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 塵埃落定

這場戰爭,從春天開始,在初夏終結。除了當時被屠城的羅城之外,其餘雲國百姓都是在不知不覺中覺得變天了,他們頭頂上的再也沒有了雲氏族人。

京城內鄭明軒一系倒台,鄭明軒暴斃,太后和小皇帝被押送出京,攝政王至今生死不明,其他官員群龍無首只得乖乖歸順了曾經的護國將軍,未來的皇帝。

登基大典近在眼前,每個人都加緊了尾巴,生怕在這個節骨眼上觸怒了傳說中殘暴的新皇。

夜晚,星光黯淡,守夜的太監靠在柱子旁昏睡過去,門窗緊閉,屋子裡只有夜明珠散發著微弱的光芒。

殿內大床上,被子有規律的一鼓一鼓的,一隻細白的手從被子裡伸出來用力揪著枕頭,似乎想要從被子裡逃出去,卻被一隻男人的手抓住。

辛月的臉埋在枕頭上,說了一句模糊不清的話。

辛辰停下來把她散落在臉旁的頭髮撩起來,想讓她轉過頭,「怎麼了?」

辛月不肯轉頭,悶悶說:「我累了。」

辛辰在她背上用力親了兩下,退出來,將辛月翻過來。辛月緊閉著眼,睫毛微微顫抖,緊咬著下唇,好像很難為情一般。

辛辰無意間在枕頭上一摸,枕頭居然濕了一片,藉著微弱的亮光,看見辛月嬌軟的豐盈頂端不斷滲出乳汁來。大概她因為這個感到不好意思。

辛辰低頭舔咬著她的胸脯,辛月難耐地發出一聲鼻音,手從辛辰頭髮裡伸進去。

辛辰抬頭看著她,辛月半睜的眼睛水光洌灩,幾乎要落淚一般,他一手抬起她的臀部又深深地挺進去。

辛月抓他頭髮的手指用了力,「我真的……很累……」

辛辰緩緩磨蹭著她,貼在她耳邊道:「叫我一聲,我就快點結束。」

「辛辰……」

辛辰用力頂了一下,「不是這個。」

辛月因為那一下緊繃了身體,腳趾頭都蜷縮起來,過了一會才緩過勁。

「你想……讓我叫什麼?」

「你自己想。」

辛月知道在床上和他作對只會死得更慘,她忍著強烈的羞恥感小聲道:「哥哥……」

辛辰咬著她的耳垂,含糊說道:「乖,多叫幾聲……」

「哥哥……哥……哥……」

辛月的聲音被他撞的支離破碎,到最後都帶著哭音。

辛辰渾身肌肉緊縮抵在她身體深處釋放,辛月彷彿被燙到,身體不受控制的痙攣。

「你真是……」辛月喘息著,軟綿綿地凶他,「我不是說了別弄進去嗎?」

辛辰不想聽她嘮叨,堵住她的嘴,吻得她上氣不接下氣了才抱著她去沐浴。

辛月軟得像根麵條隨他撥弄,辛辰一個沒留神,本來趴在浴池邊上的辛月一下滑了下去,咕嘟嘟喝了幾口洗澡水。

辛辰眼疾手快將她撈起來,「有這麼累嗎?」

辛月沒力氣罵他,只能在心裡生氣。

這一陣,一到天黑他就摸過來爬到她床上,不折騰到半夜絕不罷休,讓她好幾天連走路都不能好好走。她白天看孩子,晚上還得被他折騰,她真是用生命在滾床單。

「明天我要去趟裕王府。」

辛辰漫不經心問道:「去幹什麼?」

辛月彷彿沒有覺察出他語氣裡的不耐煩,「少珺要見我。」

辛辰又問,「我原先忘了問了,裕王府裡的人都是你放的?」

「是我。」

辛辰沒再說話。

辛月知道他想說什麼,無非就是她放走了那些人,導致有流言在傳說她的孩子是雲盛的而已。她的孩子這輩子都「生父不詳」了,這一點流言算什麼。

辛月摸了摸他耳朵,「很晚了,你該回去了。」

第二天辛月起得晚,辛辰在前朝商量完事情去看她,辛月才洗漱完畢,一邊對著鏡子檢查妝容一邊在問奶娘的話。

殿內宮女太監看見他進來全都垂首退下,辛辰抱起搖籃裡睜著眼睛看他的女兒,她的眼睛烏黑水潤,分外惹人憐愛,辛辰想起了他出生沒幾天就被處死的弟弟也是這樣。

辛月在一旁問:「是不是改起名字了?」

辛辰沉思了一會,「等大典過後吧。」

這時,宮女端了一碗藥進來給辛月,「您的藥熬好了。」

辛辰彎腰把孩子放進搖籃,順口問了句:「你喝的什麼?」

辛月嘴唇擱在碗邊,不太自然地看了一眼辛辰,「補藥。」

辛辰放過了這件事,沒有繼續問,而這藥後來讓辛月斷斷續續喝了二三十年。

裕王府裡沒了雲盛之後,只剩少珺和她的侍女們住在裡面。以前朝王妃的身份,少珺在京城寸步難行,她試圖勾搭辛辰了好幾次,但結果她惹怒了辛辰被軟禁起來了。

少珺這樣一直關著也不是個事,所以聽說少珺請求見她時,她沒有猶豫就答應了。

少珺穿著一身大紅衣裙,帶著滿頭的珠寶金簪坐在主位上等著辛月,辛月見她這幅打扮無奈道:「你怎麼沒有心眼,這個時候你還這樣張揚,生怕那些人忘了你嗎?」

少珺瞥了她一眼,心想要不是怕在辛月跟前落了面子,她才不會這樣穿呢。

「他們也就嘴上逞逞能,誰敢殺我?看我父皇不收拾他。」少珺摸了摸手腕上的一排鐲子,「我想讓你幫個忙……」

「別,我不會幫你的。」

少珺氣急,「我什麼都沒說呢你就拒絕我?」

「你不用說我就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辛月抿了一口茶水,「肯定又是和我阿兄有關。」

「你阿兄到現在身邊也沒個女人,我怎麼就不行?嫌我嫁過人嗎?可我能給你們好多好處啊。」

「那些好處,以前困難的時候不需要,現在就更用不上了。」辛月說道,「你就沒想過回奉國嗎?」

少珺氣鼓鼓的,「回去幹嘛?讓那個老妖婆繼續欺負我?」

「或者嫁到別的地方去,做城主夫人不好嗎?」

少珺用鼻子哼了一聲以表示不屑,「我要嫁給最厲害的男人。」

辛月在心裡翻了個白眼,冷冷道:「別作夢了,就這兩條路,要麼回去要麼嫁到別的地方,我過幾天再來問你,要是你還是沒個定論……」她站起來,「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少珺一下就慫了,「你別走啊,我們再商量商量嘛……」

辛月才不管她說什麼,逕直出門上了馬車。

在裕王府門外,一個聲音叫住了馬車,「卑職韓默,想見一見陳……」

韓默說到這卡住了,辛月並沒有封公主,也不能再稱呼她為姑娘,他在稱呼上犯了難。

所幸辛月揭起簾子,問:「你有什麼事?」

韓默道:「能否私下一談?」

辛月當然不可能跟他私下談,「不能,有什麼話就在這說吧。」

韓默環顧四周,左右都是從宮中出來的宮女侍衛,沒有少珺的人。

他道:「我想帶公主離開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