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重逢的前一章

辛月沒想過自己能生出龍鳳胎,她毫無心理準備就成了兩個孩子的母親。

只有老大繼承了辛氏血統,眼睛是瑩藍色,因為早產兩個孩子身形比普通嬰兒小許多,老二更是袖珍,辛月兩隻手就能托起她。

她太瘦小了,癟癟的胸腔半天才起伏一次,辛月要一直盯著她,確認她還有呼吸。孩子太小,根本不可能用藥,只能靠她自己活下來。

辛月覺得自己的身體精神有一部分已經不屬於自己,她的眼睛再不能只看著自己,得時時刻刻看著他們,擔心他們。因為他們一個小小哈欠而感到幸福,因為女兒呼吸艱難的抽泣而痛苦。

辛月靠在床頭,從奶娘手裡接過餵過奶的女兒,小心地將耳朵貼在她胸膛,聽著她的心跳聲。

這時門外一陣吵鬧聲,一個聲音道:「你們翻了天了,敢把王妃拒之門外?」

守在她房門前的侍女低聲說了什麼,那個聲音又道:「我們今天就要進去怎麼樣?!」

辛月歎了口氣,對奶娘道:「讓王妃進來。」

「可是……」奶娘顯然很為難。

「沒事。」

奶娘無法,只好開門把少珺請了進來。在她眼中,一個是身份高貴但不受寵的王妃,一個是為王爺生下一兒一女深得王爺寵愛的小妾,這麼兩個人怎麼看都會掐起來,所以她在一旁戰戰兢兢的,生怕出什麼意外。

少珺由她的侍女扶著,單腿跳著進了屋子。

「我們終於又見面了。」

辛月坐在床上挽起頭髮,「你真受傷了?」

少珺在床邊停下,她的侍女搬了椅子給她,扶著她坐下來,少珺不甚在意道:「出門被人追,從馬車上摔下去了。」

少珺卸下手上的戒指手鐲,用手指挑起老大的小手,鄙夷道:「真醜。」

辛月一下沉了臉,「沒話說就出去。」

「別生氣啊,我跟你開玩笑的。」少珺轉頭對奶娘道,「有眼色嗎?本王妃要跟她說話,你在這算什麼?下去!」

奶娘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肯退下。

少珺一瞪眼,「居然不聽我的命令?!」

辛月看站在少珺背後的侍女,正是在宵夏宮悄悄給她遞信的那個,於是道:「奶娘下去吧,我要跟王妃談談。」

奶娘這才退下。

少珺氣得夠嗆,「原先你不幫我的忙,我沒嫁給陳將軍,現在我當了王妃你又要來搗亂,孩子是誰的?真是雲盛的嗎?」

「第一就算我幫你,我阿兄也不會娶你,第二你看我像自願住進來的嗎?你廢話完了沒有,快說正事。」

「你還沒告訴我孩子是誰的?」

「跟你無關。」

少珺就算頂了個公主頭銜,現在又是王妃,但她骨子裡還是那個欺軟怕硬、毫無節操的樂伎。

她面對比較硬氣的辛月有點軟,嘟囔道:「我想關心關心你啊,不識好人心。」她從衣袖中摸出一封信,遞給辛月,「大概十天前,我收到這封信,要我傳信給你,可是雲盛看你看的緊,直到前幾天我才有機會。」

