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春花

歇過晌,將家裡裡外收拾了,石榴特意換了件七成新的裌襖,收拾齊整了才去陳家。大河站門口,眼睜睜看她姐將家裡好吃的搜羅了一番,大半送去了王家,心裡頭滴血。

石榴在路上碰到不少村裡人,嘴裡大嬸大姐叫的甜,若是往日村裡人與她說幾句閒話就算了,今日裡怎樣都要打趣她一番。

春花做堂屋裡繡鞋,看石榴身影,連忙跑出來,「這大下午的,石榴你這是拿了東西要去哪?」

石榴心裡翻白眼,這個方向,還能去哪,自是去陳三家裡。這村裡大姑小姨的,大多熱心,就是太八卦,她忍住心頭一點小小的羞意,道:「春花嫂做鞋呢,陳大娘給我做了一件衣裳,我過去拿呢。」

「哎呦,哎呦,」春花一臉的打趣,「咱石榴就是得人疼,還沒過門,婆婆就給做衣裳。快去,快去,瞧瞧陳三臉上的巴掌印消了沒。」

真是,石榴受不住她的笑聲,連忙跑了。

陳三正幫著陳老爹在籬笆圍起來的菜地裡撒赤根菜種子,他家地勢高,他老早就瞧見石榴的身影,一路看她跟人說話,心裡貓抓一樣,怎麼還不過來呢。陳老爹眼神沒他好,沒瞧見石榴,見他老往下看,吼道:「看啥呢?幹個活也不專心。今兒個不把地種了,你就別想睡覺。」

陳三沒心思理他爺,眼耳都忙著呢。到石榴快走到陳家門口了,陳老爹才看到她,心裡可算是明白陳三為啥這幅魂不守舍的樣子,他心裡樂呵,半大小伙子,可不是想媳婦想瘋了。

石榴也看到了種地的陳三和陳老爹呢,連忙喊道:「陳爺爺,您在種什麼呢?」

「石榴過來了,種點赤根菜過冬。」陳老爹回道。

赤根菜就是菠菜,是冬天裡難得的綠色蔬菜。

陳老爹心裡疼陳三,看他瞧著石榴想說話也不知道說啥的蠢樣,故意大喝道:「你個傻子,不看石榴手裡籃子沉呢,快過去幫忙。」

「好勒好勒。」陳三立刻放了鋤頭跑過去。

石榴看他同手同腳跑過來,撲哧一笑,大方將手裡籃子遞過去,「多謝陳三哥。」

陳三僵了臉,許久才回了句:「一舉手一投足之勞也。」

這個懂,舉手之勞嘛。石榴笑著隨了陳老爹進了正屋。陳大娘在堂屋裡做繡活,見了她,笑著道:「石榴過來了,三兒,快去給石榴拿點甜糕吃。」

石榴道:「不用了,大娘,我肚子不餓。」

陳三可不管,一溜煙兒從後門跑到廚房去拿糕點。

「我平時在家裡愛糟蹋東西,您也嘗嘗我弄的花生瓜子。」石榴從籃子裡抓出一把花生、野果和梅子擺桌上。

都要成一家人了,陳大娘也不客氣,自己抓了把花生,給陳老爹遞過去梅子,「你這孩子,手就是巧。這花生是鹹的呢,吃嘴裡有味兒。」

陳老爹更是豎起大拇指,「這個好,這個好。」老人家牙口不好,又好重口味。梅子含嘴裡,都是甜味兒,可不是讓老人家喜歡。

石榴喜歡老人家的慈愛,笑嘻嘻道:「我放了許多糖,不過還是有點兒酸味兒,您可不能多吃了。」

陳老爹特別一臉遺憾,「那行,我只吃三顆。」

鹽和糖都是值錢東西,陳大娘瞧桌子上的東西,心裡念叨,這孩子可真會糟蹋東西,不過手藝可是真好,比糕點鋪子賣的都可口。家裡倒是有兩個閒錢,以後也可以多弄點,嘴裡頭多點味兒。

陳三在廚房捧了滿懷的糕點,出來時碰到吳桂香,停下來喊了聲「大嫂」就要走,卻被吳桂香喊住了,「三弟可是要拿了糕點去待客?這樣拿了去不雅觀,不如裝個三兩碟。」

陳三覺得在理,將東西放灶台上,拱手道:「有勞大嫂了。」

吳桂香覺得這讀書人忒得多禮,跟她相公大不一樣。她笑道:「三弟客氣什麼,不過小事。是誰過來了?」

「是石……榴。」

「哦……哦。」吳桂香「哦」的千回百轉,讓陳三落下一句「煩請嫂子送到前頭」跑了。

吳桂香看他背影笑笑,陳大兩個弟弟到都是疼老婆的,就她沒運氣,攤上個強牛。

吳桂香拿了東西到前頭,正看到陳大娘正讓石榴穿衣服,「快試試能不能穿上,我也沒量你尺碼,估摸著你二嫂尺寸做的。」

石榴跟楊花兒一般高,真是她骨架兒小,纖纖細細的,可是胸大屁.股翹,十分婀娜。吳桂香看衣服穿她身上正正和,想來婆婆特意收了腰,放了胸。她讚道:「這衣服穿石榴身上真好看,也不知道是娘會做衣服,還是石榴長得好。」

