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陳三

假道學陳三正在家裡讀書,猛地打了個噴嚏,那噴嚏打得十足響,他娘在隔壁都聽到了,連忙跑過去道:「快加件衣服,這時候早晚天氣寒,大中午又熱,最容易得病。」

陳三搖頭晃腦道:「春捂秋凍,百病不生。」

自己兒子自己知道,陳大娘曉得這個兒子讀書有點讀傻了,試圖跟他講道理,免得他真凍著了,「這道理是死的,人是活的,你要是覺得冷了,管它秋凍不秋凍,不照樣加衣裳?你這裡是不朝陽,又有顆大樹,不到下午日頭照不進來,一整天都是個涼的,你快加件衣裳。」

「我怎麼就跟你說不通。古諺有雲,薄衣御寒,從秋習之。」陳三格外苦惱地看著他娘。

陳大娘被他氣笑了,「你跟我說不通,我還跟你說不通。你要不加,今兒個中午就別想吃飯。」

「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其志也。不吃飯就不吃飯,我吃今早兒沒吃完的饅頭。」陳三格外神氣地道。

陳大娘不知道陶潛公,氣勢立刻弱了,只能氣狠狠地說道:「你就啃你的饅頭。你最好今天別出這個門,馬媒婆昨兒下午可是說了,今個兒一定來,成與不成,都有個准話。」

陳三神氣勁頭立刻沒了,張張嘴,紅著臉又閉上,最後結結巴巴道:「娘……娘……對,天氣冷了,就該添衣服,我馬上添。」

「你說你這傻小子,我活了大半輩子,就沒見過你這麼傻的。你碰上人家,說什麼……」

「娘,娘。」陳三紅了臉,討饒地叫了好幾聲。

自己兒子,就是讀書讀傻了,也是心疼的,陳大娘怕把他臉燒壞了,也不好再說,只能氣惱地瞪了一眼,道:「好生讀你的書,總得到半下午才到。那馬媒婆的尿性,不吃上咱家飯,她心裡不舒坦。」

「娘,您說,石……榴應不應?」陳三瞧了陳大娘眼巴巴問道。

「這說不準,咱家在這村裡是不差的,她爹沒道理不應,我又是個明理的,看你大嫂二嫂哪個說我不好,憑了我這好婆婆石榴也是應的。只怕吧……」

「只怕啥?」陳三瞪了眼急道。

「只怕,她捨不得她弟呢。她是個好姑娘,幫了爹養三個弟,個個都收拾得利索,她爹也許存了心再留她兩年,等大山娶了媳婦再嫁閨女。」

不是厭了他便是,陳三鬆口氣,朗聲道:「不取功名,何以家為?」

陳大娘惱道:「說個明白話。」

陳三這才紅了臉道:「我沒考上秀才,爹說還要學個三五年,我……不著急成親。」

「那不行,王道姑說了,你年底必須成親,以後再娶,容易夫妻反目。」

「子不語怪力亂神,娘,您怎麼能聽信尼姑之言?」

「我怎麼就不能聽尼姑的?你還聽什麼的孔子竹子的,那都是死了的人,他怎麼還知道這時候的事?好歹王道姑能讓菩薩顯靈呢。」陳大娘道。

「娘,你,不同你說了。」陳三氣得倒仰。

陳大娘立刻高興,她可算是勝了一籌,小子毛還沒長齊就敢跟你娘鬥。

陳三肚子生著氣,也沒心思讀書,他抄起筆,準備寫字平復心緒,只是今日裡狀態格外不好,寫一字能斷好幾次,呼口氣,陳三腦子放鬆,讓手隨意行走,等再回過神一看,筆下居然畫了個人,櫻桃小口,俏生生的柳葉眉,還有那嘴角梨花窩,可不是就是……陳三連忙丟下筆,落荒而逃,他可不是登徒子,青天白日畫女子小像。

劉家,石榴問家人:「中午吃啥?」媒婆說是中午來,可是都到晌飯了都沒過來,老爹和二弟兩個都等在家裡沒事做,石榴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直接弄午飯,管媒婆什麼時候過來。

「弄個水煮魚。」大河是個屬貓的,一年四季餐餐頓頓吃魚也不厭煩,他還最會捉魚,用網網,用鐵鉤子釣,用簍子兜,能弄不少,就算空了手,都能抓兩條回家,家中專門有個魚缸,小黃魚,鯽魚,鰱魚,混養著,缸從來沒空過。

