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章 皮鞭和糖

自從辛月被辛辰放出來後,她哪裡也沒去,只是整日待在端方殿裡,就好像還在被囚禁著一樣。

她想要讓辛辰看見她就難受,然後她也做到了。

辛辰每天用一多半的時間來陪她,哄她說話,哄她吃飯,用強顏歡笑來面對辛月的冷暴力。辛月肆無忌憚地試探著他的底線,想要看他什麼時候才能丟掉自尊和自我,徹底被她摧毀。

辛月瘦得幾乎脫形,但她越來越清楚地感受到滾燙的血液在身體裡流動,過不了不多久她就能恢復了,在這個節骨眼上,她對於自己吃進去的東西更加謹慎小心。

「吃一點好不好?」辛辰把勺子塞進她的手裡,「就吃一點,今天就不來煩你了。」

辛月的臉色已經變成了病態的蒼白,她似乎因為睫毛太過厚重眼皮不堪重負那樣,不肯好好地睜開眼睛,只是從睫毛的陰影下能看到晶瑩璀璨的一抹藍色。

辛辰握住她的手,從碗裡舀了一勺再送到她嘴邊。

「張嘴……」

辛月搖了搖頭。

辛辰一隻手緊緊攥著,青筋暴起指節發白,但他還是用溫和的口氣問:「你要怎麼樣才肯吃?我再也不會在飯菜裡下亂七八糟的東西了,相信我好嗎?」

辛月的嘴角浮現了一絲笑意,「我已經……」她因為結巴話說得很慢,「不敢再……相信你了……」

這話一下擊中辛辰七寸,他暴起一把掀翻了飯桌,摔門而去。

辛月以為今天的交鋒算結束了,可沒過多久,辛辰揪著一個男人進來,那太監模樣的人倉皇跪在地上,雙手捧著碗,「陛、陛下,請、請用膳……」

辛辰問她:「你吃不吃?」

辛月直視著他搖了搖頭。

「很好。」

辛辰沒有猶豫,利索地抽出他的劍,將那名太監的腦袋一劍斬下,血濺了他一頭一臉。

辛月沒有反應過來,隔了很久聽到「撲通」一聲,那太監的身軀倒下的聲音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你……」

辛辰看了她一眼,再次出門又抓了一個宮女進來,再問她:「吃不吃?」

「你能……把這宮裡的……人都殺光?」

辛辰一笑,再舉劍刺下。

「住手——」

而然辛月還是阻止的晚了,屋內又多了一具屍體,他們的血滲透進地毯,血腥味在整個房間裡瀰漫開來,讓辛月忍不住反胃。

她側頭乾嘔了一會,「碗給我……」

辛月快半年沒有正經吃過飯了,每吃一口都覺得噁心地無法下嚥,勉強吃了小半碗後沒撐住,還是如數吐了出來。

辛辰過來抱起她,用沾了水的帕子給她擦了擦嘴,「歇一會,慢慢來。」

辛月看著他臉上沒擦乾淨的血跡,疲憊地點了點頭。

這不是辛辰第一次發瘋了,早在辛月被囚禁的時候,他經常因為暴躁而處死身邊犯了小錯的下人,甚至會用重刑對待朝臣。但這次,他卻是親手殺了兩個無辜的人。

但凡敢直言上書的都被他處理了,久而久之,辛辰惡名在外,朝中只剩怕他的人。

有一些聰明的,想要悄悄地搭上辛月保命,這些人以辛臻的老師為首,都是辛月還在管事的時候有過接觸的。

而因為辛月一時被辛辰抓住弱點,不好再繼續再繼續折騰自己故意讓他難受,暫時收斂了,開始專心恢復身體。

辛月剛剛回到英華殿,太傅就到了殿外求見女皇一面。

辛臻的太傅清流出身,在文官中頗有威望,當年對於辛月登基是堅決的反對派,但有了接觸後辛月明顯感覺到他的態度軟化了,因為相比起辛辰,辛月是個溫和、肯聽言官意見的皇帝,在辛月這裡文官更有地位。

辛月盡量一詞一句說清楚,「坐吧……給太傅……看茶……」

夏太傅臉上瞬間閃過驚愕,不過很快他用行禮把自己的神色掩蓋了。

「老臣謝過陛下。」

「前一陣……我病了一場,這才轉好,不知道……夏太傅找我是為何事?」

辛辰當初下旨把辛臻送至西北邊境時,他是反對的最激烈的,覲見女皇的請求都石沉大海,他當時就想這兩人肯定出事了,今日再見女皇竟成了這幅樣子……難道說,皇帝這一年來的種種惡行不光是對著外人的,連女皇也受到他責罰?