她發了聲,屋裡兩個人才注意到她。

石榴槤忙道:「陳大嫂過來了。自是陳大娘手巧,這衣服好看,穿誰身上都美。」確實很好看,雖然是俗氣的大紅色,可是立領右衽掐腰,款式十分時髦,袖口、下擺是白色雙道邊飾,全身繡了黑色桃花,十分精緻,一看便是費了許多功夫的。石榴穿在身上,很是不想脫下來。

陳大娘笑道:「你們兩個嘴巧的,可是會誇人。衣服再好看,也要人襯著。天色不早,石榴快拿了衣服回去吧。」她雖然不薄待大兒媳二兒媳,這衣服的料子也給了她們兩個,到底沒在她們嫁到陳家前給她們做衣裳,大兒媳還好些,二兒媳是個潑辣貨,若是知道了又要鬧,陳大娘怕多生事,不敢讓石榴多留。

石榴也約莫能猜到點,又道了謝,將籃子裡的吃食放桌上,衣服疊好放籃子裡就告辭了。

陳大娘看她利索,心裡滿意,笑道:「你這孩子就是客氣,以後就是一家人了。桂香送送石榴。」

吳桂香更是心裡透亮,脆生答道:「好勒,娘。」說著也麻利將剛拿出來的糕點裝在紙袋裡讓石榴帶回家,「家裡沒小孩子,這些個東西也吃不完,你拿回去給大河嘗嘗。」

「多謝陳大嫂。」石榴推辭了兩下,看吳桂香真心實意,也就收了。這個大嫂人長得柔弱,個子不高,穿上裌襖腰間都不盈一握,說話也是輕聲細語,十分溫柔,可是人卻看著十分通情達理,想來以後不難相處。

吳桂香在籬笆門口對石榴揮揮手,「好了,快回去吧,再過來怕是要改口了。」

石榴回了家,將陳家給的麻糖桂花糕等遞給大河,「好了,別拉了臉,這下不虧了,這些在鋪子裡賣的賊貴。」

「咋不虧,你做的果子鋪子裡花錢都買不到。」雖這樣說,大河也一把拿過籃子,跑到自己屋裡將東西藏好。

石榴看他那滑稽樣子笑了好一會兒才有心思說正事。她將陳大娘做的衣裳展開來給陳老實看:「好看吧?我以後不愁沒好衣服穿了。」

陳老實點點頭,「是要費不少功夫。以後可不能再讓人做了。以前也沒人教你,嫁過來了,就跟陳大娘多學學,學好了自己做。」

石榴槤連搖頭,「算了吧,學了要自己做,沒個幾年哪裡能成。就算我自己做,也做不了這麼好看。」主要是吧,她對刺繡什麼的,也不太愛,她寧願去廚房轉悠。

「可別打懶主意。這裡有幾兩銀子,明兒個讓大河跟了你去鎮上再去買兩件衣裳,針頭線腦的也買點,別的要買個啥,問問你尤嬸子,她懂得多。」陳老實發愁得緊,家裡也沒婆娘,要嫁女兒都不知道怎麼操辦。

石榴看她爹像不靠譜的,連忙去了隔壁,回來後合適無語,他爹可忘了大事。

「尤嬸子說啥了?」

「說忘了打傢俱。」

劉老實一拍大腿:「你爹糊塗啊。你快做兩個下酒菜,我拿到潘木匠家去,今晚兒我和大石就在他家裡用晚飯了,托他給你趕一趕。也要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石榴聽了挺感動,別看劉老實是個大老粗,有的時候心思可細了,從來不讓沒成親的男人來家裡吃飯,哪怕潘木匠都五十了,他都注意著。她脆生生答道:「好的,我這就是。」

「去潘木匠家喝酒啊爹,我也去。」潘木匠喝酒要吃肉,正好去吃肉。大河算盤打的啪啪響,可惜陳老實不贊同,吼道:「老實在家呆著,你姐一個人在家不爽利。」

到太陽下山,劉老實提了花生米、醃黃瓜、蘿蔔絲走了,大河蹲門口垂頭喪氣望著,就差個尾巴拖地上了。

石榴拍拍他腦袋,「今兒就咱兩,給你整個好吃的?」

大河尾巴立刻豎起來了,「真的?吃個啥?」

「煎個油粑,然後用辣椒炒個小毛魚,好不好?」

「甚好甚好。」大河恨不得拍掌大慶。

石榴好笑地又拍拍他腦袋,真是個魚控,「現在天冷,不能下水捕魚知道嗎?要是讓我知道了,以後再不給你做魚吃。」

「知道了,你沒看好多時間家裡沒活魚嗎?這冬天怎麼還不過去,魚罐都空了。」

因為大河太愛吃魚,又很能捕魚,吃不完的,石榴都曬乾了等著冬天吃。曬得太多,又怕被貓偷吃了,大山就買了個大陶罐,專門裝曬乾的魚。石榴就常看大河去打開那罐還剩多少魚乾。

石榴笑笑,將他趕出廚房,「好了,這地兒小,別在這轉悠了。」

大河被趕出去也不以為意,蹲門口聞魚香,口水流多了,就塞一塊麻糖進嘴裡嚼著,不知多高興。石榴在廚房看到他的樣子,罵了句二傻,心裡也覺得他還是很可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