完覺得自己太沒骨氣,忍不住說:「但我最終還是要……」

「閉嘴!」

辛月第一次被他吼,肩膀都抖了一下。

辛辰氣息不穩,握著她肩膀的手慢慢移到她脖頸,低聲說:「真想掐死妳……」

辛月猜不透他是認真的還是在說氣話,她猶豫了一會,摟住他,「我錯了,哥哥別生氣。」

辛辰卻推開了她,「妳……讓我冷靜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