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潘木匠

劉老實提了吃食去潘木匠家,進門就見潘木匠在刨木頭,大石在一旁打下手,劉老實瞧了一會兒,看大石幹活賣力,潘木匠說個啥,他立馬就能照辦,心裡頭滿意,幾個孩子都不孬。

大石眼尖,很快就看到了劉老實,高興地叫了聲「爹」。劉老實點頭應了。

潘木匠這才抬起頭,跟劉老實打了聲招呼,「劉老弟過來了,」又說道,「你去屋裡坐會兒,等我把手裡這活計做完了再來陪你。」

「你忙你忙,咱兩個客氣啥。」就他們兩個是同村唯二的外姓人,往常就來往多,大石又到這裡做活,更是進了一層,劉老實在這裡自在得很,自己提了東西就進屋去了。

一個單身漢,蓋了四間通透的大瓦房,又圍了好大一個院子,真是氣派,劉老實裡外瞧了一眼,心裡頭羨慕,他要是有這個好手藝,幾個孩子也不用吃苦了。

他坐了一會兒,到太陽落了徹底落了山,外面沒光了,潘木匠才歇了手,讓大石收拾了東西,他自己洗洗手,就過來跟劉老實說話。看劉老實自己點了燈,笑道:「你又帶了好東西過來了?」

「沒啥,就是我閨女做的幾樣下酒菜。」劉老實雖這樣說,可是得意將籃子的菜擺桌上,連連招呼潘木匠嘗嘗,「都是家常菜,不過吃嘴裡實惠,我閨女做菜,油鹽像不要銀子地放。」

潘木匠無奈道:「好了,你個劉老實,看我沒兒沒女,就別在臭顯擺了。大石去後屋裡把酒過來了。」

「好勒。」劉老實脆生應道,手腳麻利去拿酒,給師傅和老爹碗裡滿上,又去廚房裡煮飯。

徒弟交給師傅,任打任罵的,吩咐做個事還不是小事,劉老實一點兒沒覺得啥,反倒看大石做事有條理了許多,對潘木匠道:「老哥會□□人,這小子比家裡能幹多了。」

潘木匠笑道:「這也是你生的好小子,能□□的好,我也不是收第一個徒弟,有那些朽木不可雕的,我也懶得教。大石不是頂聰明,但是人踏實,又能吃苦,以後我這衣缽就傳給他了。」

傳衣缽可是大事,尋常徒弟都學點基本活,傳了衣缽才能學絕活,劉老實連忙勸道:「你不再娶個媳婦,生個兒子,把這手藝傳給兒子?」

潘木匠夾了顆黃豆在嘴裡嚼著,慢悠悠道:「我都這把年紀,還娶什麼媳婦?」

潘木匠來村裡十多年,一開始來歷不明,村裡人就算覺得他手藝好,不能窮了,也不敢把女兒嫁給他,到現在村裡人做媒了,他卻說不娶。劉老實話少,可是能看人,他瞧著潘木匠,覺得他怕是成過親,也不知因何故一個人跑到陳家莊來了。

劉老實也不是多嘴的,潘木匠不願說,他也不多打聽,反正他覺著潘木匠是個正派人,不管什麼來歷,都能多來往。他敬了潘木匠一杯,把自己來的目的說了,「你也知道我是個老鰥夫,我閨女要嫁了,也不知給她置辦個什麼嫁妝。看老哥見識多,幫老弟出出主意,這傢俱要哪幾樣。」

潘木匠立刻精神了,道:「找我就對了,我給多少人家打過嫁妝。大戶人家講究多,桌、椅、床、凳、屏風、架子、箱櫃,一樣不能少。像咱們村裡人,花樣沒那麼多,但是一床一桌兩椅兩凳兩箱櫃少不了,照台、衣架、面桶、馬桶也少不了。老弟真是心寬,閨女快嫁了,才想著打傢俱。」

劉老實歎氣,「鰥夫懂個啥,要不是今日隔日的尤大姐提一句,我還沒想到沒打傢俱呢,光顧著布料子首飾衣服,大件兒到忘個精光。」

潘木匠笑了兩聲,「你也別太自責,男的哪個不粗心。你要信得過老哥的手藝,就交給老哥給你做。」

「信得過,信得過,我要信不過老哥的手藝,能把兒子送過來?只是老弟沒本事,總共只給女兒存了三十兩的銀子,打木器活兒怕是最多只能十兩銀子,就是不知道夠不夠。」

潘木匠將碗裡酒一乾而盡,豪爽說道:「夠,夠,怎麼不夠,一個月,保管給你做的齊齊整整。」

劉老實又敬了潘木匠一杯,「老哥別吃虧,肯定是不夠,怕是最少得十五兩。老哥幫我打著,該多少就多少,我手裡沒這多錢,先欠著老哥,等我有了,立刻還給老哥。」

潘木匠喝了好幾碗,有些上頭了,聲音震天吼,「我說夠就夠,料子不要錢呢,深山裡有杉木,比尋常個用的柳木、楊木好,明兒個讓大石去砍去。我這裡還存了幾塊花梨木,也給侄女打個梳妝台。」