信上說,讓少珺將辛月消息傳出來,作為回報,辛辰會幫她解決奉國皇后追殺她的事情。

辛月一目三行看完,「你不怕這信是假的?」

「沒想那麼多,韓默說可行我就同意了。」

辛月想了很久才回憶起韓默是少珺的貼身侍衛,「他真是耐性好,居然還跟著你。」

少珺抿嘴一笑,居然有點少女的羞澀靦腆。

站在門口的侍女突然咳了幾聲,少珺立即變了口氣:「哼,你別以為生了孩子就了不起了,我告訴你,你就是一個小妾……」

話音未落,雲盛一腳踢開門進來,「住口!」

少珺兩眼含淚,一副嬌嬌弱弱的樣子,「王爺……我不是那個意思……」

雲盛對她顯然很不耐煩,少珺這麼賣力的表演也沒怎麼看,只道:「滾出去,沒我的命令,你不許來這。」

少珺用帕子遮臉,肩膀一抖一抖的被侍女扶著走了。

辛月忍不住說道:「你就不能跟她好好說話嗎?」

「她頂著王妃名號在京城裡胡作非為,做盡荒唐事,」雲盛怒氣難平,「京城裡整天都是她的小道消息,她能在我手上活下來就已經是看在奉國皇帝的面子上了。」

辛月想雲盛也夠渣的,他明明還需要奉國皇帝的助力,卻連句軟話也不肯對少珺講,多虧少珺皮糙肉厚,心思不在他這,不然他怎麼可能安穩地享受由少珺從奉國帶來的錢財軍隊。

再聯想到奶娘說京城裡盛傳陳將軍的妹妹背叛了自己的阿兄,前來投靠裕王,做了裕王小妾什麼的。

辛月看見雲盛的臉覺得有點倒胃口,她又拆散了頭髮,鑽進被子裡,「我困了。」

雲盛在少珺之前坐的椅子上坐下,「你睡吧,我一會就走。」

老二經歷過幾次比較嚴重的呼吸衰竭,但都奇跡般的緩過來了,熬過那幾天後,老二的情況逐漸穩定,臉色也變得紅潤起來。

這時候,京中氣氛開始緊張起來。

泉城動亂,京城戒嚴,朝廷往外派了五萬士兵,離京城最近的陽城、安城忽然起兵叛亂,給了京城一個措手不及……

如此種種,都是辛月從奶娘口中聽來的,她最直觀的感受就是雲盛很少來了,並且眼見她都要出月子了,辛辰那邊也沒有消息。

畢竟京城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攻進來的。

這天,辛趁著下人不在偷偷在屋子裡洗澡,聽見門響了一聲以為是侍女,連忙在屏風後說道:「我馬上出來。」

她挽著濕髮從屏風後走出來,卻發現是多日不見的雲盛,他在桌上擺好飯菜,道:「來陪我喝一杯。」

辛月只穿著一件紗罩,隱約透出肚兜上的金色牡丹,她身體恢復的很好,玲瓏輕盈,看不出生過孩子。不知道雲盛這是唱的哪出,她隨手抓過一件外袍穿上,狐疑道:「我不能喝酒。」

雲盛微微一笑,「不是酒。」

的確不是酒,而是一種像花露之類的東西,喝了之後滿嘴的花香。雲盛自己喝的酒,他看起來心事重重,一直在走神。

辛月覺得氣氛有點異常,下人用過晚飯不見進來,兩個孩子也沒哭,周圍靜悄悄的。

天漸漸黑了,辛月點亮燭台,雲盛這才回神恍然道:「都這麼晚了。」他從食盒中拿出一壺花露給辛月斟滿,道:「我一直避免在你面前提起和你阿兄的戰事,但現在看來,瞞不住了……」

辛月毫無防備接過來喝了,「你指什麼?朝廷派了五萬大軍前去圍剿我阿兄,結果沒成功嗎?」

「不是五萬。」雲盛又給她斟上,「是十萬,他攻進羅城,屠城三天,結果讓本來都答應出兵的幾個城紛紛倒戈,投降了……他這般殘暴,即使日後成為異姓王,成為皇帝,也難以服眾,我已經猜不透他想幹什麼了……阿月,你知道嗎?」

嘴裡的花露變的難以下嚥,辛月沉默了一會,「我只知道他做什麼都不會失敗。」

雲盛聽了這話卻突然笑起來,「不會失敗?我倒更想看他失敗之後的表情了……」

他握著辛月的手,放在嘴邊吻了一下,抬眼看她,「我都知道了。」

辛月想把手抽回來,結果胳膊軟綿綿使不上力,她心裡一急想站起來反倒全身發軟趴在桌子上,她一下明白自己處在怎樣的境地。

「你無恥!」

雲盛橫抱起她,放在床榻上,「我本來想等到你心甘情願和我在一起,不過現在好像沒有這個必要了,我只要一想到你阿兄知道我強迫了你時他的表情……」雲盛手指挑開她的衣帶,「我心裡就無比痛快。」

辛月發覺自己越掙扎力氣流失的越快,於是她放棄掙扎,冷冷看著他,「你真讓我噁心。」

「這話應該由我來說,」雲盛一時失控撕裂了她的衣衫,「我心心唸唸多年的女人竟然跟她的兄長有染,你可知我是個什麼心情?」

辛月瞬間體溫升高,「你從什麼時候知道的?」

「幾個月前,你被他連夜帶出京城,我在你走之後去了宵夏宮,那裡面還有個侍女剩了一口氣,她說將軍夫人是個藍眼睛的美人,懷著孕……我當時並不相信,直到我親眼看見了你。」

說話間,辛月被脫的只剩肚兜,她不見驚慌繼續問道:「所以你把我綁到京城來是為了制約我阿兄?」

雲盛很乾脆就承認了:「是。」

見辛月還想說什麼,他用手指點著她的嘴唇,「別說他了,掃興,你再怎麼拖延時間也是沒用的。」

雲盛脫掉自己的衣服,俯身在辛月嘴唇上親了一下,微微退開看著她眼睛裡的冷光,笑了笑,整個身體附上她,手從她肚兜裡伸進去。

辛月手指忽然虛握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