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章 愛慕者(二)

辛月穿越之前特別喜歡看有關刑偵破案的節目和小說,甚至想考進公檢法系統裡,她還沒弄出個名堂來呢,就被送到了這裡。遇到孫遠之後,她的這一愛好又重新燃起來了。

她把孫遠和他的手下一起調到英華殿外,時不時的就招孫遠來給她講案子。

孫遠最初有點摸不著頭腦,但女皇要聽,他就按照時間順序把自己破過的案子一件件講出來,後來才慢慢摸到門道,明白女皇喜歡聽什麼。

女皇想聽的,是那種殺人手段比較高超的案子,而不是一個人當街殺了人之後他們千辛萬苦把人抓捕歸案這種。

弄明白之後,他被女皇招的次數更多了。

今天孫遠給她講了一件比較離奇的命案,但是他今天講得有點慢,辛辰快到英華殿了他還沒講完,只能退下。孫遠退下之後好久辛月還念念不忘,對著辛辰又講了一遍。

她一邊講一邊在殿內來回踱步理順思緒,講到關鍵處回頭一看,辛辰居然拿著書蓋在臉上。

辛月氣咻咻拿下書,「你給我認真點,這可是個密室殺人案。」

辛辰一手支著下巴,閉著眼哼了一聲。

「睜眼啊你。」辛月用手撐開他眼睛,「你到底想聽嗎?」

辛辰顯然不怎麼感興趣,他摟著辛月的腰,頭抵在辛月胸口,「頭疼。」

「少耍賴,先聽我說完。」辛月乾脆坐到他腿上,「所以是,房間窗子是鎖死的,門從裡面插著,而且那戶人家還有一隻很凶的看門狗,但那天晚上狗一聲都沒叫……」

辛月在認真複述命案過程,辛辰在認真解著她裙子。等辛月察覺到不對勁,辛辰的手已經能伸進她衣服裡了。

「你不是說頭疼嗎?」

辛辰的手沿著她脊骨往上摸,一邊親她一邊說:「認真點,這才是正事。」

兩個人擠在一張椅子上,辛月跨坐辛辰身上,仰著頭輕輕喘息。辛辰托著她的屁股動了一下,又停下來。

「你自己來。」

辛月臉色潮紅,瞪了他一眼,「你別……別太過分……」

辛辰輕佻地笑了幾聲,「我怎麼過分了?每次都是我出力,我也很累的。」

辛月聽不下去,只想打死他,「混蛋,你就是……個混蛋……不想做了就滾蛋!」

辛辰腰上用力,抱著她站起來走向床鋪,把她放倒在床上,一臉「拿你沒辦法」的表情,讓她的雙腿掛在他的兩隻手臂上,「那我就勉為其難,再辛苦一次了。」

辛月的腳隨著辛辰的動作一晃一晃的,忽然她皺起眉,手指狠狠扣著辛辰的肩膀,腳趾蜷縮起來,過了很久才從心醉神迷的感覺中脫身。她已經那啥了,只等辛辰那啥完後就可以結束了。

她盯著上方辛辰微微蹙眉的臉,她熟悉辛辰每一個細微的表情,知道他正是感覺好的時候,忽然間她生出了要報復他的心思。

「我明白那隻狗為什麼沒有反應了,因為殺那戶人家的兇手是他們的熟人。」

辛辰一開始沒明白她在說什麼,不由得分神想了一會兒,這一分神他就那啥了。

辛辰在這方面要求比較高,每次都是要盡興才罷休,這次虎頭蛇尾、不上不下的情|事讓他相當不爽,他把辛月翻過去在她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

「你妹啊!」辛月被壓著臉朝下捂著自己的屁股。

辛辰俯身咬著她後頸,陰森森道:「膽肥了,嗯?」

「滾蛋吧你,居然敢打我。」辛月在他身下拚命掙扎,「信不信我把嘲風叫出來分分鐘滅了你。」

辛辰懶得和她在口頭上爭出個輸贏,他捏著辛月臉頰,從她背後探身親上去,提起她的腰,讓她的身體彎成美妙的弧形,貼著他的胸膛。

他這次動了真格,親吻如羽毛般落在她身上,語氣卻危險至極:「我要讓你知道不聽話的代價。」

孫遠交班回家的動作磨磨蹭蹭。今天女皇還是沒有召見他。

前幾天他的案子才說到一半,最關鍵的部分還沒有講,按照女皇的性格來說本該第二天就叫他繼續講剩下部分的,可是三四天了,英華殿裡沒有一點動靜。

陛下是生病了嗎?

但他在英華殿外沒有見到太醫進出,從英華殿裡出來的宮女太監也都神色平常。他曾試圖去結交英華殿裡的太監,誰知那些人嘴特別嚴,只是看在他是女皇陛下面前紅人的份上願意跟他聊兩句,對於殿內情況隻字不提。

他回家後徑直進了書房,從一本書裡拿出他這幾天寫好的故事。他怕把案子交代不完整,有漏洞,每次都要想把案件過程仔細寫下來、修改之後才能拿到陛下面前去講給她聽。今天該寫到一個胭脂店老闆娘被割喉的案子了。

他提筆邊回憶邊寫,寫到一半,發現這個案子有很多細節他已經記不清了,他沒多想,收起東西騎馬出府去找當時的仵作。

其實他也明白,一些細節是不必講出來的,他說的越多越容易出錯。但是,他話說得越多,在陛下身邊的時間也就越長。

他不太清楚這樣的變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悄無聲息,等他發覺時已經變了。

宮中侍衛統領是他父親逼著他去做的,開始他萬般不情願,只想繼續辦案查案。但現在,他卻為自己查過的案子不夠多,這個侍衛統領做不下去而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