劉老實也有些喝上頭了,「多謝老哥,老哥大恩啊,以後就讓大石給你送終了,生了兩個兒子有個跟老哥姓。」

「不用,不用,我有兒子,有兒子呢。」

「你兒子在哪呢,怎麼沒見到?」

「怎麼就沒見,你不就是?」

大石在廚房裡聽到兩人對著大喊說胡話,連忙歇了火,看這個樣子,哪裡還吃什麼飯,直接洗洗睡了,他將師傅安置在床上,關好門窗,從外面鎖了門,扶著老爹回了家。

劉老實大醉了回家,石榴聽見大石讓劉老實當心的話,連忙披了衣服從屋裡出來,去廚房泡了杯蜂蜜水端給大石讓給劉老實餵下。

大石懂事,對石榴說道:「姐,你快睡吧。爹這裡有我就行。」

「我不睏,你安置了爹也快睡吧,明日裡大清早就要去幹活。」

劉老實喝了蜂蜜,自己窩被窩裡躺好了,大石鬆了口氣,笑道:「幸虧爹和師傅都不耍酒瘋,要不然我一個人可應付不過來了,對了,我還沒吃飯呢,姐,可有什麼吃的嗎?」

「我去給你下碗麵,順便燒點兒熱水。」石榴帶了大石去廚房,大石很乖地坐灶前燒火,石榴很久沒跟二弟好好說話了,她一邊做活,一邊問道:「你前兩日說師傅要帶你出遠門做活,定了什麼時候出去嗎?」

「一時半會兒怕是不走了,爹讓師傅做嫁妝,師傅手裡的活做完,怕是要給咱家做了。」

石榴驚訝道:「那不是耽誤了你師傅的事?」

「不礙事,那戶人家明年底女兒才出嫁呢,跟她家說一聲,遲兩日過去也沒啥。陳家催的急,我爹又沒個成算,我也忘了,咱家這麼晚才做,我估摸著師傅只做衣架、照台、凳子等小件,大件還得去鋪子裡買做好的,要不然上了桐油也幹不了。真是是可惜了,師傅手藝好著呢,還會雕花,比鋪子裡買的要好許多。」

石榴聽大石說話頭頭是道,覺得他長進了不少。她笑道:「沒事,別說你們,我自己都忘了,光顧著做衣服買首飾去了。你好好跟你師傅學,等姐想換傢俱了,你給姐做。」

大石連忙應道:「好,姐,到時候我給姐將沒做的嫁妝都補齊。」

「行。面好了,快吃了睡吧,碗留我明早上洗。」石榴洗了把手,準備回去睡覺。

大石喊著石榴,「姐,別走。」說著,從懷裡掏出半貫銅錢遞給石榴,「這是我師傅給的,沒幾個,姐拿了去買東西。」

石榴踮起腳拍拍他腦袋,笑道:「你快自己收好,拿了做老婆本,姐有銀子。」

大石低下頭給石榴拍,「大哥都沒娶,我急什麼,姐快收著,要不然我可生氣了。」

「那好,姐就收著了。養個弟弟真好,都知道給姐賺嫁妝了。」石榴打趣道。

大石真是個好孩子,第二日石榴起床,看灶台上乾乾淨淨,大河大晚上把碗都洗了,水缸裡也是滿的。這樣一對比,瞇著眼站廚房門口要吃的大河就一點兒也不可愛了,石榴沒好氣地說道:「你二哥可比你勤快,一早上幹了許多活才出門,你快去把雞給餵了。」

大河不客氣地說:「你勤快,你比我起得還晚。」

「你個臭小子,我昨晚睡得晚,爹半夜才回呢,我還起來給大石做了面,屋裡震天響都吵不醒,你可真是個豬。」

大河生氣地吼道:「你才是豬,太陽曬屁.股才起床的大懶豬。」

他聲音太大,被劉老實聽到了,拿煙桿子敲他腦袋:「好好說話。」

劉老實這樣一吼,石榴也覺得自己太幼稚了,怎麼能跟弟弟吵架呢,她看大河眼眶裡都是淚,連忙過來哄他,「想吃什麼,姐給你做了。」

大河立刻不哭了,「吃個油炸的魚。」

劉老實看石榴圍著大河轉悠,姐弟兩個好得很,鬱悶吸了口煙,他可白做了惡人,閨女都不買賬。

「爹,你想吃啥?」石榴喊道。

劉老實立刻笑開了花,「啥都中,你看什麼不費功夫做什麼。」

石榴答道:「那就熬點白米粥,爹昨日喝了酒,喝粥養胃。」

「中,中。」

石榴將兩口鍋都燒起,一邊用大火熬粥,一邊炸魚,快速將朝飯弄好,一家人吃完,劉老實讓大河跟石榴一起去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