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章 變化

英華殿裡,辛愛的東西已經全部隨著辛愛進了皇陵,大殿裡靜得讓人無法接受。

辛月摸了摸正在睡覺的辛臻,又摸了摸他身旁空出來的一塊。

「陛下。」門外的侍衛低聲道,「那個人似乎撐不住了。」

辛月直起身,「還是什麼都沒問出來?」

「屬下無能。」

那天嘲風特意留了活口,但十來天過去了,辛月用盡辦法也沒能讓他開口說出幕後指使。

辛月從殿內走出來,「不能怪你,我去看看吧。」

她記不清自己多少天沒睡了,但她的眼睛卻依然亮得可怕。

地牢裡陰森森的,各種難聞的味道交織讓人作嘔,一個只能看出人形的人被綁在木樁上,一動不動,地上全是他的血。

侍衛和獄卒跪在兩旁,辛月摘下兜帽,道:「把他弄醒。」

獄卒上前,把紮在刺客頭頂的鋼針又往深處摁,刺客全身痙攣,帶動鐵鏈嘩啦啦作響,他從嘴裡噴出一大口鮮血。

辛月用鞭子挑開刺客臉上沾著血污的頭髮,「你也不容易,痛快說出來多好,我還能給你個痛快……」

刺客睜開眼睛,一邊咳一邊說道:「沒人……指使……」

辛月一鞭子抽在他嘴上,「這種話就不用再說了。」

刺客又吐出一口血,身體不停顫抖,似乎想把自己縮起來。

「讓我猜猜,和聖女有關,是嗎?」

刺客只是低聲重複著:「讓……我死……」

「但是,聖女哪裡能請動你們這樣的死士呢?你們混在聖教教徒裡進了辛國,除了聖女,還需要誰的幫助?」

刺客聲音漸漸低下去,頭也垂下了。

獄卒手指按在他脖子上,道:「陛下,沒氣了。」

「這樣啊……」辛月丟下手裡的鞭子。

她頗為茫然的站在地牢裡,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支撐著她,不讓她倒下的,只有強烈的恨意了,但這恨意卻無從發洩,找不出背後那個策劃著一切的人,讓她徹夜難眠。一閉上眼,眼前就是那天的回放,好像她的時間永遠停在那一天。

「陛下,皇帝陛下在端方殿裡等著您。」

辛月看了一眼被從木樁上放下來的刺客,轉過身,「知道了。」

端方殿裡永遠有條不紊,肅穆莊重。

辛辰正在處理公文,他沒有抬頭,道:「去裡面先躺著。」

辛月進去後不久,辛辰就跟著進來了。他坐在床邊俯身親了親辛月,解開她的外衣,辛月胸口的紗布又在往外滲血。

辛辰一語不發,給她上了藥,重新纏好傷口,撫摸著她的頭髮,沉沉道:「讓我看著你這樣對待自己,我是什麼心情你想過嗎?」

辛月覺得自己有點軟弱,「哥哥,我……」話說到一半又覺詞窮,只能說:「我很累,但又睡不著。」

辛辰俯身讓她摟住自己,親吻不斷落在她的眼角和嘴唇上。

辛月一直閉著眼,她突然道:「我想去南國殺了聖女。」

辛辰起身看著她,辛月睜開眼,十分認真,「不然我會瘋了的,真的。」

辛辰合上她的衣服,繫上衣帶,「讓你見幾個人。」

辛辰讓她見的,是自己的侍衛。

四五名風塵僕僕的侍衛在殿前跪成一排道:「拜見陛下。」

辛辰道:「你們把剛才對朕說的,再複述一遍。」

侍衛頭領一拱手,「遵命。」

這幾個侍衛是跟著聖女一同出京的,他們領的命令就是當聖女一回到南國就下手殺了她。他們跟在聖教隊伍後面整整一個月才踏上南國國界,在一個驛站他們發現聖女身邊突然多了一些形跡可疑的人,並且那些人都有不錯的身手,他們最後採取了下藥的辦法才把那些人撂倒。

衝進聖女房間後,聖女的反應非常奇怪,她哈哈大笑,說那個賤人終於死了嗎?這幾個侍衛直覺聖女在京裡搞了鬼,他們商量後決定先不殺她,想要悄悄綁她回來。聖女沒有反抗,相反她十分愉快,說著一些瘋言瘋語,什麼「他現在肯定很需要我」「被自己的母親害了,不知道她會是什麼心情」等等,讓他們越聽越冒冷汗,飛速回京。

但是,在綁著聖女回京的途中,聖女被一隻冷箭射中,死了。

侍衛頭領說完,把那支從聖女身上拔下來的箭矢雙手捧上,辛月接過來看了一陣。

她摩挲著那支箭,「她死的太輕鬆了。」

辛辰讓侍衛退下,對辛月說道:「現在能好受點了嗎?」

辛月沒有回答,反問他:「你怎麼會想殺了聖女?」

辛辰簡單答道:「她說了很多我不喜歡聽的話,所以還是讓她死了比較好。」

「我突然心情很好,像是獲得了新生。」這句才在回答辛辰的問題,她眼睛裡有了笑意,「我知道該怎麼活下去了。」

說完,她主動吻住了辛辰,她的身體很燙,嘴唇、舌頭也很燙,不是極度興奮就是極度憤怒,或者兩者兼有。

辛辰察覺到一些變化已經是他不能掌控的,他閉上眼,加深了這個吻。

聖教的泰老匍匐在王座下面,可憐他已經是古稀老人、白髮白鬚卻還得行這種五體投地大禮。

「聖教實在有愧於陛下……」

辛月笑道:「這話怎麼說的,又不是您的錯。」

泰老實在羞愧,「聖教為辛國沒有帶來救贖,反倒帶來了禍事……您跟皇帝陛下是好心腸才不追究我們錯把刺客帶進京城,但我還有個不情之請……」

「請說。」

「我請求您……對外不要提及聖女羅曦……」泰老不敢看辛月的臉,「我知道我的請求實在厚顏無恥,但是世間一旦知曉羅曦做過什麼事,對聖教、對新的聖女必然會產生不好的想法……我們的教徒這幾天已經消失好幾個了,聖教經歷五百年風雨,實在不能毀在羅曦一人的愚蠢之上啊……」

辛月聽見聖女的名字,條件反射性地沉下臉,過了一會才緩過來,「我答應你。」

辛月手指摩挲著曾穿透辛愛身軀、又刺傷她的那支箭,這幾天她一直帶在身邊,「羅曦死了,她犯下的事不能由你們承擔,冤有頭債有主,我自然會找準了仇家再報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