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妹妹的母妃

晚上,小藍暗搓搓問辛月:「小姐,那個山寨頭子不會看上你了,要你當壓寨夫人吧?」

辛月被雷得不輕,「閉嘴,我發現自從出門後你膽子越來越大了。」

小藍嘟起嘴,「奴婢就這麼說說嘛,小姐別生氣。如果他真的要我們留下該怎麼辦?」

「那也要想盡一切辦法逃出去,我要去聖教,不能在這浪費時間。」

狗二躡手躡腳地從她們房門前離開,回到胡明的房間轉述了她們剛才說過的話,又問:「老大,你為什麼要留下她們?莫不是真的像那丫頭說的,要給我們找個嫂子?」

胡明連咳了幾聲,「你怎麼也胡說,我的年齡都夠當她們父親的了,不許再說這種話。」

「哦……」狗二老實應了,又問,「那到底為什麼呢?」

「因為……」胡明手裡拿著一把畫著美女賞月的折扇,輕輕打開又合上,「那位藍眼睛的姑娘,長得很像我一位故友。」

第二天一早,辛月被客客氣氣地招待吃了飯,又給她換了新的馬車,對方這樣的態度反倒讓辛月不安起來,看到胡明從容的臉真想用鐮刀逼問他居心何在。

或許是辛月臉上的防備太明顯了,胡明解釋道:「我想帶三個兄弟陪同姑娘一起去聖教,讓你們這樣的柔弱女子上路我有點不放心。」

辛月一笑,「可是對我們這樣的柔弱女子來說,讓三四個陌生男人陪同上路更讓人不放心呢。」

「姑娘何必對我有敵意?如果我想對姑娘怎樣,就不會放你走了。」他做了個手勢,「姑娘上車吧,讓狗二給你們駕車。」

辛月不知道聖教根據地離這個山寨遠不遠,胡明竟然就這樣扔下了他的一干手下,陪著她上路了。

狗二駕馬車,胡明和其他二人騎馬跟在後面,一路上都走官道,住驛站出手很大方,比她們之前躲躲藏藏時的境遇要好得多。

如果胡明不是那麼煩人,不一直問她出身來歷家中幾人這種問題就更好了。

晚上在驛站吃飯,胡明又看似不經意地問辛月她父母何在,辛月真是受不了,「胡大哥,看在我敬你一聲大哥的份上,能不能不要再揭我傷疤?哪個父母雙全的姑娘家會隻身跑這麼遠的路?」

小藍特別熱衷這種苦情戲的設定,一下就入了戲,「小姐我們回房,不跟他一般見識。」

狗二看不過去拉了她一下,「怎麼跟我大哥說話呢?」

「哼!」小藍用鼻孔看他,「不愧叫狗二,真是你大哥的一條好狗。」

狗二一下就怒了,「你管誰叫狗呢?」頓了頓,「我根本不叫狗二!我大名叫南——」

他話還未說完,就被胡明的筷子打了嘴,「閉嘴!」他一邊說一邊觀察辛月的表情,見她神色平常,說道:「是我逾越了,姑娘回房吧,我讓他們一會把吃的送上去。」

回到房間的辛月就沒剛才那麼鎮定了。

她抓狂地想,我去狗二居然姓南,那不是南國皇家的人嗎?

難道胡明是要帶她去南夫人那裡?

她又一下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為和胡明相遇完全是偶然,再者,胡明也好像並不確定她就是南夫人的女兒,不然也不會一直追問她。

她急得在屋裡直轉,小藍在一旁懵懂問:「小姐你怎麼了?」

辛月簡單說:「那個胡明不是好人,我在想怎麼擺脫他。」

小藍一下來了勁,「我們晚上偷偷跑了吧。」

「你會趕馬車?」

小藍搖頭。

「那你會騎馬?」

小藍又搖頭。

「那就不要說話,現在收拾好東西等天黑。」

天黑之後,胡明指派了驛站的人去給辛月送飯,結果敲了半天沒有動靜,他推開虛掩著的門往裡一看,房間內乾乾淨淨。

那人找到胡明,「大哥,房間裡沒人。」

胡明衝上樓把辛月的房間搜了一遍,果然沒人,他叫上狗二等人,「快!她們跑了!」

幾匹馬飛速消失在夜色中。

聽著狗二大呼小叫隨著馬蹄聲走遠,小藍從馬廄稻草中探出頭,「小姐,他們已經走了,我們可以出去了吧,這裡好臭啊。」

辛月心情輕鬆了一些,「你家小姐我還住過馬廄隔壁呢,就你嬌氣。今晚老實待在馬廄,明天跟著院子裡的貨車一起走。」

送貨的商販還算比較好心,半路發現她們後並沒有押她們去見官,而是把她們放在了沿路的小城。

辛月在這裡歇了幾天,把之前弄丟的行李補齊了,又出發了。

遇上胡明後,辛月終於想起這是她便宜老娘的地盤,有知道南夫人事跡的人,不能像在雲國那樣無所顧忌,她還買了帷帽用來遮臉。

一路邊走邊問路,在離家兩月時終於摸到了聖教大本營——曦城的邊上。

曦城全城都是白色石頭建築物,清晨的曦城陷在靜謐無聲的薄霧中,上山的青石板路濕漉漉的,她要去的地方就在半山腰上。

走到這裡,辛月突然有點想辛辰了。

在原書中,辛辰碰到聖女時已是權勢滔天、罪孽深重之人,他踩著纍纍白骨登上了雲國護國將軍的座位,把持雲國朝政,惡名遠揚。

他愛聖女的純潔忠誠,不惜一切代價用十座城池數萬百姓性命要挾,終於使得聖教交出了聖女。雖然聖女到了他手上就不能再稱為聖女,但她還是有著仁愛、包容萬物的心胸,她不斷犧牲自己以減輕辛辰對別人的惡意。但她是人不是神,有一天還是爆發了。

她刺傷了辛辰。

但辛辰是真愛她,沒有對她怎麼樣,反而承認自己是個魔鬼,希望聖女能一直陪他,不要讓他的靈魂再次陷入地獄。

聖女就這樣被攻略了。

現在的辛辰,還遠沒有達到鬼畜的階段,只要聖女願意跟她走,願意見辛辰,辛月相信,聖女絕不會對辛辰太過反感,辛辰也會再次愛上聖女。

她為自己鼓了把勁,順著山坡往聖塔方向走。

背後有個女人的聲音響起:「辛月。」

辛月詫異地回頭,看見背後一個紅衣女人領著一隊衛兵站在她身後。

辛月慢慢退了一步,心裡瘋狂地想著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這不可能,可女人下一句話還是打破了她的幻想。

「見到母妃連句話也不會說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