石榴贊同地點頭,「魚是好東西,補腦,你就該多吃點。不過我們不需要吃這麼多,今兒就算了。大石,你想吃什麼?」

「姐你隨便煮,我啥都吃。」大石是個乖孩子,不挑食,還不淘氣,最好養。

大河總算反應過來剛才他姐罵他傻了,生氣地道:「我愛吃魚怎麼了,魚又不用花銀子買,幹嘛不吃?」

石榴摸摸他腦袋,「今兒個不吃,給你弄個耦合,好不?」

大河將他姐的手從他腦袋上弄下來:「我腦袋又沒惹你們,幹嘛個個都跟它過不去呢?」

石榴好笑地踢他腿,被靈活躲過,「好了,別生氣,快去幫姐洗兩條新鮮蓮藕。我去菜園子裡摘點菜回來。」

劉老實喊住石榴,「你坐著,讓大石去,馬媒婆不定什麼時候過來呢。」

大石聽到劉老實的話,立刻就起了,石榴按住他,「我去就行,你累了一早上,歇會。馬媒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到,為等她我都沒去水塘邊洗衣裳,多耽誤咱家的事啊。」

劉老實難得訓石榴,「說什麼話?馬大娘忙著呢。」

大河跟了小夥伴一個村子轉悠,知道的消息不少,劉老實話音一落,他立刻補充說明:「可不是,到哪裡都能見著她,前日裡我還在村東頭見著了,牽了毛頭妹妹走了,說是鎮上的人家做丫鬟,足足給了毛頭娘十兩銀子。」

石榴歎口氣,幸虧沒穿到毛頭家,真是一家子沒個好人,年景這樣好,還賣孩子。她叮囑三弟:「以後不許再去毛頭家了,知道了嗎?你要再去,就把你賣了。」

大河這個年紀,最不喜歡別人指派他,生氣地回道:「這不許那不許,還許我幹什麼?你去不去菜園子了?真是囉嗦。」

「怎麼跟你姐說話呢?」劉老實拿了水煙袋,做出要敲人的動作。可惜大河不怕他,劉老實真打的時候少,吼的時候倒多,在大河眼裡,他就是個紙老虎。

石榴被弟弟頂撞了到不生氣,就是有點兒擔憂,這孩子好像比老大老二還刺頭,她要是嫁了沒人管著,以後別成了二流子發展為鄉間一霸吧?她不確定地問道:「爹,我真嫁了?要不要再等一年?反正明年也才十七啊。到時候大河大了一歲,能跟了大石一起去潘木匠那裡學手藝。」

大河生氣地道:「你嫁,你馬上嫁,我都九歲了,還要你看著?再說,我不想學木匠。」

「那你想做什麼?」石榴問。

別說,大河還真想過自己要做什麼,石榴一問,他立刻答道:「我想跟陳大學賺大銀子呢,你看陳家原來也才二十畝地,他一打理,如今都一百多畝了,全雇了人種,前面那麼大荷塘也是他家的。你看咱家也有個十畝地,等我學了陳大的本事,咱家裡也來個百畝地,到時候爹和二哥都不用出去幹活了,就躺家裡吃吃喝喝,多舒服。」

感情你對未來還是挺有規劃的,只是目標定的是不是有點兒高?人陳大之所以將家業擴這麼大,除了自己能幹外,還因為人家爹是個秀才,賺不少束脩外,在鄉里都地位,做事便利。可劉家就是標準的平下中農,連門有錢親戚都沒有,想要發家致富沒門路。這些話石榴憋住沒跟大河說,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不過做個鄉間小地主,難度有,也不是不可能事件,她要是說多了,說不定就扼殺了個劉萬三什麼的。

跟弟弟鬥鬥嘴,石榴的心情舒緩了許多。她其實有點兒緊張,只是不想承認罷了。昨兒個弟弟們跟她說了半天,講了不少嫁給陳三的優點,例如家裡有錢日子好過,性格軟和不受欺負,有希望做舉人娘子有身份有地位。今兒早上大河還纏了她半天,非要她嫁陳三,要不然她就會很悲慘他以後都沒法快樂玩耍。劉老爹更是態度詭異,似乎對陳三十分滿意的樣子。

到底要不要嫁?決定了就是一輩子的事,日子好壞定了大半。

石榴前世其實談過戀愛,穿越的時候剛分手,男朋友家世不錯,但是有點兒花心,劈腿被發現了還大言不慚地說只是找找樂子,最愛的還是她,聽得她直范噁心,當場甩了他一巴掌,甩下「分手」兩個字扭頭就走。哪裡知道走到半路,被一輛趕著投胎的寶馬車撞死,然後就神奇出現在她現世娘的肚子裡。

