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章 如何做一個父親

辛辰和辛月兩人住在緊挨著議政堂的端方殿和英華殿,後宮被雲盛逼宮時用一把火燒了,所以現在還是關閉狀態。有大臣上書說,日後皇帝和女皇陛下若是都成親,那后妃和男妃怎麼安排就是個大問題。

除此之外,一國雙王的不便之處還有許多,比如說皇權繼承順序、兩位陛下有了矛盾朝臣該聽誰的等等,抱怨的奏折像雪花一般在辛辰案頭堆積,只不過被辛辰徹底無視了。

辛月剛把老大辛臻放進搖籃,把老二辛愛抱在懷裡,兒子就在搖籃裡鬧騰不肯再睡,辛月沒辦法只好再抱起他。

她哄了好一會孩子,等兩個都睡著了才發現辛辰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了,並且一直在用手指敲著桌子。

他看起來很不高興,「哦,你終於看見我了。」

辛月聽著他的語氣有點想笑,「辛臻太愛鬧騰,我光顧著他了,沒留神你進門。」看著辛辰對她招手,她看了一下殿門外沒有人,她走過去坐在他腿上,「你忙完了?」

「嗯。」辛辰把臉埋在她頸窩,手從她衣服裡伸進去慢慢揉捏,「晚上睡晚點。」

辛月被他撩撥的出了汗,「不行,這幾天辛臻辛愛沒我陪著是要哭的……疼,你掐我幹嘛?」

辛辰又黑又沉的眼睛注視著她,非常不快。

辛月這段時間是冷落了他,她是故意的,因為她隱約感覺到辛辰對兩個孩子不是很在意,讓她難以接受。

「我費那麼大的勁生下他們當然要好好照顧了,況且辛臻辛愛也是你的孩子啊,你有什麼可不滿的?」

「我找你不是說這個的。」辛辰再一次迴避了這個問題,「你想去上早朝嗎?」

辛月盯著他,「孩子還小,我脫不開身。」並且她也不是很感興趣。

辛辰被連番拒絕,臉上表情已經完全沉下來,他放開辛月站起來,一句話不說開始解自己的衣帶。

辛月一看他這樣急了,「你瘋了嗎?大白天的,孩子還在……」

話沒說完就被辛辰抱起來扔到榻上,不由分說壓著她撕開了她的衣服。

辛月簡直要被氣死。

她正準備放大招的時候,辛辰已經抵在她柔軟處,強橫地一頂。辛月積攢的力氣就那麼消失了。

辛月因為緊張驚慌,身體緊繃繃的,她上半身整整齊齊的,底下卻是兩條光潔的長腿盤在辛辰腰間。她緊閉著眼睛,壓抑著喘息聲,「你……輕點……」

辛辰俯身狠狠咬住她的嘴唇。

兩個孩子的出生完全是意外。

在辛月昏迷那一陣被診出懷孕了的時候,他是不打算要的,但沒想到她醒了,他便有了用孩子拴住她的想法。現在人是拴住了,他卻生出了更隱秘更偏執的念頭。

想要她永遠只看著他,不許看著別人,即使是他的孩子也不行。

辛月,他的皇妹,本就是為他而生的,應該完完全全屬於他,不能和任何人分享。

但他還沒徹底瘋,知道這是不能說出口不能表露出來的,只能藏在心中的黑洞裡,不要讓她發覺。

被辛辰用強後,辛月生氣了好一陣,不願意正眼看他,辛辰放軟態度跟她說話,她只問辛辰知不知道自己錯了,錯在哪了等等。

辛辰怎麼可能認錯。

於是冷戰幾天後,辛辰又把她按在書桌上,綁了她的雙手。

這次孩子不在身邊,辛月沒有了顧慮,她用腳抵在辛辰胸膛,用盡力氣掙脫了束縛想從辛辰身下逃出來,卻被他一把抓住腳腕。兩人在書房裡一聲不吭肉搏起來,辛月藉著血統優勢佔據上風,逼著辛辰坐到椅子上抬頭看她。

辛辰是真的惱怒了,漆黑的眼睛竟然冒出暗沉沉的藍光,胸口一起一伏的,「你怎麼又這樣?」

「有問題的明明是你。」辛月渾身發熱,氣息不穩,「有你這樣過日子的嗎?一言不合就要脫我衣服,孩子怎麼樣你從來不過問,你像話嗎?」

辛辰盯著她看了一會,忽然放鬆身體,「你想讓我怎麼樣?」

「我只想讓你是個正常的父親。」

「正常?」辛辰嗤笑一聲,「告訴我什麼樣是正常?父皇活著的時候沒教過,不如你來教教我?」

辛月有點愣住,她忘了辛國的老皇帝是個殘殺子嗣從不手軟的大變態,辛辰搞不好還真的不知道什麼叫為人父。

辛辰見她放鬆了力道,雙手摟住她的腰,像誘惑她一般低聲道:「我們以前不是很好嗎?就在你懷孕的那個時候,沒有別人……」

辛月不愛聽這種話,「什麼別人,辛臻辛愛是你我的骨肉,你……」看著辛辰,辛月頗覺頭疼,「或許時間長了,你就知道如何為人父了。」

辛月的態度終於軟下來,辛辰用力將她揉進懷裡,舔舐著她耳垂,含糊道:「或許吧……」

辛臻辛愛就要滿週歲了,辛辰預備在宮中辦一場小規模的宴會。

辛臻長得快,勁兒大,基本斷奶,是個十分健康的孩子。而妹妹辛愛很少哭鬧,哪裡不舒服了只是稍稍抽泣一陣,對她說話幾乎沒反應,稍不留神就發燒。

有這樣的孩子,辛月實在分不出心思來應付辛辰。

但她不會故意冷著辛辰了,而是教他如何抱孩子,如何換衣服等等瑣事,希望他盡快能有做父親的自覺。辛辰表現得好,她會挑個沒人的時間去辛辰書房,如果他要是露出一點不耐煩,辛月能跟他冷戰好幾天。

在這樣的政策下,辛辰終於有個父親的樣子了,辛月頗為自得。

但她不知道,在她轉過身的時候,辛辰對著兩個孩子是什麼樣的表情。

因為不用辛月明說,辛辰都知道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遠在孩子之下。

初春,辛國來了不同凡響的客人。

辛月抱著孩子怔住,她把孩子遞給身邊宮女,皺眉道:「你再說一遍,誰來了?」

「是南國聖教的聖女大人。」太監道,「聖女的車隊明日就能進京。」

辛月第一次有點後悔沒有參與朝政,這麼大的事她竟然才知道。

「他讓你來告訴我的?」

太監知道這個「他」指的是皇帝,他垂首道:「是的,陛下。」

辛月低頭想了一會,道:「更衣,我要去議政堂。」

聖女來京是件好事,小太監本以為能得到賞賜,但他發現女皇陛下不知為何面沉如水,他一時後悔搶了這個差事,悄悄把頭又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