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石榴很早就醒了,她記著她爹說的做了人媳婦別貪睡,所以腦子崩了根弦。公雞啼了三遍,但是外面天還發黑,被窩外面又冷得慌,石榴躺床上醞釀勇氣。新婚夜跑回家的羞愧都睡沒了,倒是能清楚想想了。昨夜匆匆一瞥,看她老爹過得很是滋潤,喝藥吃肉的,想來她不在家,他們也能過好日子。雖有一點點失落,但石榴也放下心,家裡都是光棍,她其實很擔憂他們能不能吃上飯。她還不到灶台高時,娘又去得早,其實做飯的還是陳老爹,依稀記得還是毒不死人的,只是味道難入口,她才憤然搶過鍋鏟。過了這些年再撿起廚藝,怕是味道更加糟糕,不過應該是性命無憂的。給大河點一根蠟燭。

看時候差不多了,石榴也不多耽擱,手腳麻利收拾了,走時看陳三睡的香,拿冷冰冰的手對著他臉使勁揉,陳三凍的眉眼皺成一團,怒道:「青竹蛇兒口,黃蜂尾上針。兩般皆是可,最毒婦人心。」

石榴笑了笑,也不理他,快步走到廚房去弄早飯。因陳三雖然嘴上不饒人,但是是個能嬉鬧的性子,她倒是不怵他,隨是剛嫁來,行事都自在。她進屋時,陳大娘剛走進去,見她,滿意一笑:「還算起得早。」

老人覺少,天不亮就起了,但是年輕人總是睡不醒,吳桂香和楊花兒兩個偷懶,早飯推給了陳大娘。陳大娘雖不苛責她兩,但是卻也不會主動跟石榴說她多睡會兒,在她看來,媳婦總是要手腳勤快些好。

這便是婆婆與娘的區別了,若是親娘,便會心疼孩子大冷天早起,石榴雖沒娘,但是有爹,知道被心疼的感覺,嫁人後這份謹小慎微讓她有些不適應。她在心裡給自己打氣,別難受,慢慢會適應的。

陳大娘指了指灶口,對石榴道:「你坐那燒火。」

石榴擺擺手,「娘,您燒,燒火暖和,我來做飯。」

真個不伶俐的丫頭,有福還不知道享呢?她佯怒道:「叫你燒你就燒,我今兒個要做個拿手的,別以為只你會做飯。」

「好勒,我等娘做好吃的。」石榴笑著應道,坐灶口的小板凳上,心裡感覺暖融融的。都說有個什麼樣的老公,你就有面對什麼樣的婆婆。這話真是不錯的,陳大娘跟陳三一般都是刀子嘴豆腐心。雖然婆婆不如娘,可是婆婆也不是大灰狼。

「娘,您做什麼呢?」石榴問道。

陳大娘得意道:「做個你沒吃過的。三兒奶奶是從北邊逃荒過來的,最會做麵食,□餃子皮,做餡餅,拉麵條,花樣多著呢,我可是全學會了。今個兒給你做個面疙瘩,放點兒酸菜,切點兒肉片,保管香死你。」

石榴逗趣道:「娘快別說了,我都流口水了。娘可多做點兒,我一個人能吃三碗呢。到時候娘可別嫌我吃的多。」

陳大娘可不以為石榴在說笑,她真當石榴為多吃了心裡過意不去,她板著臉認真道:「能吃是福,你就是吃五碗我都做,你看你大嫂,吃的比貓還少,這麼久都沒懷上孩子。你喜歡吃啥,我給你做,你早點懷個孩子要緊。」

⊙﹏⊙b,新婚第二天就被催生娃,只是生孩子這事她也沒啥子說。「嘿嘿。」石榴尷尬笑了兩聲,低著頭裝死。

陳大娘歎了口氣,也不多說,成親三年沒生的都不急,剛成親的哪裡會著急,可憐她們老人家,看家裡冷清難受。

「老大買的豬大,你們成親的時候只用了大半,還剩十多斤,你明日割點兒回家。剩下的都拿到龍母廟去,你們三個後日都跟我一塊兒去。」

石榴驚訝道:「啊?廟裡還吃肉啊?」

陳大娘和面的手一頓,跺腳大呼:「看我都老糊塗了,幸虧你機靈了,要不然就要得罪龍母娘娘了。」

您不是老糊塗了,您是想孫子想瘋了,家裡有點兒什麼好的都給廟裡送。石榴想著,要不要成全老人家呢?可是,她穿之前還是單身貴族呢,生孩子這事沒有研究,真不知道如何提高懷孕率。再者,她才十七歲,這麼早生孩子會不會對大人小孩不好?

