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扮豬

辛月想起自己曾經形容辛辰像口深井,一眼望去看不透,但稍不留神,他深藏著的惡意就洶湧地溢出來。

這次,他湧出來的惡意把辛月潑了個措手不及。

他們違背人倫、越過血緣關係這個坎兒,終於在一起了,但發現辛辰想要不僅是這樣。

他的愛是絕對控制,不容反抗。

辛月覺得她有點無法接受。

夜晚,英華殿內。

漫長的情|事終於結束,辛月伏在辛辰胸前平復呼吸,辛辰的手緩緩撫摸著她□□的後背,閉著眼不知在想什麼。

這時辛月隱約聽見孩子在哭。

說聽到也不太妥當,更準確的說是她感應到了孩子在哭,她剛動了動,就被辛辰的手臂束縛住。

「去哪?」他的聲音低沉暗啞。

辛月看著他的臉,辛辰的眼睛在黑暗中泛藍,直直地盯著她。

「我……我想去沐浴。」

辛辰低頭親了親她,「一起去。」

偏殿那邊沒有動靜,應該是奶娘又把孩子哄睡著了,辛月這才放心。

覺察到辛月走神,辛辰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把她壓在池子邊上從背後擠進她體內,一點一點磨蹭著她。

辛月趴在池邊側頭看他,她眼睛水光瑩瑩,有點委屈似的撅著嘴,「疼……」

辛辰最愛看她乖巧溫順的模樣,咬著她耳朵,「我快點。」

等兩人從浴池上來,辛月已經全身脫力,貓一樣窩在辛辰懷裡,由他抱著擦乾身體,再抱上床。

窗外已經濛濛亮了,辛月卻一反常態地還沒有趕辛辰回去。

辛辰有點懶洋洋的,帶著饕餮後的滿足,「你今天怎麼這麼聽話?」

辛月睜眼看他,「唔……有點怕你……」

辛辰悶聲笑了,捏著辛月下巴給了她一個長長的濕吻,「你還知道怕?」

辛月被親的頭昏眼花,緩了一會,「這次送走聖女,我可以出來聽政了。」

「怎麼又說起這事?」

辛月心裡有點緊張,臉上卻是全然的放鬆,「孩子們都週歲了,是時候了。」

辛辰不怎麼在意,「嗯,我來安排。」

聖教這次來辛國,最主要的任務是在辛國建起第一個聖教教塔,在辛國發展出一個分點。本來聖教的那些人要在教塔建成之後才離開辛國的,可辛月不想讓聖女這個危險因素留在她身邊,隨時都能咬她一口。

她想讓聖教留下一部分教徒,另一些早點回去。

建塔的地址選好後,很快就開始動工了,動工第一天,辛月由禁軍護送去了京外建塔的地方,讓聖女逮到了她。

在這之前辛月聽負責接待的官員說,聖女一直要見她,但她一直沒理,這下躲不過去了。

「女皇陛下,」聖女穿著一身白,帶著面紗走近,「有點事情想跟您談談。」

辛月身邊除了朝中大臣,還有聖教的元老泰老,元老皺眉道:「聖女大人,陛下正忙。」

聖女卻像看不懂泰老眼神一般,「耽誤不了你們的。」

老人家被氣到了,但又不好發火,「大人怎可這般不知輕重?」

辛月聽他們一來一往快吵起來,這才出來當和事老,「聖女想必也有要緊事才會這樣,你們先退下吧。」

等幾位大臣面色各異退下,辛月問道:「你有什麼事,三番五次地要見我。」

「原來你知道我想見你,我看你總避而不見還以為我的話沒傳到呢。」聖女笑吟吟的,「我聽說女皇有一對龍鳳胎,不知道女皇的孩子長得像你呢,還是……」她靠近辛月,「長得像他們的舅舅……」

聽聖女這麼直白地說出來,辛月到不驚慌,「聖女這話我就不懂了,像我,自然也會像我的皇兄,畢竟都姓辛。」

「我早猜到你不會承認,我來之前,可是跟南夫人見過面的,她對我說了什麼,女皇應該能想到吧。」

她們兩人站在山坡上,坡下是等待回宮的禁軍和正在施工的人群,辛月收回目光,盯著她,「你可真夠膽的,對著我胡說八道,知不知道我現在就能殺了你。」

聖女跟過辛辰,知道辛氏族人的威力,「我不是跟你結仇來的,而是向你傳達南夫人的一句話。」

「什麼話?」

「她想讓你回去。」聖女從袖中掏出南夫人令牌,「南國朝政現在由南夫人把持,但她只有你一個孩子,所以想讓你回去當皇太女。南國和辛國……你應該知道哪個更好吧?」

辛月拿著令牌在手中翻看了一會,突然笑道:「皇太女?以前我在南國時見過南國皇帝好幾個兒子呢。」

「那自然有南夫人解決,你不用擔心。」

「是嗎?那我得好好想想。」辛月不辨真假的道了謝,「多謝聖女專程來傳話。」

狗屁!只憑一個令牌誰會信你?!

聖女走後,聖教泰老來賠罪,「陛下見諒,聖女……以前不是這樣的。」

辛月安撫他,「老人家不必自責,只是……聖女剛才談話中提起南國皇家,聖教原來跟朝廷聯繫這麼密切?」

泰老羞愧得無地自容,聖教向來不沾朝廷不沾政事,不然其他國家也不會讓他們把教塔建在自己京城。

「並不是……只是羅曦……」這下連聖女也不肯叫了。

「哦?」辛月一挑眉,「這位聖女可真是……」

狹隘、浮躁,她根本就沒有成為聖女、成為聖教精神領袖的資格。

辛月原以為聖女只是鼓動她離開辛國,沒想到小看她了。

在聖女給了她南夫人令牌後不久,有一天,辛月聽到宮外來報,說辛辰的龍攆被聖女攔下了,不知道對辛辰說了什麼,竟然讓辛辰用龍攆送她回了四夷館,並在四夷館內略有停留。

辛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接連問了兩遍才確定自己沒聽錯,她心中升起無名火,手指在空中一握一張,想抽出鐮刀的衝動已經克制不住了。

「人呢?」

小太監突然覺得大殿內有點熱,他俯低身子,「皇帝陛下已經從四夷館出來了,馬上就回宮。」

辛月冷靜了一會,道:「讓皇兄進宮後先來英華殿,我有事找他。」

「是。」太監領命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