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番外

人生得意莫過於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想到此夜正是新婚洞房之夜,陳勤勉心頭湧上一股豪情,人生須盡興啊。長兄厚道又能耐,替他將親朋攔在門外,陳勤勉壯志酬籌來到新房,只是瞧見他的新娘子,滿腔的豪情卻像人戳了個洞,有些漏氣。妝霓綵衣,裊娜飛兮。晶瑩雨露,人之憐兮。便是帝王都被迷的神魂顛倒,他一介書生,哪裡能抵抗得了,只能乖乖任憑她宰割。

美人漫不經心瞧他一眼,吩咐道:「去打盆水來。」

莫說打盆水,便是叫他去打虎打架也只能乖乖聽命。

清水拂面,芙蓉出水,美人又吩咐,「我累了,先歇了。」

陳勤勉驚慌地伸出手要阻攔。

美人眉頭輕蹙,「怎麼了?」

心裡頭火熱,然說出口總有些結巴,「不……不先洞房嗎?」被美人眼波一掃,這下子氣全漏沒了,「你,要,要……」

「要什麼,洞房便洞房,你是不是男人,慢騰騰磨蹭個什麼?明日還要早起呢。」美人怒道。

他雖心頭發虛,腦袋發昏,但聽了這話,心裡頭堵著氣,我是不是男人,你試試不就知曉?靠著這股氣,他發了狠,將這顆火紅的石榴給剝了。榴枝婀娜榴實繁,榴膜輕明榴子鮮,待羅衣輕解,陳勤勉才絕知王義山會寫詩。

美人怒聲傳來,「再念詩就給我滾下床去,這天冷著呢。」

待他動作生猛撲上去,美人又發怒,「輕點兒,我又不是木頭做的。」

你不是木頭,是水做的。心裡頭這樣想,陳勤勉卻不敢說出口,因為美人脾氣不好呢,好在他脾氣好,美人罵他也甘受著,嫌棄他莽撞了他便溫柔以待,嫌棄他磨蹭他便快馬加鞭,到美人梨花帶雨,芍葯籠煙,他便腦袋斷了弦,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誰。

隔日美人一巴掌將他拍醒,雖墮了大丈夫尊嚴,但他昨夜裡就臣服在石榴裙下,只敢討好賣乖。到日後,更是夫綱不正,全憑美人拿捏。陳勤勉免不得思索,莫非是那夜裡是狐狸精親降,給他施了法術,才使他受盡壓迫,卻心甘如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