腦子一閒著,就忍不住胡思八想,昨晚上過了一遍的事,忍不住又要過一遍。陳家莊大部分人家都姓陳,劉家是逃難過來的,是村裡的外姓人。陳三家在整個陳家莊最富,家人都是有能耐的,整體家風不錯,尊老愛幼,對鄰里宗族都和善,對租戶也不苛刻,小時候她偷偷去陳秀才的學堂聽課,也沒被趕出來,陳大娘看她餓了還讓陳三給她端兩個饅頭。雖然兒子大了娶了媳婦,有些矛盾,但是陳家大體是和諧的,稱得上積善之家。

陳家很好,但是石榴不心甘情願的是,陳三這個人沒什麼值得讓她心動的。首先顏值不高,當然也算不得丑,他見日頭少,收拾得還齊整,稱得上白淨,只是五官太普通,鼻子眉毛眼都不醜,但組合在一起,就是不起眼,丟人堆裡找不著。其次,性格上沒有閃光點,還迂腐。都說他善良溫和,踩著一隻螞蟻都要告一聲阿彌陀佛,可是就憑他被大河欺負,就沒法讓人有好感。幸虧石榴本身挺厭惡沙文主義,偏向溫柔型男友,要不然能直接把他pass了。迂腐這個沒什麼可說的,直接扣十分,男人怎麼能不解風情呢。

陳三固然不太好,可是石榴沒乾脆拒絕的是,她自己本身條件也不是很好。她分析分析自己,若陳三家世自身勻一勻,能有個70分,她自己頂多60分。她是喪母的長女,別人會懷疑她教養,另外她不會刺繡不會做農活,不符合時代對女人的要求,最後,她家裡窮,陪嫁少,她自己不在意,別人眼裡這就是短板。光著三點,就被判不及格。不過,她有加分點,一是她的廚藝在陳家村範圍內被認可,二是她有顏值,當然不是頂漂亮那種,但是她膚質好,鼻子挺,嘴小,眉毛細,小巧可愛,除了陳三看了她目不斜視還宣稱男女授受不親,村裡大小伙兒看到都愛臉紅。三是,她有智慧,她肚子裡多少知識,上了十幾年學,讀了多少本小說,看了多少部肥皂劇,生物化,文史地,人情地理,都知道點皮毛,見識隨隨便便秒殺土著啊。雖然她奮鬥了十多年,也沒能將劉家脫貧致富,但是她堅信她的知識是有用的,只是她還沒找到正確的途徑。

石榴正腦袋裡逗樂子,馬媒婆風風火火就過來了,一頓辟里啪啦,都不用喘氣:「劉大叔,對不住了,來遲了。早上去了一趟鎮上,被悅來樓的掌櫃娘子看見了,拉著我說話,說道大晌午,非得整治一頓席面,我狼吐虎嚥填飽肚子就過來了。」

劉老實連忙擺手,「不遲,不遲。快坐著說話。你要是沒吃飽,吃兩塊花生糖。」

馬媒婆吃了鎮上的席面,雞鴨魚肉進了肚子,可是人胖,肚子容量大,瞧見甜絲絲的花生糖也不客氣,抓了一把放手裡慢慢嚼,「老哥你也坐。怎麼樣,可是想好了?叫我說,你們兩家天賜的姻緣,隔得近,走娘家多方便,有事吆喝一嗓子就成了,女人哪個不圖離娘家近?剛周娘子還托我給她家女兒做媒呢,你這裡要是沒應,我可是要把陳三哥說到鎮上去的,憑他的家世,周娘子定是應的。周娘子可說了,給女兒陪嫁100兩銀子呢,我的乖乖,她張口閉口100兩銀子,多少人家能見到100兩銀子?」

石榴點頭,她家就沒有。看人家這行情,都能娶陪嫁100兩的女孩兒,她也別矯情了,就嫁陳三。石榴利索點了頭,劉老實不多說,給馬媒婆包了謝媒錢,下血本給了1兩,把石榴看的心滴血,能買多少豬肉啊,她快一個月沒見葷了,饞肉呢。

馬媒婆昨日裡看石榴猶豫猶豫,還想著這趟怕是不行,劉老實還要留女兒一年養孩子,哪裡知道劉家今兒個轉了性,話給的乾脆,銀子也不少給。馬媒婆拿了銀子臉笑成菊花,上上下下誇了石榴一頓,才屁顛去了陳家,劉家都給了一兩,陳秀才總得給個三兩,不,最少五兩,嘿嘿,這個媒可是有賺頭。

陳三站斷牆上反省,遠遠看馬媒婆過來了,嚇得立刻鑽屋裡,心裡忐忑,到底應沒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