想了想,石榴忍不住搖頭,想什麼呢,剛成親而已呢,說孩子還不早了,都快被陳大娘洗腦了。

陳大娘做了幾十年飯,動作迅速,雖然說著話,手裡動作一點兒沒停,很快就將面和好,石榴要起來切肉也被她攔了,「你坐那裡別動,這屋小,你走來走去,妨礙我做事呢。」

這屋哪裡小了,我也沒走來走去啊,這嫌棄的語氣,真是生怕別人不坐著啊。這對母子真是「口有劍,腹有蜜」,叫人不知道怎麼說好。

因陳大娘想要大顯身手,是以耽擱了些時候,一大家子很有些餓了,別人都不說什麼,只楊花兒藏不話,又有些想要在石榴面前樹威風,擺出嫂嫂的款,道:「弟妹做事真是沒個章程,讓一家子老老小小餓肚子,以後可是得手腳麻利點。」

陳大娘一拍桌子,「餓死你了?餓了還不填你嘴,留著胡說八道呢。」

楊花兒不忿,「娘真個偏心,她做事慢,又不早起,我說兩句有什麼了?我剛嫁過來那會兒……你拉我幹什麼,我話還沒說完呢。」說著狠瞪著陳二。

陳二被說破,面色尷尬,乾巴巴道:「這個是娘做的,費工夫。」

楊花兒立刻停了嘴,直歎晦氣,又惹了婆婆。她是個直脾氣,肚子裡憋不住話,也藏不了事,沒吳桂香得婆婆喜歡,楊花兒便想壓著石榴一頭,免得這家中她自己最落魄,哪知道這下子捅了馬蜂窩,又惹了婆婆,只好閉了嘴,日後在尋了石榴錯處,總叫婆婆知道,她比那沒娘教養的要好。

楊花兒什麼心思,這桌子上可沒人理會,費了功夫的面疙瘩可是好東西,還放了肉,一碗不夠,二碗不飽,三碗也不嫌棄,陳老爹吃的淚眼汪汪,就是這個味兒,原先老婆子在時,最喜歡弄這些個湯湯麵面面的東西。

陳秀才吃完抹了嘴,瞧見老爹樣子,轉過頭對陳大娘嘀咕:「你弄個什麼不好,偏要煮這個,爹吃了想到娘,心裡不舒坦。」

陳大娘怒道:「嫌棄我煮這個不好,你還吃三碗?有本事你給我吐出來。」

陳秀才問道:「吃肚子裡的還怎麼吐出來?」

陳老爹看他兩又要鬧,連忙道:「我心裡舒坦著呢,許多年沒吃了,想著呢。一把年紀,當了孩子面吵,像個什麼樣子?」

石榴看他們吵架,倒是有些為難的,村裡人不講究,夫妻兩個經常大打出手的,陳大娘兩個要是打起來她要不要去拉架,現在陳老爹一勸,公婆立刻停了口角,她心裡鬆了口氣。家庭和睦,對孩子成長都好,她心裡很是希望陳家上下都是和氣的。

陳大看陳大娘和陳秀才沒吵了,張口說事:「爺,爹,我打算買頭驢子。」

陳老爹問道:「你買驢子做啥?」

「去鎮上不方便,買個驢子趕路,有時也拉個貨物。」陳大回道。

陳大娘皺著眉頭道:「不是有牛?套了牛車咋不方便?再說,買了誰養?家裡的牛都放別人家養著呢。」

陳大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立刻就回道:「牛要耕田,哪裡能常用來拉貨?驢子不就吃點草,我自己養著。」

陳大可不是個勤快的,吳桂香怕這驢子最後要輪到她頭上,立刻道:「你養,你牛養到別人家去了,雞也成了爺的事,你要養驢子可以,雇個人回來養。」

陳大道:「雇個人,得多少銀兩?便是個孩子,都得五兩銀子呢,還要吃住全包了。一頭驢費什麼事?」

這時候要是同意了,以後還不得圍著驢子轉悠,吳桂香拼了公婆嫌棄,也繼續道:「你要心疼銀子,驢子就別買了,正好省了錢。」

「要是能不買,誰花這多餘錢,還不是非要不可。」

陳秀才打斷他們夫妻,拍板道:「驢子也買,孩子也雇。你們爺年紀大了,雇個機靈孩子照應著,我們好放心。」

陳老爹瞪著陳秀才道:「我眼不瞎耳不聾,要誰看著?你別出歪主意。」

雖然陳老爹不服老,但是他都七十了,摔一跤便能出大事,是要人看著的,陳大心疼銀子,但是也是個孝順,道:「那我這幾日到外村去尋訪下好的驢子和孩子。」

陳秀才提點:「雇個十多歲的能幹活的,不要賣身契,簽個活契,在咱家做個四五年,年紀大了就放他回去。」

陳大娘不關心驢子,但是家裡傳宗接代的事她是時刻關心的,對了陳大道:「你也尋訪個能幹活的丫頭,要是你們三個一起生了,我一個人怕是忙活不過來。」

陳大很想對陳大娘說你想多了,但是很怕被轟,只能敷衍道:「中。」

「用點兒心,後日我便帶她們三個去龍母廟上香,要是菩薩保佑,過不久就能懷上了。」

吳桂香聽了低著頭不言語,要是菩薩有用,兩年裡她都不知道懷上多少個了。為啥,懷個孩子就這麼難呢?