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妹妹歷險記

秋高氣爽之時,雲國皇帝終於做出決定,他派了五萬大軍北上,越過雲國和辛國的邊界,去搶先佔領西北五城。

五萬士兵從不同的軍隊抽調,以朝中已經古稀的老將軍蔣老為首,參將三人,統領四人,消無聲息地分批出京,以免洩漏消息。

辛辰擔任統領一職受到很大爭議,因為他來路不明,路子不正,又擋了很多官宦子弟的道,但因為鄭明軒力保,誰都動不了。派出去的這八個,除了蔣老將軍之外,都是由朝中元老權臣舉薦,皇帝軟弱根本沒有否決的權利,他唯一能做的只是掌握好其中輕重,不偏不倚而已。

辛辰出征那天,辛月一大早就起了床,為辛辰披上鎧甲,帶上頭盔,細心梳理好頭盔上的紅色盔纓。

辛辰比任何時候都要英姿勃發,氣度不凡,他單膝跪著輕輕抱了一下辛月,「記得給我寫信,等我回來。」

辛月點點頭,「我會的。」

辛辰又看了她一會,這才翻身上馬,領著衛兵從後門出去了。

辛月一下鬆了口氣,但是又覺得心裡有點空。

聖教說是宗教,其實更像是紅十字會一樣的機構,專職救死扶傷,偶爾還會淨化下凡人污濁的心靈之類的,在這個世界裡有非常強的號召力。不少人為了自己家人或者自己下輩子的平樂安康,投身聖教成了教徒,每日行善積攢功德。

聖女是聖教的象徵,聖女所到之處,疾病災難全消,各國都有不少供奉的聖女的廟宇或者寶塔。聖女如何確定的完全是迷,對外界統稱聖女轉世,到了這任已經是第十三世聖女了。

想要找她可不是那麼容易。

辛月寫夠了半年的信,一併交給了府裡的丫環,再三強調一定要按照她的順序給辛辰發過去。

她遣散了一部分下人,只留了幾個人看家,帶上了小藍,帶了充足的銀兩晃悠悠去西市買了馬車,雇了馬伕,開始了漫長的旅途。

說漫長一點都不為過,因為聖教的大本營在南國,她光是到達南國邊境就走了整整一月,換了四位馬伕、兩匹馬,解決山匪數十次。

小藍一開始怕得要死,見她每次下了馬車又一身血的上來更是害怕,不過兩三次她就習慣了。

嗖嗖嗖幾聲,幾隻利箭釘在馬車前方,馬伕嚇得屁滾尿流,「姑姑姑姑姑娘,有有有土匪……」

小藍默默給了自家小姐一個「快去吧我等你回來好上路」的眼神,辛月認命下了馬車,卻發現這次攔路的土匪和以往見到的有些不太一樣。

十來個人穿著整齊的青墨色騎裝,手上的武器也都是精鐵製造,看起來更像是哪一家的武丁。見到辛月從馬車上下來,其中一個驅著馬過來,圍著她轉了幾圈。

「你從什麼地方來?」

一般的土匪她可以兩三下就解決,但如果對方有來頭就不能了,以免後患無窮。

「我、我是雲國人,和我的丫環去南國京城……」辛月抓著衣襟怯生生抬頭看他,「請問你們是……」

哎呀媽,好久這樣裝逼過技藝都有點生疏了。

「讓你的丫環下來。」

辛月揭開馬車簾子,對著小藍做了一個「別說話」的口型,又說道:「你快下來。」

那人又查了一遍馬車,對其他人說:「沒人了,就她們倆。」

看起來比較像領頭的人打量著鵪鶉一樣擠在一起站的辛月小藍兩人,「從雲國到南國,就你們兩個女流之輩,哼,不得不說你們真是好膽量……都帶走!」

搜馬車的男人長臂一撈,把小藍摟到了自己馬背上,小藍嚇得魂飛魄散,嘶喊著:「小姐啊啊啊——」

辛月也自身難保,被一個連相貌也沒看清的男人抱上了馬背,馬鞍膈著她的胃,頂得她連昨晚吃的都想吐出來。

辛月艱難道:「商量一下……讓我好好坐著行不行?」

「老實點!」

說著話的同時,馬又狠狠顛了一下,辛月緊緊閉上嘴巴。

辛月七葷八素地被帶到了深山裡,那裡有個堡壘一樣的石頭壘成的建築物,馬一停下來辛月就不由自主地滑到了地上。

她差一點就吐了。

那邊,小藍還在展示她高亢的嗓音,「你個流氓別碰我!救命啊啊啊——」

隨著她這一嗓子,有好幾扇窗子都打開了,有個人在樓上伸著脖子喊:「嘿,狗二你可以啊,還搶了兩個姑娘回來,你看上哪個了?另一個留給我好不好?」

被叫做狗二的男人惱羞成怒,「你滾蛋,少咧咧。」他又推了一把小藍,「快走,誰稀罕碰你,髒了我的手。」

小藍過來扶辛月站起來,低聲道:「臭男人,看我家小姐一會不收拾你。」

辛月有氣無力地擺擺手,示意她閉嘴。

她們被人領著進了一間房子,房子裡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正在倒茶,看見辛月小藍兩人愣了一會,茶水溢出來都不知道。

「老大,這是我們今天巡邏時在山外面碰到的,她們說從雲國來,要去南國……」狗二一轉頭,惡狠狠道,「你們要去南國幹嘛?」

辛月這下不用裝都是一副可憐樣,「去投奔聖教,我的家人都……」她舉起袖子輕輕抹去不存在的淚花。

狗二一時啞了聲,「哦……」

他們的老大叫胡明,是個溫潤如玉的男人,看著氣質沉穩,很有擔當,他終於放下手裡的茶壺,「姑娘來自雲國哪裡?」

「京城……家中遭難,只剩我苟活於世,天地之大竟無我容身之處,我只好帶著我的丫環一路逃亡,想找個立足之地……」

小藍明知辛月在說假話,可還是被假話蠱惑,她哭哭啼啼摟住辛月,「小姐,我們好慘啊……」好像真的遭難了一樣。

胡明沉吟了一會道:「我看兩位面有疲色,不如先做休息,明日再談如何?」

辛月抹眼淚的手一僵,「我們今晚要住哪?」

「當然是我這山寨裡。」

「不知要跟我們談什麼?想要錢嗎?我只有一點,給了你就讓我們走好不好?」

胡明笑了笑,「我不需要銀子,我看姑娘這麼可憐,忍不住想幫幫你,也是我對姑娘的補償,讓你們今天受驚了。」

辛月對他說的話一個字都不相信,但現在在人家的地盤上,她先靜觀其變,只希望這位山寨頭子不要對她動什麼歪心眼,不然有他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