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心驚肉跳

韓默覺得他跟雲國這地方八字不合。

他自從到了雲國就沒順過,為了尋找公主殿下,京城內青樓他找了一圈,不知道錯推開多少門,打斷多少人的好事,最後才得到他的公主已經被人贖出青樓的消息,去找的時候又被當做賊在城內追了一圈。

終於找著了,他卻多想時間倒流,讓他永遠不要碰見公主,讓他永遠不要知道他的公主是這幅德行。

前一刻還抱著陳姑娘的大腿喊著不要跟他走,這會又對著陳公子嬌滴滴地抹眼淚,把自己的胸脯直往人家臉上湊,完全不知「矜持」兩字如何寫。

辛辰聽辛月講完,只抓住一件事,「所以,那天晚上要強行闖進我妹妹房間的,是你?」

韓默感到了不同尋常的壓迫力,他手摸著腰間刀鞘回答:「是我莽撞,驚擾了陳姑娘。」

「這樣啊……」辛辰平靜的臉讓人心驚,連少珺都不自覺地退到一邊。

辛月插嘴:「那前幾天呢?不是你?」

韓默一聽這話急了,「在那晚之前我一直在府外,絕沒有進來。」

辛月也覺得他不像是能夜闖姑娘閨房,做出那些下流之事的人,默默閉了嘴。

辛辰想趕緊把眼前這些人弄走,「少珺姑……公主可以跟著你走了,這件事沒必要上報,我就當從沒見過你們。」

韓默正擔心公主做了別人的小妾這種事傳出去有傷國體,聽到這話放下心來,「多謝陳公子體諒。」

其實少珺相當捨不得跟陳公子分開,但一想到如果成了公主她就能更接近陳公子,也就釋然了。

她相信自己的魅力,陳公子絕對會愛上自己的。

少珺和韓默走了後,辛月唏噓了好久,連毫無節操的少珺都沒能拿下他,不知道她的哥哥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擺脫童子身。難道真的要等到他最終的真愛——那位神聖凜然不可侵犯的聖女大人出現後才能動心嗎?

辛月開始有意無意地打聽關於聖教和聖女的事情,不是她有多喜歡聖女,她只是想讓辛辰盡快和聖女碰面,好讓他的注意力轉移到他終身大事上去。

辛辰現在管她管的很緊,也很黏人,讓她有點受不了。

清晨,小藍把瞌睡連天的辛月從床上弄起來,正在給她梳妝,辛辰在門外輕輕敲了兩下門。

「起來了嗎?」

辛月還沒說什麼,小藍已經習以為常地先去打開了房門,「小姐剛起來。」

辛辰坐在她身後看著她梳妝,「那我等等你。」

辛月沒好氣道:「就在同一個院子吃個早飯而已,有什麼好等的。」

辛辰看著鏡子裡的辛月,笑了笑不說話。

辛月擺弄著桌子上的首飾,想起一件事來,「對了,既然韓默已經走了,晚上不可能有人再來我房間了,我還是回我的院子去吧。」

「在我的院子怎麼了嗎?」

辛月覺得他表情很怪,以為他誤解了她的意思,「沒有,只是……不太方便。」兄妹之間也該避嫌的不是嗎?

辛辰站起來,走到她背後,手輕輕搭在她的肩膀上,「沒什麼不方便的,韓默也說了那人不是他,誰知道那人會不會再來呢?」

辛月看著鏡子中辛兄長大人的溫柔表情,不由自主地回答:「那我不搬了。」

「很好。」辛辰俯身親了一下她的髮頂,「跟我去吃飯吧,我的公主。」

辛辰最近其實很忙。

辛國覆滅後,南國佔領了辛國大片疆土,把其中一部分城池用來與雲國、奉國和元國做交易,雲國和元國因為幾座城池鬧起來了,眼看著到了不得不打一架的地步。

誰都明白這是南國在用利益誘惑破壞幾個國家間的關係,可肥肉到了嘴邊,沒有誰願意放棄眼前切實的利益去考慮將來不一定會發生的事情。

兵部尚書鄭明軒是主張出兵佔領城池的一派,他想讓自己的親信在軍中佔有更多的位置。

辛辰就是他舉薦的其中一人。

即使在這種情況下,辛辰依舊每天堅持早上和辛月以前吃早飯,晚上要送辛月回房看她睡了,他才會走。

辛月覺得壓力很大。

「我聽哥哥的衛兵說,哥哥每天晚上都要先回來看我睡了,又出去忙。」辛月拉著被子,躺在床上,「哥哥這麼忙,就不用每天陪著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一個人可以的。」

辛辰坐在床邊,緩緩撫摸著她散落在枕頭上的頭髮,「你也知道我馬上要出征,自然想多陪陪你,不好嗎?」

「不是不好……」只是妹控成這樣真的沒問題嗎?辛月腹誹著,「那我睡了。」

辛月閉了一會眼又睜開,發現辛辰一眼不眨地看著她。

「讓我抱抱你。」辛辰突然說。

「啊?」

辛月還在懷疑自己的耳朵,下一刻,她連人帶被子被辛辰整個摟在懷裡。

他的手臂很用力,辛月隔著被子感覺到他的體溫,她輕輕掙扎了一下,辛辰把她從被子中扒出來,他的體溫和氣息朝她撲面而來。

他一手扶在她腰上一手放在她後背,用力禁錮著她。

辛月艱難地把手臂橫在兩人中間,「我快不能呼吸了。」

辛辰低頭和她臉蹭著臉,低聲叫她:「辛月……」

辛月後背的汗毛全豎起來了,她覺得莫名的危險,身體本能地升高了體溫,她的伴獸在她胸口咆哮。

辛辰自然也感覺到了她身體的變化,他深呼吸了幾下,慢慢平復下來,問了一句在辛月看來莫名其妙的話:「嚇到你了?」

辛月不知道跟他說什麼,低頭裝啞巴。

辛辰扶著她腦袋讓她睡下,給她蓋好被子,抓著她的手親了一下,「睡吧,我不鬧你了。」

辛月頗有些提心吊膽,趕忙閉眼裝睡,聽到房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她才敢喘氣。

她決定,等辛辰一出征,她要立即出門去尋找那位聖女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