他一時猶豫起來,不知道這樣的女皇能不能保住他們幾個。

辛月看他不說話,於是說起了別的,「辛臻已經到了……冬城……再有一月便可……歸京,太傅往後對他還是要更嚴厲一些……我以後不常在宮裡,加之,他又是……唯一的皇子……」

夏太傅心裡一時驚濤駭浪,一拱手,悄聲道:「陛下是說……」

「我皇兄需要靜養……再過……」辛月在心裡算了算時間,「三四個月,到春季,我會陪他回風梧宮,權當散心……」

風梧宮是南夫人帶兵佔領的那個辛國皇宮,自從收復後一直空著。

「當然,這只是初步的想法……等確定了會告知你們……」

夏太傅退出英華殿,一直出了宮才敢倒吸一口涼氣。

幾年前,不知誰喝醉後胡言亂語說兩位皇帝關係不正常,他當時心裡所想的是原來不止他一個人懷疑。辛辰不顧眾人反對硬是把他的妹妹也放在了皇位上,這麼多年了,後宮大門緊閉,兩位皇帝居然只有一個孩子……這一切,只能用他們兄妹關係有異才能解釋的通。

他在當辛臻的太傅時有人說,辛臻不一定會是太子,等將來辛辰再有了兒子,他就難辦了。但他認定辛臻一定會是太子。

到了現在,他更加肯定了,只是女皇……她難道是等不及封太子,想要……

他不敢再想,匆匆上了轎子。

其實辛月也正準備去找夏太傅的。

辛臻被流放後,她猜到辛辰這麼不知輕重的舉動肯定會讓很多朝臣不滿,但以辛辰的性格,就算進言了也是被斥退,更嚴重一些還會被用刑。

她一直折磨辛辰,除了消磨他之外,也想要他把負能量對著別人釋放出來。

這樣,辛辰的暴君形象就脫不掉了。

她想要脫離現在這個環境,只有離開這裡,她和辛辰才能繼續下去。

在這件事之前,她說要帶辛臻出宮,完全是為了兒子,想要他正常地長大、平順地繼承大統問鼎寶座。但這件事之後,她沒辦法再那樣做了。那樣她和辛辰兩個人絕對會互相折磨一輩子,到死也不能解脫。

所以,她選擇了辛辰。

把兒子留在京城,把辛辰帶出去。脫離權勢、封閉的環境,在更自由的環境裡,就像……

就像他們以前那樣。

辛辰一個人時總是坐立不安,每天都要早早看見辛月才能心安,但是見了她,對他來說更是折磨。他不明白為什麼辛月變成了這樣,但看見她一折就會斷的手腕和蒼白的臉,他又深深地明白是他錯。

他想要彌補,但每次辛月臉上的表情都是在說「你沒有資格,別靠近我」。

他已經無計可施。

在死寂中,他看著辛月吃完了自己那份,他才開始動筷子,為了緩和這種讓人窒息的沉寂,他說:「跟我說說話吧,你已經很久沒跟我說過話了……」

辛月喝著茶,抬起眼睛看他。

「隨便什麼都行,哪怕是像以前那樣都可以。」

辛月似乎用鼻子笑了笑,還是不肯開口。

辛辰看著她起身離開餐桌,過了好久,他撐著自己的額頭疲憊地想。

不光是辛月變了,就連他也不是以前的他了。

他的情緒完全被辛月影響,前一天沉浸在無望失落中,第二天卻發起狂來。他抽出劍把木桌劈開,把床柱劈成兩段,眼珠發紅,用劍指著跪了一地的宮女說:「想要她們全死在你面前嗎?」

「你又來這套……」辛月走過來捏住他的手腕,「其他人先出去吧。」

辛辰發覺辛月的力量已經恢復了,她的氣勢澎湃又穩定,熱量源源不絕,隔著衣服都能感受到。他的劍化成星光消失了,他一手摟住辛月,一手捏著她的下巴,「告訴我,想我怎麼做?逼瘋我很好玩嗎?」

辛月並沒有掙扎,反而一隻手繞到他脖子上,像安撫一樣輕輕撫摸著他。

「你也嘗到被逼迫的滋味了?我以前可是全都忍下來了呢。」見辛辰又要發瘋,辛月一隻手點著他的嘴唇阻止他說話,「聽我說完……還記得在冬城那段相依為命的日子嗎?那是我記憶中最快樂的時光了,說實話,最開始我對你並沒有什麼兄妹之情,那些只是為自保而演出來的,但後來在我認真地把你當做兄長時,我發現了什麼?我的兄長對我下了藥……」

辛月低低的笑了幾聲,「我當時嚇得魂飛魄散,看見你就怕,但是你卻不停逼我,讓我甚至有了同歸於盡的想法……但是我還是不忍心,在從昏迷中醒來後,我就知道我們的關係要發生變化了,我才接受了這個事實,可皇兄又對我做了什麼?我懷孕了,我的皇兄,在我昏迷的時候……」

「我整日提心吊膽,怕生下不正常的孩子,一個人默默忍受著,最終真的……」辛月眼中慢慢有了淚,「辛愛死後,為了給她報仇,我是不知輕重地做了一些事情,但是皇兄給我的懲罰也太狠毒了,你讓我失去力量,控制我的一切,讓我渾渾噩噩地待在這宮裡,像你的后妃一樣,每天等著你臨幸……」

「因為你的愛,我就要承受這些……」

辛辰輕輕問:「所以你在報復我?」

「報復?不,你有多愛我,就有多痛苦,我只想讓你感受一下自己的無可救藥。」辛月噙著眼淚笑起來,手指慢慢下滑點在他心口上,「很疼吧……」

辛辰像是全身脫力一般,鬆開了辛月,後退幾步靠在柱子上。

「別說了……」剛才被辛月點過的心口真的一抽一抽的疼,讓他幾乎說不出來話,「你是想說……從開始就是個錯誤,對嗎?」

辛月卻走過來,踮起腳,在他嘴邊輕輕吻了一下。

「不,我愛你啊,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