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章 有關辛臻的日常

從理智上來說,這個孩子是不能留的。

她能生下健康聰明的辛臻簡直是個奇跡,她怕再生出來會像辛愛那樣,體弱多病或許是因為早產,但她到了一歲還對外界聲音沒有反應,不管她在旁邊怎麼叫她,辛愛都只是注視著搖籃上綁著的蝴蝶,從不會看她。

但是萬一還能出現奇跡呢?

辛月拿著書發愣。

辛臻叫她:「母親。」

辛月回神,「什麼?」

「我背完了。」

辛月合上書,招了招手,「過來,我有話想問你。」辛月拉著辛臻的小手,斟酌道:「你想要個弟弟或者妹妹嗎?」

辛臻出乎意料的乾脆:「不想。」

「啊?」辛月還在想辛臻會很乖巧的說「弟弟妹妹都很好」什麼的,沒想到居然是這麼個回答,「為什麼?」

「我不想要弟弟妹妹,不喜歡。」辛臻很認真地說:「母親只有我一個兒子。」

「看不出來你還是個小霸王。」辛月在他臉上用力親了一口,「可是呢,有了兄弟姐妹以後才有個照應啊,辛氏只有你一個小孩子……」

這話對辛臻來說有點聽不懂了,他歪著頭,「那舅舅呢?讓舅舅也生一個啊。」

辛月被他逗樂,「舅舅怎麼能生呢?」

「我也不能生嗎?」

「你當然也不能。」

辛臻陷入了迷惑。

辛辰對安城的佈置可稱得上雷厲風行,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做好了一切安排。辛月最開始還會問問他具體計劃,到後來,太醫說她這一胎有問題,她便顧不上其它事了。

她有時一邊喝著安胎藥一邊想這個孩子恐怕和她無緣。果不其然,十來天後,她躺在床上打了一個噴嚏,忽然間僵住了。

她冷靜道:「把皇子送回去。」

周圍人還正在納悶,女皇怎麼好好的就變了臉。

在奶娘領走辛臻後,辛月疲憊道:「我可能小產了。」

在宮女們慌亂的詢問聲中,辛月閉上了眼睛。

就跟來月事、並伴隨著痛經那種感覺一樣,辛月真的小產了。

這一天辛辰剛剛將去安城支援的軍隊送走,回到英華殿就看到兩眼通紅的辛月在靜臥休整。

辛月心裡是說不上來的委屈,她抱著辛辰的脖子,喃喃道:「我也沒想再要一個的……可為什麼我這麼難過……」

辛辰一點點吻去她的眼淚,「我們有辛臻一個就夠了。」

「可是,辛臻一個多可憐,連個伴都沒有。」

「交給我,我來想辦法。」辛辰頓了頓,「以後不管什麼難事都讓我來,你只要告訴我就行了,別再一個人憋著做一些讓我心驚肉跳的事情了好嗎?」

辛月消沉又脆弱,只是把頭埋在他胸懷。

辛月養好身體後,辛辰手腳麻利地往英華殿領了六七個孩子,都是比辛臻大一兩歲的,男孩女孩都有,其中居然還有小藍的閨女。

辛月打起精神,把小藍閨女叫到身邊來問:「你叫什麼呀?」

小藍的閨女白胖可愛,她津津有味地啃著自己的手指,含糊說:「我叫周泉生。」

在泉城生的就要叫泉生嗎?這麼簡單粗暴也不知道誰給起的。

辛月把泉生的手指從她嘴裡拿出來,「你在家裡都幹什麼呢?」

「嗯……」小姑娘一邊思索一邊又想吃手指,不過被辛月制止了,「吃飯,睡覺,喂小鳥。」

「你這麼忙啊。」辛月招手把辛臻叫到身邊,「我來給你介紹個朋友,他叫辛臻,比你小半歲,帶他一起玩好嗎?」

小姑娘一點都不認生,對著辛臻伸出她剛剛含在嘴裡的手。

辛臻低頭看了看,往辛月身邊貼過去。

周泉生又把手往前了一點,歪著腦袋看他,「要跟我玩嗎?」

辛月推了推辛臻,「去吧,你們一起去。」

辛辰在英華殿大門外就聽到小孩子的吵鬧聲,進門一看,六七個孩子像肉糰子一樣在院子裡滾來滾去,辛臻一個人坐在石桌上,在寫著什麼。

辛辰差點就要轉身走了,辛臻發現了他,十分嚴肅地站起來,「舅舅。」

辛辰皺著眉,「你們在玩什麼?」

「帶兵打仗。」

「你是將軍?」

「不,我跟舅舅一樣是皇帝。」

除了小藍的姑娘外,還有一個刑部尚書家的小姐,這位小姐長得比較瘦小,她坐在辛臻對面拉長音撒嬌:「讓我當皇后好不好嘛。」

周泉生一下急了,「不行,說好的我打敗其他幾個就讓我當皇后的。」

兩個小姑娘吵起來,辛臻順勢把人分成了兩組,哪一組贏了,哪個就可以做皇后。

辛辰耳邊一片嘰嘰喳喳的吵鬧聲,走進殿內,辛月正站在窗邊望著院子裡。

「這麼吵,不會打擾你休息嗎?」

辛月走過來,替他解開外袍,「怎麼會,這樣多熱鬧。」

辛辰伸長胳膊讓她脫下自己的外袍,「要誰家的孩子決定了嗎?」

辛月把衣服抱在懷裡,一臉疑問,「不是送他們來和辛臻玩的嗎?」

辛辰難得露出了無奈的神情,「我是讓你挑兩個給辛臻做伴讀的,他年齡到了,該搬出英華殿了。」

「他還這麼小……」

辛辰俯身想親她,突然外面有小孩哭起來打斷了他,他頗為煩躁,「一定要搬。」

雖然心裡捨不得辛臻這麼小就跟她分開住,但辛月沒有阻止,因為搬出去住不僅是他年齡到了,更是他該拜師、跟隨辛辰學習的開始。

最終辛月選了定海侯的嫡孫和光祿大夫的幼子,由於她比較偏愛小藍的姑娘周泉生,也讓她進來一起上課。

辛臻是個比較少言內向的孩子,特別粘辛月,這次搬出去後,每天很早就在英華殿門口候著,晚上直到辛辰忍無可忍趕他走了他才離開,辛月琢磨了幾天才知道這是辛臻不願意搬出去的意思。

辛月捧著辛臻的臉親了他一下,「寶貝你怎麼那麼招人疼呢。」

辛辰從書中抬起頭,看了他們一眼。

第二天,辛月得知,辛辰為辛臻新添了兩位老師,把他白天時間基本佔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