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章 卞泰

天濛濛亮,第二批出城與叛軍交戰的士兵準備出發了,可領兵的兵馬指揮裕王卻遲遲沒有出現。幾位將軍按捺不住,騎馬來到裕王府查探。裕王府大門緊閉,一個小兵前去叩門時,從王府裡傳來驚雷般的咆哮聲。

戰馬紛紛受驚,原地打轉,甚至有臨陣脫逃的。

與此同時,一股強烈的熱浪襲來,吹得屋頂瓦片、樹枝下雨般掉落,一個渾身烈焰的怪鳥從天空直直墜落,巨爪抓著王府門頭仰天長嘯。

王府門前聚集著的士兵丟盔棄甲,慌不擇路四下逃竄。

京城裡出了怪物。

這隻怪物整日在裕王府上空盤旋,只要有人試圖闖進來就從天空俯衝下來攻擊,它雙翅扇動帶起的火焰能燒掉一整座樓。

拜它所賜,京城內家家門戶緊閉,街道上空無一人,偌大京城彷彿死城一般寂靜。裕王府內的人不知死活,原本要領兵上戰場的裕王也不知所蹤。得到消息的京外叛軍一夜之間把戰場向前推了近百里,眼見就要到達京城了。

主事的攝政王不明下落,朝廷無人可用,硬著頭皮將最後幾萬兵力投入戰場,但結果可想而知。

京城,是徹底保不住了。

城門大開,路的兩邊跪滿了脫下鎧甲的士兵,他們心懷恐懼低著頭,放眼望去是黑壓壓一片。

一隊人馬從城門進來,十幾面黑色虎頭軍旗迎風招展,他們將鮮血和殺戮帶進了京城。

一個文官模樣的人倉皇跪在馬下,「陳將軍,陛下和太后都在宮裡等著您呢。」

辛辰並不看他,淡淡道:「不急。」

他還有別的地方要去。

他隻身來到裕王府,在門前下了馬,嘲風砰地一聲降落在門頭,金色的豎瞳緊緊盯著他,看著他目不斜視走進去。

裕王府內看不見人,到處都是被火燎過的黑色痕跡,辛辰在一個乾淨整潔、沒有火燒痕跡的院門前停下來想了想,走了進去。

辛月剛給孩子喂完奶,哄著他們睡了,她聽見門響了一聲,回頭就看穿著黑色鎧甲的辛辰,推門進來。

他臉上還有血跡,看不出情緒,手上的劍還在往下滴血,他進來後反手關上了門。

辛月下意識的手在空中一握,等她摸到鐮刀刀柄時才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又連忙鬆開。

「哥哥。」她低聲道。

辛辰沒有回應,一邊摘掉頭盔一邊在屋子裡巡視,在看到搖籃時多看了幾眼。

「睡著了?」他問。

辛月不知道為什麼特別緊張,幾乎想奪門而出,「他們剛睡,我們……」

「噓,別說話。」

他將頭盔放在桌子上,又解下護腕,脫了身上的鎧甲,這才露出一點笑容道:「過來,讓我抱抱你。」

辛月咬著牙走過去,坐在他腿上。辛辰這樣有點可怕,讓她連抱怨撒嬌都不敢,像等待審判一般,在他懷裡僵直了身體。

辛辰解開她的衣領,將外衣和裡衣一同脫掉,他臉上的表情瞬間沉下來。

辛月知道他是看見自己鎖骨上的痕跡了,那天雲盛弄上去後好幾天了也沒消掉。

辛辰用拇指不斷撫摸著那個痕跡,不自覺用了力氣,「雲盛呢?」

辛月縮著肩膀,「我疼,哥哥……」

辛辰扣著她的脖子,目光沉沉的看著她,「我再問你一次,他人呢?」

辛月的力量爆發,掙脫了他的束縛,「我已經解決他了。」

「很好。」

辛月剛鬆了口氣,辛辰突然鬼魅般一動,將她推到牆上,撕開了她的裙子,從她雙腿中間擠進去。

他的親吻帶著強烈的攻擊性和侵略性,幾下就讓辛月嘴裡全是血腥味,她被奪走了呼吸,頭暈目眩的掛在他身上。

辛辰抬起辛月一條腿,掛在臂彎上,試圖把自己送進她體內。但辛月根本就沒有準備好,疼得緊繃著身體反抗他。

辛辰停下來,用手指撬開她的牙關,再抽出手指從她乾澀的入口伸進去挑弄,等她不那麼僵硬了,抽出手指腰身用力一頂。

辛月被他釘在牆上,哭都哭不出來。以往辛辰在這方面都是溫柔而克制的,但今天的他凶狠粗暴,好像以前的溫情脈脈都是錯覺。漫長的情\\事讓她脫力,辛月忍不住狠狠揪著他的頭髮。

又過了好久,辛辰才放過她,辛月雙腿發軟根本站不住,辛辰把她扛在肩膀上,放在床上。

到了這會,辛辰才有功夫把兩人身上的衣物脫乾淨,他在辛月鎖骨的紅痕上狠狠咬了一口,反覆在辛月耳邊說:「你是我的……」

他把辛月翻過去,提起她的腰,擠進辛月的身體,辛月拚命掙扎,「不要,好疼……」

「我輕一點……」但他卻掐著辛月的腰凶狠一頂。

辛月記不清自己被翻了幾個來回,只記得自己的腰快斷了,雙腿抽筋合不攏,嗓子也啞了。

她在睡夢中聽見孩子的哭聲,用盡力氣也沒睜開眼睛,一個人把孩子抱過來放在她懷裡,她等了好一會也不見另一個孩子被抱過來,耳邊是女兒上氣不接下氣的抽泣聲,她急得只想哭,強行醒了過來。

辛辰在搖籃旁邊抱著女兒,面無表情盯著她看。

辛月記起來,辛氏向來都是要除掉沒能繼承血統的嬰兒的,她的心提起來,一手背在身後,「把孩子給我。」

辛辰看出辛月的進攻姿態,他把孩子抱過來,說道:「我不會那麼做的。」

孩子回到她身邊,她這才稍稍鬆懈一點,「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看著辛辰的眼神,她最終沒說出話來。

辛辰扶著她的脖子,輕輕吻上她,愛憐般在她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跡上一一吻過,「對不起,我失控了。」

這才是辛月熟悉的那個辛辰,她左胸口處的熱量慢慢減退,「我不想呆在這。」

辛辰無限溫柔地在她眉眼處輕吻著,「等我進宮一趟,回來我們就走。」他看著辛月,眼中再也容不下其他,「我想給你的,終於能送給你了。」

辛月不合時宜的想起因為他們的關係而無辜死去的人,她垂著眼睫,低聲道:「我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