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楊花兒

A- A+

「陳家妹子,陳家妹子,在家嗎?」未見其人,便聞其聲,馬媒婆一到陳家門口,便大喊,將陳家老小都引到了廳中。

馬媒婆都進了陳家的屋,陳大娘心裡還不敢置信,這老虔婆今兒個怎來的這樣早?她家老大老二可都是馬媒婆做的媒,都半下午才過來。

馬媒婆不知道陳大娘心裡那點子疑慮,她拍著大肥腿,笑道:「劉家可是應了,昨兒個還拿不定主意,今兒我一去,立馬就同意了。我就說,陳家這樣好的人家,劉家怎會不同意,昨日個不應,怕是劉老實原想再留女兒一年照顧老三,擱晚上一想,陳家這樣好的人家,拼著丟了兒子不要,也不耽誤女兒啊。這不,我一到,他二話不說,就給了我一兩銀子的謝媒錢。」

陳大娘算是知道了這老貨為啥這樣子急忙忙過來了,原來是來討賞呢,女方家裡都給了一兩銀子,男方家裡至少得給個雙倍吧,何況這媒人還是陳家叫過去的,總得又多加點。陳大娘想到最少要給這老虔婆三兩銀子,就忍不住肉痛。

陳大娘肉痛,楊氏,陳家老二的媳婦,面上也不好看,她撇撇嘴,打腫臉充胖子,人窮,志氣不小呢,居然給了一兩的謝媒錢。當初,她娘家可只給了100文,這樣一比,就給比下去了。楊氏越想越氣,她楊花兒比不上鎮上開舖子的吳桂香,再這樣都要比沒娘的劉石榴好,這人還沒進門,就想壓她一頭,真個不是省油的。

吳桂香,陳家老大媳婦,倒是沒覺得一兩銀子謝媒錢有什麼,她只盯著馬媒婆,瞧她咋咋呼呼的樣子,覺得有趣,真個走街串巷的,唱作俱佳,跟尋常百姓格外不同。

陳大娘許久未做聲,陳秀才在一旁大笑道:「好,好,好,有勞了。」說著,遞給馬媒婆五兩銀子。

真是五兩呢,白日夢都成真了呢,馬媒婆喜得肥肉直抖,像開了機關鎗一般用好話將陳家人都掃了一遍:「陳老爹多福多壽,又生個秀才兒子,這十里八鄉哪個不羨慕?陳秀才可是讀書的高貴人,跟我們平頭百姓就是不一樣,陳大娘真是好福氣,旺夫又旺子,丈夫是秀才老爺,幾個兒子個頂個的能人呢。陳家老大巧思能幹,打理家業,一把好手,娶的媳婦是鎮上的富貴賢惠人。老二學一手好手藝,娶的媳婦手巧會刺繡,真真珠聯璧合。老三文曲星下凡呢,未來媳婦灶裡家裡一把抓。看著就羨煞人,怪不得家業興旺呢。」

陳大娘因為心疼五兩銀子,臉都僵了,好在這段溢美之詞治癒能力不錯,總算將她哄得舒服了,她嘴角也帶了笑,客氣地道:「哪裡哪裡,比村裡一般的人家好一點,倒不值當你這樣誇。」

馬大娘走街串戶的,什麼人什麼事沒見過,知道她肚子裡受用著呢,又不帶重樣將陳家再誇了一遍,直說的口乾舌燥,自覺對得起這五兩銀子了才歇了口,喝了兩杯熱茶便溜了,免得小氣婆娘回過神將銀子要走。

陳大娘自然不至於將銀子要回來,只是等媒婆走人,她可是饒不了那手腳散漫的,對了陳秀才氣道:「銀子擱你手裡燙手裡,要都散了。給她個三兩不就夠了,偏給個五兩,那多餘二兩銀子能買多少布匹線頭?」

陳秀才其實也有一絲後悔銀子給多了,只是被老妻當了兒子媳婦面罵了,覺得臉上掛不住,一拍桌子:「頭髮長,見識短,是銀子重要,還是陳家臉面重要?」

楊氏趁機抓住機會,說道:「娘,可不怪爹,怪只怪劉家不會做事,三百文,五百文哪個不行,他偏要給個一兩,叫爹難做。」

然而她話音一落,陳秀才和陳大娘卻並不如她預料的誇她,而是互看一眼,默默和解。劉家不富裕,給的銀子卻多,可不是替陳家做臉,顯示滿意這樁婚事,若是個個像上次楊家一般,給個一百文錢打發媒婆,被媒婆話裡話外說事,他們聽了臉上還不得再燥一回。

楊氏看公婆不做聲,大哥大嫂也笑得奇怪,只拿眼睛死瞪著陳二。陳二本就知道他媳婦是個不饒人的,若是將當初馬媒婆嫌棄楊家謝媒錢給的少爹娘抱怨楊家小氣的事說了,只怕又要鬧一頓。他閉著嘴,任楊氏怎麼使眼色都不說話。

楊氏氣得直想捶他,只是在陳家人面前又不敢放肆,只能暫且忍著,她目光轉一圈,看到陳三咧著嘴還在笑,沒事找事,道:「三弟真是高興壞了,看都笑傻了。劉家姑娘真是厲害,還未過門,就將小叔子魂勾去了。」

