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章 出征

辛月確實像她所說的,找到了活下去的方法。

她請了兩位老師教習兵法,組建了自己的親兵,每天駐紮在兵營裡,幾乎把英華殿都搬過去。畢竟是她完全陌生的領域,並且她本性只是個軟妹子,要掌握兵法、熟練帶兵對她來說實在困難。這種磨練唯一的好處就是,她不再全身心都沉浸在喪女之痛當中了。

又一次帶兵剿匪歸來,辛辰一眼就看出辛月從馬背下來後走路姿勢有異,他一直忍耐著,直到書房內閒雜人等都退下。

辛月一邊摘下頭盔一邊道:「這次多虧了黃將軍相助,我好像摸到了門道……你幹嘛?」

辛辰把她攔腰抱起放在書桌上,解開她的軟甲。

辛月拽著自己的衣服,「你別鬧,還有正事呢。」

辛辰抬頭看她,那眼神陰沉又危險,辛月以為分別一月有餘,辛辰耐不住了。

「別……都不能等到晚上嗎?」

辛辰強行脫下了她的褲子。

辛月大腿內側都是磨出來的傷,即使用紗布護著也照樣鮮血淋漓,再一摸她的手,全是在馬韁上磨出來的繭子。

辛辰後退一步,坐在椅子上,靠著椅背閉上眼。

辛月穿好衣服,「你怎麼了?」

辛辰連看都不願意看她。

「生氣了?傷的是我,你生氣什麼?」

這話說出來辛月都覺得自己沒良心,她在辛辰身邊挨蹭了一會,見辛辰沒有理自己的意思,她出門跟宮女要了傷藥。

「你幫我塗藥好不好?」辛月把傷藥放在他手裡。

辛辰揮開她的手,「少煩我。」

「疼……」辛月不輕不重的喊了一聲,辛辰立即摟住她抓住她的手。

辛月依偎著他,「你也太凶了,我才回來你就這樣對我。」

辛辰還是不願意跟她說話,解開她的衣服,把冰涼的藥膏仔細塗抹在辛月的大腿內側。

兩個人窩在一張椅子上,辛月勾著他的脖子輕輕哼著,觀察他的表情,她都伏低做小成這樣了,辛辰卻沒一點動容。

辛月懶得再哄他。

辛辰給她抹完藥,穿好衣服,沉默了好久之後道:「如果能殺了你,我或許會輕鬆一些。」

辛月根本聽不出來其中的狠厲和失望,她滿心滿眼都是晚上與幾位將軍的碰面、一個月之後軍隊所需糧草的調度、以及下次出兵的安排等等。

她笑盈盈的,「我怎麼你了啊,說這種沒頭沒腦的話。」

辛辰不想再說,他放開辛月,「我要把周繼放到泉城去。」

「不行,我還想用他呢。」辛月賴在他身上,「把他給我用嘛,好不好?」

辛辰揮了揮手,「隨你。」

辛月目的達成,在他臉上一親,「謝謝皇兄。」

在她準備退出書房時,辛辰在背後叫住了她,「你想做什麼,我不會攔你,但我希望你明白什麼是度。」趁著他還有耐性,不要觸到他底線。

「知道啦,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冒冒失失的。」

辛月走出書房,臉上的笑容立即收起來,對她的侍衛說道:「去通知周大人,讓他和幾位將軍一起來見我。」

辛月計劃對南國用兵。

她的一生還有很長,她想用自己的一生來報復南夫人,讓她看著自己辛苦打拼的城鎮失守、花盡心思保護的國家被攻破,讓她每天醒來都悔不當初。一點點消磨她,最後親手殺了她。

在每個被噩夢驚醒的夜晚、筋疲力盡握不住鐮刀的時候,她只要一想像手刃南夫人的場景,她就能獲得平靜和力量。

辛國公主辛愛夭折已經大半年了,給辛愛餵過奶的奶娘都不再提起那個先天不足的可憐孩子,在這個時候,辛月在早朝上提出了要收復辛國被南國攻陷領土的想法。

辛辰早得到消息,他這天早上沒來上朝,他的幾個親信目瞪口呆。

安平候先出列,「陛下,臣斗膽問一句,此事事關重大,為何沒有得到皇帝陛下的旨意?」

不等辛月回答,辛月親兵的兵馬指揮李巖先道:「侯爺,您這話可有點包藏禍心啊。」

安平候冷笑,「不知我是藏了什麼禍心?」

「兩位大人,」辛月道,「我能提出來,肯定事先跟我的皇兄商量過,但是我聽安平候這樣說……大人是不服氣這件事由我指揮,還是根本不服氣我這個人?」

安平候一聽這話先跪下,「臣惶恐。」

「安平候也是帶兵經驗豐富的老將軍了,我本想帶著安平候,讓大人指點指點的,現在看來也沒有這個必要了。」

安平候心有不服,退朝後去找皇帝,結果被告知皇帝身體有恙,不見,出兵一事全由女皇統領指揮。

經過一個冬天的安排,辛月初次親征就要開始了。

她一整晚都沒有睡好,她也摸不準第一次是勝還是會敗,戰爭畢竟和剿匪是有區別的。隨著天漸漸明亮,她反倒更放鬆了。

她做了她能做到的,未來如何,就交給老天吧。

宮女們給辛月穿好鎧甲,她抱著頭盔去了端方殿,辛辰自從稱病後一直閉門不出,如此重要的一天,他居然還穿著單衣敞著衣領,懶洋洋的喝茶,辛臻在一旁伸出雙手討抱,「母親。」

辛月不好抱他,只是俯身親親他的小臉,「要聽你舅舅的話,知道嗎?」

辛臻乖乖點頭,「知道。」

辛辰一直沒正眼看她,辛月抓住他放在膝蓋上的手,「阿兄,謝謝你理解我。」

辛辰瞥了她一眼,嘴角挑起一個笑,「不必。」

「我都要走了,你就不能……」辛月深呼吸了一下,忍住了,「照顧好辛臻。」

她最後看了父子倆一眼,帶上頭盔。

京城外,五萬先鋒已經出動,在天邊成了一道黑線。

辛月在戰車上居高臨下望著泱泱大軍,招出鐮刀在空中一揮。

「出征——」

嘲風從城牆上一躍而起,呼嘯著從她頭頂飛過。

辛月從端方殿走後,立即有宮女抱走了辛臻。

過了不久,一個侍衛進來,「陛下,已經出發了。」

辛辰像是睡著了一般,支著頭一動不動。

「陛下?」

辛辰緩緩睜開眼睛,「朕點名的那幾個,都混進去了?」

「回陛下,他們都沒被發現。」

「嗯……途中要經過西北五城,把那裡面的人都看緊了。」辛辰不知想到了什麼,居然笑起來,「雲盛必然也會出現,等他一出現,不必驚動她,立即處死。」

「是。」

侍衛退下後,端方殿關上了門,殿內一片昏暗,一隻巨獸輕盈地從屋樑躍下,圍著辛辰轉了幾圈,趴伏在他腳邊。

辛辰伸出一隻手慢慢撫摸著它的腦袋。

「我從一開始就做錯了啊……睚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