這話說的很是不好聽,暗示陳三和石榴有個什麼,陳大娘聽了直皺眉頭,要訓這兒媳婦,又怕將事鬧大,三媳婦沒過門就被二媳婦恨上了,只能皺了眉頭,看三兒子怎麼作答。

書獃子陳三收起臉上的笑,板著臉道:「叔嫂不通問,伯嬸不交言。二哥,管管你屋裡人。」

陳二當然不敢管楊氏,不過他看他爹和娘臉上都不好看,三弟又動了氣,趕忙把媳婦往屋里拉,楊氏憋了一腔氣,回來捶被子,「真以為自己是鎮上的大戶人家,不過是鄉下的地主老財,就耍這麼大威風?長嫂如母呢,我這二嫂訓訓小叔叔怎麼就不行了?你讓你二哥管我,你看他這慫樣,他敢不敢?自己老婆被欺負都不管,還敢管什麼?」

又沒個電台手機,楊花兒跟陳三隔空對話,自然得不到回答。她自己捶了被子發洩一通,心裡總算好過了一點,還剩點兒郁氣對著陳二一頓捶,也清空了,總算有心情幹活。

楊花兒從家中奶奶那學了一手刺繡的好技藝,繡活鮮亮,手腳又快,跟好幾個針線鋪子合作,一月能賺不少銀子,有時比陳二掙得還多,腰桿挺得直直的,在這小屋裡很有話語權。靠這一手手藝,楊花兒在家裡比幾個弟弟受寵,嫁的人家也是附近最好的,在公婆婤娌面前有臉面,自是將她活計看得重,等閒不會荒了時光。

她拿起繡繃子,繼續繡這幅萬子千孫圖,看陳二擋前面了,用腳踢踢他,「挪個地,別擋了光,老娘要做活。」

陳二長得不如大哥清秀,不如三弟白淨,塊頭大,一臉的忠厚老實可欺負樣,人也心善,雖楊氏平日大呼小叫不給他留面子,他也知道疼人,聽楊氏說又要做繡活,便勸道:「繡活也不用日日做,容易壞眼,今兒個是好日子,不如歇一歇?」

楊花兒正為劉家一兩的謝媒錢不爽呢,陳二算是哪壺不開提了哪壺,她剛歇了的氣又冒上來了,「哪門子的喜事呢,又不是你要討媳婦。你要是討個小的,我就歇一晌。沒看人謝媒錢都是一兩,以後說不定也能陪嫁個百八十兩的,我這沒嫁妝娘家又窮的,不好好幹活,還不得被嫌棄死。」

陳二歎口氣,「怎麼又說這個,哪個嫌棄你沒嫁妝了?我就是怕你跟你奶奶一樣到老了眼不好,才讓你歇歇。」

這下子更捅了蜂窩,楊花兒大怒:「老娘怎麼就沒嫁妝了?我這一手手藝,是百八十兩能買到的?這是一輩子賺錢的手藝,能傳給子孫後輩的東西,是點子首飾布料子能比得上的?」

怎麼說都不對,感覺都不能好好說話了,陳二捧著腦袋逃去了他爺屋裡。

「爺,你說女人咋這麼不講理?我怕她眼不好,她非得說我嫌棄她沒嫁妝。」陳二碩大個人,坐陳老爹面前的小板凳上,委屈地跟陳老爹抱怨。

陳老爹怒道:「你個腦袋被驢子踢的,叫你不要提嫁妝的事。你跟她提嫁妝,就是問尼姑借梳子,要太監傳宗接代呢。你媳婦只一擔無用的東西,沒子孫桶沒千斤墜,哪裡能跟她提嫁妝呢?不過你也別嫌棄,她手裡可握著搖錢樹呢,那繡活比你娘還能賺銀子。你說你娘為什麼看她不順眼,就因為她活計更鮮亮呢。」

陳二隻知道他媳婦跟娘經常鬧,卻不知是這原因,他不解地道:「我媳婦活計更好,娘不該高興嗎?能給家裡多賺錢呢。」

「憨貨,這女人的心思,跟大老爺們能一樣嗎?」陳老爹一臉的恨鐵不成鋼,很為這個孫兒的智商著急。「你們三個,就老大聰明點,你和老三都傻帽。」

陳二不贊同,「說我傻就算了,怎麼三弟也傻了?這村裡除了爹,就他過了童子試。他傻,他能讀進書嗎?」

「他會讀書,他比你還傻!他是天下第一傻。你只看著,以後他屋裡是誰做主。」

被認為是傻中之最的陳三此刻正握著筆露出幸福的傻笑,心裡樂得冒泡,他可是要成親了,娶的還是村裡一枝花,哪個比他強?

村花石榴此刻正在灶台上做飯,她弟大河繞著她嘀咕,「我要吃魚,我要吃魚。紅燒魚,粉皮魚頭,烤魚,魚湯,魚丸,魚……」

石榴被他念得頭皮頭痛,對外大喊道:「大石,把他叉出去。」

大石回道:「好勒,姐。」

陳老實威脅地大喝一聲:「大河,還不滾出來。」

怕被棍子上身的大河委委屈屈地出去了,走時還不忘用哀怨的小眼神瞧了他姐一眼,立刻就讓石榴心軟了,這孩子打小沒見著娘,她爹又不是粗漢子,小孩子也怪可憐的,要不要再弄個魚?可是每天吃魚,真的夠了夠了。

石榴猶豫了半晌,最後決定弄個水煮魚片。喊了大河抓了只肥魚,宰好,然後她自己唰唰片魚,速度飛快,讓大河歡樂豎起大拇指,「姐,你可真牛!」

石榴給他個炫耀的下巴,「小意思。」她前世打小就在廚房幫忙,這世也早早掌握廚房裡的大權,刀工一流。

水煮魚可是紅遍大江南北的名菜,征服劉家老小還不是易如反掌,一家人吃的暢快淋漓,特別是愛魚成癡的大河,連盤子裡的紅辣魚湯都要拿來泡飯,要不是她攔著,就要添第四碗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